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对月怀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传剑

对月怀伤 石桥五百年 2050 2019.07.16 13:28

  第二天,三人用过早点之后就准备向叶城主辞行。

  “三位少侠不在此地多呆一会儿吗?”叶城主问道。

  “城主美意,在下三人心领了,只是我们实在是有事在身,不得不就此动身,还望城主见谅。”问玄说道。

  “说到起因还是我的病耽搁了你们的行程,老金,去拿些盘缠给三位少侠!”叶城主对着金总管说道。“是,城主!”金总管即刻去账房支取银子。

  “城主,你太客气了,我们三个也没做什么,怎么好意思。”问玄说道。

  “这是应该的,不管怎么说,我的病也是多亏了三位少侠!”叶城主继续说道,没多久,金总管带着一百两黄金进来。

  “城主这未免也太多了!”问玄说道。

  “都是些小意思,你们一定要收下!”叶城主说道。

  “这——”问玄考虑要不要接,“师兄,这也太多了点吧!”言明小声说道。

  常开心走过去拿了五两金子对着城主说道:“城主好意,我们心领了,这五两金子足够我们路上的花销了!”

  “既然金子你们不愿多要。”叶城主想了想说道,“我看问玄和言明两个身上都有配剑,想必都是剑道中人,我就传一招给你们好了!”

  三人此时也不再推脱,“你们看仔细了!”叶城主对着三人说道,他右手作剑指状,一道剑气直射向常开心手上的金子。常开心本想闪避,但未见叶城主丝毫的杀气,也就立在原地不动了。

  这道剑气在黄金上刻下了一道细小的剑痕,“此招没有名字,是我剑意所发,能领悟多少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叶城主说道。“多谢城主赐招!”三人说道。

  “后会有期,路上保重!”叶城主淡淡地说道,“后会有期!”三人回道,然后就出发了。

  出了城主府,三人才开始细细打量着金子上的剑痕,“师兄,你快看,这道剑痕居然内藏八道剑劲!”言明指着这剑痕说道。

  原来刚刚叶城主的那一道剑气,其中居然蕴含了八道剑劲,造成的剑痕内有八道深浅不一的缺口,不仔细看却是看不出来的。

  “确实里面有八道缺口!”问玄仔细地端详了一下,然后说道。

  “不止如此!”常开心说道,“你们看!”常开心将剑痕的另一面展示给两人看,原来还有另一道剑劲已经透过了这锭金子。

  “一共九道剑劲,这叶城主剑法当真是举世无双!”问玄惊叹道,问玄修习了“明意剑道”前两式后,本以为天下剑法精粹尽归于这“明意剑道”,没成想叶城主的剑法也到了如斯地步。

  “这一剑九劲看是看出来了,可我们怎么学啊?”言明说道。

  “刚刚叶城主说此招是随剑意而发,看来只要能体会到这道剑痕中蕴含的剑意,才能习得这一剑”常开心解释道。

  “正好,师弟,你不是嫌师兄比你抢先学到那些剑招吗,这锭金子就交由你保管了,希望你能好好体悟叶城主的剑意!”问玄笑道。

  “哈,师兄你放心,我肯定比你先学会叶城主的剑意的!”言明说道,问玄和常开心轻笑了两声。

  三人这边继续赶路了,虽然暂时体悟不到叶城主的这道剑意,但言明这边仔细地收好金子,准备留着到后面慢慢体会。

  三人走后,金总管来见叶城主。“城主,他们已经走了!”金总管说道。

  “老金,我突然有种错觉,在那三人身上,我仿佛看到了一抹剑神的影子,你说奇不奇怪?”叶城主说道。

  “城主,剑神已经离世十多年了,他唯一的儿子也在捐出了祖产后不知所踪,此时可能还在流浪江湖!”金总管说道,“可能那三个少年身上有种剑神年轻时用剑的气势吧!”

  “或许吧,可能再过个十年,他们或许会成为好的对手,但我已经没什么时间了!”叶城主感慨道。

  平阳城府衙,内堂,风神和拳宗坐在屋内。“老风,朱石镇的案子,你查清楚了吗?”拳宗开口道,“不是幽魂干的!”风神回道。

  “那人可以模仿‘流云指’的伤痕,想来是别有预谋”“这阵子发生的都是些怪事,江湖又不平静了”拳宗说道。

  “老拳,我们这辈子遇到的怪事还嫌少吗”风神说道,“碧云湖的那个案子到现在也是没什么进展。”拳宗继续说道。

  “当初捕神为何不派刀王过来,老刀对这方面倒是比咱们熟稔的多!”拳宗说道,“老刀去另一个分舵了,他那边应该能有更详细的发现,再等两天吧,或许就有消息了。”风神说道。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老风,我问你个问题,你可要跟我说实话!”拳宗突然严肃了起来。

  “老拳,咱们几十年的交情了,有什么你就直接问吧!”风神说道。

  “你说咱们四个老家伙闲着也有几年了,这次捕神突然叫我们四个一起破案,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拳宗说道。

  “这次丐帮两个长老一起去求的捕神,他慎重一点也是应该的,只是同时出动我们四个,说真的我当时心里也有些疑惑,你说他会不会?”风神停下了话语。

  “咱们四个老家伙占着这四方名捕的位置也有些年头了,也是该给年轻人机会出头了!”拳宗有些黯然地说道。

  “若捕神真打算这么做,那怎么对的起咱们这么多年的情分!”风神有些不敢相信。

  “老风啊,咱们四人中就你最为洒脱,这事你还看不明白吗!”拳宗继续说道,“太子他正值壮年,也想好好展开手脚。捕神他该退了,咱们这些老家伙也该歇歇了!”

  “老拳,这事是你自己猜的还是捕神和你透露过?”风神问道。

  “有什么区别呢,这次行动就是捕神给我们的信号,神捕司也该是时候换换门面了!”拳宗说道。

  “如此做法,未免也让人寒心,弄得不好,咱们这些老家伙几十年挣下的名声怕不是要毁于一旦!”风神严肃地说道。

  “好好地办完这最后一趟差吧,到时候咱们哥几个找个世外桃源好好地歇一歇,也算是不错的归宿了!”拳宗回道。

  “但愿吧!”风神轻叹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