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南国有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南国有渔 梨膏那个甜 2527 2019.11.22 09:05

  跟楚媛见过面之后,顾南佳着实兴奋了好几天,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行走的人,突然有了指路路标,前方的一切都在逐渐清晰起来。

  你说,当演员到底好不好玩?

  不过,她倒没有因此沉浸在不切实际的欢喜里,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稳扎稳打,顺利保送。

  这是一次关乎未来的挑战,顾南佳不允许自己有丝毫差错。

  这日早上,班主任早早到了教室,一推开教室门,很多同学来不及收回课下那般生龙活虎的模样,就这么被他抓了个正着。现下,刚刚那些天真烂漫的小人儿大都屏息凝神等着迎接狂风暴雨,也不知道这次用不用写检查。

  班主任却一反常态,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拿手敲了敲讲桌,脸上竟然带着不加掩饰的笑?一群战战兢兢的少年少女见此情景,不约而同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大口气,脸上表情毫无波澜。

  作为“过来人”的顾南佳一眼便了然其中的猫腻,她暗自发笑,以前上学的时候不懂老师们常说的那句“你们在下面做什么,我最清楚了”,那时不过以为是老师们的骗人花招之一罢了,偷偷传个纸条,都暗暗带有几分炫耀,恨不得冲着老师大喊,“你看,连这都发现不了吧!”人在幼稚的时候,快乐总带有几分肆无忌惮的作恶感。

  当然,如果有心去讲台上站一站,早该清楚,老师们的不拆穿是一种并不算是高级的体面。

  顾南佳对班主任的反常行为并不是很感兴趣,她埋头苦背许久,一停下来便觉得嗓子发干,隐约间感觉有一团火堵在胸口。

  顾南佳顺手抓起桌角的水杯,咕嘟嘟猛灌了几大口,温水滑过喉咙落入胃里,让人心生暖意,整个身体都像是被注入精神气儿。半晌,她舒服的长叹了一口气,放下空了的水杯,盯着上面的纹路,人有些发愣。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班主任浑厚的男声在教室里响起,他的整张脸因为兴奋微微泛着红光,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意外的带了些许小颤音。

  他又用手敲了敲黑板,非要把全班同学百分之二百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才够。

  “顾南佳同学顺利拿到了保送名额!”

  说罢,他带头鼓起了掌。一时间教室里炸开了锅,乱糟糟的,扰得人乱了心神。

  顾南佳?

  保送名额?

  一瞬间,顾南佳有些恍惚,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这一幕。她看着卖劲儿鼓掌的班主任,心里涌上来一股真实的开心。

  她不大记得自己当时站起来后说了什么,如同经历了一个美好的梦,真实而大胆,虚无而绚烂。顾南佳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无声拼命挣扎很久之后,终于抓住了稻草。

  那一刻,她不再惧怕一切渺茫的未知,短暂的恍惚过后,心底里涌上来一种莫名的情绪。

  她抓住了机会!

  “顾!南!佳!”

  王幼晴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喊住了顾南佳。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怎么?这么快就拿到保送名额了?”王幼晴趾高气昂地站在顾南佳对面,身后跟着几个无脑爪牙。

  她一脸嘲讽的盯着顾南佳,水汪汪的眼睛里盛满了厌恶。

  一向如此。顾南佳不卑不亢,挺直了后背,平静的看着王幼晴。她搞不清楚王幼晴为何总是喜欢玩这种幼稚的游戏,明明已经是接近成年的大人了,解决问题的方式也该成熟点儿了吧?!

  许是之前的顾南佳都太好欺负了呢,就只能被简单粗暴的对付了!

  “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嘛!”王幼晴勾了勾嘴角,不屑便从一排小银牙间跑了出来。“是因为爸爸出得钱够多呢?还是因为你长得漂亮啊?”她凑近顾南佳,脸上多了一层戏谑。

  没等顾南佳说话,王幼晴耸了耸肩膀,继续道:“不对,我忘记了,爸爸又怎么会为你花钱呢?是吧,姐姐?”

  说罢,她扭头朝着身后站着的那几个人抛去一个“你懂的”眼神,瞬间,几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迷幻的暧昧,眼睛里似乎长了手,要伸出来把顾南佳抓起来钉到耻辱柱上。

  见此,顾南佳只觉得好笑,她清楚,王幼晴是想激怒她,毕竟王幼晴无力去改变顾南佳被保送的事实。

  当然,王幼晴现在心里肯定憋了一股气,原本以为自己把报名表撕碎了就能断了顾南佳的前路,谁知道,不声不响的,自己却成了个傻子?!

  顾南佳很乐意看到王幼晴抓狂的样子。她原本不打算跟王幼晴计较的,可对方咄咄逼人,再不反击,岂不又是被人踩在脚下?

  “看来有些事,爸爸连你都没告诉哦!”顾南佳知道王幼晴的软肋在哪里,如同王幼晴知道“爸爸”总能很好的刺激到顾南佳。“要是没有爸爸的签字,我可没资格被保送的。当然了,我肯定是没让爸爸花钱的。我有实力,无需爸爸多为我操心。”顾南佳不急不缓的说着,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

  “你!”

  王幼晴气结。她的愤怒就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憋屈,又不知道该如何发泄。很明显,她在顾南佳这儿讨不到便宜。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能被保送还不是因为你耍心机,讨好班主任!你别忘了你姓顾!”

  姓顾?

  呵呵。顾南佳忍不住在心内嘲讽王幼晴,这个丫头真的是一点儿战斗力都没有,这么快就口不择言,自掘坟墓了?

  “我自然知道怎么做一个顾家人,这跟你没关系吧!王幼晴。”

  ……

  顾南佳感觉到一阵暖风从窗口吹进教室,打在身上温温吞吞的。不知不觉已是四月份,空气里的寒气早已褪去,让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舒展。她嗅到空气里的灰尘味儿,偏了偏头,的确看到窗口阳光下雀跃着细尘。顾南佳突然觉得阳光变得黏腻起来。

  此时,王幼晴像是一只被斗败的公鸡,原先满是骄傲的身上蒙上了一层颓然的败退之气。她不再盛气凌人,眼神里多了几丝闪躲,瑟缩着,想要挡住自己的丑处。

  嫉妒心也在那一刻变成了可笑的不甘心。

  顾南佳不想跟王幼晴再纠缠下去,她看着那般失落的王幼晴心里竟也生出点儿不忍心。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孩子。有的时候,静下心来想想,她对王幼晴的感情其实是很复杂的,既有同病相怜的怜惜,也有难以消磨的讨厌。

  她曾真心实意的把王幼晴当成是妹妹,也暗自心疼她小小年纪便要察言观色去融入一个新的家;可后来,当时间把一个人的真实面目逐渐刻画清晰起来的时候,顾南佳忍不住讨厌那个满脸写着嫉妒的王幼晴。

  命运真搞笑,把两个本该是亲人的女孩子,阴差阳错就给放到了对立面。

  “……为什么?你的报名表明明已经……”

  王幼晴嗫嚅着,试图得到一个答案。

  顾南佳没有回答她,默然的看着她。

  忽而,王幼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像是对着顾南佳,又像是跟自己说:“我早该想到的,你又怎么可能会不防着我呢……”

  她失神落魄的回了座位,背影里有说不出的凄凉与心酸。

  王幼晴的一群爪牙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们根本没明白,王幼晴骄傲不可一世,是怎么轻易就放过顾南佳的。

  顾南佳的视线从她们一个个的脸上扫过去,“还不滚吗?”

  她无暇搭理这些无关人员,现在,她要担心的,是以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