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五 笑话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372 2020.06.17 19:30

  从周六早上到现在,冯森连一个信息都没有。想到这里,张晓晓心口像堵了一块大石头。自己已经作了让步,他却不为所动,即便是现在没有个最终结果,也应该抽空发信息聊聊。现在仿佛是自己倒追着他,按照张晓晓以往的性格,此刻肯定是要一个电话甩过去,要个了断。但是现在这个局面,已经由不得自己了,那种儿子不能日日陪伴自己的痛苦,一刻也不想承受了。

  周五下午,张晓晓给冯森发信息,借口自己下班比较晚,让他把文文递过来。冯森却一直没有回信息,张晓晓按捺不住性子,临下班前给冯森打了电话,冯森并没有接,只是回了信息:正在开会。张晓晓心情这才稍稍平复了些,给自己找了台阶,回了一条信息:那我请假去接吧。

  孩子张晓晓自己已经决定去接了,但是和冯森的谈话不知道要安排到什么时候,是等到周日送孩子回去,还是现在给他发信息,让他加班结束过来。这种局面,作为一个女人,能退一步坚决不会进一步,对女人而言,在感情关系中主动就意味着被动。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余光瞟到黄子轩从里面出来了,张晓晓连忙调整笑容看着他。

  黄子轩:“你晚上有时间吗?”

  张晓晓不假思索:“晚上要去接孩子。”

  黄子轩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去了雷雨的办公室。

  张晓晓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很想哭。如果十年前,这样一个优质的富二代问她晚上有没有空,她大概要欢喜雀跃了。如今只能是假装波澜不惊地回绝,甚至没有心思去猜测他为什么这么问。不仅如此,她还要耐住性子去迁就一个装睡的人,明知会得不到任何回应,然后独自带着满身的疲惫,在阴暗的角落去舔自己的伤口。

  带到文文,已经是晚上六点半,回去再张罗晚饭有些太迟了,想着自己也吃不了多少,不如带儿子出去吃点更开心。把车子停到车库,出门走了没几步,就听到后面的车按喇叭,心想着自己不是已经靠边走了嘛,想归想,不自觉又拉着文文让了让。

  车子过去以后,才发现是郭飞的车。郭飞靠边停了车,张晓晓刚要上去打招呼,看见后排的门先开了,下来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张晓晓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脸上堆满笑容看着对方。虽然不认识,不过大差不差是郭飞的老婆和孩子。

  郭飞的老婆戴着眼镜,算不上特别漂亮,但是身材高挑,皮肤保养得也好,加上衣着得体,妆容精致,站在郭飞旁边,并不逊色。

  “这下正好,我儿子晚上有人陪了。路上堵车迟了点,你怎么也到现在?”郭飞笑眯眯地问。

  张晓晓笑了,郭飞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并没有答应晚上这个局,不过居然这么巧,又碰上了。张晓晓想着要不要顺势去参加,毕竟有个事情打发时间,好过自己带着孩子在家胡思乱想。还没想好,张晓晓发现郭飞已经带着文文和他儿子在前面走了,他老婆也微笑着过来,挽起张晓晓的胳膊。

  其他人已经到齐了,还是上次聚会的几个人。张晓晓本来应该挨着汤晶晶坐,可是汤晶晶见到她过来,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张晓晓微微感觉到一丝不友好。郭飞安排两孩子挨着坐一起,于是自己也坐到文文的身边,还是坐到了汤晶晶左边。

  宴席开始后,张晓晓知道了这个局是雷雨和黄子轩组来招待郭飞老婆的,一般家属过来探亲,作为领导,组一个局招待也是常理。他们几个是经常在一起吃饭,所以气氛很是活跃。孩子呢,也是自来熟,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

  张晓晓有点身在曹营心在汉,加上汤晶晶在自己身边,却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所以,她只有专心地吃着东西。至于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原因,除了冯森,还有黄婷婷。

  今天上午,黄婷婷接到通知去北京培训,是一个经理提升的培训,理论上来说,宋寅是最有资格去参加培训的,虽然说培训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提拔,但是培训的人更有机会这是肯定的。

  今天一天,大家都对这个通知云里雾里,尤其是宋寅,心里不舒服是肯定的。不过男人毕竟是男人,在酒桌上,他看不出来有一点点不开心。

  此时此刻,张晓晓大概有点明白缘由了,在这张桌上知道缘由的,大概还有且仅有郭飞。而郭飞此刻正谈笑风生。在饭桌上,郭飞对自己老婆很是体贴,给大家营造出一种爱老婆甚至是怕老婆的形象。

  张晓晓木然地看着这一切,在整个感情关系中,大部分在感情上始终处于劣势地位,无论女人是否强势,因为女人是感性动物,更容易被感情影响情绪。节后,张晓晓很少再跟黄婷婷谈及郭飞,一是自己没有多余的精力,二是自己对这种感情并不认可,而且自己并没有办法左右黄婷婷的思想,也就不想再瞎操心思了。不过看着眼前这一切,张晓晓想:作为朋友,还是要点一下黄婷婷。

  张晓晓忽然发现文文不在身边,抬头看到文文和郭飞的儿子维维挤在黄子轩身边,黄子轩正拨弄自己的手机给两个孩子看,他的左胳膊自然地搂着文文,手轻轻地摩挲着文文的头发。张晓晓收回眼神,发现汤晶晶也一脸诧异地看着同一个方向,感觉到张晓晓的目光,她也转过头,两人表情复杂地对视了一下。

  “文文,你爸爸呢?”郭飞忽然想起来问。

  “爸爸最近很忙。”孩子头也不抬。

  “忙什么呢,上班啊?”

  “听奶奶说,他要结婚了。”

  气氛忽然凝固了,大家目光一致地看向张晓晓,张晓晓自然如五雷轰顶一般,陡然间石化了,她感觉到自己手脚冰凉,脸庞又红又热,快要窒息了。

  “瞎说八道什么?”张晓晓强装笑脸。

  众人听到张晓晓这么说,证实了文文不过是童言无忌,于是大家哄然大笑。

  “你爸爸跟谁结婚啊?”郭飞接着逗文文。

  “阿姨呗!”

  气氛再一次凝固。

  张晓晓天旋地转,但是仅存的理智,迫使她四处寻找救场的办法。她堆起笑容,指着文文说道:“再瞎说你就过来,不许看手机了!”果然,文文抬头看了看她,不再说话。众人也顺势大笑,不过几个聪明的人,似乎感觉到这不止是玩笑那么简单,笑容也有了尴尬的成分,边笑边偷偷看着张晓晓的表情。

  接下来的饭局,对张晓晓而言,就像是做梦一样,别人说话声,笑声,吵闹声在耳边嗡嗡作响,如坐针毡,不敢开口说一句话,也不敢看别人的表情,怕自己情绪崩溃,眼泪当众落了下来。大概是察觉到张晓晓的失态,黄子轩借口身体不舒服,建议大家早点回去。

  进门第一件事,张晓晓把包甩到沙发上,拨通了冯森的电话。

  “听说你要结婚了是吧?”

  “啊?哦……我周末过去和你解释吧!”

  “不用,你现在告诉我有没有这件事就行了!”

  冯森沉默。

  张晓晓声嘶力竭地大吼:“要你说句话那么难吗?我就想知道有还是没有!”

  冯森好半天才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这已经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但是从冯森嘴巴里证实,还是让张晓晓崩溃不已:“你忙的没时间回家陪孩子,但是有时间出去找别的女人是吧?我离婚是不是中了你的意了?你有别的女人还来撩我干吗?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有空再和你说吧!我先挂了。”不等张晓晓说完,冯森挂断了电话。

  张晓晓愣住了,心头怒火如火山爆发,却被冯森生生挡住了,她东看看,西看看,最后狠狠把手机摔到了沙发上。

  真相揭晓,她的让步,她的顾虑,都不过是一个笑话。

  “妈妈,帮我把瓶盖打开。”文文在背后唤醒了头晕目眩的张晓晓。

  张晓晓强忍着愤怒的情绪,走过去,替文文拧开牛奶的瓶盖。看着文文走进小房间,张晓晓本打算回自己房间躺一下,却发现昨天刚收拾好的小房间,已经被文文翻得乱七八糟。

  “把玩具收拾下,玩别的玩具之前,要把不玩的玩具先收起来,知道吗?”张晓晓强压怒火,轻声而有力地对文文说。

  文文低头,不为所动。

  “把玩具收拾下。”张晓晓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

  “不要!”文文头也没抬。

  “什么不要,那以后就不要玩了。谁惯得你浑身毛病,别人跟你说话的时候,要知道回应别人知道吗?你要是不收拾玩具,以后再也不给你买了,我要是再发现满地玩具,我就把它全部扔到垃圾桶!”张晓晓声嘶力竭地大吼。

  听到了张晓晓怒吼的声音,文文惊慌失措地站起身,呆呆地看着张晓晓,许久,才重新蹲下,捡起玩具,放到玩具筐,一边捡一边不时地回头看一下张晓晓。看着文文瘦小的背影,自责的情绪涌上心头,张晓晓走过去,抱住文文,轻轻地说道:“对不起,妈妈不应该冲你发脾气。”听到张晓晓的话,文文委屈地哭了出来,此刻,张晓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搂住文文嚎啕大哭。

  “妈妈奖励你看一会电视好不好?”张晓晓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挤出一丝笑容对文文说。

  “好!”孩子是最不记仇的,一听说可以看电视,文文立马喜笑颜开。

  “那我们先洗澡好不好,我现在去收拾衣服。”

  “好的,妈妈!”

  正收拾衣服,手机来了信息,是黄子轩的:还好吧?张晓晓又是惊讶,又是好笑。惊讶的是黄子轩会有这种细微的关心,好笑的是:这是他们加好友之后第一次发微信给她,居然还加了一个表情。张晓晓想了想,回了一条感激且客套的信息:挺好的,谢谢黄总的关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