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同学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420 2020.06.02 11:19

  周六也比较忙,公司几个部门都在加班。上午,大学同学方玲和韩娟娟喊去隔壁商业广场逛街,张晓晓走不开,但是松口答应中午可以约个饭。

  她们是大学时候的铁三角,方玲外表看似为人热情,但是看事情比较极端悲观,韩娟娟为人也很热情,但是人特别乐观。她们三个人都是穷孩子出身,虽然性格不相同,但是都很善良,懂得为对方考虑,认识十多年了,感情一直很好。

  方玲结婚最早,在婚姻的坟墓中早已遍体鳞伤,她看事情比较悲观,但却又是那种很传统的中国妇女,信仰女性必须要奉献家庭的信条,对家庭掏心掏肺,事无巨细都要过问,但是总是觉得自己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跟婆家闹的很僵,加上觉得老公并不体谅她,整个人情绪就崩溃了。而韩娟娟其实也很辛苦,婚后两地分居,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娘家婆家轮流出人带孩子,她像供菩萨一样供着,生怕人跑了找不到其他人带孩子,好在她比较乐观,两口子也心往一处使,日子还算过得去。

  每次聚会,都有一道程序,就是方玲先把婆家人挨个数落一遍,再数落一顿自家老公,张晓晓和韩娟娟联合起来安慰一遍,如果近期方玲过得顺利,这道程序会过得快一点。今天依旧是方玲主讲,但是张晓晓想到自己的婚姻状况,根本没心思安慰她,而韩娟娟也出奇的镇静,基本没说话。讲了半天,没有一唱一和,方玲有些讲不下去了,杯子一放:“说真的,我现在还不如离了算了。”张晓晓叹了口气:“你要是真是这么觉得,我们支持你离婚。”方玲一愣,不知道怎么接话。半天,才恨恨地说:“我现在离婚,不是便宜他了,我人老珠黄无人要,他有车有房随便找。”

  张晓晓一字一顿地对她说:“首先,你人老珠黄不是因为年龄,而是你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和这个在你看来很奇葩的家庭纠缠上了。其次,我听你喊离婚喊了十年,你要么离婚,要么好好过不是吗,就比如你对家庭,你既然付出就不要总想着回报,如果你在意回报,那你就谨慎付出。你没发现吗,过得幸福的女人,都是没心没肺的,什么都不管,只懂得关爱自己。当然,生你的人和你生的人你还是得管的,不过要在你能力范围之内知道吧,不要搞得自己很累。你今年三十二岁,三十二岁对于一个女明星来说,反而是最有魅力的时候。”方玲看了看反常的张晓晓,嘀咕道:“我哪能和女明星比。”

  下班的时候,韩娟娟打电话给张晓晓,说是朋友给的水果给她带了点过来,两人约了个地方见面。从车上把水果拿下来后,韩娟娟欲言又止,好半天才下定决心对她说:“晓晓,以后不要这样对玲子说话,她也不过是想要倾诉一下,我们可是她唯一可以倾诉的人。”张晓晓看着韩娟娟,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张晓晓感到不对劲:“娟娟,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儿?”韩娟娟低头不语。张晓晓连忙上了副驾驶:“走,找个好停车的地方。”

  “我和我们领导在一起了。”

  张晓晓愣住了,韩娟娟是个简单正直的人,这种事情万万没想到。

  “你知道吧,之前我经常因为孩子没人带,请假还有迟到早退,他知道情况后都替我打掩护。对我也很关心,经常开导我,他家不是在外地吗,所以别人送他特产之类的,都会给我。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他对我的好,不是那种无事献殷勤的好,就是普通上级对下级的那种关心。但是说实话,方志强对我从来都没有这种关心,他只管打钱回来,根本体会不了我的辛苦。”说到这里,韩娟娟红了眼眶。张晓晓不是不懂她的辛苦,但是韩娟娟这么多年一直表现出来的乐观,让人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

  “最近他摔伤了,我觉得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看看他,后来我发现他家里也没人过来照顾他,就偶尔过去替他做做家务。”韩娟娟低下头,开始沉默。

  “然后呢?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们突破最后这一步?”

  “别瞎说,我们没有上床!”韩娟娟反应激烈。

  “三十多岁的两个人,没上床算什么在一起?”张晓晓笑着问。

  “有些东西比上床还可怕。我本想着照顾他几天,也算是还了之前的人情债。可是我忽然发觉,我和他之间默契到可怕,我们很多想法和生活习惯都是一样的,他爱吃我爱吃的东西,他看一眼就知道我在想什么,甚至是我看一眼桌上,他就会把我想要拿的东西递给我。而每当我很累很累的时候,和方志强说我不舒服,他只会看看我,说一个“哦”。跟方志强在一起,我就是付出再付出,然后得不到任何回应,就像一个人在台上表演,而台下的人在打瞌睡一样。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我也需要别人认可和回应,你懂不懂这种感觉?”

  张晓晓怎么能不懂,这么多年的婚姻生活,何等相似!都是一地鸡毛,谁也不能幸免,这就是婚姻生活的真相。张晓晓冷静地想了想,身为局外人,她应该提供理性的建议给韩娟娟,不能把自己的情绪搅和进去。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说实话,我现在像是中了毒,每天都期待着能去和他待一会,他看到我也是很开心,我能感觉到。我知道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回不了头,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但是,每当我回家躺在床上,我心里又内疚到睡不着觉。”

  “娟娟,我来给你分析下,说实话,如果你俩都没结婚,你可以毫不犹豫地选择他,但是你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庭是你这个做母亲必须考虑的事情,他也有孩子,你俩的选择关系到两个家庭和几个孩子的幸福。我们这个年纪,都不是为自己而活,是吧?你也别忘了,方志强这个现在已经废了的男人,曾经也给你很多感动和幸福不是吗?其实无论和谁,也许最终都难免走入平淡。唯一不同的是,你要是和他在一起,你还得去面对不是你亲生的孩子,重新梳理婆媳关系,再去适应一个新的家庭,面对一些未知的困难。”

  “孩子确实是我纠结更多的问题,不过现在的状态,真的感觉撑不下了。”

  张晓晓握着韩娟娟的手,想了很久,尽量用简短的语言给她一个明确的思路。

  “我建议你,和方志强谈一谈你的想法,告诉他这样的婚姻状态你撑不下去,如果他不想改变,你们就离婚。你们必须改变一下现在,要么他辞职回来,在淮清找份工作,要么你辞职去投奔他,他必须完全参与到这个家庭的建设中来,参与到孩子的成长中来,家庭不是你一个人的,是两个人的。其实,与其说,你喜欢你的领导,不如说是你喜欢这样的相处模式,你想拥有一个让你全身放松的婚姻状态和一个能够分享你喜怒哀乐的人。”

  韩娟娟认真地点了点头,轻轻地把头靠在了张晓晓肩膀上。

  “晓晓,我们三个人中你最聪明,所以,你过得最幸福,钱也够花,老公也体贴。”

  张晓晓闭上眼,眼泪还是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我离婚了。”

  韩娟娟惊得坐直了身子:“你瞎说的吧,怎么可能?”

  张晓晓低着头,任凭泪水流淌。

  “没有出轨没有狗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了,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参与,像个甩手掌柜。生日的时候,我告诉他,给我发个红包随便买个礼物我就会很开心,他就是记不得任何生日节日,就是不买礼物,就是没时间给你庆祝,知道我会难过会流泪,还是要这样,孩子生日聚会他最后一个到,第一个走,好像跟他没有关系一样。其实……其实每一件事说大不大,但是总是这样,我真的失望透顶了。今年我在单位干得很憋屈,这些压力都聚在一起,我整个人都要疯了,头发大把地调,好多白头发,那段时间,我就想着,我要结束这一切。所以我离了婚,净身出户,辞了工作。”

  张晓晓说完,抬头看韩娟娟,只见韩娟娟已经满脸泪水,痛哭失声,她伸手过来抱着张晓晓。

  “晓晓,你怎么安慰我头头是道,自己受了那么大委屈也不和我们说。”

  张晓晓抹了抹眼泪,扶着她的肩膀说:“我现在挺好的了,终于有时间吃自己想吃的东西,买自己想买的衣服,看自己想看的电视剧,自由的感觉不错。而且我也找了份工作,年薪是原来的两倍多。”

  看着韩娟娟泪水涟涟的眼睛,张晓晓认真地对她说:“因为没人愿意给我带孩子,我要孩子就不能要工作,我只能放弃抚养权,可是我真的离不开他,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其实,我离婚的初衷是想逼冯森对婚姻做出改变,他之前总答应做改变但是总有种种借口做不到,就是这样的流氓逻辑:我很想但是我做不到,然后是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借口。我对婚姻失望透顶,期望通过最后一博扭转局面。但是直到今天,我的真实想法是,如果他愿意和我为这个家庭一起努力,我仍然愿意回头。”

  “那你们离婚后,你们还有来往吗?”

  张晓晓摇了摇头:“离婚是我提出来的,但是,离婚后他的冷漠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知道是我离婚的决定真的伤到他,还是他也厌倦了婚姻的这种状态。结果,我到现在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个六年的家庭,因为一纸证书就真的不存在了,他仿佛就真的成为了与我不相干的人。我经常躺在床上在想,我离婚的决定是对是错,娟娟,你们谈的时候,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要走到我今天的地步。选择离婚,没有哪个女人会全身而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