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师叔是九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没想好章节名(求推荐)

我的师叔是九叔 元真道人 2093 2020.06.29 10:00

  第二天清晨,在任府呆了一晚上的九叔,便准备先回义庄去看看文才。

  “陈易你先呆在这里,防备一下那僵尸突然来袭。”九叔神色颇为凝重的说道。

  “师叔这可是白天,他敢出来,不怕被晒成灰啊。”陈易笑道。

  “事情也不是绝对的,别忘了对方不是普通僵尸,身躯内有个修士灵魂,谁知道他会什么邪法,让自己可以在白天行走。”九叔想了想又说道。

  “不过他昨天被我打伤了,现在应该找地方疗伤呢,应该不会出来,但你还是小心点好。”

  陈易闻言点了点头,随后沉吟了片刻说道:“师叔,我昨晚探查了一番,那夺舍僵尸之人的身躯就在义庄附近。”

  “什么,他就在义庄附近?”九叔颇为诧异的说道,没想到那人这么胆大,竟然在义庄附近行夺舍之事,也不怕被他发现,额……他好像真没有发现。

  陈易点了点头道:“没错,而且我在他身上搜寻了十几张残页,上面记载了各种法术,其中就有关于夺舍的法术。”

  “其中是否有太阴炼尸术?”九叔沉思了片刻问道。

  “师叔,你怎么知道的。”陈易有些惊愕的说道。

  “此法曾在修行界之中颇为有盛名,是炼尸宗的核心功法,用此法炼制的僵尸可以如臂使指,宛如第二化身一般,这些东西在修行界其实不是什么秘闻,你多走走基本上都会知道的。”九叔解释道。

  陈易面露了然之色:“原来如此,对了师叔这纸页给你。”

  他说着就把十几张纸页,从怀中拿出递给九叔,在昨晚他把这些纸页上的东西都背了下来,所以就算失去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关系。

  谁知九叔却摆了摆手道:“你留着吧给我也没什么用,不过我给你个忠告,咱们修士是道为本法为末。”

  “你就算会千百种法术,也伤不了元神大真人的一根手指头,所以法术贵精不在多,专精一两种便可,法术多了你打不过还是打不过,所以你不要在这件事上分了心。”

  看着语重心长的九叔,陈易心中不禁暗自腹诽,这位便宜师叔真是唠叨,是不是长辈都爱这样说教,在他记忆中那位尚未谋面的师傅,也是如此这般向他说教,不过和九叔相比,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虽然陈易心里如此想着,但是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过了好一阵九叔终于停止了话语,嘱咐了下陈易小心一些,这才离开了任府,像义庄的方向走去。

  陈易见状长长的松了口气,不过话说回来九叔虽然唠叨,但他还是感觉挺温馨的,前世他是个孤儿,想有人唠叨他还没有机会呢。

  见到九叔已经没了踪影后,陈易便转身进入了任府,他走了没两步便碰到了穿着淡蓝色长袍的任婷婷。

  “陈大哥,等一下。”一道清脆的声音在陈易耳边响起,令他不得不停住脚步,本来他想快速越过任婷婷回到房间,谁知道她竟突然叫住了自己。

  陈易无奈转身看向任婷婷问道:“原来是任小姐,不知叫住在下有什么事吗?”

  “我没有什么事,就是想问一下,陈大哥你真的是道士吗?”任婷婷有些好奇的问道。

  “当然,我自小和师傅一起在茅山长大,所以自然而然成了道士,怎么你不信吗?”陈易说道。

  “没有,只是我觉得你好像……”任婷婷摇了摇头,随后有些迟疑的说道。

  “好像不是道士?”陈易接起了她的话说道。

  “你印象中的道士是不是须发皆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没错,就是这样。”任婷婷见状立即说道。

  “那是我老了的形象。”陈易笑了笑又说道:“任小姐既然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陈易也没有等任婷婷回话,却是直接转身向房间的方向走去,同时他心里不仅暗自松了口气。

  “终于摆脱了。”他对任婷婷可没什么兴趣,也不想和其产生什么交集,毕竟诸天炮架之称他也有所耳闻。

  ………………………

  一转眼时间来到了下午,九叔带着文才也回到了任府。

  “九叔,你准备怎样对付那僵尸。”在任家的堂屋内,坐在轮椅上的任老爷,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九叔忍不住问道。

  陈易见状心中不禁腹诽,此时他也不管那只僵尸叫先父了,果然比较从心。

  九叔喝了口放在桌子上的茶,颇为自信的说道:“放心吧任老爷,昨晚只是我没准备才让他跑了,只要那僵尸今晚敢来我必让其有去无回。”

  “这样我就放心了。”任老爷听见九叔这番话后,不仅把心放下了少许,他此时也只能相信九叔了,否则就是要不管他的话,那他可真就要凉凉了。

  九叔和任老爷聊了几句后,就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把目光转向文才问道:“文才你看到秋生了吗?”

  “没有啊,他今天白天应该去义庄,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过来。”文才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来。”九叔眉头微皱,他沉吟了一阵就向站在旁边陈易说道。

  “陈易,你和文才去一下秋生的姑妈家里,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知道了,师叔。”背着桃木剑的陈易应道,这桃木剑是与僵尸打斗之时被其弄掉,他来任家镇之时也忘了拿,却是上午九叔在义庄看见后给他带了回来。

  随后他和文才就离开了任府,前往秋生的姑妈家,由于他的姑妈家就在镇上,所以不一会儿二人就到了。

  “姑妈,姑妈!”文才一进门就喊道。

  “听见了文才,知道是你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随着声音出现的,还有一个大约40岁的中年女子。

  “这小伙子第一次见,你朋友?”姑妈刚一出现,就把目光盯向了陈易。

  “姑妈,这是我师弟陈易。”文才笑着介绍道。

  “你师弟,九叔新收徒弟了?”姑妈疑惑的问道。

  “不是,是我师叔的弟子。”文才解释道。

  姑妈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啊,对了你们是来找秋生的吧,他就在屋内。”

  “姑妈,我们先进去了。”文才说着就带领陈易进入了屋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