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对月怀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独臂刀客

对月怀伤 石桥五百年 2045 2019.07.18 10:03

  “你们讲够了没有?”此时一个人出现在场中,此人一身破烂的长袍,左手袖子空荡荡的,腰间配着一把刀,头戴着斗笠,压得很低,看不清样貌,不过听声音应该是一个中年人。

  “你又是何人?”张大人对着那人说道,“要你命的人!”那人说道,“笑话,你什么人,敢这样跟本官说话!”张大人想来是平时颐指气使惯了,分不清此刻的状况。

  只见那人走到张大人身边从胸口掏出一块银色的令牌递给张大人,“您——您是——”张大人握着令牌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你继续说这个案子吧!”那人对着张大人说道,“是,刀——”张大人刚要说出接下来的几个字却被那人打断了,“就说案子!”那人说道。“是,是!”张大人将令牌地还给那人说道。

  “张文远强抢民女,还纵容家丁行凶杀人,来人啊,去把张文远给我抓捕归案!”张大人大声说道,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听着张大人的话语,问玄、言明两人一脸的不敢相信,这人的态度怎么转变地如此之快,常开心倒是饶有兴致地猜测那名刀客的身份。

  “还不快去!”张大人继续说道,“是,是大人!”手下的衙差这才反应过来,冲进张府抓捕张文远。

  “张大人,您这是,这案子不是说好了吗?”张员外不知道张大人为何要这样做。“张文远此案,人证物证俱全,抓到人后即刻押入大牢,等候判决!”张大人对着在场众人说道。“谢,谢谢大人!”老人跪下磕起头来,“快起来!”张大人赶紧上前扶起老人,“本官一向清正廉明,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罪犯的!”张大人对着老人说道。

  “张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啊?”张员外靠近张大人小声问道,“给你的儿子办后事吧,那位大人可不是你我惹得起的!”张大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张员外带着哭腔问道,“这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啊!”

  “再生一个吧,别人还可以糊弄过去,有那位大人在,你儿子铁定是没命了,本官也是毫无办法啊,想想怎么办后事吧!”张大人小声说道。

  尽管两人说的很小声,但还是被一旁的常开心听到了,“原来如此!”常开心心道。

  “回大人,张文远已经抓捕归案了!”一个捕快说道,“押回大牢侯审!”张大人说道,“是,大人!”捕快说道,“带走!”

  “爹,爹,你们要干什么,爹——”张文远此时才真的害怕起来,起先还以为那些平时都一起喝酒的捕快和他开玩笑呢,只是没想到是真的。

  “文远,文远啊!”张员外凄声呼喊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家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张员外一想到儿子后面的事情,一时悲伤过度昏了过去。“你们快扶张员外回去休息!”张大人见张员外这副模样对着那些家丁说道。

  “小子,想跑?”原来此时王远已经醒来过来,准备乘人不注意偷偷溜走,但没成想还是被人发现了。

  独臂刀客一个闪身已经到了王远身前了,“好快的身法!”问玄心叹道。

  “这案子和我没关系,你拦着我干嘛啊!”王远见识了此人的身法不敢妄动,“这案子或许和你无关,但另外一件案子和你关系倒是挺大的。”那人说道,“‘刀皇’和你什么关系?”

  “什么‘刀皇’啊,我不明白前辈在讲什么?”王远说道。

  “你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我,虽然你使的是云洲王家的‘惊云八式’,但在你刚才的刀招变化里我隐约看到了‘刀皇’刀招的影子!”独臂刀客说道。

  “真是瞒不过前辈啊,其实在下——”王远还没说完,一个侧身准备逃跑。

  “小子,你跑的了吗!”独臂刀客又出现在了王远面前,“还是说吧。”

  “这——”王远迟疑道。

  “你想要他说什么!”一个雄浑的声音传来,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划破长空。“刀皇——”独臂刀客大喝一声,右手作刀,一刀划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这一刀气势如虹,如疾风骤雨般呼啸而去,问玄离得较近,脸上竟然不觉有刺痛感,可见这招的功力之深。

  “这招还不错,不过我现在可没工夫和你玩!”声音由远及近,一道青灰色的身影掠过,王远就被人抓起带走了。

  “想走?”独臂刀客再发一刀,一道刀气呼啸而去,“哼——”那人却是头也不回,随手一刀划过,两股刀气互相碰撞然后消散于无。

  在场的看客都不知道两人在搞什么玩意,只有问玄、言明、常开心三人才知道这两人的强大。“这两人给我的感觉和幽魂差不多,想不到这江湖居然有如此多的高手!”问玄心忖道。

  其实他们这些人已经算是这个江湖上第一流的高手了,只不过问玄遇到的都是这些人,才会产生江湖高手众多的感觉。

  独臂刀客面对着身影离去的方向呆立了一会儿,“刀皇不愧是刀皇,我练了这么多年的刀,想不到还是和刀皇有些许差距。”那人心忖道。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张大人对着在场的众人说道,“来几个人帮老周把棺材抬回去,老周啊,这张文远已经被捕归案了,你也可以将他们下葬了!”张大人说道。“多谢大人!”老人再次跪下,家中的那些女眷也跟着跪了下来。“好了,好了,都起来吧!”张大人说道。

  “启禀大人,在张家柴房里发现了晕过去的周家媳妇。”一个差役报告说道,“把人送回周家去,记得叫上大夫!”张大人说道,“是大人!”那衙差下去办事了。

  “大人英明,大人英明啊!”围观的群众忍不住说道。总的来说这事情算是圆满解决。

  “大人。”张大人小跑到独臂刀客身边轻声说道,“办的不错,后面的事情应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那人说道,“清楚,下官知道怎么做。”张大人说道。

  “你走吧,不要向别人说起我的身份。”那人继续说道,“是,刀王大人,下官明白,下官告退!”张大人小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