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的超级科技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灯下黑

我的超级科技树 傻瓜得个瓜 2125 2019.03.01 14:00

  “这俩都有入狱记录?”

  警局会议室内,张如龙思考片刻,立即对手下吩咐道:“把这两人之前所在的监狱记录调出来。”

  一名干警很快从公安内部网络找到了记录,张如龙看完大腿一拍,眼睛紧盯着屏幕说道:“这两人之前果然有过接触!”

  他很疑惑,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怎么能和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混到一起?而且这两人出生地各不相同,入狱前在不同的地方厮混,却在今天联手绑架中学女生。

  感情刘莽和曹余生两人是在监狱里认识的!

  有了线索,剩下的就是顺藤摸瓜查找这两人出狱后的时间和地点,然后按照找到两人进入泉海市的时间,再通过公共摄像头拍摄的视频找到两人最近所在的据点。

  这一套流程虽然很清楚,但执行难度较大,技术小组本来人就不多,这一大堆视频资料挨个查下来,保底也得两天时间。

  这也是大多数刑事案件在抓捕嫌疑人之前需要很长时间的原因,毕竟工作量太大。

  这次还是副局长张如龙亲自带的队,利用自身权限快速从公安系统获取资料的结果。要是搁在平时,若是经过先向上级汇报再等批准这样的工作流程,个把星期都算快的了。

  此时此刻,离市公安局大楼仅仅隔了一条街的一处老式住宅小区内。

  刘莽和曹余生正从后备箱里抬出一个大号的旅行包,而这车也不再是面包车,换成了一辆崭新的别克。

  进屋锁好门后,曹余生深呼了一口气,把旅行包放到床上,然后他便瘫坐在沙发,有些后怕地说道:“妈的!吓死我了!我还是第一次干绑架这事儿!”

  “莽哥,你说咱们躲这儿真的安全吗?”

  刘莽是个五大三粗、满身肌肉疙瘩的大汉,不过他的心思却和外表不相称,为人胆大心细。

  他不屑地说道:“怕啥?学着点儿,这叫灯下黑!这个小区有些年头了,监控没有装,等那些条子找到这里,咱们早就拿钱跑了!”

  “嘿嘿!说的也是!”

  曹余生拿了一瓶矿泉水咕噜灌了一口,舔了舔嘴唇,问道:“那个葛玉树真有两百万吗?那可是两百万啊!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

  刘莽心里鄙视曹余生,嘴上却说:“我都打听清楚了,葛玉树手里有一批成钢,而且我那老乡李元说公园区的一家加工厂这两天会采购葛玉树手上的钢料,他肯定有钱。”

  说着,他的眼中露出疯狂的神色,“我还听李元说,那家加工厂老板的儿子很有钱,就是个普通大学生,碰巧发了财而已。”

  “到时候,咱们…”

  卧室的床上,那个大号的旅行包忽然动了一下。

  葛妲娥从昏迷中渐渐苏醒,眼前是一片黑色的塑料裹布。

  感觉到手脚都被绑住,她心中恐惧,眼泪顺着脸角滑落,挣扎着想要摆脱绳索,却也只是无用功。

  今天原本只是很平常的一天,正常上课,照常放学。

  葛妲娥在学校成绩很好,又因为文静秀丽的气质,是绝大多数男生心中女神般的存在,所以从不缺追求她的人。

  但让所有自以为很有希望的男生绝望的是,葛妲娥一直都是除了看书还是看书,那一沓沓情书她看都不看谁写的,就丢垃圾桶了。

  可就是这么寻常的一天,她中午刚放学出校门,人生便像是忽然脱轨的列车,驶向了无尽的黑暗。

  “莽哥,那女学生好像醒了?”

  曹余生为了避免暴露,中午饭打算拿泡面对付下,正好听到了房间里面的动静,他很猥琐地笑道:“现在的高中女生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莽哥,要不咱们尝尝鲜?这绝对是个雏儿!”

  说着,他还朝刘莽露出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你要玩自己上,别喊我。”

  刘莽眼皮都不抬一下,自顾自地抽着烟。

  他知道强奸犯在监狱里面的待遇有多低,那些大有来头的牢房大哥最看不起这种人。

  所以强奸犯在监狱里一般都是受欺负的存在,虽然刘莽块头不小,但监狱里藏龙卧虎的还真不少,他甚至见到过一个在少林寺练过的哥们!

  他虽然求财,但并不傻。

  绑架已经是重罪了,被抓到都得判个几年,更别说强奸罪了。

  在监狱里呆了不少日子的刘莽深知其中取舍,那些原则性很强的牢房大哥,人家想干翻他的话,不要太容易。

  “我哪有那胆子?”

  曹余生好歹读过书,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于是干笑一声,不过眼神却有些闪躲。

  他人长得并不帅,再加上个子偏矮,脸上青春痘坑坑洼洼,注定了大学找女朋友艰难。

  不过曹余生有一个本事,那就是会骗,不到两年时间,他手下就拉拢出了一个靠筹钱倒卖自行车的学生团伙,自然也谈了一个还算漂亮的女朋友。

  那段时间,他可谓是春风得意,只是后来因为倒卖赚到的钱还不够给手下几人发工资的,于是他就让这些人去拉同学进来,不过每人都要交‘入会费’。

  这就这么,后人交的钱补贴了前人,导致后进来的人又得去拉人进来才能有钱拿。

  这个扩展模式就很危险了。

  当时团队几个月就到了瓶颈时期,人员臃肿,入会人数变少,新收取的钱根本不够填补其他人的工资缺口。

  就这么的,这些人把曹余生给告到了校领导那里。

  结果可想而知,因为这事儿参与人数过多,涉嫌金额达五十万,影响恶劣,被定义为非法集资,就是俗称传销。

  校方决定,将曹余生开除学籍,又交由警务系统判处半年牢禁,一众核心人员记大过处分一次。

  钱没了,女朋友吹了。

  走投无路的他却在监狱里认识了刘莽,两人聊着聊着便熟络了,在牢房里拜了把子当兄弟。

  两人都出狱后依旧保持联系,曹余生又结识了刘莽的老乡李元,三人一拍即合,就在泉海准备捞笔钱享受下半生。

  如果叶轩见到李元的话,应该立马就能认出,这人就是被自己一脚蹬飞的大光头了。

  曹余生走进房间,看了看旅行包,就把包的拉链拉开,他还真怕把人被闷死了。

  一张娇小可人的脸露了出来,不过却没有灿烂的笑容,只有挂在眼角的两行泪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