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说书先生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500 2019.07.09 09:29

  张雍杰心想这说书先生真是乱说一通,看他接下来该怎么圆谎。

  那文士哈哈一笑道:“按照常理,本来是必有一死。但奇怪的是,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位神秘少年,从天而降,以绝世内力拨开了两方人马,这才使双方脱离接触,幸免死伤。”

  有些听众本来为当时之紧张局势而捏一把汗,这时听得突然出现一神秘少年,拨开两人,使两人幸免有死有伤,当即缓了口气。

  有人连忙问道:“那身怀绝世武功的神秘少年莫非就是调解双方罢手的千岛张雍杰张少侠?”

  那文士嘿嘿一笑道:“没错,李家大爷和唐二公子经历刚刚之惊险,也是心有余悸。幸亏出现一位神秘少年,两人方才平安脱险,纷纷上前询问那少年的姓名和师承。这才知道这少年正是千岛派第一高手张雍杰张少侠。”

  张雍杰听着这说书的文士信口胡说,当即心中不快,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这时只听得那边那桌上有一位青年公子问道:“这千岛的张雍杰张少侠真的有这般厉害?”

  张雍杰顺眼望去,但见那人桌边放着一柄长剑,约莫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一副满脸不服气的模样。

  那文士本就是靠编故事说书讨生活,巴不得把事情说的夸张,越是夸张才越能吸引人来听故事。

  那文士喝了一口茶,继续道:“当然,这张少侠一出手便镇住场上所有高手。冲着张少侠的金面,这次华山李家,蜀山唐门两方四派的大战才不得不罢手言和,一场祸乱,在张少侠的谈笑风生之中消失了。”

  有不少百姓都听过前些时日发生在唐家山上的战斗,但后来不知怎么了双方都罢手不打了。这时听这文士细细道来,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纷纷赞叹,不知这千岛张雍杰是何等风姿,连唐门和李家的战斗都能调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张雍杰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厉害,听这说书的在这里乱说,本想发怒。但考虑到知他是为了吸引眼球,讨点生活。生活不易,也是人之常情,只得暗暗苦笑。

  说书先生讲完的时候,飘香楼的饭菜已经做好了,店小二提了一只大竹篮子。张雍杰结过账之后,便欲出门而去。

  这时飘香楼门外正进来三人,当先一人正是个油腻老爷,手握一把折扇。约莫四十岁左右,一看就是富贵人家。

  身后紧跟两人却是唐门弟子装束,张雍杰不愿多接触唐门弟子,便想夺门而出。

  但那唐门弟子却识得张雍杰,其中一人拱手道:“见过张少侠。”

  别人已经开始打招呼了,张雍杰知道躲是躲不过了。只得拱手还礼道:“幸会幸会,阁下是?”

  那人行礼道:“在下唐门唐不。”

  张雍杰见先前在大竹林见到两名唐门弟子,一人唤着唐桀,另一人唤着唐骜。这里有人叫唐不,心想这唐门人数众多,取名一般为四字成语或者俗语。当下望望另一唐门弟子,拱手笑道:“想必这位便是唐驯兄台了,久仰大名。”

  那人正是唐驯,桀骜不驯这四名弟子本就是唐门的低级弟子,平时并不受人重视。

  这时唐驯听见张雍杰呼唤自己的大名,并且是久仰大名。心想那日在园垭口自己只是远远望见张雍杰,张雍杰并不认识自己。这时候声称久仰大名,那自然是有意要抬高自己的身价,当即竟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唐驯连忙拱手还礼道:“正是在下。”

  这时那油腻老爷见状凑个热闹,问道:“难道这便是千岛张少侠?”

  那唐驯道:“来来来,我替二位引荐一下,这位正是千岛张少侠。”说着指着那位油腻老爷对张雍杰道:“而这位便是侠义盖渝州的侠义庄庄主张员外。”

  那侠义庄庄主张员外哈哈笑道:“唐驯公子言重了,在张少侠面前岂敢称张员外。张少侠见笑了,小可有幸跟张少侠同姓,单名一个维字。”

  张雍杰听这张维张员外说的客气,弄的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心想花花轿子人抬人,要互相给面子,只得抬手道:“晚辈早就听闻侠义庄庄主之大名,今日有缘相见,甚是幸运。”

  张员外哈哈笑道:“张少侠这般说,那便是打哥哥脸了,哥哥虽然虚长几岁,但怎么说也得平辈论交,张少侠怎么能够自称晚辈?今日有缘,唐不公子和唐驯公子就别走了,今日便在这小小的飘香楼大醉一场,也让做哥哥的尽尽地主之宜。”

  张雍杰听他说什么尽尽地主之宜,当下便知道这油腻的张员外正是这飘香楼的老板。

  唐驯正想说一些敬陪末座之类的话,但唐不使一眼色,唐驯便明白了意思。当下门里传下死命令要四处搜索一名受了伤的中年女子,岂敢耽误?

  唐驯只得抬手道:“正是应当大醉一场,但无奈咱们兄弟还有重要任务在身,只得他日叨绕。”

  唐不唐驯前来找张员外,本来就是让他帮忙寻找那女子的线索,当然知道他们却有要事,当下也不以为意,道:“两位唐姓兄弟这便去忙吧,他日当哥哥的再给两位补出来便是。”

  这时先前一同听书的那名剑客此刻也正好来到此处,那张员外哈哈笑道:“张兄弟,来来来,哥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岷江青龙鱼庄少庄主,杜千林杜公子,也是哥哥的客人。”

  那杜千林手握长剑,见张雍杰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理也不想理。

  张员外道:“杜公子,这位便是鼎鼎大名的千岛张雍杰张少侠。你应该听说过吧。”

  听到张雍杰的大名,杜千林两眼顿放精光,来了兴趣。这时便缓缓伸出手来,欲跟张雍杰行握手之礼。

  明代一般情况下,两人相见均是拱手之礼,只有在江湖人士互相试探武功的时候才会行握手之礼。

  张雍杰本来心思细腻,这时却没有考虑那么多。见杜千林已伸出手来,虽无交集,但初次相逢,也不忍驳其脸面,当即伸出手来与其相交。

  张雍杰顿感杜千林的内力源源不断的从掌中传来,大吃一惊,立马运劲相抗。但这一来一去双方便互知双方功力深浅,张雍杰心道:“这人武功厉害自己好几倍,可能跟李小欢师妹差不多。”

  那杜千林先是惊奇,随后冷笑一声。就在这时,张员外哈哈一笑,一握住两人的手掌笑道:“张少侠和杜公子两位均是武学名家,后起之秀。咱们今日相逢,甚是有缘,这便去喝酒吧。”

  杜千林眼珠一转,便道:“正要叨绕张大哥。”

  张雍杰想起还要给大竹林送饭,这一耽误,可能饭菜都冷了。当下忙道:“张大哥,小弟还要去大竹林给姐姐送饭,此事恐怕耽搁不得。”

  张员外道:“张兄弟现下榻在大竹林?做哥哥的恰好在大竹林里也有小小别院一座,咱们三人一同前去吧。”

  当下三人来到了大竹林的房屋,原来这大竹林张雍杰暂住的房屋正是张员外的别院。

  张雍杰连忙拱手道:“原来此间也是张大哥的,日前姐姐病重,慌忙之间未曾通报,便先行住下,还请张大哥包涵。”

  张员外哈哈笑道:“张兄弟说哪里话,张兄弟姐弟二人能在寒舍小住,大哥脸上有光呐。”

  说罢张员外连忙叫大叫道:“李嬷嬷,你快出来。”

  张雍杰这时才知道那老婆婆姓李,只见那李嬷嬷从床上奔将起来,出了门来,急道:“不知道张老爷今日前来,老奴真当该死。”

  张员外怒道:“这大白天的你睡什么觉?”

  那李嬷嬷颤声道:“老奴,老奴病了,这才稍作休息。”

  张员外指着张雍杰道:“这位张兄弟,嗯,连同他姐姐,均是我的贵客,他们来此做客,你怎么突然就病了?你病的真不是时候。”

  那李嬷嬷来了精神道:“不瞒老爷,老奴的病现在已经好了。真的,头也不晕了,踹气也跟的上了。”

  张雍杰心想这李嬷嬷本来就是装病,这时候张员外指名道姓说自己是贵客,那李嬷嬷应该不会乱说吧。只见那李嬷嬷当即过来拿了张雍杰手中的食盒,跑到厨房里去加热去了。

  这时张员外拉着张雍杰的手道:“张兄弟,令姊身体安好?此处甚为简陋,为兄想邀兄弟和令姊去侠义庄子上居住一些时日,那里生活所需一应俱全,侠义庄上还有一些名医郎中,可替令姊早日康复。”

  张雍杰心中一惊,心道这人和唐门弟子相熟,而唐门弟子眼下正在四处寻找木姐姐,可别让这人知道了木姐姐在屋子里。

  但他转念又想,这人既然欲结交自己,肯定不会无礼的,未经过自己的许可去探视女眷。

  想到这里,张雍杰心下稍宽。但又觉张员外太过热情,但又想再过的四日,木姐姐的身体也就好了。当下说道:“姐姐只是偶感小漾,不碍事的,她喜欢清静,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就让她在这里休养吧,真是麻烦张大哥了。”

  张员外点头道:“这样也好,那就让令姊在这里安心休养。张兄弟,今日你无论如何也要给哥哥一个面子,去侠义庄上喝杯水酒。”

  这时候杜千林突然道:“张少侠名震天下,武功想必必然卓绝,稍后愚兄还想与贤弟讨教几招,贤弟切勿推辞。”

  张雍杰一楞,看着杜千林,心想刚才你不是试探过武功吗?你的功夫远远胜过我,怎么还要讨教几招?

  张雍杰稍微一思索,便明白了杜千林的意思。方才较量,除了各人心知肚明之外,还有谁知道?原来这青龙渔庄的杜千林是想要当众比武,将自己击败,以此成名江湖。

  想到这里,张雍杰心中一喜。心道自己徒有虚名,眼前这位杜公子却急迫的想要成名,那就当众败给他,将这虚名让给他好了。

  张雍杰当下拱手道:“既然张大哥,杜公子如此盛情,那在下只好却之不恭啦。”

  张员外哈哈一笑,道:“张兄弟,杜公子,今日咱们不谈比武,只谈喝酒。两位正是一时之瑜亮,他日再切磋武艺,却也是不迟。”

  说罢张员外对李嬷嬷又是一阵嘱咐,要她尽心尽力伺候客人。那李嬷嬷见张员外对这姐弟二人如此重视,自然不敢再多言半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