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超级大矿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武术顾问

网游之超级大矿工 神色调 4144 2018.11.12 09:21

  楚岩说道:“说正经的,你的技能哪里来的?你现实中到底是武林高手还是内裤外穿小超人?”

  “呃……,你确认你这个问题很正经?”亮剑摸着光溜溜的下巴,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笑意。

  “少废话,不说清楚你今个儿就别想出村,难道你不急着进门派?反正我不急!”说着楚岩就死死的拽住亮剑,也不拍亮剑直接翻脸秒杀他。

  亮剑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其实是内测玩家!”

  “切,别装神弄鬼,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说重点!”

  亮剑声音压得更低了:“重点就是,我是内测玩家,内测的时候自然学过各种高等级武功,我用的就是独孤九剑破箭式!”

  楚岩翻了翻白眼,一副信你才怪的表情,“内测技能怎么可能带到公测,你当是传说中的不删档内测啊!就算是不删档内测也没有只删人物等级装备不删技能的啊!那还不全乱套了!”

  亮剑笑了笑问楚岩要了蜂刃匕,唰的一下寒光闪过,楚岩低下头看到自己左右衣襟上被各划了三道口子和当初店小二出手如出一辙。如果说要有什么差别的话,那就是店小二出刀收刀楚岩都看不清,亮剑还算有迹可寻。

  楚岩愣了愣问道:“为什么你们都能划六下,而我只能划三下?难道店小二真的给我一个不完全破解版?”

  亮剑把蜂刃匕还给楚岩然后说道:“这倒是真的,你那个任务在内测的时候很出名。据大家总结,系统奖励的技能连击次数完全和完成任务的时候的难易度成反比。也就是说你做任务的时候越难越辛苦连击数就越高,当然最高也不过六下。你放把火就收工了,所以是最低的三连击。”

  呃……,哥太聪明也有罪?!楚岩郁闷到了,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问亮剑道:“这和你这么变态有关吗?好像没关系吧!”

  亮剑说道:“当然有关,我现在这个人物根本就没做过那个任务自然也没学过那技能,但是我一样能使出六连击。这只是因为内测的时候我用过这个技能知道该怎么做,而且手还够快。”

  楚岩似懂非懂,“请继续!”

  亮剑说道:“我的剑法也是这样,内测的时候我学的破箭式,我完全记住了破箭式的用法。另外你猜得没错现实中我还真会两下三脚猫功夫,要是想真人pk欢迎你随时找我。所以我在内测的时候就能够在不启动系统技能的情况下,完全手动模仿破箭式,现在当然就更熟练了。”

  楚岩挠了挠头整理了下思路说道:“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也就是说你现在虽然没有系统给的独孤九剑破箭式,但你知道它的动作,你只是依样画葫芦而已。”

  亮剑点点头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当然不是所有技能都能这样模仿的,最典型的就是轻功,我还没见过能不依靠系统技能就施展轻功的。不过据说有人在现实中依样画葫芦练了内功,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啊……”楚岩愣了半天才说道,“这样也行,这游戏也太牛b了点吧!那个……你练了系统的内功了吗?我是说在现实中。”

  亮剑笑道:“没有……”见楚岩眼中闪过失望之色,他继续说道:“内功那东西,我没玩游戏的时候就会了啊!干嘛要学系统那些不知真假的玩意,万一走火入魔怎么办!”

  楚岩闻言顿时眼睛一亮,犹豫了一会儿才问道:“能不能教我内功?”

  可惜亮剑摇了摇头说:“家传的,还传男不传女。”

  楚岩很是不满的嘟囔道:“晕,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事,老祖宗的东西就是被你们这样弄没的!”

  亮剑见没他什么事了挥挥手就要走人,楚岩一把拉住他说:“家传内功不能教,你好歹把系统的独孤九剑破箭式教给我再走啊!”

  亮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没有系统技能的支持,你想使出和我一样的剑法,除非……你能在现实中也作出一样的动作。你行吗?没有现实中高深的武功底子你想也别想!现实中练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有这功夫你还不如直接加入华山派找个机会学独孤九剑。”

  “呃……”楚岩愕然无语,现实中他还在练马步这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东西呢,高深的武功真的好遥远。果然还是努力升级,加入门派来得实际。

  亮剑辞别了楚岩,通过传送阵离开了新手村。他当然还是进华山派,希望能把独孤九剑学全。

  楚岩觉得脑袋一团糟和根号二打了声招呼就下线休息了。亮剑的说法确实让他震惊不已,他原以为亮剑只是把现实中高深的武技带到了游戏中。没想到事实更加变态更加不可思议,竟然是游戏中的一些高深武功是真实可行的,甚至连内功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也有人照着系统的说明在现实中修炼。他真的很想知道,那些家伙练成了什么样,现实中挂了可不能复活。

  蓦然回首,她就在灯火阑珊处。哥为了玩好游戏千般搜索而不得的武功,竟然在游戏中就有,有意思哈!

  楚岩马步站得更认真了,升到十五级加入门派的愿望也更强烈了。

  武者止戈!有人不懂?武字是由‘止’字和‘戈’字组成的,简单的说就是用武力化解干戈。

  楚岩觉得老祖宗造字很有道理,哪有平白无故的和平,战争才是维护和平的最有力手段。空口白牙说自己是和平主义者一点用都没有,还有可能被人扁。

  亮剑这一次屠杀,杀得1088号新手村风平浪静,换取几十年和平那是不可能的,但往后的好几天都和平得不得了!

  不仅1088号新手村,据说整个游戏都pk事件都骤减。见识了亮剑近乎疯狂的屠杀,别人都不好意思动手了。你那是什么水平?跟小孩过家家似的,还是老老实实练级吧!

  楚岩带着根号二带齐了补给窝在山嘎达里开始练级了。根号二双手举着横斩,身上全是打秋风得来的装备。几百件装备中淘出来的两件铜器级别的装备,一件铜器一级的长袍和一件铜器二级的手腕,他全装备上了。武力值没涨什么,皮肉却粗了不少,等闲同级怪他能硬挨好几下都不皱下眉头。

  看他举着横斩有一刀没一刀的砍着,楚岩笑了,“就你这速度,两刀之间的空隙也太大了点,换个手快的人都能趁机扎你好几刀了。”

  根号二回头给了他个傻笑,然后继续一刀一刀的砍,只是砍得更认真了。

  这其间玩家铁匠铁牛给楚岩发来短信,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挖矿。楚岩刚倒卖垃圾赚了一大笔怎么可能这时候跑去挖矿,直接告诉他正忙练级,等十五级以后再说。

  呵呵!十五级后哥都不知道入了那个门派了,你还估计还老老实实呆在新手村呢!楚岩根本不太在意和铁牛的合作关系,他一向没把挖矿当做主要职业。

  翌日清晨。

  “假的!”

  楚岩完成了马步练习之后,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致勃勃的给老人介绍了下大宇宙变态的武功技能系统。结果老人翻了翻白眼不咸不淡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亮剑的变态哥可是亲见的,怎么会是假滴呢?!楚岩很不服气,于是开始孜孜不倦的开导老人不要泥古不化,网游不是洪水猛兽,网游里什么样的人才都有,有武功比你高的也不稀奇,一切皆可能……

  楚岩口水都说干了,老人混浊的眼睛里却只有一种神情――你上当了!

  楚岩不由的叹道:“这代沟也忒大了,哥还是叛出师门,赶紧在游戏里再找个npc师傅算了。”

  就在楚岩转身离去的时候,老人抓了抓花白的头发说道:“你说的那游戏叫大宇宙?”

  扑通!楚岩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心中哀叹不已:“完了哥白喷了老半天,被这老头彻底的无视了……”

  老人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人老了,记性不好了。好像老头子我还是那游戏的武术顾问,嗯……好像不是,好像还带个总字,总之差不多……”

  扑通!刚挣扎着爬起来的楚岩再次一头栽倒。不是哥不懂,是这世界太疯狂了!他连滚带爬的跑到老人身边一把抱住老人大腿(这招是和根号二同学学的),痛哭流涕的喊道:“师傅,您要为弟子做主啊!弟子在游戏里给人欺负了,给您老人家丢脸了,给师门抹黑了。”

  老人一脚踹开了正想把鼻涕、口水、眼泪往他裤子上抹的楚岩,哭笑不得的说道:“玩个游戏而已,用得着这样不要脸吗?”

  楚岩灿灿的笑道:“没办法这都二十一世纪末了,眼看就要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了,游戏都快成全民唯一的娱乐兼工作方式了。”

  老人衣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使劲摆摆手说:“走吧!走吧!赶紧玩你的游戏去吧!”楚岩这时候要是真的走了就是二.b出双倍打击,二到底了。

  跟老人一起久了,虽然只是站站马步,吹吹水,但楚岩已经发觉老人根本就一老顽童,哪有什么高人风范。他和老人说起话来也就很随便了,在他的死缠烂打之下,老人虽然口口声声说签了保密协议但还是愿意稍稍透点口风。

  “什么狗屁不通的保密协议,老子的东西爱教谁就教谁!”这是老人的原话,楚岩这才发现老人对所谓的保密协议的无视程度比自己来得彻底得多,顿时眉开眼笑。

  老人接过楚岩在树林里捡来的一根枯树枝,手一抖枯枝断作两截。楚岩眼前一花,老人已经放开手上的那截枯枝,抓住了枯枝的那截末梢。

  乖乖不得了!楚岩咋舌不已,亮剑虽然说他在游戏里的动作、速度在现实中也基本能够做到,但毕竟楚岩没有亲见。眼前这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糟老头的老人手上动作竟然比游戏里的亮剑还快上几分,这老头确实有藐视亮剑的资格。

  “看清楚了!”老人拿着那截脆弱的枯枝末梢冲着边上一棵大树的树身刺了过去。

  哧!哧!哧!哧!枯枝竟然带起了几道残影。老人一收手枯枝稳稳的插在树身上,边上是三个整齐的小孔。

  “呃……”楚岩张大了嘴,大脑直接当机。老人的变态程度远远超乎楚岩的预计。这好有一比,亮剑是游戏里初学独孤九剑的令狐冲,那么老人就是现实中已经登峰造极的剑魔独孤求败。

  这两者间的差距楚岩感觉用天壤云泥之类的都不足以形容,毕竟现在他们可是在真实的世界里的。

  “这就是你所谓的独孤九剑破箭式?”老人言语中满是不屑,“假的!你上当了!”

  楚岩使劲点头,这时候老人就是说地球是扁平的,鸡蛋是方正的,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称是。

  不过老人的下一句话楚岩没敢点头,老人问他道:“那个叫金庸的会武功吗?”

  老人没等楚岩回应就自顾自的说道:“老金也就是写着好玩而已,他不懂!可就这么简单的一刺,那个叫什么策划的猥琐男非得叫它独孤九剑还破箭式,还叫我赶紧把别的几式弄出来,这不是骗人嘛!我抗议也无效,气死我了!要不是你几个师兄拦着,老头子我非得让他知道知道啥叫破腚!”

  “简单!?简单就好,高深的难度大的我也不学了,师傅您老人家就教我这简单的吧!”楚岩腆着脸抱着老人的胳膊使劲摇晃,自从见识了老人远超他想象的实力后,他就死皮懒脸的非要叫老人师傅。按老人的说法,如果真有独孤九剑,那他就是独孤九剑的设计师,能不死缠着吗?

  老人这回倒是没有推辞,详细解说了一番后还亲自演练了几回。其实练习的方法很简单也不耽误马步练习,这也许正是老人愿意教他的原因吧!

  老人让楚岩在站马步的同时,足、膝、胯、腰、脊柱然后到肩、肘、腕、手节节推动一气贯通,最后以手作剑或枪一般刺出去。刺的时候还要假想前面有一只苍蝇,这一刺要刺中苍的腿。刺到尽头的时候再假想手指刺中了灼热的火焰,手条件反射般的往回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