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他们说我是害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如何下山

他们说我是害虫 来不及忧伤 2065 2019.05.03 12:01

  牛青山只是见识少,他并不傻。

  一听林在行这话,牛青山立马就将药篓抱到怀里,深怕被这两个背剑的年轻人,抢走了他母亲的救命药。

  虽然这两人身上背着剑,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可谁要是敢抢他的救命药,他不介意为此与他们拼命,拼不过也得拼!

  看牛青山那副不行就拼命的架势,林在行轻咳了下,道:“可否问一下,令慈得了甚么病?据我所知,此草并无包治百病之效。”

  书生顾顺缓了口气,道:“他母亲中了毒,若无此草解毒,便与等死无异。还请二位兄台莫要与他为难,实在是人命关天!”

  “解毒?!”

  林在行看了眼秦越,秦越摇了摇头。

  而后看向牛青山,和他说道:“我不知你从哪得知这草药可以解毒,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这种草药真正效用,并非用于解毒。不过我这般说,你定然不信。要不这样,我与你一同归家,若令慈真是中毒,我负责治好她,而你得将那株草给我。”

  听到林在行这话是时,别说方寸,就是秦越都有些讶异。

  要知道,龙血草对黄金四脚蛇的作用,不言而喻,早点将那草给吞了,自然是早点放心,免得到头被那败家小娘们给抢走。

  大不了给那少年一颗解毒丹顶天了,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方寸的想法,大抵上和秦越一般,这不是说方寸心黑,他要是心黑的话,之前他就暗地里动手抢那株龙血草了。

  说到底,方寸其实也是个容易心软的人,见不得这等人间惨剧。

  他只是觉得林在行应该会快刀斩乱麻,先把龙血草拿到手再说。

  事实上,前一刻,方寸心里头还在琢磨着,等林在行和秦越对那少年动手后,怎么从他们手中抢到那株龙血草呢!

  就像‘你不抢他,我怎么抢你’一样。

  从少年牛青山手中抢龙血草,方寸干不出来,但换成从林在行和秦越他们手中抢走那株龙血草,他却是半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龙血草在牛青山手上和在林在行他们手上的意义,完全相同。

  在牛青山手上,那就是他的命根,是他的一切希望。但在林在行他们手上,只是一株用来提升妖宠修为之物而已。

  可万万没想到,林在行居然会这般拖泥带水,明显不够果绝!

  秦越有些不解地看着林在行。

  林在行微笑道:“师弟或许不知,师兄上山之前也曾经历过一些事情,颇有感同身受之感。师弟不必再劝,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林在行都这么说了,秦越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如今他的妖宠都被杀了,管这闲事又有何意义?

  说句不好听的,林在行得没得到龙血草,和他有一文钱关系?

  牛青山听到林在行这般说,心下微微松了口气。

  如果这个背剑少年对他所言为真,那确实比他现在拿着这不知能否解毒的蛇鳞草回去要好得多,可就怕这两人半路杀人越货。

  但反念又一想,这两人若真要杀他抢东西,他也阻止不了。

  如此一想,他便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一言为定!”

  顾顺轻咳了下,道:“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下山?”

  “除非天亮下山,夜里下山就是送死!”鹿南客接了句。

  林在行和秦越看向了鹿南客,鹿南客面无表情道:“你们真以为可以安全上山,就可以安全下山?它不过是故意放你们上山罢了!”

  林在行和秦越两人相视一眼,秦越问:“你对它似乎很熟悉?”

  鹿南客嘿然冷笑,“现任东湖国主一直想要将这邪祟除去,暗地里请了不少游方散修前来驱邪,最终皆命丧于此。此事在东湖国主那里皆有记录,只要偷入王宫几次,你们也能轻易发现。”

  林在行问道:“既是邪祟,为何东湖国主不上报巡天司?”

  “事关东湖先王颜面,也是东湖国脸面,东湖国主又怎会将这种事上报巡天司?一旦上报,别说东湖王室要受责难,就是笑也得被其他国家笑死。事关一国颜面,东湖国主会做这种选择,并不奇怪!”

  牛青山听了便有些义愤填膺,“难道人命还不如脸面重要?”

  顾顺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有一颗赤子之心,这很好!但这就是现实。事关一国颜面,于王室而言,人命真不太重要。”

  秦越嘿然笑道:“这种事情,与我等无关。且即便现在就上报巡天司,可远水也救不了近火,多说何用?”

  他说着,看向鹿南客,道:“既然兄台知道此事,不如与我们多说些信息,也好让我等心里有个底。”

  “雨停了!”

  牛青山突然指着庙外叫道。

  众人看向庙外,果然,雨停了。

  但是,风却更大了。

  狂风呼啸,树涛卷荡如浪,沙沙作响。

  狂风灌入庙中,庙内篝火随风摇曳。

  “众位小心!”

  鹿南客只来得及提醒众人一声,接着大家的身影便消失了,或者说是周围的景物发生了变化,大家彼此已经看不到对方。

  藏身于破庙横梁之上的方寸,只觉得眼前一花,便见原先的破庙变成了金碧辉煌的宫殿。

  只见亭台重重,楼阁幢幢,回廊相连,雕栏玉砌。

  抬眼望去,四处挂着火红灯笼,如满天星斗。

  宫阙之中,有丝竹管乐之声,有欢唱之声,亦有嬉笑声。

  方寸静静趴在宫殿外的一根玉柱顶上,转首看着四方。他一直没有移动过,之前还在那处横梁上,但现在,他已不知身处何方了。

  他也不知道这是那邪祟弄出来的幻境,还是那邪祟用大法力将众人给转移到其他地方去?又是否还在那原来的破庙里?

  在玉柱下方不远处,背着药篓的少年牛青山,正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犹如闯进大观园的刘姥姥。

  方寸看着牛青山,确切地说,是看着中青山背后的药篓。

  “要不?先吃它一片草叶?”

  “反正回头就算少了一两片草叶,林在行应该也不会因此而拒绝治疗他的母亲吧!”

  方寸在心里头自我安慰,寻找着对那株龙血草下嘴的理由。

  PS:求票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