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一 昵称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175 2020.06.21 19:30

  快下班的时候,黄子轩发了个信息给张晓晓,让张晓晓下班回家等他去接一起吃饭。张晓晓本来想请黄婷婷捎带她回家,这么一来,又怕耽误了时间,毕竟黄婷婷最近也正处于急需寻找精神寄托的阶段,万一她约自己逛街吃饭,自己还要找借口骗她,张晓晓觉得不如从网上打个车。

  车至半路,黄子轩发信息过来:还需要我去接你吗?张晓晓感觉莫名其妙,不确定是不是他有事要忙,于是回了一句:你要是有时间就来接,不方便我就自己过去。一会,黄子轩回道:我去接你。

  坐上黄子轩的车,张晓晓有些小兴奋。她侧身看了一下黄子轩英俊的侧脸,瞬间幸福感爆棚。一个看似木头一样的男人,没想到居然会柔情又浪漫,也或许他一直是这样,也或许为她作了改变,不过有幸能够体会到,就算是很幸福了。

  她在他身边,不需要多说一句话,多费一点神,只要安心地等待惊喜就好了,此刻,她想起某位女明星说过的一句话:他满足了我对完美男人的所有想象。

  “你怎么不问我要带你去哪里?”

  “我举得这种感觉挺好的呀!”

  “什么感觉?”

  “不问去处,不问明天,但是,一直在路上!”

  “这不是傻么?”

  “只要我知道跟谁在一起,这就够了!”

  最后一记甜蜜暴击,让黄子轩瞬间沦陷,老半天都是笑得合不拢嘴的状态。

  “是不是觉得我比那些傻白甜会撩?”

  “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傻白甜,但是现在怀疑,你是不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感情骗子!”

  “我是傻白甜?难道我在你心目中,是跟刘月一样单纯又漂亮的傻白甜。那我知足了,你就当我是傻白甜好了!”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对我坦白。我一定是可以给你托底的那个人。”

  张晓晓惊讶于黄子轩的词汇运用,托底好像是一个淮清的方言,不过这个时候运用真是恰到好处。她很想趴到他怀里抱抱他,表达下她的感动和感激,但是他正在开车,她可不能随便乱动。

  “今天是谁到公司来接你的?”黄子轩冷不丁地问。

  “我打车回来的啊!”

  张晓晓说完,联想路上黄子轩发的信息,似乎明白了三四分。他居然站在楼上看着她?不对啊,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今天会在外面乘车而不是去车库?他一直跟在她后面?这么猜着不如直接问他,跟他还有什么好掩饰的!

  “你怎么知道我坐了别人车走?”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那我车子不在你知道吗?”

  “你车子呢?”

  “你不会怀疑是别的男人来接我的吧?”

  “你车呢?”黄子轩答非所问。

  “你看到有人来接我,你就怀疑我跟别人有约了。可是我明明答应你了啊,你是怎么想的呢,黄先生?”

  “车子坏了吗?”

  “你该不会怀疑我一脚踏两船吧?”张晓晓不依不饶。

  “是。我就是这么想的。好了,你可以告诉我你车子呢?”

  “你是怎么想的呢,我就是车子坏了啊,打个车回去啊,你怎么这么多疑呢?”

  “你是怎么想的呢,自己没车不知道跟我说吗?连我都不能知道的事情,我肯定认为你刻意隐瞒。”

  “你那么忙,这点小事,就不跟你汇报了吧!”张晓晓着实有点小委屈。

  “以后,你的吃喝拉撒都要归我管,大事小事都要汇报。”

  “这么霸道,以后想甩你还不容易呢!”张晓晓幸福地小声嘀咕。

  黄子轩白了张晓晓一眼:“嗯,你可以试试看!”

  眼看着车子又上了高速,张晓晓慌了。

  “你又要去哪里,明天可是要上班的。”

  “不远,一会就到了,有个地方螺狮不错,上次听一个那里镇政府的人推荐的”

  “哦哦哦,我知道哪里了,我也听说了!”

  “你不是不问去处吗?”

  “咱们年纪大了,不比年轻人,晚睡一个小时都跟要死一样。我倒是没什么,偷空可以趴一会,你那么多工作,肯定要影响的。”

  “你嫌我老了?”

  “什么跟什么呀!我是说咱们不能跟二十几岁的人比!”

  “晓晓,我给你买辆车吧,也算是送给你的定情信物。”

  听到黄子轩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张晓晓内心是欣喜的,但是理智还是让她选择了拒绝。

  “不要,我不想我们之间跟物质关联太多。尤其是车子这些大物件,你说咱俩要是掰了,我上哪里去凑钱还给你。就算是咱俩成了,别人也要说我是贪图钱财才跟的你。”

  “我不仅有财,还有才,还有颜值呢。对了,我还年轻!”

  “我不要,别再说这些了。要不然我贪图你的东西就太多了!”

  “我一直觉得你是爱财如命的,今天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君子爱财,取之连根拔起,怎么能只看眼前,我要着眼长远,我要是能攀上你这棵大树,你所有钱都是我的了,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黄子轩闻言不禁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摇头。

  “我要是没钱呢,如果只是领工资的打工仔,并不是你想象的富二代怎么办?你会后悔吗?”

  “刚才你不还说你有颜有才吗,怎么现在不自信起来了?有钱也是相对的,人对财富的渴望是无止境的,会随着阶段的更替不停地变化。比如,我在读高中的时候,冬天的时候,夜里总会被冻醒,那时,我就在想,我要是有个热水袋多好;上大学了,我买了热水袋,我就在想,我要是有电热毯多好,可以一夜暖到天亮;后来,工作以后,宿舍有了电热毯,我就在想,宿舍要是有空调得多好,上网就不会冻手了;后来结婚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空调,就想吧,要是装个暖气多好,又暖和又不干燥。而现在,我就想着,要是能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该有多好,也许等我有了自己的房子,我又想有个别墅呢!”

  “至少你目前的愿望,我还能满足。希望你对财富的渴望上升得不要太快。”

  张晓晓认真地回道:“其实,有太多东西比财富重要得多。”

  “比如呢?”

  “亲情,爱情,事业。”

  黄子轩摇摇头:“那你够贪心的!”

  “唉,那个谁,你目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呢,欲望还是渴望,反正就是那个意思。”

  “那个谁,哪个谁?”

  张晓晓歉意地笑笑,忽然灵光一现:“要不我给你起个绰号吧,私下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起绰号可是我长项!”

  “不要!”黄子轩预感不妙,本能地拒绝。

  “不是绰号,是昵称!”

  “那……好吧!”

  张晓晓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这个绰号以后要自己喊的,也不能太亲热,太亲热自己喊不出口,不能太随便了,太随便了,黄子轩也不能够答应。

  “我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个媳妇,成个家。”黄子轩自动接上了之前的话茬,说完之后,自己又忍不住笑了。

  “好老土啊,是不是自己说完都觉得土?”

  “这是我最简单,最纯朴的愿望。”

  “原来有钱人和穷人都是一样,过了三十岁,最大的愿望都是娶一个媳妇啊!唉唉唉,轩哥轩哥,到了到了,就这个出口。”

  黄子轩急忙减速驶入匝道,车速平稳了以后,他得空看了看晓晓,嘴角带着甜蜜地笑容。张晓晓看他神秘兮兮地笑着,莫名其妙:“怎么了?”“你刚才叫我什么?”张晓晓这才回味过来,脸霎那间红了。她心里一开始就有了这个昵称,只不过没好意思喊出口,刚才情急之下,居然喊出来了。

  “不错不错,就这么叫,挺好!”黄子轩边说边满意地点头。

  张晓晓不作声,她也觉得挺好,再说是自己先叫出口了,不满意也只能认了

  “要不我也给你取个昵称吧,这也叫有来有往。”

  “不要不要,你还是就叫我晓晓吧,大家都这么叫,我也听习惯了。”

  “你也说了,大家都这么叫,我要区别开来。”

  “那好,不妨听听你的馊主意。”

  “叫吸金兽怎么样?”

  “什么?”张晓晓以为会是什么亲爱的,宝贝,小乖之类的昵称,已经酝酿好撒娇嫌弃的模式了,没想到他居然起了这么个名字。

  “这个名字,威严中带着美好的寓意,满足你对财富的渴望。”

  “呵呵,那不如叫招财猫呢,听着还觉得可爱。”

  “不错,你果然是取绰号的高手,那就这么定了,招财猫。”

  “我发现我跟你接触越多,越觉得你这个人真的好无聊。完全没有我第一次见你的那种美感了,哪里是什么高富帅,简直是…..”张晓晓简直是无语了。

  “那你说说,你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感觉?”

  “很帅,很有气质。”张晓晓如是说。

  “那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感觉吗?”

  “算了,我不想听。我知道你招我进去就是为了做挡箭牌,找一个大龄已婚已育其貌不扬的女人,既能不落人口实,又不会有被骚扰的麻烦。你第一次见我,应该是觉得本来就是想找个丑的,没想到是又丑又笨。”

  黄子轩哈哈大笑。张晓晓瞬间不满起来。

  “我可以说我丑,但是你笑着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是默认喽?是真的觉得我丑对不对?”

  “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被你震住了,我觉得你气场特别强大。”

  “什么气场?你看我了吗?我怎么记得你看都没看我一眼!”

  “看的看的,就是那种,怎么说呢,就是让人一看就想拜倒在……”

  “嗯?”

  “说错了,不是拜倒,是结拜,我举得咱俩是同一类人。”

  “得了吧你,我看你是圆不回来了!我现在想想,刚来公司时受你的那些白眼,那真的是……反正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招财猫,那你后来怎么又开始喜欢我的呢?”

  “谁喜欢你啊?我不过是被动的。”张晓晓边说还耸耸肩摊开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还有我告诉你,不要叫我招财猫,这个名字真的不适合我,我走的是御姐路线。”

  “那你想知道我喜欢你什么?”

  “其实我收拾一下也算是漂亮的,还挺聪明,对,就是聪明,天真,善良,你说,我那么多优点你究竟是喜欢哪一个?”

  黄子轩无语地笑着摇头。

  “如果我跟你在一起有三秒钟,那就有一秒钟会觉得很开心,还有一秒钟觉得很温暖,还有一秒钟会觉得无语到想揍你。或许,这就是你吸引我的地方,跟你在一起每一秒都是放松的,不用很警惕,不用端着,可以很真实,毫无保留。而且,我从来没发现,我也有幽默的一面,可能这个幽默很无趣,但是能恰好跟上你的节奏。”

  这么煽情的告白,很受用。张晓晓内心幸福荡漾,却不忘记耍贫嘴。

  “两个无聊的人到一起,都无聊到同一个频率了。是这个意思吗?”

  黄子轩腾出右手,摸了摸张晓晓的头:“招财猫,果然你懂我!”

  小镇的螺狮特别鲜美,小小的螺狮居然能做出近十种风味。以前在餐桌上,晓晓一般不会吃这个,因为吃起来特别麻烦,还会脏手。真要是专门去品尝,发现还真是极致的美味。肉也比其他地方的螺狮要嫩许多,大概是新鲜出水的螺狮缘故。

  黄子轩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晓晓,她吃螺狮的速度极快,像是流水线上挑螺狮的女工。黄子轩根本吃不了几口,光是给她递递纸巾,倒倒垃圾,都觉得挺忙的。不过看她吃东西,黄子轩也是很享受了。

  “你可以适当慢一点吃,吃完了再上嘛!”

  “没关系啊,这个东西小,不占肚子。”

  “那我给你再上两盘吧?”

  “不要不要,够吃了。”

  “你看你都吃完了。”

  “对呀,就是要吃完了,才不浪费。”

  不过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两个人吃饭也才用了四十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如果不恋爱中的两个人,大概绝不会这么有情调,跑那么远,只是为了吃一顿饭。

  抹了抹嘴巴,张晓晓忽然想起来什么。

  “你吃饱了吗?我记得你好像都没怎么吃!”

  “难为你还能记得哈!“

  “那要不再吃点?”

  “你又饿了?”

  “没有,你讨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