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对月怀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入局

对月怀伤 石桥五百年 2113 2019.04.01 21:38

  “小姐,药煎好了!”彤儿端着药进来说道。

  “先放那儿吧!”闻诗羽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随意地回道。

  “小姐,先把药喝了吧,这个月就没事了!”彤儿说着把药端给闻诗羽。闻诗羽接过药碗把药喝了下去,喝完药后,闻诗羽运起六寒真决调息,但没一会儿就停下了动作。

  “小姐,怎么了?”彤儿问道。

  “彤儿,这药终究还是不管用了!”闻诗羽轻声叹道。

  “小姐,这怎么可能,这可是童大夫亲手配的药,怎么可能!”彤儿不敢相信会这样。

  “傻彤儿,童大夫当初配这药的时候就说过了,这药终究是不能完全治好我这身子的。”闻诗羽看似不在意地说道。

  “那小姐,你——”彤儿说着仿佛要哭出来一般。

  “傻彤儿,我都不怕呢,你胡思乱想什么呢?童大夫当时还配了另外一副药,只不过现在要抓紧找到那‘寒炎草’了”闻诗羽说道。

  “可是小姐,这‘寒炎草’童大夫当初也只是说说,他也没亲眼见过,莫非这儿有‘寒炎草’的线索?”彤儿似乎是看到了些许希望一般地问道。

  “‘寒炎草’确实也只是在书中有所描写,极少现世。不过最近这边有人从这湖山深处逃出的时候,身上沾有疑似‘寒炎草’的叶片,虽然那人出来没多久就死了,但终归是有了些线索”闻诗羽说道。

  “那小姐,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去里面呢?”彤儿问道。

  “这湖山深处过于凶险,单凭我们二人取到‘寒炎草’的机会实属渺茫,不过这两天有个姓赵的公子刚好要去里面寻药,我们可以顺道跟着他们的队伍。”闻诗羽似乎已经有了计划。

  第二天清晨,天还未亮,问玄、言明、常开心三人就收拾好行装准备起身了。谁知三人刚准备出客栈就遇到了昨晚醉酒的那两人。

  “三位兄弟,昨晚实在是不好意思!”王朔率先开口说道,“我家公子知道这事后,狠狠地罚了我一顿,还特地叫我俩守在这儿给三位赔罪!”

  “不敢当,不敢当,小弟三人也有过失之处,昨晚之事就这样揭过去吧,我们三人还有事在身,二位,告辞!”问玄向这二人抱拳示意,然后准备穿过二人离去。

  “三位,三位真是抱歉,我家公子在楼上备了些水酒给三位赔罪,还望三位莫要推辞。”叶先挡住三人开口说道。

  “水酒就不必了,我们三人确实有事在身,两位请见谅!”常开心对着两人说道。

  “三位,三位吃一些再赶路吧”叶先挽留道。

  “哼——”言对昨晚之事似乎还存有些怨气,“你——”王朔正要发火。

  ”王朔、叶先,我叫你们下去是给人赔罪的,你们在干什么!”声音自楼上传来,只见一个身着华服的贵公子从楼梯上缓缓地走下来,一边走着还一边止不住的轻声咳嗽着。

  “公子!”王朔、叶先二人毕恭毕敬地站到一旁。

  “三位,昨晚之事都是下仆的不是,在下向三位赔罪了!”赵公子向着三人一揖。

  问玄、言明、常开心三人见此人气度不凡,而且彬彬有礼,也礼貌地回了一礼。

  “三位可否赏脸上楼一叙,在下备了一些薄酒。”赵公子向三人邀请道。

  话音刚落,两道寒光飞至,一剑攻向赵公子后脑,一剑直刺其心肺,王朔、叶先似乎来不及反应,问玄、常开心这边已经先有了动作。

  问玄一个剑指将刺向赵公子后脑的剑锋偏移,然后一掌重击刺客胸口,常开心则是一脚踢开那瞄准赵公子心肺的一剑,然后左手握拳轰向刺客右肩。问玄攻向刺客胸口的那一掌被那刺客用左手挡了下来,不过那人也被震的吐血,常开心这一拳则是被另一个刺客堪堪避过,两名刺客偷袭不成便不再出手,转身飞逃而去。

  “公子,公子!”王朔、叶先二人上前扶着赵公子。

  “这位公子,你没事吧?”问玄回过身来问道。

  “多谢二位出手搭救,不然在下真是——”赵公子说着又止不住的咳了起来。

  “这位公子,我们还是上楼再说吧,以防有别的刺客。”常开心说道。

  “好,三位楼上请!”赵公子说着引着三人上楼。

  “在下赵盘,这两位是在下的家仆——王朔和叶先。”三人坐下后赵盘开口介绍道。

  王朔和叶先向三人抱拳示意,“不知三位怎么称呼?”赵盘问道。

  “我——”言明正要开口,常开心打断道:“在下常开心,这两位是在下的朋友问玄和言明,我们三人结伴上路是要去碧云湖畔采办些货物。”

  “三位这般武艺,何以干着这般营生?”赵盘问道。

  “我三人好自由自在,不喜约束,所以才想着干这行的,顺便还能增广些见闻。”常开心回道。

  “原来如此!”赵盘说道,“三位请动筷!”赵盘招呼着三人吃菜。

  “赵兄,你可知道刚才这两个刺客是什么人?”三人吃了一会儿,言明开口问道。

  “这在下也不知,想在下区区一个病号,还有什么人会打在下的主意呢。”赵盘说道。

  “不知赵兄身染何疾?”问玄接着问道。

  “在下这病从小就有了,是个怪症,遍寻了名医也没法子,近日刚刚得到一个药方,尚缺一味药引,所以来此地找寻。”赵盘说道。

  “是什么药做药引?”言明连忙问道。

  “现在尚缺的是‘朱果’一枚!”赵盘答道。

  听到“朱果”两字三人皆愣在当场。“可是那草中之圣、续筋接脉、复气回元的‘朱果’?”常开心问道。

  “正是此物!”赵盘回道。

  “此物极为稀有,数十年难遇,莫非行栈外告示上所示的‘赵公子’就是阁下?”“那告示正是在下所发,可惜湖山内腹凶险异常,仍需些人手”赵公子说道,“三位武艺如此不凡,在下恳请三位助在下一臂之力”赵公子激动异常,又开始了剧烈的咳嗽。

  “赵公子,你我只是初次相见,虽说在下也十分感慨于阁下的遭遇,但我们三人确有事务缠身,还望赵公子见谅!”问玄开口说道。

  “三位恕罪,是赵某过于强人所难了!”赵盘说完又轻咳了几声,眼中似乎充满着绝望。

  “我们三人绝非见死不救之辈,采办之事可以暂且压后,赵公子不嫌弃的话,就请让我们三人一同前往吧!”常开心突然开口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