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对月怀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天水河镇

对月怀伤 石桥五百年 2103 2019.07.17 11:20

  “常大哥,你说的云河在哪呢,怎么没见到?”路上,言明问向常开心。

  “再走一段路就可以看到了!”常开心说道,“云河的支流进过白云城周边,所以白云城这边水上贸易还挺便利的,不过要想看看真正的云河还是要去天水河镇。”

  “是前面的那个镇子吧!”问玄说道,“这么快就到了?”言明说道,“咱们赶紧过去吧,你不是想看看云河吗,前面就能看到了。”常开心对着言明说道。

  三人进入天水河镇,这镇子距白云城不远,也还算是繁华,街边的店铺还是很多的。

  “师兄,好多人啊,今日莫非集市日?”言明说道,“或许吧。”问玄说道,“不对,今天应该不是市集,前面可能发生事情了,我们上去看看!”常开心说着走上前去。

  “常大哥,等等我们!”言明和问玄跟了上去,“这——”言明和问玄看到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原来街上横放着六口棺材,棺材漆面如新,想来是不久前才刷上去的,棺材旁还跪着几个发丧的人。“常兄,这是怎么回事?”问玄问向常开心,“不清楚,先看看吧!”常开心回道。

  “各位父老乡亲——”跪着的一个年纪稍长的人开口道,“张员外纵子行凶,杀我周家男丁六人,而本镇官员却是不管不问,我特地在此请诸位乡亲主持公道!”那人说完就连磕三个响头,看来是被逼到别无他法,才这样做的。

  其他跪着的人此刻也痛哭起来,这时三人才看清原来除了那老者,其余之人全是女人,这张员外之子也是心狠,竟然将这家的男丁几乎残杀殆尽。

  “这周家也是可怜,那日张员外的儿子醉酒后看上了周家的儿媳妇,想强抢了去,周家四个兄弟和两个叔伯在拦阻的时候,被张员外的家丁活活打死,那小畜生居然还是将周家媳妇给抢了去!”其中一个围观的人说道。

  “真是太可恶了,我非剥了那小畜生的皮!”又有一人说道。“张员外财雄势厚,镇官都拿他没办法,你能拿那个小畜生怎么办!”另有一人说道。

  “还没了王法不成,我们告到白云城去,我就不信叶城主也拿他没办法!”又有人说道,“这张员外还是叶城主的远房亲戚,你说到时候会怎么样,还不是不了了之了。”别人说道。

  “谁能惩治了张文远这个恶贼,老朽全家今后就算是当牛做马也要报答这份恩情!”那老人磕着头说道,“唉,唉——”围着的众人只能各自感叹,却没有别的办法。

  “那张文远现在何处,我替老丈收拾了他!”言明一时气愤不过跳了出来,老人仔细看了看言明,发现是一个未满二十的少年人。

  “这位小哥的好意老朽心领了,那张家可不是好对付的,小哥还是乘早离开吧!”老人不忍连累言明如此说道。

  “散开,散开!”几个衙差走过来驱散人群,“周老头,这又是何必呢,镇官老爷都说了那张公子的家丁是不小心和你家人起了冲突,失手打死了你的家人!”一个衙差笑道,“张员外不是还给了你两百两银子作为补偿了吗,你这样做不是为难我们兄弟几个吗!”

  “这些银子能换回我儿子和兄弟的命来吗,今日我就是跪死在这里也要讨个公道!”老人厉声说道。

  “周老头啊,你这是叫什么事啊,要不我和张员外再说说,叫他再多出点,到时候,你可别少了兄弟我的好处啊!”那领头的衙差蹲下和老人说道。

  “呸——”老人唾沫吐了衙差一口,“呵,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那衙差抹了抹脸说道,“给我打!”后面的几个差役冲上来就要打。

  “你们,你们!”老人气的全身颤抖起来,后面跪着的几个妇人想上来拉着衙差。“太欺负人了,还有没有天理了!”“太过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围着的人这样说着,却是没一个上来阻拦。常开心看了众人的表现后微微摇了摇头,问玄此时心里也是有种莫名的感受。

  “住手——”言明上前大喝道。“哪里来的傻小子,给我滚开!”一个差役就要推开言明。言明一把抓住了他伸过来的手,微微用劲,“啊——”差役疼的大叫一声,捧着右手退了下去。“你还敢殴打官差!”领头的衙差大喝了一声。

  “打了又怎么样!”言明说道,“就你们还配穿着这身衣服!”言明继续出手撂倒了剩下的几个差役,就剩下领头的那个了。

  问玄和常开心就在人群中看着言明的动作,两人之所以不出来,是因为现在言明一个人能解决这事。

  “好小子,你等着,你等着!”领头的那个慌乱地跑了。

  “这位小哥,连累你了!”老人说道。“老丈不必道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辈行走江湖的本分!”言明说道。

  这时问玄和常开心也走了出来,三人详细地询问了这事的经过。周围的人虽然惊讶于言明的身手,但还是不看好这边,毕竟民不与官斗,这几人得罪了官府,后果也是可想而知。不过众人并没有就此散去。等下还会有热闹可看,想看热闹的人在哪里也是不嫌多的。

  没多久,那衙差就带着一帮人过来了,其中不仅有差役还有不少家丁模样的人,看来张府这边也出动人手了。

  “就是那小子多管闲事,给我上!”那人喊着,一帮人冲了上来,不过都是些没学过功夫或者就学了些皮毛的,问玄三人没几下就放倒了他们。

  “说,张员外的府邸在哪!”常开心抓住一个家丁模样的人问道。“在东街——”家丁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带我们过去!”常开心说道。“诸位,还望大家报忙抬一下棺材,咱们上张府讨要个公道!”问玄抱拳对着那些看客说道。

  见识了问玄这边三人的武功,几个胆大的答应上来帮忙,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前往张员外的府邸。

  “老爷,老爷不好了!”一个跑的快的家丁回府禀报。

  “你们不是跟着出去了吗,大呼小叫的,出什么事情了?”张员外放下刚到嘴边的茶说道。

  家丁将情况如实地讲给张员外听,“什么!哪里来的三个人,敢管这档子的事!”张员外吃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