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二 升迁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054 2020.07.01 11:30

  黄子轩抬眼怔怔地看着张晓晓,端起杯子一连撮了三口咖啡。稍后,才低声地问:“为什么想起要回抚养权?”

  张晓晓心里一凉,张大静说的没错,相处和谐是一回事,愿意一起生活又是另一回事。原来在黄子轩未来的规划中,文文的存在并不是理所当然。如果真要是黄子轩不愿意和文文一起生活,那么自己还会愿意和他继续下去吗?

  见张晓晓没有说话,黄子轩接着说:“以你目前的状况,通过法律起诉变更抚养权的可能性基本为零。除非你和孩子的父亲协商,让他同意变更抚养权,你认为这个可能性有多大?”

  张晓晓黯然地说:“不可能的,就算是他爸爸无所谓了,他爷爷奶奶也不同意的。”

  黄子轩:“那你贸然采取措施的话,反而是.....。”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未等黄子轩话说完,张晓晓抢着问。

  “我认为你未必一定要争夺抚养权。”

  张晓晓的心进一步变凉,自尊心让她不想再开口问下去了。她转身想要离开黄子轩办公室,缓缓地走到门边,又想起咄咄逼人的张大静。这些天,张大静免不了要来问她事情进展,她和黄子轩究竟能不能进行下去,得尽早有个了断,别叫自己的家人跟在后面担忧。

  “假如,我是说假如,我们有一天真的在了一起,你,要不要带着文文?”张晓晓转身问。

  黄子轩笑着站起身,走到张晓晓面前,柔声说道:“我的意见重要吗?”

  “重不重要,你不妨说说看!”

  “我想要的理想状态是我们三个人,真的像一家人一样,能够和睦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可是你也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很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人,尤其还是跟一个小孩子。假如最后孩子不愿意接受我,会改变你对我的看法吗?”

  “我们是我们,孩子是孩子,只要你愿意对孩子好,孩子哪有不接受的道理。”张晓晓不能理解黄子轩的担忧。

  黄子轩缓缓走向窗边,对着窗外静静地看了一会,然后轻轻说道:“晓晓,你想得太简单了。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承认过我爸爸现在的那一位,即便从内心来说,她对我一直还算不错。”

  张晓晓愣住了,黄子轩看事情的角度和自己并不同,因为他自己已经有了特殊经历。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去安慰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接话,只好就这么呆呆地站着。

  很快,黄子轩转过身,看着张晓晓,说道:“不过,你说的也对,大人是大人,小孩是小孩。如果是为了小孩子好,那大人该承担的就要承担。只要你愿意,我愿意全力支持你!”张晓晓叹了一口气:“这是往好的方向想的,万一他爸爸就是不愿意放手怎么办?要不到抚养权,一切都是空谈。”

  黄子轩轻轻一笑:“你不用太担心,你也不是非得有抚养权才可以和文文在一起。”

  张晓晓:“嗯?什么意思?”

  黄子轩回到座位坐下,然后指指桌前的椅子,示意张晓晓也坐下。

  “你说过,文文的爸爸一直工作很忙,根本顾不上文文,再加上马上他又有一个孩子,家里肯定会很忙。但是文文马上就要上小学了,学业也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假如这个时候,你以辅导孩子学习为借口,把孩子接过来,他们家应该会同意。”

  “然后呢?”

  “然后孩子每天就可以和你在一起啊,节假日再回去他爸爸家,这跟你取得抚养权有什么区别?”

  “但是孩子还不是跟他爸爸姓?而且,只要他家不愿意,立马可以把孩子要回去。”

  黄子轩摇了摇头:“你到底是想照顾好孩子,还是想占有孩子?”

  张晓晓哑然。

  黄子轩耐心地劝导:“其实在孩子这个问题上,你也好,他爸爸也好,爷爷奶奶也好,初衷都是一样的,就是为了孩子更好。如果谁有能力让孩子更好,其他人都不会有意见。如果他们家可以给孩子更好的条件,你也要学会放手。”

  张晓晓反驳道:“他们家?怎么可能?”

  “所以,只要你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他们家应该不会反对孩子由你来带。等到孩子大了,如果孩子愿意跟你,到时候你就可以要回抚养权,我记得那个年龄界限应该是十岁,对,十岁以上的孩子。但是最好不要走到那一步,我觉得,你跟他父亲好好相处,对孩子比较好。”

  张晓晓不仅感慨:“轩哥,优秀的人果然是各方面都优秀,我一直以为你对工作上的事情才会精通,没想到对家长里短也是头头是道,感情啊法律啊什么的,各方面都分析得跟真的一样,跟背台词一样流利!”

  黄子轩笑了笑,有些走神,许久才说道:“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研究,当初我妈妈有没有可能要回我的抚养权,假如,她愿意的话。”

  张晓晓走过去,怜惜地伸出手,摩挲着黄子轩的背。

  敲门声忽然响起。张晓晓迅速转身,微笑着开门,敲门的是郭飞。

  “郭总早!”

  “早。”

  打完招呼后,张晓晓顺势出了黄子轩办公室。

  郭飞进了黄子轩办公室,看了下黄子轩,讨好地笑道:“我来混杯咖啡喝喝。”

  黄子轩指指靠墙的茶水桌上:“那边有现成的。”

  郭飞把咖啡端过来,并没有着急回去,而是坐下静静地看着黄子轩工作。

  “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黄子轩头也不抬地问。

  郭飞笑了笑:“黄总,我听说最近公司正在筹建江南区域公司,这是真的吗?”

  “在淮清城市公司没成立之前,公司就在筹建江南区域公司,淮清城市公司也不过是在投石问路,这些你都知道的。”

  “可是那是计划,但是,我听说最近这件事情已经提上日程,我是听说七月初就会成立,是这样吗?”

  黄子轩笑了下,然后回答:“我也没参加公司董事会,这些我知道的跟你一样多,可能,还没有你知道的多。”

  郭飞盯着黄子轩的表情,似乎在搞清黄子轩说的是真是假。黄子轩觉察到他的异样,反问道:“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在担心什么呢?”

  郭飞呵呵傻笑了一会,然后说道:“我最近看了一个东西,觉得特别有意思,叫地产从业人员职业发展图,给你看看。”说完,他把手机递给黄子轩。

  黄子轩接过一看,是一个地产各从业人员25-40岁之间的职业发展规划,有些调侃的意味,确实挺有意思的。比如对于土建工程类,25岁时候会是土建工程师,27岁是土建经理,29岁是工程经理,35岁是工程总监,结果40岁就成了乙方包工头。

  郭飞接着说:“至少我那个还挺符合我的,我也是24-25岁入职,从HR专员做起,然后主管,35岁做了总监,你看最后40岁是什么,保险代理人,我明年就40岁了,可以做保险代理人了。”

  黄子轩笑着把手机还给郭飞:“是挺有意思的,不过你的口才,做保险代理人也不是不可以,你可以尝试一下。”

  郭飞难得认真地说:“表面上看这就是一个段子,一个笑话。但其实说明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35岁是一个地产人的黄金年龄,应该到达职业生涯的顶峰,如果错过这个时机,四十岁以后就没有什么前途了。”

  黄子轩认同地点点头:“地产行业人才流动性比较高,但是光从积累经验来看,十几年足够了,而三十五岁正好是经验和精力俱佳的时候,这也是地产行业不太会招35岁以上人的原因,不过,各行各业对35岁以上的人都不是很友好,其实,这不太科学。现在的人也注重保养,有的人四五十岁了一样精力充沛,事业心很强,而且,有很多行业对经验的要求比较高。”

  这些话说到郭飞的心坎上了,他有些失落地说:“就像我,虽然比你大了七岁,但是我觉得,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仍然觉得自己很年轻,至少我自己觉得我跟你们没什么太大的代沟。”

  黄子轩安慰道:“我们也从来没觉得和你有什么年龄差啊,怎么了,老郭,今天好像兴致不高啊?”

  郭飞绕了那么多圈子,当然是有事要和黄子轩说。眼见黄子轩把话引子抛过来,连忙接道:“黄总,我听说江南区域公司的领导班子都定下来了,你知道有谁吗?”

  黄子轩摇摇头:“暂时不知道,还没人跟我谈。”

  郭飞:“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就直接说了。我听说淮清的一套班子都走差不多,就留我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黄子轩想了想,回道:“也有可能吧,本来淮清城市公司就是为江南区域公司培养人才的,都上去也有可能,毕竟,区域公司人才需求还是比较大的。”

  郭飞激动地说:“那为什么只留我一个?”

  黄子轩笑道:“难道你舍不得我们?”

  郭飞急道:“黄总,你知道我什么意思。我明年就40岁了,再不上去就很难上去了。而且你知道,咱们公司升迁速度并不算快,这次是难得的机会,可以得到火速提拔,我真的很想有这次机会。我不懂公司是怎么想的,我在淮清城市公司年龄最大,资历最老......”

  黄子轩:“如果其他人都走了,那么淮清城市公司就要有很多新人充实进来,所以,留一个老同志来领导也是理所当然的。其实,淮清公司成立也不过大半年时间,一下子全换了肯定不现实,肯定要留人交接。”

  郭飞沉默了,半响才缓缓说道:“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就想问一句,为什么是我?”

  黄子轩:“如果我和雷雨都走了,那么我的位置就是你的,你也是提拔了啊。而且,走的应该都是领导层,基层包括下面项目的人都不变,你也能驾轻就熟,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

  黄子轩的问题,像一根针,戳破了郭飞那些暗戳戳的小心思。郭飞想了好一会,才拐弯抹角地问了一句:“城市总也不错,不过从城市公司再上区域就难了。将来江南区域公司成立以后,下面还要细分区域公司,等于说我往上走的路只会越来越远。”

  黄子轩笑着点点头,手里的笔转得飞快。

  郭飞急了:“黄总,你别光笑啊,你替我想想办法啊!”

  黄子轩回道:“其实我进公司也不过两年,但是按照我对公司的了解,似乎不会全部任用淮清公司所有领导层。”

  郭飞有些疑惑:“为什么?”

  黄子轩又笑了:“至少不会同时把我和雷雨同时调上去。”说完,自己先笑个不停。笑了一会,他又补充道:“好了,不说了,我懂你的意思,你想让我给你找高层说说话是吧?”

  郭飞尴尬地笑笑,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谢谢黄总栽培!”

  黄子轩:“不过,我先跟你说,区域公司肯定会有很多空降兵,像其他高层的关系户这些,如果有空余位置,我会推荐你。如果没有,你就再等等。如果我真到了区域公司,我肯定会更愿意用淮清公司的人。”

  郭飞感激地点点头,然后说道:“富二代我见过很多,像黄总这样平易近人的,我是见到第一个。我听说,你是钦定的新京集团的接班人。”

  黄子轩呵呵一笑,摇摇头。

  “不是吧,整个集团都这么说。”郭飞难以置信地说。

  “现在公司有董事会,能不能上还要看我的能力。不过,我对这个并不感兴趣。而且,黄家并不是只有我一个儿子。”

  郭飞明显一愣,但是还是立即反应过来,忙不迭地接着恭维:“像您这样有能力的,估计没有吧?公司都说,成立淮清城市公司和江南区域公司,就是在为您铺路。”

  黄子轩无奈地说:“怎么我都不知道的事情,公司的人这么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