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对月怀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落湖山

对月怀伤 石桥五百年 2129 2019.06.26 13:19

  清澈的湖水倒映着天上的白云,“碧云湖”果然名副其实。问玄静静地享受着此刻的悠闲时光,微风拂面,湖面泛起阵阵涟漪,心境也随之开阔。

  “三位客官,再过一会儿就到了!”船夫划着船对三人说道,“三位可要小心些,落湖山山路可不好走啊,过去那边还有黑风岭,那边可不大太平!”船夫好言提醒道。

  “有劳船家提醒,我们三人行走江湖,这些哪难的到我们!”常开心笑着说道。

  很快,船就到了落湖山脚下了,“客官慢走!”船夫说完就悠然地划着船回去了。

  “他不在这边再载一船人回去吗?”言明疑惑道。

  “这边看来并无要回程的客人,而且时候也不早了。”常开心解释道。

  “我们去那边看看吧!”问玄看到前方似有人烟说道。

  偌大的落湖山山脚竟然连个行栈都没有,只有世代居住于此的几户人家。不得已,问玄三人只得向这些村民借宿一宿了。幸运的是此地民风淳朴,三人很快就找到愿意让他们留宿的人家。

  第二天天微亮,三人就起身出发了,虽然那户人家坚持不收三人的留宿费用,但问玄还是留下了一钱银子,顺便还向他们要了些干粮。

  这落湖山虽然不似湖山那般山势陡峭、内径幽深,但若想翻过山去也得花费些气力。三人走在这落湖山的山道上,清晨的微风加上山间的清露,不禁让三人感到一丝凉意。随着日头渐高,气温逐渐上来,又让人感到闷热,这山间的气候当真是难以估测。

  三人就这样继续在这山路上走着,而在另一边,闻诗羽和彤儿两人终于寻到了这“寒炎草”的踪迹。

  “小姐,你看那边!”彤儿虽然身体虚弱,但看到“寒炎草”的那刻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喊了出来。

  “叶片如焰,花瓣似雪,遗世独立,幽香淡雅。”闻诗羽吟道,“这应该就是那‘寒炎草’了,彤儿,小心周围!”

  彤儿立刻凝神戒备起来,但是,二人观察了周边半柱香时间也不见异动,闻诗羽对此困惑不解。

  “此等奇花异草周边大多有异兽窥伺,但为何——”闻诗羽内心虽疑惑,但还是慢慢靠近“寒炎草”,直到将这草药握在手上,心神才稍稍放松下来。

  前几天赵盘所击杀的那头巨蟒乃是这片区域最为凶猛的异兽,盘踞在湖山深处也有上百年的时光。如今它身死,其它野兽都纷纷蛰伏起来,但是过不了多久,这些野兽没见到其它更为凶猛的异兽出现,也都会继续出来活动,闻诗羽此次也算是运气不错。

  “小姐,我们赶紧回去吧!”彤儿见没有异状出现说道。

  “走吧,此次总算是拿到这‘寒炎草’了。,闻诗羽小心地将“寒炎草”收入锦匣当中。

  二人即刻动身回去,一路上也算是有惊无险顺利回到了湖山脚下的行栈。“小姐,你们总算回来了!”张叔见到闻诗羽二人归来,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下了。赵盘的队伍早两天就回来了,而且死伤惨重,原本浩浩荡荡的一队人马,回来的就那么少数几人,还有前几天遇到猛虎侥幸逃回的那几个人,也是精神受创,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张叔,快去准备一下吧!”闻诗羽一眼深意地看向张叔,“是,小姐!”张叔激动地回道,就即刻下去准备了。闻诗羽早已安排好一切,就等这“寒炎草”了,如今既已得手,总算是可以除去这长年的病患了。

  闻诗羽和彤儿两人回到客房各自梳洗了一番,顺便除除这几日的风尘。等她们梳洗完毕,张叔早已在楼下等候,“小姐,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张叔说道。

  “好,我们过去吧!”闻诗羽回道,闻诗羽和张叔二人走向准备好的“药房”,而彤儿这边则是被闻诗羽强制吩咐去歇息,毕竟身上的伤还没痊愈,没一会儿,彤儿就沉沉地睡下了。

  到了“药房”,只见房间正中间摆放着一个炉鼎,约莫半个人那么高,此刻炉内正燃烧着熊熊烈火。闻诗羽走进房内,找了张凳子静坐下来,张叔则是默默地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从闻诗羽进屋大约过了大半个时辰,炉内的烈火仍在继续烧着,不过此时炉鼎上方开始出现缕缕白烟。慢慢地白烟越来越浓,直到布满了整个“药房”。

  闻诗羽从怀中取出装着“寒炎草”的锦盒,打开锦盒后,“寒炎草”泛着点点晶光。自从摘下这“寒炎草”后,这草药表面附着的那层白霜渐渐散去,“药房”内的白烟似是找到宣泄口一样,如潮涌一般汇聚在这“寒炎草”上方。

  看着这奇异的景象,闻诗羽也不禁愣了片刻。回复心神,闻诗羽慢慢地走向炉鼎,双手运转真气,左手缓缓掀开炉鼎盖,右手则将这“寒炎草”丢入炉中。“药房”内的白烟逐渐散去,炉下的烈火烧的愈发猛烈,而那炉鼎盖却结了一层白霜,当真是稀奇。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炉鼎盖上的白霜渐渐褪去,炉下的烈火也逐渐小了下来,直到白霜尽褪、烈火消散,此时这用于改善闻诗羽自身体质的丹药终于练成。闻诗羽运气于双手要去揭开炉鼎盖,却发现这盖子的温度丝毫不烫手,她揭开丹炉后,右手伸进炉内,将那枚正中心的白色的丹药取出。

  “张叔!”闻诗羽对着房门唤了一声,张叔缓缓推门进来,“小姐。”张叔回道。

  “张叔,这丹药已经练成,我现在准备服下,这屋外警戒就交给你了!”闻诗羽对着张叔说道。

  “小姐放心,属下定会小心戒备!”张叔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闻诗羽微微点了点头,张叔慢慢地关上门退出去了。

  闻诗羽收敛心神,缓缓运起“六寒真诀”,慢慢地周身泛起丝丝白雾。

  “差不多了!”闻诗羽心中说道,右手将丹药送入口中。丹药入口,没一会儿,就化为两股纠缠的气流,通向闻诗羽的四肢百骸。

  两股气流,一股极热,一股极寒,冲击着闻诗羽全身的经脉。初始时,闻诗羽表情严肃,眉间纠缠,显然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随着药力渗透全身,她的表情逐渐舒展开来,显然此药正在逐渐修复她的体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