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血灵幻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坏人

血灵幻异 雪又来 4042 2005.11.26 10:39

    我睁开了眼,映入眼里的是无尽的断肢,充满鼻子的是恶心至极的恶臭。我试着挪了挪手臂,发现手已经不在身体了,再动一动腿,很残酷,我的腿也不见了。看来只剩下一个可以动的头和上面还算完整的五官。

  “喂......”我大声的呼喝了出去,期望有人来救我。“哒哒”声传来,我心里一喜,可能有人来了。

  我还没有高兴起来就被无情的事实打进了地狱,来到面前的是五只凶猛的狼。它们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我猜我要是四肢健全的话也一定会在很短时间里成为他们的美食,四肢的缺如居然成了我的救命稻草,我自嘲的笑笑。

  “啊!”一声大喝从我的前面传来,一个满脸血污的男人从断肢中站了起来。还没有等他欣喜过来,五只狼已经扑了上去,我还来不及可怜他,奇迹发生了。是的,在我眼里的确是奇迹,男人用硬的如铁的拳头将狼打飞了出去,那些狼再没有站起来。

  “哈哈,我农飞还是没有死,哈哈。”男人狼呛地跌在地上接着又爬了起来。

  “喂!”我大声的喊着他,希望引起他的注意。

  “啊?谁?鬼?”农飞刚才还高兴的神情一下就变成了死灰色,接着逃也似的跑掉。

  我想难道老天注定要亡我,眼看有个救星,居然被自己吓走了。眼睛看了看四肢还在流的血,估计再过2个小时身上的血液就会流干,到时就算有人救也迟了。

  “喂?”突然的一声呼唤,让我吃了一惊,我辛苦的将头转向了侧面,惊喜的发现农飞居然回来了。

  “救我......”说完这句话,再没有了力气,我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简陋的农家房里,身上被乱七八糟的缠满了布条。打量着周围,发现这里除了个床,除了一床粗糙的被子再也没有什么东西。

  “啊,你醒了,太好了。”进们的农飞看见我醒来一脸的惊喜。

  “你好,谢谢你照顾我。我叫冰纤。”我对农飞笑笑。我相信我笑的很媚,我也相信我的美貌,我更相信农飞脸红。

  我发现我自己现在冷静的吓人。

  果然,农飞脸上一下就红了。

  “你......你饿了吗?”农飞不敢看我,嘴里的话有些吐词不清。

  “有吃的吗?农飞哥。”我甜甜地叫道。

  “有,当然有,我这就给你去拿。”农飞听见我的称呼脸更红了,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来,我喂你。”农飞将碗里的粥舀进了我的嘴里。粥很难吃,也很粗糙,但我吃起来却很甜,我强迫自己忘了它的颜色,把它想成以前吃过的最好的东西。吃着吃着,眼前的粥似乎变成了平生最好的美味。

  “你自己吃吧,我已经饱了。”连吃了三碗,我知道自己再也吃不下了。

  “我......我已经没了。”农飞眼里有些羞愧地道。

  “你身上有多少钱?”我突然问了农飞一个怪异的问题。

  “我.....我身上......”农飞说了半天始终没有说出来。

  “你觉的我美吗?”我又向她抛了个媚眼。

  “美。”农飞又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那你想娶我吗?”我笑吟吟地看着他。

  “娶你?”农飞睁大了双眼,不可思意地看着我,“你......你这么漂亮,我怕配不上你。”

  “你想娶我,我就是你的。”我再次轻柔的呼唤着他,“农飞,我知道你苦,但你娶了我,你句可以不苦了。”

  “真的?”农飞睁大了眼睛,欣喜地看着我,“我真的可以娶你吗?”但随即脸又苦开了来,“可我没有俜礼怎么娶你啊?”

  我知道我拣到了宝:“我可以教你怎么拿到俜礼,好了告诉我你有多少钱?”

  “真的可以娶你?”农飞仿佛有些不信的檫了檫眼睛。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我有两块钱。”农飞终于开口说出了他的全部财富。

  “好,不错,现在我告诉你怎么去做。”我心里的计划已经形成了。

  “首先,你去街上的小吃店花一块五吃碗面,吃完面然后去买把五毛的刀,什么刀都行,记住了尽量越长越好。”我小心的嘱咐着他。

  不到一个小时,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很小的那种。

  “吃饱了吗?”我爱怜的看着他。

  “饱了,刀本来想买长一点的,可是都很贵,我......”还没说完,农飞又低下了头,声音越说越小。

  “这不怪你。既然吃饱了,休息一会,我再告诉你天黑你怎么做。”我说完的时候,示意他坐到床前来,我身子一斜躺在了他的怀里。他的怀里很温暖。

  我从朦胧中醒来发现,农飞一点也没有睡,眼里紧张而羞涩的望着我。

  我微微一笑:“你怎么没睡?”

  “我怕我睡着把你给压疼了。”农飞说着满怀深情的望着我。

  “好了,现在我就教你接下来的事了。”我示意他把我的身子撑直。

  “一会你拿着这把刀,到镇上的小路上去,看见有女人从那里走过,你就用刀割指甲,然后向她要5块钱,拿到就回来吧,听明白了吗?”我仔细的盯着他看,我发觉我有点喜欢他了。

  农飞拿着刀出了门,又是一个小时,他又回来了。乖乖地把五块钱给我看。

  我很满意:“现在你去街上用三块钱买把西瓜刀,然后剩下的钱买点吃的回来吧,我饿了。”

  农飞这次去了很久,在我无聊的想睡着的时候,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刀和一些吃的。

  我什么也没说,温柔的吃着他递给我的食物,很快我就又睡着了,睡在了他的怀里。

  第二天,我再次醒了过来,我发现农飞已经不在了。我突然有些害怕,在忐忑不安中终于等到他回来,我发觉我居然有些依恋他了。农飞手里提着一只硕大的野兔,看见我醒了马上跑到我身边将我扶起来,其间我的伤口难免被弄疼,但坚强的我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

  “你怎么了?”发现我的脸色不好,农飞关心我道。我摇了摇头。

  吃完早饭,我要交代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了。

  “现在,我要你拿着这把西瓜刀去抢500块,注意一定要抢10个人,每人50块,明白吗?”我温柔的对他说道。

  “有点不明白,那什.....什么是抢啊?”农飞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在我花了大半天终于给他讲明白什么是抢,怎么样抢后,农飞出去了。

  我无力的躺在了床上。四肢的疼痛不时传来。也许我做错了,他(农飞)根本就不是我需要的人,唉,难道真是天意弄人吗?老天残酷的将四肢给我剥夺,为了怜悯我又给了我一个痴傻的庄稼汗,哈哈。我眼里只有无尽的泪。

  令我惊奇的是,农飞很快就回来了,不过他身后还跟了一个更年轻的男人。

  未明来意,我闭上了眼睛,耳朵却灵敏的听他们说着话。

  “到了 ,先生,你一定要帮帮我啊,救救她。”估计农飞是在哀求那男人。

  “别急,我不来了吗?先看看再说啊。”我估计他可能是医生,但是我眼里痴傻的农飞居然会请来一个医生,而且不按照我说的去做,难道他是故意的。我心里不免往坏处想。

  “喂,醒醒啊?”农飞看来真的很傻,我也没打算告诉他。

  我假装刚醒,然后“啊”的叫了一声。

  “这位先生说能治你的伤,我就把他请来了,都怪我没用,本来听你的吩咐去做的,谁知道这个先生太厉害,只一脚就踢掉了我的刀。”说完农飞惭愧的低下了头。

  “哪里是我厉害,是这位仁兄的爱妻心切打动了我,看来你受了很重的伤,能告诉我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吗?人道天理因果,有仇报仇就是了,何必伤人成这样。”年轻男子唏嘘短叹,随即从兜里拿出个盒子。但我知道,这些都是他的伪装。

  “有干净的布吗?拿到锅里煮,把水煮干,注意不要把布煮焦了。”男子向农飞说道。农飞飞快的去灶房了。

  男子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摆放了几把很精致的小刀,还有几个针,好几个线团。男子郑重的从盒子里拿出一把刀,划开了我身上那些布条。

  “还好,虽有感染但还没有化脓。”男子仿佛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和我说。我并没有说话,任他所为。

  “一会你要忍住疼,我给你把伤口缝好就成了。”只见他手里忽然又多了双手套,再次郑重的拿起了刀,“我先割掉这些已经感染的碎肉,然后就缝......”

  我疼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已经在他面前赤身裸体了,我居然感到了一丝害羞。而他的手,他的眼神很专注。他的手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已经缝完了。他从锅里拿来了那些煮好的衣服,将他们剪成布条。

  “你叫农飞是吧,先出去一下好吗?我给她包扎好就叫你。”农飞很听话,对这个男子是个盲目的崇拜。

  “我希望听见你说话,好吗?”男子突然向我开口,他的嘴唇离我很近,男人的气息充满了我的脸庞。

  “说吧,你想干什么,你不会这么好心的。”我狠狠地盯着他。

  “哈哈,表妹,看来你还是不满意我啊,我向老板求情才赦免了你的死罪,你现在活着是不是该感谢我啊。”男子很快脱guang了自己的衣物赤条条的站在我面前。

  “我都这样了,对我还有兴趣?”我轻蔑地看着他。

  “我对你没有兴趣,但我要让你更痛苦,我故意说那么大声就是为了让他看看我们是怎么干的,哈哈,要他痛苦一辈子,也要让你痛苦一辈子,哈哈。”疯狂的笑声中,他用双手扶助了我的腰,对我开始了他的侵犯。

  他渐渐的要到了高潮了,在那一刻,我奋起最后一口气向他的脖子咬去。

  “啊......”一声惨叫,他使劲的用双手想把我的头搬开,他疼的甚至跳了起来。咸咸的血液从他的脖子里流进了我的嘴里,再流进了我的胃里,心里一阵翻腾,我还是没有松口。

  他的双手拼命的殴打着我的身体,我终于坚持不了了,从他的脖子上滑了下来。“死贱人。”他的双腿用无比厚重的力量踩在我的身上,我已经完全没了知觉,依稀看见自己的肠子被他扯了出来,再被他缠到自己的脖子上。忽然他倒了下去,我好象看见农飞拿着木棒站在他的后面。

  黑暗中,我向农飞笑了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