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南海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圣书楼

南海之子 澎先森 5051 2020.06.30 11:52

  飘渺的空白不知真与假,少年放下狠话,那枚短簪似乎能够伤及自己,莫卡寻思着,目前为止只有发簪能够带进梦境中,也就奠定了魔鬼的弱点。

  莫卡睁开眼睛后,一时竟无法适应现处的场景,而黄小羊正拿着一支纤细修长的银针跪看自己。

  “你要干什么!”莫卡惶恐问。

  “你醒啦!我正打算给你针炙!”黄小羊回答道。

  莫卡一顿苦笑,这哪是针灸啊,分明是谋财害命,可一想到自己并没有钱财便马上打消了后面的想法。但那枚纤针又显得格外耀眼,在她手里简直就是一把武器。

  莫卡耸立,站起来后,他用手握成拳形,在嘴边装模做样的咳了两声,说道:“我没事,只不过是饿了而已。”

  黄小羊曲腿坐地上,眼帘微張,有些惊讶,说道:“可你得的是心脏衰死,不治会死的。”

  “心脏,那是什么?”莫卡微愣道。

  “心脏就像是人的灵魂,如果灵魂没了,人也就没有,意思是心脏就是性命,在你的左胸上。”黄小羊慢慢解答道,手中的纤针也跟着呼应,闪了闪道寒芒。

  莫卡一摸左胸,微怔,似在思考着什么。魔鬼的话,只能活二十年是什么意思?而小羊姑娘又说我得了心脏衰死!不懂其中意思,但都可以确定,他们在谔我死!

  刚才黄小羊不确定针炙是否能治衰竭,反而想起了他先前的晕厥,都是由心脏衰竭造成,不由的找到了病因,却无从下手。

  “小羊姑娘,那还有没有得治。”莫卡怯怯问道。

  黄小羊忽然开口说道:“应该有的,除非我能见着夜鬼大宗主,那时我才敢下决定。”

  自上次全息影像的那事后,黄小羊便偷偷关注了这批人,经查阅,夜鬼团当今的掌令人称为夜鬼大宗主,也许他是穿越的,而穿越这件事她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怎么会是他!”莫卡吃惊道,他明显在指夜鬼大宗主,而楚子玄又要铲除夜鬼士,自己加入除鬼计划无疑是往脸上贴冰。

  莫卡微怔问:“你为什么确定夜鬼大宗主的重要性!”

  黄小羊自己不能告诉他穿越的事,更说不清楚,她想我总不能说我来自仙界,那个充满和平气息的世界,然后一道仙光就把我送来了这里。这样说就像撒谎,别人不相信反而会怀疑。

  所以她找了个借口,让莫卡相信的借口,“因为他拥有当今最仙明的医术,远达南海,乃至大汗,面临昆仑,属于最顶上的医术。”

  莫卡半信半疑地说道:“这么神?”

  当然,他不知道夜鬼大宗主有多神,但按照黄小羊的说法,他的医术算得上南蛮大陆的医仙。黄小羊之所以有把握,是因为她知道对方有很大可能是穿越者,容不得她多想,想要回到现代,那必须得找夜鬼大宗主问上一问,再作打算。再者,她已经有点想原世界的那位慈祥的母亲了。

  黄小羊步上圣书楼的三楼楼阁,面朝淡蓝屏障外而去,她说:“这里是尚城院最机密的地方,非院长亲点弟子不得入内。”

  至于院长亲点弟子除了学院执教再者就是那名沉睡的执事官许平,对于另人,楼阁的屏障就是他们突破实力的阻碍。

  莫卡越过香炉鼎来到屏障前,摸了一把。他感觉这道若隐若现的屏障就像是一道无法突破的垒墙,他偏头看着黄小羊问:“这是什么?”

  黄小羊突然打了个响指,非常得意地回这应道:“这个呀,这个叫核磁共振,它能生生将人给撕成碎片。”

  莫卡看见她那一脸装严肃的表情时,忍不住搐笑了一下,他抖擞一番。

  单从她知道淡蓝屏障就晓得黄小羊懂得如何利用,就像一道五行奇门上了鲁班锁,竟然知道门的由来,自然也知道如何开口,莫卡冥想一番后问道:“那小羊你肯定有办法,打开这道屏障。”

  黄小羊当然知道,而且她不是第一次来了,这里就像带着钥匙回个家似的。不过,她突然觉得莫卡转脑太快了,一点丁也不给自己留点神秘感,这样反而觉得无趣。

  她很失望的耸耸肩,撇了莫卡一眼,嘴里念叨着“呆瓜一枚”后,便往香炉鼎走去。

  在香炉鼎旁,她又撩起裙角,露出雪白大长脚上的短刃。莫卡心里一顿疑惑,咽了咽口唾沫想,她的纤针去哪里了?她不穿裤子的么?

  黄小羊没有注意到莫卡正看着自己,反而拔出短剑后便放下了裙角。

  要说香炉鼎上的烟灰下藏着机关,这里二人只有黄小羊知道,她将短刃刺在了烟灰下,黄小羊一拍响掌头也不回地喊:“搞定。”

  莫卡和她看着消失的屏障后,那是一个没有见过的但又很稀奇的楼阁藏书室。

  书室呈当时的六角八易门分布,每一角每一所都归类着地界上的知识,好比莫卡正在北向一角翻阅着,因为那里有记载着“四大名技”的孤本,称之为技门。

  他只不过是刚好路过,又突生好奇的翻阅而已,在这里,他感兴趣的应该是那易门上顶着“史”字的史录门,而正巧黄小羊也对那一门感兴趣。

  “夜鬼,与巨灵士数年来呈对立势,两者水火不容……。”黄小羊念叨着刚取下的黄皮书卷。

  莫卡看了她一眼,细声噫吁了句:“别念!”

  黄小羊见状,差点望了现在自己属于小贼,不禁一抿嘴看书。阁外的那道屏障已经消失了,莫卡不确定四大执教爱不爱看书,万一被逮个正着,往下不敢想!

  莫卡政黄小羊不注意,悄悄的将一书羊皮卷藏进衣祷,然后又装成没事发生一样继续翻书籍。然而黄小羊跑向了另一处,掂着脚尖摸向高层的书。

  “这个么?”莫卡见黄小羊伸着肢体也够不着,便过来问。

  黄小羊额了额头。

  莫卡纵身一跃,帮她拿下了无名书籍,说道:“给!”

  ——此间,圣书楼外有两人站在廊亭边上,四眼看着圣书楼出神,似在思考着什么。

  小胖子陆小千突然打破肃静,拱手一拜问:“尊敬的炎天执教,此番何意!”

  显然陆小千的话是指莫卡和黄小羊,他也知道,非院长亲点弟子不得入内,可现在不仅破了规矩,还视如不见,但炎天执教却很淡定。

  炎天执教双手藏在腰后,用一种长辈该有的口吻说道:“无伤大雅!”

  然后炎天又说道:“近日让你观察莫卡的事,有什么发现吗?”

  陆小千闪着眸子抬起头说:“南海老贼围袭一事,他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倒安稳得很。”

  炎天执教听后,身体微动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

  陆小千接着言道:“楚城主还将他交接到护城将军府,那持剑校尉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其中似乎有阴谋。”

  炎天执教微微息了一声,俯视着陆小千说:“嗯,看来楚子玄那老狐狸很不简单。”

  其实炎天要的结果并不是这个,这次夜鬼围袭事件,他是知道的,但对于学院的学生,他不该袖手旁观,只因他很好奇执事官许平是如何让莫卡给伤成重疾的。

  “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要轻易露面,特别是那名巨灵士,得小心行事。”炎天执教对陆小千嘱咐道。

  陆小千偏了偏头,他固然是不知道巨灵的实力,更谈不上见过,他想一个楚子府邸的看家护院的走狗能强到哪去,难不成能通天了不成。

  炎天执教瞥见了陆小千微娇弱的脸蛋,脸上泠鸢着些许骄傲。

  “小千,你知道你和莫卡的差别在哪吗?”炎天一脸沉重地说道。

  不料陆小千脸色一凝,呈惊弓之鸟的形式,他垂下头问:“弟子不知。”

  陆小千还真不知道炎天的话,乖乖的等着他的指点,然而炎天执教释气道:“罢了,夜鬼那方面还得你去多多盯紧。”

  两人道完后,看着莫卡等人进去已经有一段时间的圣书楼,陆小千有很大的疑问,只是不该说出来而已。再者就是炎天执教若无其事的祥望,像看着自己的学生进入了虎穴,一来有些担心,二来一想这只是进入学院最高机密的楼阁而已,便强行压制了先前的担心。

  圣书楼乃学院一大机密之所,非院长亲点弟子不得入内。莫卡盘坐在榻板上快速的翻阅着一本又一本的书籍,而黄小羊在楼阁梯边放哨,稍有学院弟子的出现,她就是演扮出猫叫耗子的声音来提醒莫卡。

  莫卡合起手中书籍,朝黄小羊望去,然后单手撑地而起,疾步跑向放哨的黄小羊,轻声话了句:“我们该走了。”

  黄小羊应了他的话,小步跑到香炉鼎旁,取下那柄短刃,藏回脚上,浅蓝屏障再次若隐出。

  “怎么,找到什么了?”黄小羊粘在他的身旁问。

  莫卡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确实是发现了什么,但与此同时,他不能说出来。片刻之后,黄小羊得到了莫卡的回应,他说:“我要先去一趟学子院落。”

  莫卡不直接告诉她原因,只是像扮咐一样对黄小羊说话,他认为,如今这个世界谁也信不过了,包括面前未成年的少女,起码得等马夫将夜鬼名单和巨灵名单给整来,他才肯再作打算。

  学子院落,莫卡房门外,环王世子宫田坐在门口,背靠门柱,一脸生无可恋的问老王:“莫卡该不会玩失踪吧!”

  “老大,瞧你说的什么呢,你这是在诅咒莫卡呢!”老王愕了愕头,一口的酒气溢出,说道:“说不定莫卡现在出去吃大顿了呢!”

  “怎么可能!”朱戈抢先反驳道:“他身上连一个子儿都没有,还想叫大顿呢!依我说,他应该是去学院了。”

  宫老大一想,觉得有这个可能,他挺直身板,仍是坐在地上,朝朱戈问道:“你怎么知道!”

  “老大你忘了么?”朱戈微微得意,苦笑道:“他可能要当学院门下弟子的呢!跟咱们这些质子不是一路的。”

  “哦~”宫田将声音拉长,说道:“门下弟子很威风吗?不能和质子相处么?别忘了,他可是咱们肆人帮的策谋呢!”

  “那是老大你硬给人家安的职位!”老夫不屑一顾道:“说不定莫卡根本就是看不上咱肆人帮。”

  宫田果断不认同,俯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盯着老王,微怒大声问道:“咱们谁是老大。”片息,见两人不出声,宫田接着道:“我不允许你们这样说莫卡。”

  “老大,我们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为什么我们不出去找呢?”朱戈问。

  老夫听后,偏头面向朱戈,帮宫老大回答道:“你个驴子懂个毛,老大这招叫守兔归家。”

  老王的声音有点震荡,仿佛整个学子院的人都能听到。而一旁传来清晰甜蜜的声音,与之成惊天的对比。

  “你们要守谁呢!”黄小羊问,两人在井院缓缓走来。

  宫老大转过头,吃惊道:“小羊师妹。”

  老王和朱戈微怔了怔,几乎同声喊道:“莫卡!”

  宫老大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逑道:“小羊师妹光临学子院,真是蓬荜生辉呐!”

  这时老王跑到莫卡面前,一脸不屑的朝少主宫田呐了句:“真的不要脸。”然后向莫卡问道:“莫卡,你去哪儿了!伤势都好了吧!”

  老王等人顿时觉得莫卡变了,是因为他穿着高贵华丽的服饰,问题是他何来的钱。

  莫卡点了点头,他没想到肆人帮最没心没肺的少将军会关心自己,不然心里一暖,说道:“嗯,没什么大碍!”

  “莫卡你到底去哪了,这天怎么不见影!好了也不说一声,我好歹也是肆人帮的少将军。”老王说道。

  结果莫卡怯怯道:“我住在将军府,往后也是,可能不回学子院落了。”

  如此一说,仿佛在征求少将军的意见,那老王也不怎么管他,原来是将军府的布料,开口就是调侃道:“你这龟孙子,看来找着了府家大吃大喝都要忘了我们肆人帮的兄弟了。”

  莫卡当然不会不顾肆人帮,要不然也不用回学子院啦。他微笑了笑,说道:“哈哈…,肆人帮少了我那还叫肆人帮吗?”

  “我就知道。”老王一个大掌猛拍在莫卡身上,乐开了嘴道:“莫卡不会抛下我们不管的。”

  这话似乎是讲给老王自己听的一样,与先前的失望成反比。莫卡回学子院还有一件事,关于宫田才晓到的秘密,他沉严地看着宫老大。

  宫老大没有发现莫卡的来意,而从开始他就冲着黄小羊师妹买乖,这倒像她的一名小弟。

  “小羊师妹,真武堂的事是真的么?”宫老大朝黄小羊问。

  黄小羊一脸惘然,她不前才听陈蛋蛋说真武堂,现在宫田怎么也在念叨真武堂。她微怔后问:“什么真武堂!”

  “你是真不知道?”宫田觉得很惊讶,一脸好奇的说道:“真武堂打算娶将军府之独女的事已经传开了好吧,你父亲没告诉你么?”

  “我花可…”黄小羊不禁吐了句现代骂语,然后自语喃喃道:“爹怎么没跟我说呀。”

  对于雷州城真武堂的事,真武堂陈家,雷州城二大民业之本,属于一大富强之家,而陈蛋蛋正是陈家的大公子,那名执垮公子。

  黄小羊理了理凌落的青丝,表情繁杂,她不知道真武堂娶亲的事是否真的关乎到自己,但是宫老大说的,她爹知道的事,她居然没有流通的消息。她猛的一跺脚,生着闷气往学子院外小跑而去,宫田目测她会回家找老爹问个明白。

  不料宫田冲着离去的黄小羊大喊:“小羊师妹,如果有什么难事,记得找我们肆人帮,肆人帮帮你解决,收费优惠可淡。”

  “别淡了,宫老大,我有个事要问你。”莫卡挡在宫田面前说道。

  宫田脸色微凝,还有什么事能比赚钱还重要的,他想了想片息,道:“嗯,问吧!”

  莫卡给宫老大抛了个眼神,侧头看了看老王和朱戈,暗喻只能两人交淡,细声说道:“只能我们俩个知道。”

  宫老大反而没有多问,陪着莫卡径直向房内行去,进去之后,还把门给带上了。

  老王和朱戈愣在原地,闭口收声,连气息都平淡了许多,至少房内的人没那么容易分神。

  “现在就我们俩,到底是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宫田转身面向莫卡问道。

  宫田应该信得过,不然也不会单独找他,莫卡倒是在想,面前这个憨实的老大,对那件事怎么也说不过,怎么会……!

  “宫田,你相信我吗?”

  莫卡脸色严谨,语气中带着一种属于陌生的气息。

  宫田哑口不言,脸上呈现出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他一来不太懂莫卡的意思,第二,相信与不相信都已经加入肆人帮有一段时间了,对自己这名老大还不了解?最后宫田淡淡地说:“我相信你!”

  莫卡深呼两息,如跨过一道坎般轻松道:“宫老大,你知道你们南海古龙氏的由来么?”

  “不知道!”

  “那你知道你父皇为什么要将你送来雷州城么?”莫卡问。

  宫田显然不出声,表示一无所知,气息加重了几道。

  “你父皇为什么要把你送来雷州城?”

  这句话回荡在寝房内,声音细微,仅仅两人能听清。莫卡问宫老大的时候,宫田很是吃惊,他在想,莫卡为什么会问这个。

  当然,这连宫田也不太了解,据老王与朱戈的详述,是古龙环王将宫田骗来雷州充当质子,以稳两国友好。

  “我父皇的事,我不想知道!”宫田没好气说道,仿佛他很憎恨他这名父皇。

  莫卡细想了想,宫老大恨他父皇自有原因的,试想将儿子送到敌人帐上,那是什么感受。

  “其实你父皇将你送来雷州城是因为…他爱你!”莫卡垂了垂眼帘说道:“南海的皇城已经是夜鬼的内部待地。环王为了你能平安长大,少受战争的苦耗,所以将你送至雷州尚城院。”

  “他就是将他儿子送来敌国受苦的。”宫田反驳说道,语气偏激。

  莫卡听后,深感同情,片息之后道:“他并不是不给你月供,是因为他为了你好,不让你在那些胸怀判乱之人面前现身。”

  宫田微愣,傻傻的驻地,脸上表现出极其不相信的模样。但片刻之后,他选择了相信莫卡,反倒追问道:“莫卡,请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莫卡觉得宫老大此时此刻很像一个忏悔的孩子,他轻轻叹了一息,细声嘀咕道:“你身上流传着南海最高贵的血统,夜鬼团想要占有整个南海就必须将你身上唯一的血脉给除掉!”

  “可是我还有十七位皇兄,为什么会是我!”宫田微偏激动道。

  莫卡看着一无所知的宫老大。

  “那是因为古龙血脉需要同性交接,也就是世人所憎的乱伦,其他十几位皇子是由进贡的女子所生,并没有留下血脉,而你正是南海皇城里唯一的滴公主所生!”

  宫田开始显得有点不相信了,他没想过这一彻都让人给安排得明明白白,他带着些许的质疑嘀咕道:“皇城里的古公主是我的亲娘?”

  “你显然不相信,但是你看!”莫卡说道拿出了先前准备的刀片,抓起宫田的手,在肌处划下一道口子,伤口不大不小,顿时溢出少量的液体。

  宫田自小没受过肤陨,如此开一个小口已经是很痛了,他咬牙强忍。

  对于伤口的痛疼,血迹更能让他惊怪不得。

  一丝细血横流而下,而那血的颜色却是金黄色的。

  一时间,宫田的嘴巴張大到能塞下一颗鸡蛋。莫卡解释道:“这就是古龙由往的血脉。现在你信了么?”

  宫田将伤口完全至之不理,突然抓着莫卡两肩问道:“莫卡,告诉我,父皇怎么了。”

  莫卡很遗憾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

  宫田听后,激动道:“不行,我要回南海,找我的父皇!”

  莫卡立马上前阻拦,摆出一个极其难看的姿势。

  “不可,你父皇把你送来雷州城就是不想你回到南海。”莫卡撑开双手拦道:“你回去只会碍事。”

  “环王现在应该很安全,南海毕竟也需要一位君王来管理人民。”莫卡接着说道。

  有人必有国,有国必有君,如果没有君王的统治,那还成国?必定大乱,这道理是人都懂,宫田也不例外。

  “那要我南海皇子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宫田气愤道。

  “对,你必须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莫卡语气偏大,微激词道:“而且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相信,也包括我!”

  宫田呆住了,连莫卡都不能相信,那这些话还有意义?他想了想后,问:“为什么!”

  莫卡不回答宫老大的这个问题,直接说道:“自古夜鬼与各大国势不两立,却又从中介入,就夜鬼大宗主改派以来,就像是在秘谋着什么?”

  宫田听后,糊里糊涂问道:“这些事,你从哪得知的!”

  莫卡缓缓推开双肩上的手掌,没有再告诉他什么,莫卡他知道南海老贼屠千夫的由来正是一个先兆,而这些事皆从雷州尚城院圣书楼得知。

  他着疑万分,连宫田的古龙血脉都知道了,而自己汗国皇子的称号至今未能查出一丁点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