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对月怀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失踪的盒子 第五章 小乞丐

对月怀伤 石桥五百年 1013 2016.06.28 15:34

  “嗯——”言明伸了一下懒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爬下床,正准备穿鞋,就看到正坐在床边的问玄,登时吓了一跳。

  “师兄,你什么时候改这样睡了”言明缓过神来道。

  “师弟,师傅交代给我们的那个盒子不见了。”问玄平静地说道。

  “师兄你真爱说笑,盒子一直是你保管着的,怎么可能会丢呢?”言明一脸的不信,不过等到他看到那两个放在桌子上的包裹时,登时清醒了过来。

  “师兄,昨天晚上来贼了?”言明询问道。

  问玄简单的向言明叙述了昨晚发生的事,言明登时就脸红了。毕竟其昨天睡的死死的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师兄,不是那两个毛贼拿走的吗?”言明平复心情问道。

  “应该不是,那两毛贼功夫平平,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在我眼皮底子下把盒子藏起来。”问玄说道。

  “那会是谁拿走的?”言明询问道。

  “我也觉得奇怪,昨天接触过盒子的只可能是我和那两毛贼,旁人不可能存在下手机会。”问玄一脸忧虑。

  “客官,客官,您醒了吗?”

  “小二,大清早的吵什么呢”言明只能将怒气撒在这小二的身上。

  “嘿嘿嘿,客官,有个人叫我把这个包裹交给您。”小二一脸赔笑推门进来。

  言明接过包裹放在桌上,小二缓缓退身出去,“哼——两穷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嘿嘿!”小二摸了摸刚刚到手二钱银子又开心的笑了,“以后多来这样的买卖,我就发达了。”小二内心暗自窃喜。

  “师兄,别人送来的包裹。”言明轻轻打开包裹,“这——”“怎么了,师弟?”问玄缓过神来也吃了一惊,一直苦苦找寻的盒子竟然就在这包裹之中。

  “小二,小二!”言明在楼上大声喊着。

  “哎——客官,还有什么事?”小二闻声跑上来。

  “这盒子是何人给你的”言明一脸怒像地责问小二。

  “这——是一位满脸胡子的大爷给我的,叫我一定要交到你们二位手上。”小二似是被言明的表情吓到了。

  “他还和你说了什么没有?”言明继续问着。

  “没——没了”“好了,你走吧”在一旁看着的问玄终于开口。小二听了急急忙忙的就跑下楼了。

  “师兄,这事你怎么看,我怎么觉得这么奇怪呢?”言明问道,“既然偷了盒子,干嘛又好端端的送回来?”

  “想必是对盒子上的巧锁犯了难,送回来是想我们给他解答。”问玄说道。

  “但是师兄,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开这玩意儿啊,更何况我们连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言明说道。

  “唉——师傅既然将这盒子交付给我们,这其中必然有着重大的秘密,盒子失而复得是好事,但我怎么感觉我们已经深陷一片迷雾之中了。”问玄叹道。

  “算了,不去想它了,盒子既然回来了,我们就早点启程,早点完成任务,我开始想念山上的生活了。”言明道。

  “说的也是,不去想它了!”问玄振作起精神。

  在客栈匆匆吃完早点,师兄弟二人就准备收拾东西继续赶路了。此刻虽是凌晨,但街面上不少商户都早早摆好摊位,吆喝声此起彼伏。

  “大爷,行行好,赏个一文钱给小的买个馒头吃吧。”一个样子邋遢,衣服破破烂烂的小乞丐向着一位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乞讨着。

  “起开,别在我家公子面前碍手碍脚的。”年轻公子身后一个家丁模样的一把把小乞丐推倒在地,主仆二人扬长而去。

  小乞丐颓然坐在地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刚想起身去寻找下个目标的时候,一直捧在手里的破碗里突然多出两文钱。小乞丐瞬间把钱收进衣兜,警惕地环视了下周围,周围依旧是刚刚的那副样子。小乞丐虽然感觉奇怪,但难得有钱了,喜笑颜开地向包子铺走去。

  “师兄,那两铜板是你给他的吗?”言明一脸狐疑的看向问玄。

  “专心赶路吧,师弟,我们尽快向下一个城镇赶过去,这样才能少几天在野外露宿。”问玄一脸正常。

  奇怪,师兄这话感觉这事不像是他做的,但附近除了师兄以外还有谁能悄无声息地送那个小乞丐两个铜板呢。算了,不管是谁,那人应该不是个坏人。言明暗自忖道。

  时间一晃而过,师兄弟二人已经走出清风镇了,这算是他们二人正式走出了师门范围,虽然对那个能无声无息拿走盒子的神秘人有些担忧。但一想到现在入江湖闯荡,两个年轻人内心还是激动的。

  此时正值午时,他们二人正准备去前面路口歇息一下。这时,眼前的景象,让师兄弟两人内心充满疑问。

  “大爷,行行好,赏个一文钱给小的买个馒头吃吧。”前方传来熟悉的小乞丐的乞讨声,正是先前的那个小乞丐,不过此刻他哪有那副穷酸样。一脸笑嘻嘻的看着走近的师兄弟二人,手上拿着的还是那口装着一枚铜钱的破碗。

  看着狐疑的两人,小乞丐开口道:“二位大爷可是要往西行?”“你是怎么知晓的?”言明张口便答,问玄只在一旁静静地站着。

  “看二位装束打扮,应该是那清风剑派门下弟子吧,小弟常开心,丐帮新晋九袋弟子。”小乞丐装模作样的往前一揖,破碗、破竹杖、破烂衣裳,此情此景倒是滑稽非常。

  “在下清风弟子问玄,这位是我师弟言明,不知足下拦阻我等有何事?”问玄虽惊讶于此人眼力,仍是礼貌性地发问。

  “拦阻什么的可是不敢,小弟加入丐帮不足两月,最喜结交英雄好汉。二位仪表堂堂,样貌不凡。轻装便服,似是有事在身,小弟不才,这两月来不敢说摸清了周边城镇,但多数事况还是清楚的。二位要往周边城镇出行的话,小弟愿为二位带路。”小乞丐一脸诚恳,一改嬉皮笑脸模样。

  “我们才刚认识,你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大发善心也不至于这样吧。”言明向来直言,不过这也是问玄心中所想的。

  “虽说丐帮弟子遍布天下,消息灵通,似他这般目光如炬,心思缜密之人却也少见,不知其真是好意还是另有图谋?”问玄心中这样想着。

  “小弟家道中落,不喜被人束缚才加入丐帮,但加入丐帮这两个月内,小弟除了帮帮中兄弟在附近打探消息之外就是在周边闲逛,实是无趣。小弟名为开心,自然是要寻求开心的事情,今日难得见到二位,怎可错过。”小乞丐这话说来意气洋洋,对于家道衰败之事毫不在意。

  “原先以为丐帮生活如胡帮主、铁长老那般快意潇洒,没成想是这样的无趣,哪日遇到六袋长老就向他请辞,早早退出丐帮为上。”

  胡帮主——丐帮第十六代帮主,二十出头即任丐帮帮主之位,十余年间斩寇杀敌不计其数,快意恩仇,游戏江湖,后来不知其踪,疑似退隐。铁长老——原是梅山坞门下弟子,遭同门暗算,身负重伤,为胡帮主所救,遂加入丐帮,得胡帮主亲授武功,恩怨分明,前往梅山坞了结恩仇,废去右手经脉以还授业恩情,胡帮主隐世后,铁长老亦是侠踪渺茫。

  “嘿嘿,你倒是潇洒快意啊,似你这般有趣的人倒是少见,师兄你说呢?”言明笑道,

  “我师兄弟二人,也是初次江湖历练,有开心兄弟指引,自是事半功倍,我们便一同上路吧。”问玄虽知铁匣子事关机要,但要是推脱反倒是不尽自然,就顺势与常开心结伴而行。

  “好说好说,此刻午时仍为过,我们在此再歇息半刻再赶路吧,正午的太阳可毒的很嘞!”常开心说着往道旁树荫处躺了过去,问玄言明二人苦笑了一番,各自找了位置静坐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