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的超级科技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绑票

我的超级科技树 傻瓜得个瓜 2114 2019.03.01 09:00

  去年葛玉树从银行拿贷款进了一万吨钢材,到现在才卖出去三千吨不到,这还是他亏本着卖的结果。

  再过一个多月,银行的还款期限就到了,到时候他要是还不了钱,银行可能就要冻结他的手上的资产了,说不得还得征收掉房子。

  绿树工业突然收购钢材,对葛玉树来说可谓是今年听过的特大喜讯!

  不过不仅是他,整个泉海市手上屯着钢材的都着急出手,这次机会来之不易,葛玉树想紧紧抓住。

  很快,双方约见的时间就要到了,咖啡馆门口缓缓停下一辆黑色奥迪A4L,叶家父子二人到了。

  “二位喝点什么?”

  葛玉树显得很礼貌,招呼着服务员过来。

  叶青山以前就对咖啡不怎么关注,所以不知道该点什么。

  这时叶轩笑着坐在父亲旁边,对服务员说道:“两杯蓝山,谢谢!”

  叶轩对咖啡也没什么研究,但以前看电视,那些偶像剧的男主角貌似都这么说的...

  况且他在这家店也喝过几次,对店里的咖啡和奶茶无力吐槽,基本都是速溶的,价格却都是几十块一杯,整的好像逼格很高,但正宗的现磨咖啡肯定不止这个价格。

  双方做了个自我介绍之后,葛玉树诧异,对面这两人竟然是父子?不过这些不是他该关心的,于是很快进入正题说道:“我这里一共有七千吨钢材,都是成品钢材,封存很好,现在市场上一吨价格在三千左右,我可以给你们两千八的价位。”

  说这话的时候,他几乎是在心里咬着牙,因为这个价格已经十分逼近他的成本了,再低真得亏钱。

  叶轩眼睛一亮,他来之前做过一些工作,特意在网上搜了一下泉海最近的钢材市场价格波动。

  可以说,对面的这人还是很有诚意的。

  不只是他,叶青山也很意外,这半个月都是他在联系人找的钢材商,对这里面的门道也算是熟悉了一些。

  葛玉树的话让父子二人都很意动,聊了一会儿,对于叶轩说出这批钢是用来做技术产品的、成品的钢材质量要求比较高的话,他拍拍胸脯保证假一赔十!

  三人聊得很开心,不一会儿就到了商谈合同的步骤。

  这时候,葛玉树忽然接了个电话,接着整个人脸色顿时一变,对着电话里狂吼道:“你们不要伤害我女儿!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

  整个咖啡馆忽然安静了。

  叶轩没想到以前在电影里才能看见的片段竟然就在身边重演了,这位葛老板好像遇上事儿了?

  他和父亲对视一眼,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和同情,叶青山等葛玉树挂了电话后就急忙问道:“葛老板,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叶青山为人正直,也乐于帮助他人,所以这才问了句。

  “哎...叶老板,我的女儿被...被人绑架了!”

  葛玉树颤抖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坐在椅子上踌躇不安,起身便要离开,说道:“对不起了两位...我先走了!”

  至于合同的事儿,他已经不再去想了,匆匆忙忙把账结了便开车飞快驶离。

  “爸,你要不找市局的人帮帮忙?”

  叶轩估摸着葛玉树不敢报警,于是想让父亲找那位公安局的副局长联系一下。

  这几个月,绿树工业对外的公关都是叶青山一手办的,因为有华宸工业这层关系,他认识了泉海市不少商界和官界的人。

  毕竟这里是自家的大本营,打好关系是非常必要的。

  “好,我这就联系!”

  就算儿子不说,叶青山遇到这种事儿也会选择帮助别人。

  泉海市虽然不是什么大城市,但治安一直很好。

  市公安局办公室。

  副局长张如龙看到叶青山的来电显示,当时很诧异,等电话打完,他开始恼火了。

  据叶青山所说,他今天准备和一个商贩谈生意,不巧对方的家人被绑架了,匪徒还很猖狂地打电话问人要钱。

  作死吗?

  张如龙额头青筋突了突,才在上个月的时候,全市刚刚经历过一次大型的安全整治工作,成绩显著。

  不光端掉了两个隐藏在农村的赌窝,还打掉了一个从事灰色交易的黑社会。

  他十几岁就当兵,退伍后进了武警单位,凭借着过人的军事素质和领导能力,十几年来一步一步爬到了副局长的位置。

  现在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居然还有匪徒敢玩绑票?

  当我不存在吗?嗯?

  五分钟后,一队便衣警察紧急带好配枪,乘车朝着附属一中疾驰而去。

  校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这一伙劫匪是从路边的面包车里下来的,把门口放学的一个女生拽上车,然后扬长而去。

  学校的保安根本没反应过来,很快事情就捅到了校领导那里,几位管理层现在还在开会讨论呢。

  张如龙亲自带队现场调查了一下情况,叶轩和父亲叶青山因为是当事人,也被问了话。

  至于葛玉树,电话一直处于忙线状态,等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接通。

  葛玉树不敢报警,绑架他女儿的匪徒胆子很大,光天化日就敢行凶,肯定不怕警察。

  而且万一他和警察联系,电话占线,错过了匪徒的来电,那就危险了。

  “局长,匪徒的资料出来了!”

  晚上,公安局的调查小组通过公共摄像头的信息采集系统和公安数据库比对,最终确认了这伙人的来历。

  “哦?快投影到屏幕上!”

  张如龙手一挥,让手下的技术人员把影像资料都放在了会议室的投影仪屏幕上,同时心里咬牙,他倒是要看看,这匪徒究竟是哪路神仙!

  大屏幕上,几个人的资料都被显示出来。

  “刘莽,男,45岁,出生于内地某县。曾参与黑社会性质的打架斗殴被判刑一年,后因经济问题,打砸抢劫某珠宝店,再次获刑两年,去年刚刑满出狱。”

  “曹余生,男,28岁,曾就读某国内大学,因在学校组织学生团体非法诈骗,被校方开除,两年前到我市某化工厂上班,又因偷窃化工原料被开除,获刑一年,去年出狱。”

  市公安局能够短时间内查到这一伙作案团体中两人的资料,主要是因为刘莽和曹余生有过法院判决记录,又被校门口的监控摄像头抓拍到了脸部特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