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对月怀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惊云八式

对月怀伤 石桥五百年 2102 2019.07.18 08:40

  “哈,这样就想赢我,你也太天真了吧!”王远笑道,他身形闪动,不后退反而迎向言明此招。看到王远的动作,言明心知不妙,但招已上手,不得不加深真力,看那人到底如何应对。

  王远右手小拇指和大拇指收紧,只用三只手指作刀势,“不好,这是‘惊云八式’!”常开心心中暗道不妙。王远右手掌刀正面一撼言明“风驰电疾”,“哗——”言明剑气被震散,王远残余刀势瞬间包裹言明全身。

  “呵——”王远冷笑一声,准备看言明被击败的模样。“你休想!”问玄大喝道,同时一道剑气直射言明身侧,直接震散了王远的刀势,同时还逼退了王远。

  问玄赶紧闪身到言明身侧,“师兄,给你丢脸了。”言明有些失落,想着自己平时要是努力练功就好了,此刻不至于要师兄出手相救。

  看着言明的表情,问玄瞬间明白了他此时的想法,“没事,以后可要好好练功,本门剑法讲求循序渐进,你才练到第八式,后面还有的是进步的空间,你可要好好努力!”问玄说道,“是,师兄。”言明眼中又出现了希望。

  看着问玄和言明两人,常开心有些欣慰,这两人也成长了啊。

  “我来会一会阁下的高招!”问玄面向王远说道。

  “你的功夫还不错,来吧,刚刚还只是热身呢!”王宇笑道。

  “风驰电疾”,问玄使得是刚才言明用过的这招,“什么嘛,又是这招,就没别的花样了。”王远显得有些意兴阑珊,“接招吧!”问玄说道。

  王远左手使“惊云八式”,一道凌厉的刀气划向问玄,问玄似乎是毫不在意,剑指正面攻向王远。“哦?”王远似乎想看看问玄是怎么应对这刀势,却见“风驰电疾”如夜空的流星一般划破了这道刀势,继续向王远袭来。

  “不错,不错!”此时的王远还是显得游刃有余,右手继续发出一刀。但是问玄的“风驰电疾”已经到了王远身前,问玄剑气再凝上一分,直接撕开王远的刀势,这道剑气正中王远胸口。不过问玄不想杀人,最后一刻停下了真气,只是将他击飞出去,而不让他受多少内伤。

  “哈,不错、不错!”王远笑着站起来说道,“最后你留手了吧,不过我后面可不会留手的!”言明看着问玄使出同样的招式却产生了截然不同的结果,暗暗下了决心今后可要好好练功,不然和师兄的差距就越来越大了。

  “问玄老弟进步真是越来越大了,此刻的他,可能我也不是对手了吧。”常开心心忖道。

  “来吧!”问玄对着王远说道,此时他想的是等下要把他打到倒地不起才行。王远攻向问玄,左右开弓,左手和右手同时运使刀招,逐渐在周身营造出一圈刀网,刀气交织在一起,似要将接近的人给搅碎。

  看着两人的打斗,在场的看客都看呆了,谁也没注意到有一个独臂带着斗笠的人出现在人群当中。

  “好招!”问玄看着王远的刀招也不禁叫好,这是他从未见过的行招方式。“不行,我得赶紧打败他,这样和他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问玄心下打定主意,准备再下一招就击败他。

  “明意剑道”第一式“初式”已经出手。

  王远见问玄不闪不避,搞不清楚问玄此时的想法,所以继续催动着刀势逼近问玄。问玄这时右手作剑指状,一道剑气攻向王远。“呵——”王远轻笑道,以为问玄使不出什么高明的剑招了。

  但问玄这道剑气中居然蕴含着六道剑势,剑劲一道接着一道缓缓划开王远的刀网。“这,这不可能——”王远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

  “啊——”王远身中剑招,倒飞出去数丈,喉头一甜,吐了口血,晕了过去。

  “王贤侄,王贤侄啊,你怎么了!”张员外赶紧跑到王远身旁,“你,你这个杀人凶手!”张员外对着问玄说道。“他只是晕过去了而已,张员外还是叫你儿子快些出来吧!”问玄对着他说道。

  “这——这——”此时大势已去,张员外已经没别的办法了。

  “让开,让开,镇官老爷来了!”这时一队人马加上一顶轿子来到张府门口,正是天水河镇的镇官大人来了。“哈哈,官老爷来了!”张员外不禁喜出望外,此刻他觉得事情已经出现了转机。

  “小人拜见张大人!”原来这镇官也姓张,“员外免礼,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张大人走出轿子说道,“是这样的,张大人,小儿这案子您不是已经判了嘛,这周老头心中不服,竟然叫了外人来想抓小儿,还打伤了小儿的朋友和府上的家丁武师,您看这事——”张员外笑着说道。

  “本官明白了!”张大人说道,“老周啊,这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你搞出这种事,可要怎么收场啊?”这张大人看上去一脸的正气,没成想居然说出这种话来。

  “我——我——”老人见了张大人不自觉的直打哆嗦,想来是受过他不少苦头。

  “张大人,是吗?”常开心走过来说道,“不错正是本官,你又是何人啊?”张大人说道。“我就是一个路过的江湖人而已,张大人这样的判案方式未免有失公允啊!”常开心说道,“本官断案一向重证据实,手上绝不出任何的冤假错案,何来的有失公允啊?”张大人说这话也不害臊。

  常开心只觉此人脸皮之厚堪比城墙,“若是都是重证据实,这位周老丈又为何当街喊冤呢?”常开心说道。

  “老周,这人说的是实话?”张大人问向老人,“是,是。”老人说道,“小人一定要张文远为我家人偿命!”老人鼓起勇气说道。

  “你——你——”张大人气的说不出话来,“你还想本官怎样啊,这案子已经结案了!”张大人说道,“杀人凶手至今还在逍遥法外,这案子怎么能说结了呢?”常开心说道。

  见常开心有恃无恐的样子,张大人不免有些忧心,莫非他背后有什么人撑腰。“小兄弟,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张大人和颜悦色地说道。

  “我?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啊。”常开心如实说道。“一个普通人干嘛要管这个案子啊?”这个人小声对着常开心说道。“看不惯的自然是要管一管的!”常开心回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