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他们说我是害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刀剑双绝

他们说我是害虫 来不及忧伤 2125 2019.04.26 12:00

  邹府外,蒋城主与那位壮汉在空中交手。

  两人都是武夫,交手时,血气沸腾,浓郁得几成冲天血柱。

  而在那个壮汉的蛊惑之下,黑暗中又走出了几位黑衣人,他们挡下了蒋城主带来的那四位麾下将军。

  “你们可要想仔细了!”蒋城主大声喝道:“若此时与我风雨城为敌,帮那范氏余孽,那便是与整个大禹帝国为敌,罪行和你们前来盗宝的罪行,可不一样。”

  那壮汉哈哈大笑道:“有甚不一样?我等做这等杀头勾当,早就已经将脑袋挂在腰间,若实力不济,被你等捉到,不过一死,我等无牵无挂,就算夷三族,诛九族,那也得你能找得出那么多人才行啊!”

  有人接腔道:“兄台所言甚是,大禹呆不下去,那就去其他地方讨生活。青木洲如此之大,大禹还能一手遮天不成?”

  “哈哈哈……此言极是!听闻大曌与大禹素来不和,大不了投奔大曌去好了。听说大曌女帝,至今还未寻找夫婿呢!”

  “哈哈……你莫不是还想做那女帝的入幕之宾不成?就你,人家女帝给你喝洗澡水还差不多。”

  “她要是真愿意把她的洗澡水给我喝,我也愿意喝啊!”

  “哈哈……别做梦了!”

  “梦想还是需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哈哈哈……”

  “找死!”

  风雨城主蒋轲大怒。

  与之对战的大汉哈哈大笑,“蒋城主为何如此生气?莫非你也想喝那位女帝的洗澡水?如此,你也是大禹的叛逆喽!”

  “哈哈哈……”

  “死!”

  蒋轲懒得与这些贼子辩解,怒吼一声,全身气势狂涨,与大汉在空中疯狂交手,一时劲气四扬,下方建筑纷纷轻颤。

  此时,已经有数十位分属不同阵营的黑衣人杀入邹府。

  邹家人也早就被这些喊杀声震醒,但却不敢走出房门。

  方寸窝在那屋顶上,有些着急。

  明明一开始只有他一个人的,可谁想贼子却越来越多。

  之前邹明仁在那阁楼之上,一夫当关,挡下草上飞一伙。

  而后又进来了一伙蟊贼,邹明仁甩出十五个字,杀了十四人,打出来一个范氏余孽。终于,邹明仁被拖住了。

  就连蒋城主都来了,但又被那些贼人挡下来了。

  方寸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可以浑水摸鱼了,可谁想,又冲出这么多贼子来,他都不知道该不该放弃自己的行动计划了。

  而在那些黑衣人冲进邹府之后,又一道身影跳了进来。

  那是个骑着头小毛驴的小女娃,方寸白天在官道旁边见到过她。

  她左手持剑,右手握刀,冲着空中与范杰相斗的老人说道,“邹先生,我叫林茵茵,江湖人称‘刀剑双绝’,左手剑斩恶人,右手刀诛暴徒。我替你挡住这些贼子,事后你把那朱龙蛇舞送我,可好?”

  邹明仁:“……”

  方寸:“……”

  众贼:“……”

  送你和被抢走,有何区别?

  “好!”

  邹明仁笑应道。

  其中区别,自然是有的。

  方寸看着这个自称‘刀剑双绝’的女孩,听着就像玩笑话。

  然而,当她从那小毛驴背上腾空而起,挥刀舞剑,朝着那些贼子杀去时,别说方寸,那些贼子都不由愣了下。

  悬空而立,这是五境修士?还是六境修士?

  之所以说她是山上修士,那是因为她的气血并不浓郁。

  看范杰和外面那个壮汉,以及蒋城主他们那些个武夫,气血沸腾起来之后,都快浓到形成冲天的气血之柱了。

  那些贼子虽多,但很明显,单打独斗,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啊!卑鄙无耻,你们死定了!”

  就在方寸琢磨着,自己接下来要不要去盗药时,那个他认为必赢的林茵茵,却是怒得大叫起来。

  其他贼子见此,纷纷贼笑起来,“诸位,这是一只初出茅庐的小菜鸡,不要与她硬碰硬。”

  不与她硬碰硬,就是使些下流手段,让她手忙脚乱。

  这一忙,便会忙中出错,一旦出错,他们才有机会胜她。

  果然,欠缺江湖经验的菜鸟林茵茵,被这些贼子们的一些下流动作给气得浑身发抖,仿佛身体都要气炸了。

  “啊!无耻之徒,气煞我也!都去死吧!”

  她怒声叫着,猛然掏出一把符箓,朝着那些贼子撒去。

  那豪迈奢侈的行为,让眼角的余光瞥到这一幕的邹明仁和范杰都不由侧目,太浪费,太奢侈了。

  果然不愧是女‘豪’侠!

  是真的豪啊!

  而那群贼人,则是尖叫起来,四散逃蹿。

  下一刻,剑气在这群贼人之间纵横开来,所过之处,残肢断臂乱飞,鲜血四溅。天空雷霆闪烁,道道雷霆从天而降。

  又有风刀雨箭从天袭来,打得那些贼打抱头哭爹喊娘。

  站在场中的林茵茵,就像混世魔女般,令人胆寒。

  “剑气纵横符,阳气爆裂符,箭雨风刀符,五行衍雷符……”

  范杰暗地里咬起牙来,“这个女娃绝不简单,仅是这一把符箓甩出去,就不知扔出去多少雪玉钱了,看来我得速战速决!”

  如此一想,范杰手中的长枪骤然烈如狂风暴雨,朝邹明仁扫去。

  邹明仁暗自皱眉,一块端砚从他袖中滑出,飞向范杰。

  那块灰扑扑的端砚见风便涨,瞬间变成一块盾牌,挡住那如暴雨一样的枪花,当当声中,端砚瞬间便出现一丝裂缝。

  此时,邹明仁手中长剑凌空虚划。

  ——草叶摇曳兮,如剑裂天!

  九个金字,形成一株小草,小草枝叶轻摇,剑气横空,朝着范杰斩去。范杰刚刚将那块端砚崩飞,便见草叶剑气袭来。

  范杰冷哼一声,抖枪上前,大枪如龙狂卷。

  方寸见这场面,也是呐呐无言。

  他看了眼还被困在阁楼外,毫无章法的胡乱挥拳,累得气喘吁吁的草上飞一伙,悄然纵身下了屋顶,朝那座阁楼腾身而去。

  照那小女侠林茵茵不计代价地乱扔符箓,方寸估计,他要是再不行动,那这株龙血草,可能就与他无缘了。

  龙血草是否象征着长寿,他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东西可以改变他的身体,从根底上让他往更强的方向进化。

  至于人吃了,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他就不得而知了。

  “你们继续打你们的,我去去就来!”

  方寸一边暗道,一边朝阁楼摸去。

  ps:继续求票票,大佬们,给点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