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南国有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约会(上)

南国有渔 梨膏那个甜 3567 2019.11.30 09:05

  假期第二日,顾南佳还懒洋洋的瘫在被窝里,楼下却早已乱成了一锅粥——

  原本已经跟着顾稹与王黎二人去度假的王幼晴,突然出现在顾家客厅里,她阴沉着一张脸,气哄哄的把手里的行李往沙发上一丢,自顾自的抱着胳膊生闷气。

  肯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王幼晴坐在单人沙发上咬牙切齿,一双玉手发狠似的抓着自己的胳膊,很快,粉藕似的手臂上便留下了清晰的红印。

  她沉默着,连同周遭的空气都冷了下去。

  王幼晴平日里虽然脾气有些大,常常搞得家里的佣人们摸不着头脑,但是像今天这般愤怒,还真是第一次。

  许叔站在王幼晴身后,冲着在偏厅站着的李妈等一行人使了使眼色,示意出来一个人来打破僵局。

  李妈等人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一口,突然接到许叔这么“高危”的工作指示,一个个的都哭丧着脸,不敢往前。

  没人愿意往前,谁都知道,王幼晴这个千金小姐是颗原子弹。

  许叔有些着急,沉着一张脸,尽量克制自己不发出声音,再次“威逼”对面的几个人。

  李妈无奈,伸手在旁边站着的新来的小来腰间捅了捅,想要找一个最为低调的人过去。

  小来正屏息凝神注意着王幼晴的举动,突然腰间吃痛,慌张之间,忍不住轻呵出声。

  “啊!”

  一瞬间,许叔与李妈遥遥相望,只消那么一眼,两个人同时在心里咯噔了一下:“要完了!”

  王幼晴听到动静,阴恻恻的抬起了头,目光锁定在小来身上。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王幼晴腾得从沙发里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小来面前。

  “啪!”

  “啪!”

  王幼晴铆足了劲儿,左右开弓,爽快地给了小来两个嘴巴子。

  可能是还沉浸在震惊中不能自拔,小来双手捂着脸,嗓子里呜咽着,却始终没发出别的声音。

  透过小来的指缝,能看到王幼晴修长的指印。

  她的手,很好看的。

  “你看什么看,没用的东西!”王幼晴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稍稍发泄过的畅快感。她的目光迎上小来那双透着委屈与无奈的眼睛,除了痛快,竟然丝毫不杂加别的情绪。

  王幼晴甩了甩手,下意识的摸了摸刚刚被自己掐疼的胳膊,挑衅似的看着围在小来一旁的众人,充满不屑。

  “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今天不过是打了她两下,替爸妈管教一下家里的下人罢了。当然,看不惯我的,赶紧收拾收拾滚!顾家还不缺你们这些个饭桶!”

  跋扈惯了的王幼晴对谁都不放在眼里,她自有她自己的一套活法。

  李妈暗暗拉住了想要上前理论的小女,她轻轻拍了拍小来的背,肌肤相碰的安慰起了作用,小来擦了擦脸边的泪,捂着嘴跑开了。

  “废物!”

  王幼晴站在原地,咬着牙,恨恨吐出了两个字。

  李妈有些意难平,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忍不住想要为小来说几句话,她嘴张了几张,终究是闭了嘴。

  此时,在人群后静默许久的许叔悄悄走上前来,在李妈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沉默其实就是最好的帮助。

  王幼晴的气似乎并没有完全撒出来,她赌气似的用脚狠狠踩在地板上,大理石面的地板在牛皮底拖鞋划过的瞬间发出刺耳的闷哼。

  她又端起茶几旁的陶瓷杯子,玩味儿的拿在手里把玩着,忽而,手上一用劲儿便掀翻了原本安静躺在茶几角落处的一套茶具。

  那本是王黎最喜欢的一套茶具,踏雪寻梅,一抹红艳直直的开在眼前。经由这么一摔,地板倒是沾了高雅之气,敛尽一抹寒意。

  家里的佣人们没人敢上前,任由王幼晴摔摔打打。每个人心内都在祈祷,千万不要惹到二小姐。

  闹了半天王幼晴终于累了,她一路电光火火的回了房间,大力地把卧室门狠狠摔了一下。

  “砰!”

  顾南佳伸出去试探阳光的脚僵在了床边,没着没落的就那么悬在半空中。好半天,她才像是做贼似的,悄悄收回了脚,直到重新感受到被窝里的温度,她才觉得心里踏实了许久。

  顾南佳好奇,刚刚那声充满愤怒怨怼的关门声,听着很像是王幼晴房间方向传来的。不得不承认,她着实被那巨大的响声吓了一大跳。

  难道是王幼晴回来了?

  不可能啊!

  她不是30号下午就跟着爸爸他们飞国外了吗?

  或许,是她没去?

  那难道30号那天跟着爸爸与王黎一起坐车去机场的是鬼吗?

  那,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她有些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幻听了,明明也就这几天爱睡大觉而已,这么快灵魂就抛弃肉体了?

  顾南佳晃了晃脑袋,确信里面没有水声。

  她的好奇心被激起来了,“我得出去看看!”

  打定主意后,顾南佳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床边挂着的裙子,胡乱往身上一套,又伸手随意的在头上抓了几下,勉强把乱了的长发捯饬了捯饬,好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顾南佳把手放到嘴边,对着哈了一口气,深呼吸,没味道。

  她“唰”得一下拉开房间门,轻手轻脚的站到门口。她探头探脑的往王幼晴房间门口看了几眼,发现房门紧闭,看不出来里面是不是有人,甚至都看不出有没有过被打开过的痕迹。

  顾南佳没再做他想,直奔楼下,去寻李妈。

  楼下大厅里静悄悄的,氛围有些低沉,平日里来来往往的佣人此时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偌大的屋子显得更多了几分冷清。

  “李妈~”

  顾南佳俏皮的从厨房门外探头进来,看也不看就开始呼唤。

  李妈正背对着门口,在炉灶前站着。手里不知道在忙碌着什么,时不时的停下手来,对着窗外静悄悄的发呆。

  顾南佳注意到李妈的背已经有些佝偻,耳旁的头发也花白了大半,跟记忆里的李妈比起来,眼前的这个李妈缩了不少,老了不少。

  顾南佳蹑手蹑脚的走到李妈身后,双手从李妈的腰间一穿,顺势就把李妈抱在了怀里。

  李妈被顾南佳吓了一跳,身子明显一抖擞,手下的动作明显一滞。等到她反应过来是顾南佳的时候,赶紧抬手用袖子在脸上摩挲了几下。

  “……小……小姐,您醒了?”

  李妈一反常态,依旧背对着顾南佳。

  “对啊,李妈你在干什么?”

  “小姐,您快出去吧,厨房真不是您能待的地方……”

  李妈伸手在背后胡乱扫了两下,试图把顾南佳赶出属于“小姐身份”的地方。

  顾南佳意识到李妈的反常,她松开了双手,闪身站到李妈一侧,逼着李妈面对自己。

  拗不过顾南佳的李妈终于肯转过身来了。

  脸上却挂着泪痕。

  “李妈,谁欺负你了?”

  顾南佳心里有几分明白,只等着李妈点头确认。

  李妈收了收自己的心酸,强装开心:“没事没事,小姐,刚刚开窗户被风吹到眼睛了。”

  “真的没有事吗?”

  “没事没事的。”

  顾南佳被李妈强着推出了厨房。她见李妈不愿意说,便也不再勉强,打算一个人在客厅坐坐。

  这边,她还没来得及穿过餐厅,便被人用力推了一下。

  对方来势汹汹,下手也是十分的狠,顾南佳整个人直接飞到了厨房门上,厚重的红木门根本没打算承接住她,“砰”一下,又把她弹开了。

  顾南佳感觉到头晕,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每一寸血肉都挣扎着想要逃离,唯一清醒的是大脑。她清晰的感受着疼痛,用某种怪异的姿势,迅速把自己吞噬掉了。

  她好疼……

  恍惚间,顾南佳感觉自己又回到了25岁生日那天,撕心裂肺的疼痛简直要把她整个人撕裂,她好想闭上眼睛。

  对方眼看顾南佳瘫倒在地,又抬起脚,狠狠的踩到了她的身上。

  疼!

  顾南佳想要大喊,可所有的情绪到了嘴边全都变成了呜咽。

  她顺着那双脚往上看,认出了这个对她施暴的恶魔——

  王幼晴。

  此刻,王幼晴居高临下的看着脚下的顾南佳,眼底里写满了恨。她太恨顾南佳了!

  顾南佳咽了口口水,感觉到口腔里涌上来一股股的血腥。她迅速把自己从疼痛中抽离出来,命令自己必须集中精神。

  每一次战斗,她都不能输。

  顾南佳艰难的伸出手,紧紧地抓住了王幼晴的小腿,她拽得紧紧的,指甲几乎都要嵌入王幼晴的肉里。

  王幼晴腿上吃痛,飞快的抽回了自己的脚,不忘对着顾南佳啐了一口。

  顾南佳吃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弯腰拍了拍裙子,嫌恶的在王幼晴留下过足迹的地方狠狠的拍了两下。

  “哟!是姐姐啊,怎么趴地上了呢?哈哈……”

  “啪!”

  “啪!”

  王幼晴剩下的笑声淹没在了清脆的耳光声中。

  她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顾南佳。

  顾南佳抬手擦了擦嘴边的血,时刻提防着王幼晴,好在王幼晴出手之前制服她。

  “你竟然敢打我?”

  王幼晴扑向顾南佳,她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挥舞着,朝着顾南佳逼近。

  顾南佳冷静的看着如同小丑般的王幼晴,在她逼近自己的那一刻,有个主意便出来了。

  趁着王幼晴撒泼的空当,顾南佳猛地伸出手去,直接薅上了王幼晴的头发。王幼晴爱死了这头长发,如今拿它来赔罪,倒也不算过分。

  顾南佳手上用劲,撕扯着王幼晴往后,刚刚还像个凶猛的斗鸡的王幼晴此时有把柄在人家手中,只能受制于人,由着顾南佳的劲儿往后退。

  “我可不是你想打就能打的。爸爸没教过你吗?我亲爱的妹妹。”

  顾南佳语气里的冷漠,让王幼晴出了一身冷汗。

  “你,你放开我!疼……疼,疼……”

  不得已,王幼晴只得求饶。

  顾南佳冷不丁的松开了手,她不屑于与王幼晴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成年人之间的斗争可不是靠暴力解决的。

  获得解放的王幼晴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确认并没有损失多少后,心里才算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她没打算放过顾南佳。

  “顾南佳,你个贱人,别以为你在爸爸面前装无辜,我就能被你打败。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你赶出顾家!让你连条狗都不如!”

  这些话,对于顾南佳来说,早已没有了该有的震慑力。王幼晴这般对自己,也是当初自己不争气,心甘情愿被人踩着当成狗。

  而今,这些事不会再发生了。

  “好啊,我等着。”

  她背上一阵阵的酸疼,丢下王幼晴便回了房间。

举报

作者感言

梨膏那个甜

梨膏那个甜

周末愉快~

2019-11-30 09: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