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要做门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变异玉果

我要做门阀 要离刺荆轲 2048 2017.08.13 09:58

  将竹简放到瑾瑜木身下,张越就盯着瑾瑜木,提心吊胆的看着,生怕这货挑食。

  好在,瑾瑜木似乎并不挑食——至少它不介意吃儒家的东西。

  它的花朵在竹简放下的瞬间就对准了过去。

  刺啦一声!

  茎干的青色纹路亮起来。

  然后,张越就隐约看到了条条亮金色的丝线,被瑾瑜木从竹简之中虹吸出来,吸进花蕾之中。

  叶片也仿佛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花朵绽放开来,奇香入鼻。

  张越顾不得去想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连忙聚精会神,将注意力集中到‘造纸术’及其相关的信息上。

  一条条信息不断闪过。

  无数网页在眼前掠过,这些都是他曾经有意或者无意浏览的与造纸行业相关的网页。

  这里面百分之八十都与造纸技术及其工序无关。

  有的可能只是新闻报道的某造纸厂的消息。

  也有的可能只是里面带了造纸技术的词汇。

  有过一次经验的张越不慌不忙,在心里暗念:“检索造纸技术相关工序及度娘、歌娘百科……”

  于是,无数的网页与画面消散。

  只有七八条的网页与少数几个画面依然存留。

  张越逐一回溯。

  数秒之后,奇香消散,张越也睁开了眼睛。

  “这次香气至少持续了七秒钟!”张越感慨道:“果然不愧是顶尖精英的书简啊!”

  此次回溯,香气虽然看似只持续七八秒,但留给张越的回溯时间却是上次《道原》时的三倍!

  让他可以从容选择和筛选。

  毕竟,他曾浏览和阅读过的网页、书籍,甚至看过的纪录片、电影、电视、小说太多了!

  多到根本无法计量!

  这就意味着冗余信息很多。

  更意味着,若不小心,就很可能错过一些好东西。

  就像此番,若不是香气弥漫如此之久,他就不可能发现一个好东西了……

  在一篇介绍古代造纸工艺的网页文章之中,他竟然发现了一篇相关文章,回溯当时,他找到了那篇文章。

  一篇介绍如何制造土法水泥的科普文章。

  可能是某个无聊人士,在某个贴吧所留。

  站起身来,张越在地上搜寻了一下,发现了那颗已经掉落在地上的玉果。

  “咦?”张越捡起来,惊讶出声。

  这颗玉果,大的超出他的想象,几乎有拇指大小。

  更重要的是——它的颜色与之前所见的玉果截然不同。

  之前三颗玉果,都是亮白色,通体晶莹剔透,摸在手中触之有温良之感。

  但这颗玉果却是青白相间,通体流光,摸在手上,一半炽热,一半温良。

  这是什么缘故呢?

  张越凝神沉思,最后猜想着:“是因为书简的主人的思想、意志和理念不同吗?”

  在他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和资料之中。

  黄老学派的政治立场与理念,大抵接近后世的自由主义派。

  主张的是小政府大社会。

  重视法律秩序,认为法律一旦确立,在没有废除前,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原主的思想中,最为执念的一个理念便是:缘法而治!

  当初,汉太宗孝文皇帝时的名臣张释之,就曾经非常清楚的阐述过黄老学派的司法思想:法如是足也!

  意思就是,法律既然已经如此规定了,那么,哪怕是天子也要遵守!

  您想破坏?绕过?麻烦先把这个法律废除!

  不然,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但儒家却非如此。

  儒家主张的是以礼法治国。

  什么叫礼法?

  尊尊亲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这就是礼法!

  但具体到公羊学派,又有不同。

  至少,张越回溯的记忆里的那位老教授,就曾说过:公羊学派的主张与其他儒家派系,有鲜明的不同!

  作为子夏先生传下来的道统。

  公羊学派在两千年的发展过程中,与法家、黄老思想、阴阳家以及五行家相互糅杂。

  公羊学的学者的个性,性烈如火,凶猛而炽热。

  特别不怕死,特别能战斗!

  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近代的公羊学大师们。

  魏源、梁启超、龚自珍、谭嗣同。

  他们都是那种,会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人。

  捏着手里的那枚玉果,张越猜想:“是因为此书的主人性格导致的这玉果变成如此?还是因为其的思想理念导致的呢?”

  他现在还不知道。

  但没有关系,接触一下验证一下就可以了。

  他捡起那两卷竹简,打开来,看了看署在竹简第一排的名讳:琅琊贡禹。

  “大牛啊!”张越眼皮跳了一下。

  因为,此人在后世留下了一个著名的典故:王阳在位,贡禹弹冠!

  能留下成语传于后世,不是英雄,就一定是枭雄!

  但,不管是英雄也好,枭雄也罢。

  现在应该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

  甚至可能不过是太学之中的一个普通学生。

  想要接触他,应该不算太难……

  倒是手里的这枚玉果,应该试试看,它与之前的玉果,究竟除了颜色以外还有什么区别?

  捏着它在手心想了片刻,踌躇一会,张越就做出了决定,现在就实验!

  反正,他现在有的是书!

  那二十八套书籍,至少可以供他这样挥霍几十次!

  挥霍完了,可以继续去卖嘛……

  买家总归是很容易找到的。

  于是,他踏步向前,走到了当初在骊山脚下‘买来’的那十余株麦苗面前。

  此时的关中,对于麦子,没有太大好感。

  基本上,种植的麦子,都是拿来当做饥荒时期的口粮,以备荒的心态种植的。

  主食还是以粟米为主。

  麦饭什么的,那是佃农和贫民才会吃的。

  一般的自耕农家庭与地主家庭,是不吃的。

  主要是麦饭口感差,太粗糙。

  这与社会的发展有关。

  所以,在关中东部和南部,基本上很少有人会种麦子,哪怕种了,也是种在下田和山地里的。

  好田,特别是水浇地,一般都是种粟米和高粱的。

  但张越知道,小麦才是未来!

  因为粟米的产量,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小麦!

  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磨坊技术的进步,也会使小麦变得让人更接受。

  捏着手里的玉果,张越蹲下身子,将它埋进麦苗的身下,然后静待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