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5.29上架
  • 30.26

    连载(字)

60位书友共同开启《寒轩春晓》的现代言情之旅

学徒书友20200528182552548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求职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515 2020.05.28 21:06

  天近晌午,卧室的窗帘仍然拉的严严实实,所幸窗帘并不遮光,飘窗位置已清晰可见,上面凌乱地放置几件衣物,一些书籍,还有一些玩具。张晓晓蜷缩在床上,睡一阵醒一阵,醒来时就盯着窗台看一阵,闭着眼想想自己的处境,然后黯然地落下泪水,想累了便睡一阵。

  肚子很饿,心里提醒着要爱惜自己的胃,却无力爬起为自己收拾些吃的,因为吃饱了的那种负罪感更难受,不如就躺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滋滋的震动声想起,张晓晓就近摸了几下,一无所获。她陡然清醒,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的,该不会是这两天投的简历有效果了吧,迅速坐起来,四处张望了下,从床头柜上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整理下情绪。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张晓晓女士吗?”

  “是的”

  “好的,我们这里是新京控股集团,我们已经收到您的简历了,经过初步审核,想邀请您参与我们的面试,稍后会把相关信息发送到您的手机上,请您留意。”

  “好的,好的,谢谢。”

  “那就不打扰了,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放下电话,张晓晓木然坐着,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这是哪家公司,毕竟投了那么多简历。她赤脚跑下床,把飘窗右侧写字台上的电脑打开,电脑老态龙钟,启动需要些时候,她正好跑去厨房泡了碗方便面。

  没想到,百度里显示新京控股居然是全国房企十强,待遇也十分丰厚。不过贴吧里员工对这个企业评价并不高,说是奉行变态的高周转,员工压力特别大,工作时间长,假期少。张晓晓是个随性的人,以前向往的企业是那种欧美式的工作氛围,不加班,带薪休假,工作可以很充实,但时间弹性,工作完成就好,不需要整天有事没事耗着,同事之间氛围也好,没事还可以一起团建。

  但那是以前了,自从自己任性裸辞以后,那种无形的压力,已经迫使她把要求放到有跟以前差不多的工作便好的地步。

  打开自己的求职信息,张晓晓看到自己当初求职的是人力资源绩效经理这一块,薪水在所有职位中算是中等。其实房地产企业她并不熟悉,但是在这三线城市,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工作真的很难,本来工作机会就少,一些大的企业都是国企,相当于铁饭碗,人员流动性非常小,好不容易空出这点位置,不够关系户塞的。

  自己本来就是从国企出来的,起点高了些,想要找更好的工作,只有选这些风头浪尖的行业。工程和会计这些岗位肯定不行,会计能懂一点,但是这么多年,自己从未想过考个证,没有会计证,根本不可能入职会计这个行业。最后,只能选择人资这一块,毕竟自己在原来的单位,兼过这一块,倒是可以浑水摸鱼一下。想到这里,张晓晓意识到,自己能否被录用,都是一个未知数,还要什么自行车,就冲这薪水,也值得去试一试。

  接下来半天,张晓晓简单地收拾了下自己租的房子,房子是小的两居室,对她而言,单身公寓足矣,但这个城市不流行一居室,很难租到。她所在的淮清市地处东部沿海一个发达省份的不发达地区,算是四线城市,房价均价不到一万一平,重点是提的上台面的企业并不多,所以鲜有外来打拼的城市白领,需要购房的,基本都是考虑在淮清安家立户的,不会考虑一居室。

  房子两个卧室和客厅都朝阳,阳光充足,感觉特别暖和,重要的是有暖气。淮清出于供暖边缘地带,只有靠近市中心的地方是供暖的,而这个小区已经靠近供暖区域的边缘了,离商业区是远了一点,幸好自己也不喜欢热闹。东边的安置小区是1000元一个月,比这个小区便宜一半,但是张晓晓对供暖情有独钟,因为她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怕冷的人。况且,她一个人住,还是正规小区安全些。

  一个人的房子很容易收拾,因为每次用完东西,她有把东西放回原位的习惯。今天其它地方都不用整理,只要把昨晚喝酒的残局收拾,再扫扫地就行了。晚上,张晓晓从冰箱里扒拉出一块牛排,认认真真煎好,配上已经喝得剩下一点点的红酒,举起叉子,大声地说,“感谢老天眷顾,从现在起,我张晓晓要好好生活!”叉起一块肉,大口吞下。

  面试在新城区的一个大型酒店,这家酒店张晓晓路过很多次,但从未去过,不过,光从外面看看,就知道很高档。她提前了半个小时,到门口却感觉人格外多,转了一圈,感觉跟以往面试的单位不一样,门口放了很多企业相关的易拉宝和横幅,跟以前单位搞展览会的阵势差不多。她走入大厅,在服务台领了号,一看号码,三百多号,心里不禁咯噔下。四处张望了下,看到等待面试的人三五成群,都在在互相小声交谈。

  张晓晓之前有朋友在房企待过,知道这一行业流动性很高,一般来说,大型房企的一个项目在某一个城市快的两三年,慢的四五年就会结束,结束后,如果你想继续留在这个城市,就必须跳到另一家单位,所以,这个行业不像国企那样讲究资历,也不会换个单位就要从零开始。在房企里,尽管不跟着单位走的人无法做到一个项目的上层领导,但是中下层的岗位也会开放给一些优秀的跳槽者。

  张晓晓悄无声息地溜到一群人身边,靠墙站着,假装玩手机,仔细听着周围的人讨论。

  “不瞒你们说,新京在周边几个城市的招聘会我都去过,每个招聘会都是这样。”

  “表面是招聘,实质是宣传。”

  “那会不会招呢?”

  “招肯定招,但是预留的岗位并不多,也就是二十几个。”

  “听说好几个项目呢,就招二十几个?今天来了三四百个人呢”

  “还有老员工是别的项目带过来的。”

  “大领导肯定是不会后招的”

  “我去,当炮灰了。我得躲着点,别碰到熟人,听说刚才大毛碰到自己经理也来面试,尴尬到撞墙。”

  众人哄笑。

  “这要面试到什么时候?有没有分组?”

  “估计是分组了,我看进去的人很快。”

  “反正请了假,再等等。”

  张晓晓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相关经历也会被邀请来面试了,其实自己不过是众多炮灰中的一个而已,事已至此,也只有硬着头皮碰碰运气,反正也不花钱。她在想,三四百人,就算分成五组,每个人也只有两三分钟的面试时间,自己并不是相关行业的从业者,不具备优势,如果考官一旦问及相关问题,自己就完蛋。

  她是个相当聪明的人,确切地说,是一个不爱动脑筋的聪明人,但这个时候,是自己动脑筋的时候了。她给自己两句话方针:外表自信满满,内里三思再言。一句话,死也要死得漂亮点。

  临近中午,她终于可以昂首挺胸走进面试区。面试果然分很多房间,引导员喊号让她进入其中一间,她抬眼看到门口贴着行政和人资面试处,稍稍轻松了一点:这既然是分岗位面试,说明给她面试的都是相关领导,不会有其他不熟悉岗位的领导抛过来一些让人懵逼的问题。

  她扫了下面试席,面试官共有三位,其中有两位女士,中间的那位主面试官就是女的。和女人之间打交道,很微妙,就比如这个面试,男面试官百分之六十看能力,百分之四十看印象,而印象分主要是看外貌。

  而女面试官百分之六十会是印象分,百分之四十看能力,而她们的印象分组成相对复杂,相貌这一块就是看上去舒服,怎么个舒服法,那要看考官喜好,长相很漂亮肯定不行,太难看也不行,剩下还有就是言行举止,这些无法一言概之。但是无论是哪个方面,最能打动女考官的就是认同感。

  张晓晓迅速在脑中组织了下自我介绍,未等她开口,中间的女考官发问了:“你在原来单位做了十年,为什么想到跳槽,是你自己辞职还是因为什么其它原因?”这个问题张晓晓思考了将近一年,脱口而出:“我在原来单位做的很开心,跟同事处得也很好。但是原来的单位是一个国有企业,思想比较传统,重要职位基本不会考虑任用女性。我已过而立之年,不能再做一眼看到老的工作,我需要一个更好的发展平台。”

  两位女考官听完她的话,细细打量了她一下,张晓晓微微挺直身子,迎着考官的目光,轻轻微笑。右侧的女考官没有中间的女考官时尚,甚至是不太好看,整体并不是很胖,但是胖胖的脸蛋,细细的眼睛,即便是穿着职业装,仍然像是等待面试的大学生。她不动声色地看着张晓晓。

  “你以前做什么工作,有人资相关从业经验吗?”胖脸的女考官问。

  “我们子公司没有自己的人资部,所以子公司所有人资相关的工作包括绩效考核和培训这一块都是我一个人在做。当然,涉及的领域不一样,不过触类旁通,只要认真学都不是问题。”

  张晓晓吹了牛,子公司的确没有自己的人资部,不过绩效考核和人员任用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权利,领导都是把得紧紧的,自己不过是跟着做些杂事,根本是轮不着自己发挥。

  “好了,你可以回去等通知了。”

  张晓晓开着自己那辆已经八年的破车,漫无目的,现在回去还早,但是自己却无其它地方可去。当初自己攒的第一笔钱,犹豫是买房还是买车,师傅和她开玩笑:“你要是买了房,谁都高攀不上你了,你还是买辆车吧,到时候和老公吵架,无论多晚,东西一收,开着车直奔娘家。”

  事实上,因为和他吵架,自己倒是在车上睡了一夜,自己是不爱给别人添麻烦的人,回娘家肯定是要鸡飞狗跳的。那次吵架的第二天早上,回去才发现,他根本没发现自己冲出家门,他是这么解释,她也没深究。从此以后,她只需牢记一条,和他吵架,能当面解决就当面解决,没必要惩罚自己,自己要懂得心疼自己。

  车停在地下车库,她放下椅背,躺在车里,回想着近一年的遭遇,眼泪肆意流淌。仿佛两年前她还是很幸福,每晚睡前,听着两侧的呼吸声,一侧是老公,一侧是儿子,每天晚上,相亲相爱的人躺在一起入睡,觉得幸福不过如此。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每样都是小事情,但是交织在一起让她情绪崩溃。

  这一年她换了一个情绪多变的领导,要求比较严格,在单位小心翼翼,经常是一肚子气。他也换了一个收入很高的工作,但是特别忙,天天晚上加班到很晚,两个人基本没时间说话。少了他的参与,她与婆婆的矛盾日益凸显,她知道婆婆不是什么坏人,但是就是没法沟通,很多时候下班,她就是像今天这样,躺在车里,很晚才回家。

  从这一年开始,她不能让他早早回家,他也不再有时间参与家庭活动,比如家庭聚会,陪孩子出去玩等等,他会理直气壮地对她说自己在挣钱养家,她也是挣钱的,但是她没有他挣得多,这一点足以让她哑口无言。

  他没有出轨,没有家暴,他用冷暴力渐渐凉了她的心,短暂的见面,却总爆发激烈的争吵,甚至有一次,忍无可忍的他居然用枕头打了她几下,尽管不是很疼,但是他狰狞的模样让她惊恐不已,仿佛她不是她的爱人,而是她的仇人,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地方,不能想,不愿意想,一想到就心灰意冷,满心的挫败感。

  这家公司效率很高,当天晚上就通知她可以参加第二轮面试。她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正在家看电视,接到信息,立马去开了电脑,她知道必须得开始发功了,如果能进入这家公司,也许可以证明自己所有选择都是对的,她赌气离开公司的事对的,离开他是对的…...。

  张晓晓恶补了新京企业的所有背景和最近的规划,人资这一块知识也认真学习了很多,自己必须掌握那些高大上的名词,让自己看起来很专业,第二轮面试时间也许会长一点,不能让自己怯场。

  进门前,她脱下羽绒服放在等候席上,整理了下笔挺的呢子西装。昨天晚上她三点才睡,但是现在却出奇地清醒,只是不知道自己看起来是否憔悴。依旧是三位面试官,但是今天的格局却变了,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中间的男人大眼睛,高颧骨,宽宽的脸,皮肤粗糙,两颊不少痘印,这个人大概占全了张晓晓所有不喜欢的特征,但是从整体来看,在男人中也算是中上的相貌,女的是昨天的主面试官,中等姿色,但气质不错,衣着妆容得体,这两个人一个让她谈谈职业规划,一个让她谈谈对人资的看法,都是很泛的东西,张晓晓早有准备,侃侃而谈。右侧的男面试官至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只是偶尔抬头看看她。

  张晓晓不知道,这几个人会在她今后几年的生活中发生密切的交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