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一 孩子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049 2020.06.30 11:30

  一大早,张晓晓被门铃声惊醒,一看手机,还不到六点。心里想着该不是黄子轩又来跟她一起吃早餐吧?如果真是这样,那真够黏人的,这么想着,嘴角笑容不由地浮起来了。

  门一开,张晓晓笑容僵住了。门口站着张大静,她正探着头向里面看去。张晓晓翻了一个白眼,回到床上接着睡觉。张大静一路跟着到了床边。

  “昨晚真没在这里睡啊?”

  张晓晓没搭理她,张大静不甘心,推了推张晓晓。

  “张晓晓,这么优秀一男人,送上门来,你居然让他跑了?”

  张晓晓迷迷糊糊地回道:“不是你让我叫他回去的嘛?”

  “我让你叫你就叫啊,你不是一向都是跟我反着来的吗?”

  张晓晓朦朦胧胧嘟囔道:“张大静你神经病啊,一大早不睡觉,这才几点啊?”

  张大静无奈地叹口气:“好吧你睡吧,看你都胖成什么样儿还睡,我先去给你做饭。等你起来我细细跟你说。”

  张大静是个老师,底子比张晓晓漂亮,年轻时候可是个美人胚子,如今嗓门大也是因为当了十多年教师落下的职业病。平日比较节俭,基本不买什么化妆品和衣服,做家务也很在行,比张晓晓居家得多,加上和老公刘庆这么多年感情稳定,闺女成绩又好,基本不让二老操心,在家里比较有威望。

  张大静说做饭还真叮叮当当忙活起来,厨房门也不关,吵得张晓晓根本睡不着。张晓晓无奈起身去洗漱。洗好回到桌边一看,除了面条,张大静居然整了两个凉菜,张晓晓想了半天也记不起自己家哪里有这个食材。

  “张大静,这冷菜你哪里翻出来的?”

  “地柜里,好几包黄花菜,木耳和粉皮什么的。”

  “你有没有看看霉了没?”

  “看了看了,再不吃估计就霉了,待会我拿几包回去啊,反正你也吃不完。”

  到张晓晓家收拾东西是张大静的习惯,每次来张晓晓家都是大包小包往回拿。自从张晓晓离婚了之后,张大静才消停了一段时间。

  “晓晓,我昨晚想了一晚,觉得我昨天思考的不成熟。我这样想的,如果昨天那个人真的像你说的那个条件,我觉得你不要命也要把他留住。”

  张晓晓知道只要一开饭,审讯就得开始了。但是这个根本没办法逃掉,况且,她也需要有个人给她一些主意,哪怕是馊主意。

  “你一夜没睡?张大静,你是不是神经病啊?为别人的事情你盘一夜睡不着觉?你们做老师都像你这么闲?”

  “张晓晓,我在你心目中算别人吗?你能不能有点良心,你离婚那阵子,我流了多少眼泪你知不知道?”

  “打住啊,我都没流泪,你流什么眼泪?”

  “从小到大,我还不知道你,人前要强,背地流泪,你就死倔!”

  张晓晓不吱声了,低头闷声吃饭。姐姐说的没错,还是她最了解自己。

  “晓晓,昨天我是想,想要你找一个踏踏实实能跟你过一辈子的人,怕你找个不靠谱的人受伤害。昨晚我又想了想,谁又能保证跟你过一辈子?就像当初,我们都以为你能跟冯森过一辈子,结果呢,不仅没过到头,还落个一无所有。与其这样,不如找一个条件好的,三年也好,五年也罢,反正至少最后离婚的时候不吃亏,总得分你点财产吧。”

  张晓晓听着有点道理,却又不那么顺耳。

  “就你这三观还当老师呢,张大静,你跟别人还没结婚呢,就想着离婚分人家财产。”

  “天下大部分女人都不想离婚,可是真到了不得不面对的一天,分财产就是很现实的问题。你是有工作的,你要是没工作,我看你早就出去要饭了。”

  “好啦,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跟他能不能结婚都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女追男,隔层纱,你主动点,吃点亏。”

  张晓晓忍不住笑了:“张大静,你能不能有点节操,什么叫吃点亏?”

  张大静激动地敲了敲桌子:“张晓晓,不是哪个女人都有你这个机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你信不信,你们单位就有一大把小姑娘排队等你让位置呢。别到时候你想吃亏的时候,都没了机会。”

  张晓晓眼睛挑了挑,笑着对张大静说:“你别说,还真是的,公司真的有人喜欢他。”

  张大静连忙追问:“那你有没有注意他有没有一脚踏几船?”

  张晓晓一愣,缓缓说道:“啊?这个我没想过,也没注意过。”

  “哎呦,你个傻丫头,三十多岁你还不长记性,你都吃过一次亏了,那冯森要不是有人,他能跟你离婚?”张大静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完才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岔题:“反正你多注意点不会吃亏的。”

  张晓晓尴尬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张大静见无法逃避,只好如实说道:“他妈上次给我妈打电话,让我妈给带两天孩子,说是月底冯森结婚那两天,怕照顾不到孩子情绪,孩子会难受。”

  张晓晓彻底被激怒了:“那就不能找我吗?找我妈什么意思,大概是去炫耀吧?你看我儿子离了婚,立马就有了下家,多抢手啊。这家人怎么那么奇葩呢?”

  张大静见张晓晓那么激动,立马起身拍了拍她后背,轻声安抚道:“唉呀,别生气了。我当时就打电话骂回去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反正把老太太气得够呛。”

  看张晓晓情绪平复了些,张大静补充道:“咱们大人斗气归斗气,但是孩子也不得不考虑。爸爸结婚这个事情,文文的年纪还不知道怎么理解。我看啊,确实要把他接过来,你那两天要是没空,我请假帮你带两天。”

  张晓晓细细想来,也是很心疼。原本以为文文在冯森那里,至少有爷爷奶奶和爸爸三个人的爱,没想到那么快,局势就发生了变化。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冯家的骨肉,从与冯家亲近程度上来说,和文文是一样的,但是在那个家庭里,却比文文多了一个亲妈。

  “姐姐,你说我是不是要把孩子要回来。”

  张大静看着张晓晓,叹了一口气:“孩子吧,总得来说还是跟妈妈好。但是带着孩子,你找人就困难得多。就算你和那个男的结了婚,想把孩子带在身边,也得他心甘情愿才行,要不然肯定影响你们两个人的感情。”

  “他和文文见过面,感觉相处还挺和谐的。”

  张大静摆了摆手,说道:“这个时候相处和谐,和生活在一起完全是两码事。现在他对文文好,不过是在讨好你。等结了婚,哪怕是他愿意和文文一起生活,以后你们两个也免不了要为孩子吵架。”

  本来两个人相处挺甜蜜的,张晓晓对自己和黄子轩的未来还有一丝憧憬,被张大静这么一说,感觉思绪很乱。

  “那算了,不考虑那么多了,大不了我带着文文过呗。”

  “别瞎说,你那么年轻,一个人过怎么办。你别想太多,万一文文在冯家过得一直很好呢,是吧?”

  张晓晓哼了一声:“要是那一家真能对孩子尽心尽力,也不至于到今天。”

  “别多想了,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我嘛。”

  张晓晓听到张大静的安慰,心里暖暖的。不过自己的孩子,托付给谁都不行,能自己照顾还是要自己照顾,毕竟教育孩子不是给口饭吃就行,从身体到心理,从物质到精神,作为母亲,都想亲自给他最好的。

  张晓晓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可以去上班了。于是催张大静赶紧走,碗筷自己晚上再回来收拾。张大静一听有点着急,自己还有前言万语没有说出口。

  “张晓晓,你再听我讲两句哈。你的情商要提高提高,不要直来直去的,那些有钱的男人,都被别人捧惯了,不喜欢你这种说生气就甩脸子的臭脾气。你别看不惯那些绿茶婊有手段,但是还不是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的。”

  “张大静,你一辈子就找一男人,还来教育我怎么找对象。你以为别人都想你家刘庆那样傻不愣叽的。”

  “哎呦呦,把你能耐得,你加上这个不也就两个男人。再说了,我年轻那会有多少人追你不知道啊,光跑到我们家表白的就有两三个吧?”

  张大静说的是实话,年轻时候的张大静不仅漂亮,而且温柔,讲话都是慢声细语的。可惜十几年教师当过来,现在嗓门大的一栋楼都听见,脾气急得能随时点火。

  “那几个男人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估计会后悔当初跑到我家吧,哈哈。”

  面对张晓晓的嘲笑,张大静有些急眼了:“我现在怎么了,我就是没收拾,收拾起来不比你差。别看你现在抹得油光水滑的,过几年还不是得跟我一样,人年纪大了都一样,抹再多化妆品也盖不住。”

  一看张大静急眼了,张晓晓连忙闪人。到了公司,看看时间,比平时来早了二十多分钟。张晓晓到黄子轩办公室把门窗打开透了透气,磨了一杯咖啡。忙妥后,张晓晓环视了一下这间办公室,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站在这间办公室。

  黄子轩的办公室有一面大的落地窗,窗前是两个对面而坐的小沙发,平时这个沙发也鲜有人坐。因为黄子轩在办公室的时候,都是坐在办公位上。而办公桌的对面,也放了几把椅子,一般来客都会坐在这几张椅子上。

  张晓晓忽然想起张大静早上问她的问题,而现在这个问题也有些困扰她:黄子轩是否对其她女生也有示好。公司条件比自己好的也有不少,而自己除了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有利条件,其它找不出更好的优势。

  张晓晓站到窗边,向下望去。楼下就是城市最中心的淮海路,此刻的淮海路已经满是熙熙攘攘的上班人群。公司所在的商业大楼有三十多层,从公司所在二十二层望下去,看不清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每个人步履匆匆。

  有的时候觉得人挺没意思的,努力地活着不知道为了什么。但是,尽管是生活中不断有磨难,每个人却又活得那么努力。这个时候,想到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张晓晓很迷茫。就像今天早上张大静说得那样,假如自己失去这次机会,自己哭都不知道怎么哭。

  是不是真的就像张大静说得那样,抓住黄子轩这个靠山,即便最后没有人,至少不会在钱上跟她斤斤计较。他手指松一松,自己便是一辈子荣华富贵。况且,跟他恋爱,也是很幸福的。只不过自己一直很忐忑,怕失去,怕伤害。其实细细想来,自己有什么可失去的?

  “晓晓?”一个男声在身后忽然响起。

  正在胡思乱起的张晓晓被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是黄子轩。

  “你来了?我帮你把办公室收拾一下,咖啡也煮好了。”张晓晓慌乱说道,边说边往外走。

  黄子轩一把拉过她,关切地问:“你怎么了?一大早站在窗户边发什么呆?”

  张晓晓笑了笑:“今天来早了,就.....就乘你没来,站在窗边感受一下成功人士的视野。”

  黄子轩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你还能开玩笑就好,我以为你遇到什么事情呢。”稍顷,有补充道:“对了,你早饭吃了吗?”

  “嗯,在家吃过了。”

  “今天怎么想起在家吃饭了?”

  “不是你说别在公司吃早饭吗?”

  黄子轩忍不住笑着说:“肚子饿的话,哪里能好好工作!”

  张晓晓怼道:“黄总还真是双标啊!”

  黄子轩撇了撇嘴,无言以对。张晓晓笑着转身准备出去,后面传来一句话:“我的双标只对你!”张晓晓幸福地打了个趔趄,连忙扶住门。

  “怎么了?”

  “一大早,被黄总幸福得快要晕倒了。”

  张晓晓回身,走到黄子轩面前,坐下。认真地问:“你知不知道,我怎么样才能夺回文文的抚养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