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他们说我是害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流云剑宗

他们说我是害虫 来不及忧伤 2679 2019.04.15 12:08

  (继续求张票票,感谢各路大佬!)

  当方寸又蜕了层皮,从石缝中爬出,发现自己的体长又增加了一寸左右,通体翠绿,晶莹剔透,鳞甲在蠕动之间,熠熠生辉。

  脑袋上的触角,仿佛又变硬了些许。

  他打量了下四周,而后再一次偷偷爬到那处小院去听课。

  小院里,听讲的依然是那几个稚龄小童,不过教授他们的老师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轻女孩。

  女孩白裳仙髻,明眸皓齿,笑容甜美,香腮隐含小酒窝,在教授这些幼童时,耐心十足。

  她的声音很好听,如出谷黄莺,清脆甜美。

  方寸听得也很舒服,半天课下来,感觉比上一次多学了不少文字。

  很显然,那些稚童也很喜欢这位漂亮师姐,他们的问题都变多了很多,师生之间的互动,比上次那个男青年更是要多得多。

  方寸为此也是受益不少。

  果然,不管学什么,老师确实很关键啊!

  半天时间很快过去,美女师姐的授课课程也跟着结束,那个女孩抱着一册书卷和几个小家伙挥手告别,眯着大眼,笑容甜美清爽。

  没多久,夜幕再次降临。

  方寸溜出殿外,开始在这座药山上逛了起来。

  结果逛着逛着,他便发现,药山上的守卫多了许多,而且还出现了四五队巡逻的弟子。

  他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是没有巡逻弟子的。

  “怎么回事?难道药山遭贼了?”

  “哪个挨千刀的干的蠢事,自己偷自己宗门的东西?果然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唉!看来晚上不能再去吃那种草药了,真是可惜!”

  浑然不知自己干了什么事的方寸,在心里头吐槽了一番,最后也只能在外围随便嚼点草叶,早早躲回那处小院的横梁上去休息。

  如此这般,又过了几天,药山的守卫渐渐松懈了下来。

  这天晚上,连巡逻的队伍都消失了。

  一开始方寸还以为有埋伏,结果小心翼翼探查了会,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心下一喜,朝着印象中的那个方向摸了过去。

  结果才来到附近,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赶紧躲入草丛中,便见一道身影猫着腰身,朝他这个方向悄然摸了过来,偷偷摸向那些雾根草的所在地。

  那身影左右看了看,低声笑道:“早就想要雾根草了,居然有人比我还先下手,不过这样也好,合该替我背锅!”

  不过他也没多要,就是悄悄偷了两株,转身便跑。

  “那家伙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虽然学了几天这个世界的语言,但那家伙的话,方寸依然还是听不太懂,只知道其中有一个‘雾根草’的词汇。

  雾根草这东西,方寸在那个小院里听到过,不过他们说的,许多意思也听不太懂,只能瞎猜。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雾根草,可能很珍贵,否则这个贼没必要就偷这个,而且还只偷了两株。

  另一个就是,这家伙是来跟他抢食的。

  方寸思索了一会,悄悄爬过去看了看,而后跳上一株雾根草,开始吃起草叶,吃了两张后,又跳到另一株上面。

  如此反复,直到吃到肚子胀胀,他才悄然回转。

  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有进入休眠,这次吃的量没有上次多。

  第二天,方寸正在那座小院听讲,前殿便传来一阵喧闹声。

  原来昨晚又有贼人去光顾药山上的雾根草了,这次药山的主事人气得发狂,扬言抓到贼人,一定要让贼人好看。

  为此,药山这边都发出了悬赏金,抓到贼人就奖励丹药。

  于是整个药山,被无数双眼睛时时盯着,特别是晚上。

  当晚上方寸再一次溜出丹药殿,准备在药山上找口吃的时候,才发现整个药山到处藏着都是人。

  为此,方寸不由暗骂那个贼人不讲究,自己宗门的东西都偷,搞得他现在出门找口吃的都难。

  一连十几天,方寸都只能吃点树叶果腹,藏在那座小院中,一边听讲,饿了就嚼点苦涩的树叶,烦了就骂骂那贼人度日。

  不过一边十几天下来,方寸的收获还是不少的。

  这个世界的文字学了不少,一些日常交流用语在半猜半蒙之下也能听得懂一些。

  同时也知道,这个修仙之地名叫‘流云剑宗’,流云剑宗以《流云剑诀》而闻名,许多门人弟子都有修行这套剑诀。

  流云剑诀又分九层,方寸很轻易就得到前三层的剑诀心法,因为学它的弟子太多了。

  前三层分别是:风起云涌,内聚云气,喷雾成剑。

  可惜方寸不敢轻易修炼,因为他对这个世界的语言和文字,还是一知半解,他怕自己修着修着就走火入魔了。

  而这座药山,则是名叫香草峰。

  流云剑宗像这样的山峰有十二座,其中又以香草峰和千锻峰为宗门最重要的山峰之二。

  香草峰为炼丹之地,千锻峰则为炼器之所。

  香草峰的峰主葛天峰闭关炼丹,他的最强弟子钱树,也跟着去给他打下手了,此时已经在炼丹房里呆了一个月。

  而其余诸峰,似乎并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前来帮忙,都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等着香草峰自己抓出贼人。

  方寸有些担心,担心自己继续呆在这香草峰上,要是那葛峰主炼丹成功出关,那自己还不被他发现?还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吗?

  方寸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应该快点学会这个世界的语言,然后离开这里,这里可是修仙宗门,要是有人注意到他这只小虫子,那他可就真的死定了。

  有了这种紧迫感,方寸学东西的精神头都足了不少,晚上也不再出去偷草药了,虽然十几天下来,那些守夜的弟子又开始松懈。

  但为了将来有机会去峰顶偷那两株草药,他只能忍着。

  结果才忍了两天,这位葛峰主便出关了,这让方寸胆颤心惊过了几天,才发现这位中年文士一般的葛峰主,根本没有理会这种事。

  平日里,基本上也是在丹房里修炼。

  倒是他的大徒弟钱树,把香草峰一众弟子给骂了一顿,然后香草峰的守卫又严了不少。

  这让本来想悄悄上山顶偷药,然后悄悄走人的方寸,不得不再次蛰伏下来,继续在这里习文断字听书。

  听了这么久,方寸也发现了,这些稚童们学习的,全都是一些草药知识,他们所学的文字,也基本上都是那些草药的名字。

  这种培养方式,让方寸有些无言,但不得不说,这也算是术业有专攻了。先从草药知识开始,然后再教其他,没毛病!

  同时也知道那个雾根草是什么东西,那草的名字,正是因为它的草根拔出来时,有雾状的轻丝缠绕,像云似雾,是以有此名。

  如此这般,方寸又蛰伏了半个月。

  当香草峰上的守卫松懈下来后,方寸终于再一次开始自己的盗药大业。当然,他没有瞄准某一株,而是每一株吃一两张草叶这样。

  如此一来,那些弟子们想要发现草药被盗,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这样,方寸出门两晚,然后再次进入休眠。

  几天后,他再一次成功蜕皮,力量有了明显的增长,体长也有将近六寸,两只触角又硬了些许。

  方寸心满意足地开始继续他的课堂生涯和盗药生涯,业务熟练得飞起。语言学得也很快,虽然没办法与人对话,但大家说的,已经基本上能够听个大概,就是文字学得比较少。

  不是他不想多学,而是那些教课的,教得不够快。

  授课的老师也基本上是几天一换,没有固定的。

  有些老师耐心比较大,课堂气氛比较热烈,稚童们踊跃发言,他就能多学些。

  有些老师教得沉闷,大家学得也很沉闷,反而学得比较慢。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虽说方寸的盗药业务熟得飞起,但当他渐渐逮着一些美味的草叶使劲薅,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别人多少也能看得出来。

  这不,这天晚上,他就被人给逮了个正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