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 吵架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975 2020.06.14 00:00

  周五一晃到了,张晓晓从一大早就开始策划晚上的安排。先买点爷俩爱吃的菜,回家再收拾一下自己,然后做一桌菜等着爷俩,菜不能多,要不然显得太刻意。关键是怎么组织语言和冯森谈,既不能作太大让步,又不能把事情谈崩。虽然还不知道结果,但是心里已经是豁然开朗,虽然最终结果是要自己作出让步,并不是自己当初所想要的最好结果,但当自己决定让步了以后,心里积压了几个月的石头仿佛就落下了。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晚上几个人年后聚一下,黄总让你也去。”郭飞敲了敲桌子,打断了张晓晓浮想联翩的思绪。

  “我晚上有事去不了。”张晓晓立马拒绝了。

  “那你和黄总说下。”

  “那么多人,去不去他哪里注意得到!”

  郭飞恨铁不成钢地指了指张晓晓,然后掉头走了。

  做好了晚餐,已经过了七点,冯森还没过来,张晓晓去补了个妆,然后坐到沙发上发呆。这样的时刻,曾经在婚姻生活中多次上演,如果他们还没离婚,她早就打电话兴师问罪去了,她最讨厌别人不守时,还不跟别人打招呼,缺乏最起码的尊重!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她已经没有随时兴师问罪的权利了。

  就这么如坐针毡,张晓晓的怒气还是在不停累积。那种被忽视的伤痛,让她不能够再忍受。快八点的时候,思量再三,还是决定给冯森打个电话。

  张晓晓:“什么时候过来?”

  冯森:“啊?”

  张晓晓:“我问你什么时候送文文过来?”

  冯森:“哦,我今晚有点事情耽误了,我等会回去送吧。”

  张晓晓“几点?”

  冯森:“嗯……算了吧,我明早送他过去吧!”

  张晓晓心中怒火陡升,立马掐断电话。心中拼命压抑着即将爆燃的怒火,最后实在控制不住,四处望了望,把手机狠狠地扔在沙发上。想到刚才冯森的态度,他很有可能把这个事情已经忘记了,而自己居然还这么精心准备了半天,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张晓晓看着一桌菜,难以下咽。她决定到公园去透透气。

  戴着耳机,听着一些经典老歌,麻木地走在公园的路上。虽然天气还没完全复暖,但是路上已经来来往往不少人。人来人往,却与己无关,在这个城市里,自己是孤身一人,没人真的关心和在乎,走着走着,觉得有点累了,她坐到路边的长椅上。

  隐约中,感觉到一个跑步的人,在自己面前经过时,慢慢停下了脚步,又往回走了两步,走到自己身边坐下。张晓晓假装不经意地看了看他,却发现这个人正是黄子轩。

  “不是说你有事吗?”黄子轩先打破僵局。

  “哦,事情办完了。你不是去聚餐吗?”

  “吃完了……我先回来了。”

  张晓晓忽然感觉到眼眶里有泪,不知道黄子轩是否看见,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于是站起身,示意要走。黄子轩也站起来,跟着一起走。忽然,张晓晓想起了刘月,刘月不知道从哪里听说黄子轩会去附近的商业广场健身会所健身,于是,果断地去办了一张健身卡。确实也是顺利地见到几次黄子轩,不过最近跟张晓晓吐槽黄子轩不知道为什么不怎么去了,原来是转移阵地了。

  张晓晓:“我听说你都是去健身房的,怎么想起来到公园了?”

  黄子轩:“不是听你说公园空气好,更适合健身嘛!”

  张晓晓:“那只是没钱人的借口,我要是有钱,我不仅要去健身房,我还要请私教,说不定,我自己家里还要有一个健身房呢!”

  黄子轩:“我倒是觉得公园挺好,尤其是晚上,很热闹,却又看不清对方,有那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张晓晓:“那健身房你不去啦?”

  黄子轩:“每个星期去一到两次,做下力量训练。”

  张晓晓:“那你一般都什么时间去?”

  黄子轩:“怎么?你有兴趣?那我下次去的时候约你啊?”

  张晓晓:“不是,就是好奇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去?”

  黄子轩:“我一般星期天晚上去,那时候人比较少,正好健完身之后,可以早点休息,那天晚上我一般不工作,保证一个星期的第一天精力充沛。”

  张晓晓会心一笑:这得告诉刘月,别叫那个傻丫头天天跑空腿了。

  黄子轩:“你一般什么时候来公园跑步?”

  张晓晓:“一般周一到周四晚上都有时间,孩子不在身边,不过也不一定,看心情。”

  张晓晓说完,忽然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为什么要问这些,难道也是有什么想法?果然!

  黄子轩:“那……要不要约一起啊?”

  张晓晓转头看了看黄子轩,这突如其来的盛情邀请,心中虽然是果断拒绝,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张晓晓:“我都是慢慢走,你是快跑,跟我一起,耽误你节奏啊。再说了,我基本上很少出来一次。”

  黄子轩当然不是傻子,知道张晓晓其实就是不愿意,愿意的话哪会有那么多借口。就像那个刘月,每次去健身房,都没见她动几下,光拖着他讲话了,根本就是冲着他这个人去的,根本不是去健身的。结果,这边还有个人不识好歹,自己主动邀请,竟然还被拒绝了,心里想着着实不甘心。

  黄子轩:“你看你吧,120多斤有吧,这种基础健身还要看心情,是不是对自己要求太低了?”

  张晓晓:“我110好吧,按照BMI指数,我这身材标准得不能再标准了!”

  黄子轩:“是吗,你看你的腿,得有刘月两个粗吧,还是多练练比较好!要不然迟早有一天得回到140多斤。”

  黄子轩不知道男人不能对女人的身材随意评价这个道理,哪怕这个女人脸皮再厚。况且张晓晓的腿确实有点粗,她自己本身还挺在意的,这么一说,张晓晓有点急了,本来自己对自己整个身材还有点满意,这么一说,有点伤自尊了。

  张晓晓不满地说:“你不知道腿越走越粗啊。黄总,您真的挺会说话的,怪不得没朋友呢!”

  黄子轩笑着嘲弄她:“你有朋友吗?有朋友的话,还要一个人坐在路边流眼泪?”

  张晓晓反唇相讥:“我没有朋友怎么了,那也比你好。就你的性格,要不是有钱,别人都懒得搭理你。”

  黄子轩愣住了:“那你呢,也是因为有钱才对我好吗?”

  张晓晓哼了声:“不好意思,我没觉得我对你多好。我只是冲着一个月两三万的工资,对你礼貌性的客套。”

  黄子轩闻言,低着头不再说话,张晓晓偷瞧了一下他,有一束路灯的光,恰好照在他脸上,那脸如寒冰。张晓晓自知闯了大祸,但是自己心里也很委屈:怎么能跟女人吵架呢?他说得也很过分不是吗?

  自从和黄子轩认识以来,虽然也是刀光剑影不少次,但是都是暗戳戳的,这样光明正大撕破脸还是第一次。放完狠话之后,两人都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有沉默着,就这么干巴巴地走着路。不一会,走到了张晓晓家附近的岔路口,张晓晓一言不发地拐了出去,留下黄子轩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

  回到家里,张晓晓忽然接到黄子轩的电话,心里想着不会是来跟我道歉的吧,不过对于她而言,这件事情已经是过去时了,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被他喷,要是跟他计较,早气死了。

  黄子轩:“我想申请一个微信,确实回国来以后,感觉这个东西蛮重要的,你教我一下。”

  张晓晓:“哦,很简单啊,你下载一个APP,申请就行了,傻子都会!”

  张晓晓刻意强调了一下傻子两个字,果然黄子轩被呛住了,半天没说话。张晓晓心里有点觉得好笑,刚羞辱过我,这会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大概是想着道歉,却又开不了口,搞这些暗戳戳的借口。

  第二天早上,冯森把文文送了过来。经过一夜的调整,张晓晓的情绪已经稳定多了。既然已经决定让步,那就一让到底,在冯森还为昨晚的事情战战兢兢,不敢进门的时候,张晓晓努力地对他笑了笑,让他进门。张晓晓拿出新买的玩具,让文文去房间里玩,叫冯森坐到了沙发上,自己靠着他坐下。冯森很惊讶,不知道她要干嘛,只是讪讪地笑着。

  张晓晓:“冯森,你上次让我考虑的事情,我今天可以回复你。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发现文文变了,变得开始刻意地讨好我。这种感觉,说不出来,但是我感觉很心酸。我想了很久,我这个年纪了,他是我全部的希望,如果他没教育好,我活得再好有什么用?对吧。再说了,婚姻中,你有责任,我也有责任,但是我们的婚姻也并非无可挽回。如果,我们能给文文一个完整的家,那我们辛苦一点也值得。你说呢?”

  冯森目瞪口呆地听着张晓晓把话说完,然后靠着沙发沉默着。张晓晓见状,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自己这般低声下气了,他居然没有及时回应!

  张晓晓:“这是我的想法,当然,我们都离婚了,你随时可以拒绝。”

  冯森:“不是不是,晓晓,你说,你要是早点明白这个道理,我们之间不就省了这些麻烦事情。”

  张晓晓:“有些事情,不是经历过才懂得嘛。”

  冯森没有张晓晓想得那么雀跃,而是心事重重。她很想问他究竟是在想什么,但是又没有勇气再问,怕他提出不合理要求也好,怕他觉得自己太心急也罢,有些事情不说明白,也是有好处的。

  冯森:“晓晓,你能提出这种想法,我很高兴。但是复婚呢,关系到两个家庭。咱们离婚的时候,闹得两个家庭鸡飞狗跳,这复婚吧,也要给他们一个适应的过程是吧,我先回去给他们打个预防针,防止他们觉得咱们太随便,忽略了他们的感受。”

  张晓晓心里有点不悦,难道他们复婚不是两个家庭都希望看到的?他现在讲这个话,是不是另有原因,而这个阻力,是来自于他的家庭还是他自己。她有些不详的预感,但是她又不愿意多想,毕竟冯森的脑回路跟正常人不一样,他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足为奇。

  张晓晓:“行,你多想想吧,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也不在乎这三五天的,慢慢来吧。”

  冯森点点头:“嗯。对了,我单位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张晓晓有些失落,不知道单位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他一分钟都不愿意多留。还是根本就是他不愿意面对她?

  星期一早上刚上班,张晓晓就跑到刘月旁边,跟她分享黄子轩去健身房时间的信息,两个人趴在一起,说说笑笑,刘月还把自己在健身房偷拍的黄子轩照片给张晓晓看,二人自然免不了评头论足一番。忽然,张晓晓看到刘月后方的宋寅拿文件敲了一下刘月的头,诧异地站起身,才发现黄子轩一直站在他们身后,郭飞也远远地走过来,一探究竟。

  “郭总,这个上班时间干工作以外的事情,公司有没有什么说法?”黄子轩转身问郭飞。

  郭飞手伸过去,示意刘月把手机拿过来,刘月当然不同意,把手机塞进抽屉。

  “适当娱乐可以,也算是放松放松,不过以后不能太过分啊!”郭飞嬉皮笑脸地说。

  黄子轩没说话,拉长个脸进了办公室。看着黄子轩发了火,虽然不知道火在什么地方,但是张晓晓心里还是有所顾忌的,毕竟,黄子轩在工作上是她的直属领导,也是这里的最大领导,一是一,二是二,不能含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