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血灵幻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血灵之3月老石)男人什么时候缺的了女人

血灵幻异 雪又来 3568 2005.11.16 22:08

    萧肖红虹

  早晨刺眼的阳光斜射在憬阳小区三单元2幢408房的阳台上一个半****男人的上半身上,男人正在做着--眼保健操。经过一夜的煎熬,耳朵里的“当”“当”声终于自动停止,但我们的主人公萧刚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望着镜子里黑白的眼圈,青紫的眼黛,轻轻地叹了口气;眼操虽做了三遍,不过好象效果不大。

  “小刚啊,快起床了,今天有正事要做呢,快。”萧刚母亲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事,什么事?”萧刚楞了一下。

  “昨晚不是给你说清楚了吗,你也同意了的啊。快起床,一会再和你慢慢说。”萧刚母亲有些不耐烦了。

  穿戴好整齐的萧刚,慢悠悠地走进饭厅:“妈,你昨晚交代了我什么事啊。”

  “什么事?”萧刚母亲拿起筷子打在了试图用手抓包子的萧刚手上,“当然是关系你们萧家传宗接代大大事?”

  “传宗接代的大事?妈,你糊涂了吧,我还没有结婚呢,怎么传又怎么接啊?”萧刚心里有些明白母亲要自己干什么了。

  “你忘了,我昨天说过今天要你去相亲的事,你说我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你也不小了......”萧刚母亲一脸的无奈和辛酸。

  “相亲?”一脸错愕的萧刚像盯着怪物一样的盯着自己的母亲。自从读书以来,萧刚的女朋友好象就没有断过。

  “干嘛这么看着我。”萧母生气了,“小子,我告诉你,今天你要不去,你妈我可就不活了啊。”说到最后一句,萧刚母亲和别的女人一样哭了起来,那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

  “妈,我去我去,你看你儿子我怎么能不让你抱孙子呢,对吧。”萧刚边边说边拿起纸巾搽着母亲的眼泪。

  “记住了,人家女孩也姓萧,叫萧红,穿着绿色的上衣,别认错了。”临出门时,萧母一再地叮嘱。

  一路打的(萧刚再也不敢坐公车了)来到“长海公园”,看看时间还早,萧刚独自逛着公园,慢慢向约定的地点走去。“长海公园”一直是年轻人们心目中的爱情公园,这里不但风景秀美,有山有水;而且在这里互相认识的恋人不计其数,而最终结婚的也是数不盛数,成功率相当高。于是有些人将之改名为“月老园”。“月老园”中最有名当然数月老石了,据说只要参拜了月老石,因缘都会很美满,于是来参拜月老石的人不计其数。

  萧刚来到月老石旁,只见上面写了“月老石前月老牵,只羡鸳鸯不羡仙”,由于是早上,来参拜的人极其的少。萧刚想:既然到了我拜拜你也无所谓,希望一会相亲的一定是美女,而且是大大的美女。刚拜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萧刚的头就碰在了月老石的边缘上,摸摸隐隐发疼的额头,他也没在意,继续往前走去。

  远远地,萧刚就看见一位身着绿色上衣风姿卓绰的女孩在那里(双方的约定地点)站着,从萧刚的视线看去,女孩刚好背对着他,她的手里似乎还拿着本书。

  萧刚没想到这个女孩比他还早,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离约会时间还有30分钟。萧刚犹豫了一下,是等到时间刚好才过去呢,还是现在就走过去。萧刚想了一下,打定主意,径直向女孩走了过去。

  “你好,请问是萧红小姐吗?”萧刚很有礼貌的问。

  “你好,我是肖红,你是?”女孩转过身来疑惑地看了看眼前这位陌生的男子。

  女孩看起来很清纯也很美,萧刚的眼光呆滞了半刻。

  “请问你是......”得不到萧刚的回答,女孩提高了音量,并戒备的注视着他,毕竟“色狼”这种古老的行业并没有绝迹的迹象。

  “啊,你看我。”萧刚用手拍了拍头,心想这是怎么了,又不是没有见过美女,“我就是那个萧刚,很高兴认识你。”萧刚用自以为最潇洒的肢势向女孩伸出了他的右手。

  望着奇怪举动(在肖红眼里)的萧刚,女孩笑笑,也大方地伸出手来和萧刚握了一下,“很高兴认识你,我就是肖红。”萧刚觉得(萧)肖红的手有些僵硬。

  “你看,这里风景也不错,我们站着也挺累的,能不能坐下来慢慢说。”萧刚以一个无比潇洒的绅士动作指了指两米外的空长凳。

  两人以男左女右的顺序坐下,萧刚趁机偷眼看见了(萧)肖红手里的书,书名是《少年维特之烦恼》。熟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贷。萧刚已经对女孩有了好感,有了长久之心,从哪方面入手,萧刚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你说吧。”(萧)肖红的话正中萧刚的下怀。

  其实肖红的意思是:有什么事,你说吧。而萧刚的理解是:你先说。

  “你喜欢看XX的书啊,我也比较喜欢看,像他的......”萧刚选中的切入点很正确,女孩就是那种纯粹的小说迷,加上萧刚也是“曾今”的小说迷,两人的谈的十分投机,从西方谈到东方,从现代谈到古代,又谈到了现在的“网络小说”。两人似乎不是来谈情说爱的,而是来讨论学术问题的。

  “我觉得现在网络小说跟风了太多了,一个好的创意,一个好的词语,甚至一段话都被跟风甚至抄袭。”说起这话,萧刚一脸的痛恨。

  “是啊,好的小说太少了,比如那个都市系列什么的,不但男主角都太厉害,女人太多,甚至情节也太相似,不是经商就是黑社会......“肖红话没说完,手机轻快的铃声响了起来。做了个抱歉状,肖红拿起手机走到堤坝上接听。

  “对不起,我要先走了,以后有空再聊,能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吗?”接听完电话的肖红有些无奈的看着萧刚。

  只聊了快30分钟,美人要走,难免让萧刚有些失望,不过当对方提出要他的号码后,眼睛又亮了起来。

  “那我能不能要你的电话?”萧刚觉的在这方面自己一定不能吃亏,不然等她一回去,事忙再把他给忘了或手机掉水里,号码再被删除也是很正常的事。自己有了她的号码就不一样了,可以随时打给她。不过他好象忘了,要是自己的手机掉水里,号码再被删除那怎么办。

  “当然啊。”肖红觉得萧刚这话有些多余,似乎本来就该这样。

  目送(萧)肖红的离开,萧刚脑里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怎么忘了送她走呢,这样在路上也可以多培养感情嘛,要是她是回家的话,也可以顺便去拜访一下未来的岳父母,了解一下对方的家庭,为未来打基础......”越想萧刚越觉得该和女孩一起走,浑然没有注意走进身后的两个女人。

  “你是肖刚吧?”看起来有50来岁的妇女用手拍了拍神游物外的萧刚的肩膀。

  “唉?”没回过神来的萧刚疑惑地看了看两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和一个50来岁的女人,木呐的回了一句,“你们是?”

  “昨天你妈已经跟你说了吧?”女人不容萧刚多想,“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侄女虹虹,哦,不萧虹,你们年轻人好好亲近亲近,好好的聊聊啊,我有事先走了。”

  “我妈昨天给我说什么了?”还没想到什么事的时候,女人已经把女孩推了过来,当听到萧虹(红)两个字的时候,萧刚明显一愣。

  “你,你好,我是萧虹,认识你很高兴。请你别介意我姑妈,估计她的牌瘾又犯了,呵呵。”女孩很大方,微笑着主动地伸出了右手。

  “啊,你好,我是萧刚。”看着一袭绿衣的她,萧刚有些明白了,看来先前的一场相亲,纯粹是误会,正主儿才到。不过转念一想,这不是还给自己选择的机会吗,看来眼前这个女孩也还不错,她们一个清纯一个素丽,一个单纯,一个大方,恩,该好好比较一下。

  打定主意的萧刚,再次用上了半小时前一样绅士的动作请女孩坐下来。

  “你说吧。”话一出口,萧刚就后悔了,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

  “呵呵,你真有意思,难道非得先查户口吗?”萧虹笑吟吟地看着他。

  “那好,我先报。”萧刚随即板起面孔,“姓名,萧刚。性别,男。年龄,27。婚姻,未婚,现......”话没完,萧刚先笑了起来,女孩也跟着笑开了 怀。

  有人说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萧刚绝对同意这句话。对于怎么样控制笑,怎么样制造笑,萧刚都有自己的一套,萧虹也有刚开始的浅笑,变成了大笑(当然没露齿),最后是手脚都一起用在了萧刚身上。萧刚绝对是幽默的极品,多好笑的事,萧刚也决不会故意装严肃,但也决不会大笑,永远也是那种诚然在胸的迷人微笑。不用说这招对女人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从萧虹离开时一步三回头就可以完全理解。

  当萧虹走远,萧刚又想起忘了做一件重大的事:又没有送人家回家。

  “萧刚?”一声冷喝又从他背后传来,将懊悔中的萧刚吓了不止一跳。转过身去,看见一个十分冷艳的美女正冷冷地看着他。

  “请问你是?”萧刚迷糊了,今天是怎么了,好象全世界人都在找他似的。

  “我叫萧红,对不起我迟到了,”不是道歉简直而是命令的语气,“我和你的事,你妈都给你说了吧。”美女冰冷的声音似乎来自地狱。

  “什么,你也叫萧红?”看着身穿绿衣的女子,萧刚觉的今天的阳光好象特别的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