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对月怀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前往湖山

对月怀伤 石桥五百年 2133 2019.03.27 20:27

  “有意思,看来那三个小子还有点本事!”“老爷,江湖上已经传出‘黑玉戒’被幽魂得手了!”“刘全,你看看这信。”“刘老爷”对着那个中年人说道。“老爷,这——”刘全看了信之后吃惊道。

  “没想到,堂堂的幽魂也会被三个毛头小子给耍了,那三个小子很有可能是找到关于盗王宝藏的线索了!”“刘老爷”说道,“刘全,传书给苗儿,叫她继续仔细地跟着,还有,叫她把‘连心蛊’的药力先缓缓,别被人察觉了!”“是,老爷!”刘全告退下去了。“这一次,可别再让我失望了啊!”“刘老爷”默默叹道。

  问玄、言明、常开心三人回到客栈,三人各自回房歇息,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动身出城。

  朱石镇府衙,“五爷,有消息传来,说是在平阳城看到过那三个通缉犯。”一个捕快毕恭毕敬地报告着消息。

  “哦——”朱五爷似乎兴趣并不大,“既然有消息了,你就带几个人去平阳城把那三人给带回来!”

  “五爷,那三人的武功?”捕快有些迟疑,杀了刘府二十一口的凶手,几个捕快怎么可能逮捕他们。“还不快去!”“是,是五爷,属下这就带人前去!”那个捕快小心翼翼地退下了。

  夜色渐深,朱五爷的房间的灯火也熄了,不过此刻他人已经不在房中。

  地下的一间密室,走过了五道机关暗门之后,朱五爷进入了最里面的一个小房间内。“今天的精神不错嘛!”朱五爷对着一个正在吃着鸡腿的囚犯说道。而囚犯这边则光顾着吃,似乎一点也没听到朱五爷所说的。

  “鸡腿的味道不错吧!”朱五爷继续说道,那个囚犯继续不搭理地吃着,直到他将整块鸡腿的骨头全嚼碎吞下,将手上的油水全部舔干净才停下来。囚犯吃完就盘坐着闭目养神,好像丝毫没意识到朱五爷一般。

  “哈哈!”朱五爷轻笑了两声,“这是今年的第几顿了?”他似是无意地提道。

  “第三顿!”囚犯保持着原样,忽然开口道。

  “记性还不错嘛,平阳城西,碧云湖南,黑风岭旁,下面还有什么?”朱五爷接着问道。

  “哈哈哈。”囚犯突然疯狂地笑着,“还有什么,还有什么你自己去找啊!”囚犯笑完又似乎十分痛苦,全身僵直,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回来。

  “师傅,你这又是何必呢?”朱五爷似是表示关心地开口道,“你乖乖地说出来,对你我都有好处。”“哈哈哈。”囚犯又开始狂笑,不过片刻脸上又转为痛苦的神色。

  “这次,你又想怎么折磨我啊,来啊!”囚犯平复了神色说道。“你关了我多久了?”囚犯问道。

  “三年!”朱五爷平静地回答道。

  “三年,已经三年了,我的好徒弟啊,你可真是我的好徒弟啊!”囚犯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

  “师傅严重了,我以后还会好好侍候你的!”朱五爷语气平淡地说道。

  常年的忍耐让他学会了等待,但此时他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老家伙,乖乖地把秘密说出来,我可以直接送你上路,这不正是你所盼望的吗!”朱五爷带着一丝冷意得说道。囚犯不说话了,保持着静坐的姿势。

  “老家伙,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朱五爷突然近身,右手手指重击囚犯身上五处大穴,然后将手指抵住他的风门穴缓缓地注入真气。

  囚犯全身经脉皆被废,此刻被注入真气,真气在全身穴道乱窜,没一会儿他已经七孔流血,身上极其痛苦却没有力气喊出来。朱五爷左手运掌抵住其身后心脉,催心掌真力透体而入,刺激着他体内的回神丹。真气不断地在囚犯体内横冲直撞,而回神丹却在不断地修复着被真气损伤的地方,囚犯全身泛红,脸已经扭曲地不成人形了,却依然保留着一丝气息,而且神智依旧清醒。

  “老家伙,滋味如何啊!”朱五爷残酷地说着,囚犯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朱五爷继续运使着真气,囚犯身体渐渐承受不住真气的摧残,皮肤已经开始渗出丝丝血意。“哈哈哈——”朱五爷继续残忍地笑着,脸上的笑容似乎也有些扭曲了。

  “说吧,平阳城西,碧云湖南,黑风岭旁,下面是什么?”朱五爷减弱右手的真气,加重左手真力的传输,囚犯终于有了一丝开口说话的力气。

  “见月山下,回雁……”话未说完,囚犯已经力竭昏迷过去了。

  “哼!”朱五爷冷哼一声,从身上掏出一个小药瓶,细细地倒出一粒淡黄色丹药给那个囚犯服下。“回神丹快见底了!”朱五爷心忖道,“这次收获还不错,总算是有个明确地点了!”

  第二天,天微微亮,“小姐!”彤儿在闻诗羽闺房外轻声喊道。“彤儿,发生什么事了?”闻诗羽平静的语调传出,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小姐,那三人要离开平阳城了,我特地赶来回报小姐!”“哦——”闻诗羽表现地倒是没有一丝惊奇,“他们也该动身了!彤儿,进来带上些东西,我们也起身吧。”闻诗羽接着说道。

  “小姐,这些?”彤儿进来后发现,要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把这些东西都带下去吧,车夫就在院外。”“好的,小姐!”彤儿虽然对闻诗羽的准备感到吃惊,却没问一个问题就照着吩咐做了。

  等彤儿把东西都搬上马车后,闻诗羽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封信放到桌子上,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

  “师兄、常大哥,前面就是出城口了!”言明说着向问玄和常开心指着方向,“那就分头行动吧!”问玄开口道,“好嘞!”言明扶着常开心缓步走向城门。

  此时的言明和常开心一副普通百姓的打扮,常开心右手绑着绷带,左手被言明搀着,一步一步走向出城口,“二位,出城干嘛去啊?”守城的官差拦阻道。

  “官大哥!”常开心似是十分虚弱地说道。

  “官大哥,我大哥旧疾发作,要去湖山找老郎中看看,麻烦你行个方便!”言明似是十分着急地说道。

  湖山山势幽深,多产草药,是以多有游方郎中聚集于此,所以言明这番说辞还是是十分可信的,官差稍稍地打量了二人之后就放行了。

  过了一会儿,问玄一副书生打扮出现在出城口,背上还背着一个琴盒。“站住,干嘛去啊!”一个官差拦阻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