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八章 微整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228 2020.06.12 19:30

  在淮清这样的城市,医美不算多,但是像双眼皮这样的小手术,很多美容院都可以做。在张晓晓极力建议下,她们还是来到一家相对正规的私人诊所,诊所的规模中等,但是医生却是从当地唯一一家三甲医院出来的,等于说有了正规医院的水平,却只有普通诊所的收费,甚至比很多美容院的价格都要公道。

  诊所医生建议黄婷婷双眼皮和面部抽脂可以同时做,甚至还可以考虑做一个鼻子小综合,黄婷婷都笑眯眯地应允了。张晓晓也不知道该鼓励还是该阻止,三个手术同时做,风险肯定要大一些,而且恢复起来比较痛苦。但是这三样手术确实也都挺适合她的,况且,一样手术也是疼,三样也是疼,忍几天也就过去了。正想着,黄婷婷已经迫不及待要去签手术协议了。

  张晓晓:“李医生,你做的时候,眼角是不是就不用开了,我看了好多人做成了网红脸。”

  李医生:“也可以。不做也可以。”

  张晓晓:“还有抽脂的话,颧骨下面还是要留一些的吧,太瘦也很难看。”

  李医生:“你还蛮专业的嘛,不过每个地方的脂肪不一样厚,我们更多考虑的是怎么样把处理得平整一些,我一般会把下巴和咬肌附近吸得多一点,到时候看效果,决定其它地方抽还是不抽,抽多少。”

  黄婷婷一脸白痴地看着他们,等李医生进手术室准备去了,她开心地问张晓晓:“我是不是待会出来就会彻头彻尾变了一个样?”张晓晓笑笑点了点头。

  “等你待会出来就会变成一个大猪头。”

  “啥,你说什么?”

  “我说你别紧张,这是个小手术,不会有事的。”

  手术进行了大概两个小时,张晓晓给文文点了个外卖,小家伙除了吃东西时候开心一会,其它时候无聊至极,在会客室一会趴一会滚的,但是张晓晓又不能离开,怕黄婷婷忽然出来没人照顾。

  这家诊所是夫妻店,另外还招了几个护士。老板娘也曾经是个护士,老板李医生是二婚,比老板娘大了不少,她并没有打听过他们之间有什么故事,不过老板娘看上去不简单,当面给人一副淡泊名利的模样,却又喜欢暗戳戳地秀恩爱和炫富,举手投足都是戏,那朋友圈简直做作得一塌糊涂,一直忍不住想要屏蔽她。

  好不容易熬到手术结束,张晓晓拿着道具冲到手术室门口,给黄婷婷戴上墨镜,戴上渔夫帽,李医生过来指了指墨镜:“不能戴墨镜,注意压到鼻子。”

  张晓晓仔细端详了黄婷婷的脸,努力压抑住笑容:“嗯,看上去不错。”黄婷婷闻言兴奋地要照镜子,张晓晓一把拖过她:“你赶紧走吧,回家慢慢照,文文等着急了。”

  开着车走了很久,刚才还一直激动地叽叽喳喳的黄婷婷忽然安静了下来,张晓晓通过后视镜看了下她,脸部肿得像猪头三一样,根本看不清表情。只依稀觉得表情应该很丧。

  “怎么不说话了?”

  “晓晓,你的后视镜没有变形吧?”

  “怎么啦?”

  “我好像看到我的脸了,你实话实说,是不是失败了?”

  张晓晓终于仍不住哈哈大笑。

  “婷婷,我跟你说,刚做完手术就是这样,只要你保养的好,只要几天就可以恢复大差不差了。不过像双眼皮这种手术,要想恢复到自然,估计至少要半年。待会,我还得去给你买止疼药,医生给的消炎药也记得吃,今晚日子你得熬了。”

  黄婷婷仍不住哀嚎:“啊…..你之前为什么不给我说?”

  “跟你说你会不做吗?”

  “起码给我有心理准备啊!”

  “除了增加心理负担,没有什么用好吧!”

  “那如果要是不成功怎么办?”

  “放心,你按照医生发给你的注意事项,注意别感染就行了,其它就交给上帝吧!”

  “什么上帝,我是相信你才来的!”

  “别碰瓷哦,我说让你一样一样来,你听我的了吗?不过你还真别担心,这些手术我经历不过不止一次,没什么,真的,小手术。”

  “你也做过?”

  “不哦,主要是陪人家来的。”

  黄婷婷兴奋不已:“快说说,你做过啥,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张晓晓神秘一笑:“骗你的,不过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放心吧。”

  大年三十早上,张晓晓很早就醒了,她努力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提前贴上春联和福字,备上水果和零食,想营造出一种自己也可以很好过年的感觉。然后又把文文的东西收拾好,等着冯森过来接。

  没想到冯森连门都没进,直接在门外等文文出去,临走的时候,回过头,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要不要给我一起回去过年?”张晓晓摇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冯森已经拉着文文转身离开。

  这就是中年夫妻的悲哀,女人常常怀念恋爱时那种备受宠溺的感觉,而大部分婚后直男已经没有那个耐性。有时候一个争吵,通常是只需要男人多说一句话,多一点温柔和耐心,就可以避免,而男人却不愿意多做一点努力,哪怕是要面对激烈的争吵也不愿意。张晓晓这种性格的女人,没有足够的铺垫和台阶,哪能轻易退让?不过她也知道,要指望冯森有那个耐心,大概是太阳从西边出了。

  文文走了以后,张晓晓有些失落,索性连吃饭的兴致也没有了,抱着零食躺到沙发上,看着央视迎春晚会之前的花絮节目。太久没关注电视节目了,好多东西已经跟不上时代。因为心情低落,所以虽然眼前热闹非凡,心中却冰如寒冬。这么看着,着实没什么味道,一会儿竟睡着了。

  朦胧中,身上凉意阵阵。努力睁眼朝窗外看去,天已将黑。拿起手机一看,五点了,手机有信息,是黄子轩发来的,言简意赅,祝她新年快乐。她心中苦涩地笑道:你没了妈,我没了家,一个伤心的人祝另一个伤心的人新年快乐,心酸而有趣。想着给他礼貌性地回复一下,想了半天,不知道回复什么。忽然又想起,他在国外,不知道自己发信息是不是要漫游收费,而且,搞不好他是群发,回不回根本无所谓,于是把手机一扔,寻摸着是不是去找点东西吃吃。未待她站起身,电话响了,是黄婷婷。

  “喂,晓晓,我眼睛怎么还那么肿啊?”

  “这才第二天好吗?你再等等。”

  “唉,鼻子也不舒服呢。”

  “要有一个适应期,毕竟不是你自己的东西好吧。”

  “家里啥吃的也没有,也不敢出去吃。”

  “你没回家啊?”

  “没,我回家不是要把我家里人吓死,我跟他们说我值班呢。”

  张晓晓想了一会,想着自己凄凄惨惨也是难熬,不如两人抱团取暖。

  “那我去陪你吧!”

  “那哪里行,你得陪着自己家里人啊。”

  “算了,我到了再跟你说。”

  张晓晓带着家里的食物,张罗了火锅。黄婷婷看着火锅,却眼泪直往下流,张晓晓不停地给她递面纸。

  黄婷婷:“晓晓,你说你心中这么大的委屈,为什么从来不和我说呢?”

  张晓晓:“多大事啊?我也没觉得是委屈。”

  黄婷婷:“怎么不是委屈了,晓晓,我要知道你都是一个人,我就多陪陪你了啊。”

  张晓晓:“我发现你今天怎么和刘月一样,爱心泛滥啊,我这么大一个人,这点事情我还是能承受的。”

  黄婷婷:“不是,晓晓,你是我在新京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遇到了事情我却不知道,我这个朋友很失职知道吗?”

  张晓晓:“你就没有事情我不知道的吗?谁还没有一点私密空间啊”

  黄婷婷:“我没有啊!”

  黄晓晓:“你喜欢我们公司一个人,那个人是谁?”

  黄婷婷目瞪口呆,肿胀的双眼皮使劲睁却睁不开。张晓晓努力压抑着心中的笑,装作泰然自若地吃着火锅。黄婷婷拿起筷子,默不作声地也开始吃火锅。之后气氛就开始微妙了,两个人一直闷声吃着火锅,看着春晚,除了偶尔劝对方吃,或者评价着晚会节目,其它时候都没有交流。

  晚上睡觉时候,两人各睡一间。临睡前,黄婷婷给张晓晓发了一信息:我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要不然显得我太不仗义了。张晓晓已经困得不行了,于是回了她:算了,等你想说实话再说吧,晚安。谁知道不一会儿,黄婷婷竟自己跑到她房间,钻进她被窝。

  “你能不能发誓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就告诉你!”黄婷婷神秘兮兮。“为什么不能告诉别人,难道是有妇之夫?”张晓晓心中有不详预感,而这个预感,说实话,从一开始就存在。一阵沉默之后,黄婷婷又开了口:“你是不是特别瞧不起这样的人?”张晓晓当然是不能理解这样的人,但是又不能对自己朋友针锋相对,于是小心地组织自己的语言:“不是我瞧不起,是这个社会主流思想容不下。如果你走上这条路,你将比别人辛苦太多!”

  黄婷婷碎碎叨叨地讲了自己的故事。黄婷婷比张晓晓先进淮清城市公司,而她也是在新京集团统招之前录用的唯一一个非原新京集团的人,中间还有些小故事。那个时候新京集团还没开始在淮清招人,而黄婷婷是到另一家单位面试,而这家单位跟新京城市公司在同一栋楼上,但是黄婷婷找错了,到了新京集团现在的办公地点。

  当时是郭飞负责城市公司前期筹备,也许是太无聊,也许是郭飞就是能说会道的人,本来可以直接打发黄婷婷走的,结果愣是拉着黄婷婷聊了一个多小时,从人生哲学到诗词歌赋,当然,这是瞎扯,郭飞给黄婷婷讲了自己在新京的奋斗史,并且鼓舞她,如果留在新京,她的未来不可限量,而黄婷婷也真就在新京留了下来。

  其实,那天郭飞的表现并不足以给黄婷婷付出真心的好感。到了新京,黄婷婷认识到的郭飞比自己想象的圆滑世故得多,但是,郭飞也有踏实的一面,无论是对员工还是对公司,关键节点上,还真是一个好领导,对员工是没得说的。这些呢,存了些好感,但是也仅仅止步于一个好领导的角色。两人关系升华,其实就在年会那一晚,说直白点,就是酒后一时冲动,两个人都喝了酒,所以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黄婷婷也一口咬定是自己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就发生了。但是张晓晓知道,黄婷婷也是一个比较稳重的人,她喝到人事不省是不可能的,她潜意识里对郭飞还是有好感的,只不过碍于道德的约束,从来不敢讲。事后两人关系并没有再进一步,直接发展为情侣关系,但是二人之间,听黄婷婷的描述,多少有点暧昧。

  比如,会经常给黄婷婷一些购物卡或者礼物,说是别人送的,自己也用不着,让她拿去用。也不再安排她做一些零碎的事情,也会说一些关心的话,但这些事情似乎并不足以说明说明什么。但是,郭飞从未主动提出要邀请黄婷婷出去吃饭之类的。纵使张晓晓道行再深,也搞不清究竟是郭飞对于那一晚的补偿,还是想进一步的示好。

  黄婷婷虽然相貌不出色,也许未必有郭飞媳妇漂亮,但是但终究是年轻,也许郭飞未必对黄婷婷很中意,因为男人对年轻女人的偏爱都是一样的。张晓晓猜测,出于理智或者现实,郭飞还处于摇摆状态,所以表现出一种不主动不拒绝的状态。

  黄婷婷对自己的相貌不是很自信,至于她对郭飞是否有意,从她不顾一切去整容就看可以看出来了。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可能根本还没考虑,自己这么做,究竟在追求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说完自己心里的话,黄婷婷如释重负,不一会就睡着了。而张晓晓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个世界,给她的思考太多了,郭飞以前对她而言,只是一个搞笑的存在,现在她对他的看法有了改变,这种改变,夹杂着为人妻后对出轨男人的厌恶,她有些怕自己以后不敢正面对待他。

  不过这些终究是别人的事情,明天就是新的一年,新一年自己怎么走,也要好好想想了。一切如曙光微露,似乎眼前不再是黑暗,而自己是否能抓住机会,咸鱼大翻身,自己需要好好修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