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失误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084 2020.06.04 10:01

  周一的例行早会,因为新城项目开盘,推迟到了周二。现在楼市还是比较火爆的,所谓的开盘其实就是个仪式,大多数房子基本在开盘前就认购差不多了,等销售许可证一拿,就办个仪式,顺带搞搞宣传。本来新城的项目就是几个项目中条件最好的盘,靠近新市政府和新的市第一小学和市一中,但是这个盘主打的是高档住宅,整个价格比周围要高出两千一个平方,原想这个卖起来还得花点力气,出乎意料的是,除了之前认购的人,当天还来了许多有认购意向的人,这就说明下一期的销售前景大好,所以今天几个领导聚在一起,都是喜笑颜开,眉飞色舞。

  中途,新城项目的万总收到一条短信后,把雷雨叫了出去,之后,两人面色凝重地进来。黄子轩感觉到了什么,等孙胖子汇报完,就直接让万总汇报。

  “刚才项目那边来电话,说有几个客户要退差价,什么情况呢,就是李科长的岳父买了一套房子,是特批的价格,有二十个点,关键是他家的那个岳母,嘴巴碎,而且爱炫耀,我们给她家这个价格,她还到处说,等于说她们那个住建局大院的几个客户包括周边的亲戚都知道了,都来要求让价,还组团杀价,要不就要退房。”

  “这价格谁同意的?”还没汇报完的时候,黄子轩的眼光就要杀人了,这几个字他是咬牙切齿讲出来的。

  2017年以前,在淮清市能买房的都是上帝,如果你在售楼处留一个电话,那你就要被售楼处缠上了。但这种形势在2017年得以颠覆,现在,一个好盘的好房,通常普通人是拿不到的,如果你想要指定楼层指定房型,售楼员通常会问你:你有关系吗?所以,一个好的楼盘,会出现关系网组团购买的情况,因为这样的一个群体有关系可以优先购买,并且有能力购买,即便是自己不需要,还可以帮助身边的亲朋好友买,或者自己买再转二手挣差价。当然,这些问题对房产开发公司来说,并没有利益损失,因为政府有限价,不能卖高,加上今年的房产市场很火爆,每个楼盘都不做任何特价,卖给谁都是一样价格,所以,卖给谁都一样。

  新城的楼盘对一些有特权且比较难缠的人,会适当减免一些物业费,其它不会做任何让价,这是集团的统一规定,至于这个二十个点的让利,确实也太大胆了。

  黄子轩问完后,大家把目光都投向万总。万总看着黄子轩的样子,有点诧异,看了看雷总,又看了看黄子轩,然后支支吾吾:“这事情......我和雷总汇报过。孟丽丽有住建局的关系,我也不怕难堪,我直接说,大家都知道我管不住她,她非要说走流程,集团怎么批她怎么执行。”

  “对,雷总和我说过,但是我没见到这个流程。”黄子轩有些疑惑,自己并未见到这个流程,莫非......

  “但是孟丽丽说您已经审批了,总部那边也同意了,昨天她已经和客户把合同签了,根本都没和我说一声!......”

  万总还在那边委屈地申诉,张晓晓已经头皮发麻,自己印象中,整理出来的特殊合同并没有这一份,而黄子轩也表示没有看到这个流程,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个流程被自己当作普通流程点了。想到这里,张晓晓偷偷看了下黄子轩,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

  万总把手机打开,递给黄子轩:“黄总您看,您确实已经审批了,是星期五晚上审批的,正好周日集团那边也审批结束了。”

  黄子轩让其他人先散会,留下两个副总和万总。

  黄子轩:“雷总和郭总,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两位副总有些犹豫,虽然孟丽丽有错在先,但流程毕竟是黄子轩审批过了的。而且,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他们心里都很清楚。最终,雷雨还是先开了口。

  雷雨:“集团三令五申不允许放价,这要是让集团知道了,肯定是要处分的。况且这口子不赌上,下面就不好办了!”

  郭飞也跟着附和:“我同意雷总的意见,不过我要补充的就是,她孟丽丽只是项目销售总监,凭什么不听项目总的话,而且,她作为销售总监,屁股坐在别人家地盘上,她这是要卖房子还是要卖公司啊?”

  黄子轩转头又问万总:“万总呢,你再说说。”

  万总:“孟丽丽的关系,我也不敢动,毕竟,她一回家吹吹耳边风,够我们项目喝一壶的,反正,我听从公司安排。”

  孟丽丽是住建局一位年轻有为的副局长的夫人,年轻时候是吃文艺饭,后来转到了行政岗,原有单位的工资已经养不活她了,讲究的女人,吃饭,穿衣,美容,哪样不要花钱?后来,孟丽丽辞职下海以后,根本不是吃苦的主子,不仅没挣到钱,还把老本赔进去不少。

  新京集团来到淮清以后,由中间人介绍,孟丽丽去新城项目做了销售总监。按照黄子轩的性子,是不稀得和这些人啰嗦,不过雷雨考虑到新京集团初来乍到,而且有几个项目在这边,少不了和住建局打交道,劝说黄子轩就当是花钱养个关系,留下孟丽丽。

  不过孟丽丽搞销售不在行,但是人际外交搞得还是蛮不错的,在所有和政府部门打交道的这一块确实也没让新京集团犯过难。在单位工作吧,也算是认真,有副总监跟在旁边辅佐,销售这一块也没出过什么乱子。不过,她行事作风有些霸道,项目上别人倒是可以体谅她,但是项目总毕竟职位比她高,老是受她气,自然是不服。今天,万总也是借了这件事情,在高层面前狠狠诉了一下苦。

  黄子轩:“那好,我大概讲下我的意思,这个事情,我有主要责任,雷总提前跟我说过,但是看流程的时候我没注意,我承担50%的损失,孟丽丽承担30%,万总和雷总各承担10%,你们的损失,可以酌情在年终奖的时候补偿。当然,以后这种问题,要在源头上杜绝,不能说你们不愿意得罪人,就把锅甩给我。郭总你负责行政的,负责找孟丽丽谈话,认清自己的位置,否则换岗位。”

  万总:“让孟丽丽承担30%?她能干嘛?”

  雷雨:“你放心,对付中老年妇女,郭总比你有方法。”

  郭飞哈哈大笑:“我能有什么方法,我告诉你,新城项目的销售总监,可是肥缺,她就再不高兴,她能舍得不干吗?她老公权力再大,也不如她这个钱来得快。咱们就是跟她硬起来,她也不敢怎么地。老万你就不会用人,所有和住建局对接的事情,你就明面上通通交给她,这样,他老公能来为难项目吗?”

  黄子轩:“万总,如果再搞不定孟丽丽,那直接就让孟丽丽做项目总,你做销售总,正好你也愿意听她指挥。”

  会议结束,几位老总都往外走,张晓晓低着头,浑身无力,瘫坐在椅子上。没想到因为自己的疏忽,给公司造成了三四十万的损失,这钱对公司是小事,但是如果城市公司因此受到处分,那她将是千古罪人。郭飞走到门口,看到张晓晓的模样,又掉头回来,用笔记本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啦走啦,睡着啦?。”随后,他用手指了指黄子轩的背影,轻声对张晓晓说:“这点钱对黄总来说,小钱,少买一套西装,不要难过了,下次注意点。”

  张晓晓知道,其实两位副总都知道这个流程是她点了的,虽然自己是代表黄子轩点的流程,但是这个错是她犯下的,理应她也受罚。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她根本无力承担这个损失,况且,处理意见是黄子轩出的,所以两位副总也认同了这个处理决定。但是,张晓晓自己这一关过不去,她在原来单位业务能力突出,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重大失误,很可能是周五晚上自己心情低落,没仔细看。

  尽管她已经很落魄了,像个摆设一样,干一些打杂的事情。但是,在任何时候,她都希望在工作上,给别人展现出一种对工作负责,能力突出的形象,尽管她并不是那种爱展示自己的人,但是,至少拖公司后腿,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

  她慢慢从会议室挪回自己的位置,木木地坐下发呆。一会,雷雨和郭飞从总经理室出来,对她指指总经理室,示意她进去一下,然后二人走了。

  张晓晓站在黄子轩桌子跟前,绞着双手,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黄子轩指指椅子,示意她坐下。

  “我和郭总他们商量了下,最近几个项目都在陆续开盘,合同审批量大,怕你一人忙不过来,以后,合同流程由刘月代流转。”

  “那我干什么呢?”张晓晓心里一沉,黄子轩的账号不可能交给两个人保管,这就意味着,以后所有的流程都将由刘月来流转,那自己以后就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了,只能端端水,收拾收拾桌子,干一些不需要任何脑力的事情。

  “剩下的事情你还接着做啊。”

  “剩下还有什么事情?”

  黄子轩想了想,然后笑了笑说:“接待什么的,比如给我泡个咖啡,对了,你去给我泡个咖啡吧。”

  张晓晓迅速转身向咖啡机走去,她知道慢一步,就会当着黄子轩的面,把眼泪流下来。走到咖啡机前,她抽了张纸,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开始机械地忙碌起来。她心如刀绞,让一个要求上进的人什么都不干,就相当于否定她的能力,自己刚刚在工作中找到了一点点存在感,对生活重新有了点信心,而现在,这一切都被否定了,不自觉地,又是泪流满面,她偷偷擦了擦,然后回头看看黄子轩,发现他正在看着她。

  “你.....在哭吗?”

  张晓晓背过身去,摆摆手表示否定,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无声地崩溃大哭。黄子轩走过来,茫然失措地站在她旁边:“少做点事情不好吗?”张晓晓哑着嗓子哭道:“我一个研究生,干着一个初中生都能干的事情,公司的人怎么看我。我承认我有失误,但是你们不能否定我全部的能力。本来我干的事情就不多,在您办公室外面像个菩萨一样供着,我就很难受了,您现在让我什么事情都不干,试用期一到,就算你们不说,我自己就得自觉滚蛋,要不然我在门口非得坐傻了。”

  “好了,那刚才的决定我收回,好不好?”黄子轩忽然出奇地温柔。张晓晓忍不住破涕为笑:“黄总,您不能好好说话嘛,您看您今天说话的时候像个幼儿园老师,太不习惯了。”黄子轩立马把脸板上,掉头回到座位。

  “那你以后要用点心,工作归工作,家庭归家庭,不要把不好的情绪带到工作当中来,你的能力我是认可的,不过你最近的情绪还是要好好调整。”

  “黄总,今天的事情我有很大责任,我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

  “三四十万对你来说,可以承担吗?”

  “我不是说承担全部,我是说......承担一部分。”张晓晓着地急辩解。

  黄子轩歪着头想了想,笑着说:“好啊,这笔钱我先帮你垫着,等你买房大业完成以后,再慢慢还给我吧。”

  “三四十万太多了,您也就赔了不到二十万嘛,我吧,挣得少,就意思一下就行了,对吧,黄总。”

  “你想承担责任,又不想赔钱?”

  “赔,少赔一点。”

  “做样子也要做得真诚一点好吧?”

  “呵呵,对了,黄总,您的西装多少钱?”

  “怎么了?”

  “听说有三四十万是吗?”

  “不知道,我的衣服都是雷雨帮我定的,可能没那么钱吧!”

  “为什么您买衣服都是雷总帮您买?”

  “如果有人能够帮你做得更好,为什么不可以让他做呢?”

  “那您的钱也是他掌握的吗?”

  “你在打探我的隐私吗?”

  张晓晓笑了笑,不甘心地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