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陈家二老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2196 2019.07.25 12:12

  武城事已了,张雍杰和病猫子策马向北。期间回想此事,均觉畅快。

  那病猫子叹道:“这王县令断案公正,是一位好官。想来我大明国力强盛,天日昭昭,正是盛世之时。”

  张雍杰觉得此事未免顺利之极,突然想起那垭口小酒楼中出现的那灰衣老人,出门之前拉了一位官差出去。那官差又将何捕头带了出门。当何捕头回来的时候,话风突变。

  张雍杰当下说道:“盛世之下,也暗藏危机。我看此事极为顺利,必然是那位灰衣老人暗中出力。”

  病猫子点头道:“你是说那位用剑的老人?此人精干之极,必然是高手。虽然身着灰衣,但内穿锦缎,吃饭极为讲究,想来也是一掷千金的人物。”

  张雍杰点头道:“对,此人出现在山野小酒馆,本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想不到病猫子兄弟也观察到了此人的存在。”

  病猫子轻声一笑,说道:“观察周围环境,本就是黑鬼窟的基本功夫。那老人绝非池中之物,但我也猜不出他的来历。不知他为何要暗中使力,相助咱们?”

  张雍杰一阵沉默,深呼吸一口气,方才说道:“也许他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因此才暗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了何捕头和王县令。但无论如何”

  想到这里张雍杰又一阵徘徊,病猫子追问道:“张兄弟想到了什么?”

  张雍杰道:“有人吹捧我,有人暗中保护我。这不图小利,必有大谋。在这暗中,必然有一股势力庞大的神秘组织,在操控这一切。”

  病猫子沉吟半响,喃喃道:“当今武林,天下大派均是一目了然。那灰衣老人极不简单,能操控此人为其卖命,那背后的势力肯定极为强大,却不知是哪方豪杰?”

  张雍杰思索一阵,当下道:“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这伙人绝对不是天海妖教。咱们现在想这些没有用,他们迟早会来找我的,如若不然,他们做这些事情的目的何在?”

  病猫子点头称是,当下两人不再为此事烦恼。策马北上,两日功夫,便奔到保庆府。现在已经是腊月二十三,是传说中灶王爷升天述职的日子。广义来说,从今天开始,也算是过年了。

  张雍杰笑道:“路过咱们千岛,我却不能三过家门而不入,想要返回师门转转。兄弟不妨与我一同前去,也让我略尽地主之宜。”

  病猫子笑道:“正要叨扰”

  当下两人渡过西河渡口,翻过落差垭市集,来到了螃蟹湾。张雍杰想起螃蟹湾陈大娘一家,那陈东现下还被关押在独岛,这陈大叔和陈大妈二老孤苦伶仃,事隔大半年,自己理应前去看望一下。

  想到此处,张雍杰拉着病猫子返回落差垭,购买了许多年货。有吃的喝得,也有爆竿之类喜庆的年货。当下两人拿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向螃蟹湾前进。

  螃蟹湾此时已然是热闹非凡,两名少女正在村口燃放着爆竿,不时传来阵阵响声。另一名少女正负手而立,看着她们两人玩闹。

  张雍杰远远望去那两名燃放爆竿的少女正是叶灵儿和杨兰兰,而站在一旁观望的自然是柳青青了。张雍杰立即勒马上前,笑道:“没有我在,你们竟然也能笑的这么开心?”

  那叶灵儿回过头来,喜道:“张家哥哥回来了,我去叫飞驰表哥去。”

  那柳青青和杨兰兰这时候看见张雍杰和病猫子,当下行礼。柳青青道:“张师兄,许久不见。”

  杨兰兰却道:“张师兄,你现在发达了,已经是响当当的千岛张少侠啦,我来骑一下你的追风马儿。”

  张雍杰翻身下马,将那追风马交给了杨兰兰。杨兰兰上马奔驰,但觉此马速度极快,畅快无比。奔走一阵,返回过来,方才道:“张师兄,还有血饮宝剑,借我把玩把玩。”

  张雍杰将血饮剑扔给了杨兰兰,杨兰兰哈哈笑道:“此刻追风马,血饮宝剑已然在手,江湖还有谁人可匹敌?”

  张雍杰淡淡笑道:“想不到这些事情,千岛的师兄弟们都知道了。”

  柳青青这时候道:“城里的说书先生都讲了张师兄你的许多事情,师叔师伯们听来都很高兴。”

  张雍杰道:“我哪有那么厉害,都是那些说书人,吃饱了没有事干,尽编排一些故事,夸大其词,可害惨了我了。”

  那边周少坤和叶飞驰也奔将出来,三兄弟分别大半年,此刻重逢,均是不胜自喜。相谈起来,张雍杰这才知道,自从三人将陈东往独到一关之后。这周少坤和叶飞驰并未忘记陈家二老,经常来到螃蟹湾,看望他们。马上岁首,因此也抽出几天时间来到二老家中相聚,热闹热闹。

  张雍杰点点头,说道:“这正是咱们应该做的。”当下将病猫子同各位师弟师妹们介绍。当即众人一起来到了陈元家中。

  此刻二老已然站在堂厅前迎接等候,院前一方印台,早已打扫的干干净净。所谓印台,乃一方高出地坪的石头。一般大户人家接待尊贵的客人,都会邀请客人从印台走过,以示尊贵。

  张雍杰心有感应,当即向二老拜倒,说道:“小子何德何能,陈大叔陈大娘二老竟然如此隆重接待。”

  那陈元连忙将张雍杰扶起,说道:“应该的应该的。”陈大娘拉着张雍杰的手,说道:“孩子,快快请起,这如何使得?你还带了许多礼物,你是咱家的恩人,以后来到咱们家,就像来到自己家中一样,你就别客气了。”

  当下众人来到厅堂,茶已泡好。二老坐在主位,其余人等分左右而坐。

  张雍杰问道:“不知道陈东这小子,最近表现如何?这也接近年关了,先让他回家跟二老团聚。若是表现不错,这来年翻春就不再为难他,让他去考举人,或者做个什么正当营生,给陈大叔陈大娘养老送终。若还是执迷不悟,那便继续关押,这小子跟他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周少坤当即点头,说道:“正该如此。”

  那陈大娘听见此话,内心颇为激动。自从这陈东被关起来之后,虽然周少坤和叶飞驰也经常来家做客,但毕竟陈东是自己亲生的,他又如何能割舍的下?

  张雍杰想起这陈东之前一直说什么欠钱的麻烦,不知道这事是否给二老带来什么后患。这时候听陈元讲谈一阵,方知之前给陈东借钱的是苍城的乌鸦,不过这事早已被叶飞驰摆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