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七 表白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316 2020.06.19 19:30

  “黄总,你最大的烦恼是什么?就目前而言。”

  黄子轩一愣,不知道如何回答。张晓晓情不自禁地笑了:他能有什么烦恼?一切都是唾手可得,如果真有烦恼,那肯定是得到的太多,需要的太少,所以有太多的负担。

  黄子轩反问:“你最大烦恼是什么?”

  “我的烦恼特别多,随便想想都是一堆。”

  “那最大的烦恼呢?”

  张晓晓稍稍思考,反问了黄子轩一句:“你觉得我最大的烦恼应该是什么?”

  “没钱?你可是爱钱如命!”

  张晓晓摇摇头。

  “感情问题?”

  张晓晓依旧摇摇头。

  “孩子?”

  张晓晓哈哈大笑,带着一丝心酸。

  “是不是?你也觉得我应该烦恼的事情很多!其实,我最大的烦恼是惶恐,我整天被一种惶恐的情绪包围,惶惶不得终日。”

  “惶恐?惶恐什么?”

  “年过三十,一事无成,爱情失意,亲情寡淡,友情渐远,容颜衰老,似乎一切都在不可挽回地走下坡路,而且,这些东西像是多米诺骨牌,只要有一天,有一样东西受到重创,我会迅速联想到其它方面,然后其它方面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就会一起崩塌。”

  黄子轩闻言沉默不语,这些内容需要好好消化,还来不及找出合适的语言去安慰,或者是,任何语言都太无力。车厢就此安静下来,张晓晓说完这些话,心里反而轻松下来了,搂紧早已睡着的文文,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再次醒来,看到车子已经停到了服务区,张晓晓轻轻放下文文,下车活动下筋骨,黄子轩从卫生间回来,远远地看不清表情,但是步履疲惫。

  “你醒啦,我也感觉有点困,去洗把脸。”

  “那我来开一会吧!”

  黄子轩笑了笑,摇摇头,缓缓靠近,轻轻地搂住他,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轻声说道:“让我抱一下吧,很心疼你,但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晓晓不明所以,但是来不及问,刚回过神来,便下意识地挣脱了怀抱。

  “我,我也去上个厕所。”张晓晓磕磕巴巴地讲完,便逃也似地奔向卫生间。经过洗漱台,她下意识地看下镜子,镜中的自己满脸绯红,红到看不清五官。

  回到车上。

  “陪我说会话吧,你不怕我会睡着吗?”黄子轩对佯装睡觉的张晓晓说。

  “哦,我还是有点困,要不你说,我听着呢!”

  “要不,我跟你说点让你睡不着的事情?”

  “嗯。”张晓晓有预感他会说点很逗的事情,不过她还是努力压抑着笑意。

  “咱们要不要试着交往一下!”

  张晓晓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冷却下来的脸蛋瞬间又红又热,她知道黄子轩肯定在后视镜中观察自己的表情,于是,她轻轻地向里面偏了下脸。

  “你说咱们俩都是孤孤单单的,两个人在一起,总归可以相互取暖,有个人说说话,你没发现,我俩特别聊得来?”

  理由相当拙劣!

  “是我孤孤单单,是我凄惨可怜,就算我们在一起,也是我抱着你这棵大树,别把同情我这件事说得这么……”

  “你要非这么说也行,都一样,反正结果是一样的。”

  张晓晓哑然。

  黄子轩从后视镜里看了下张晓晓,试探性地问:“这么说,你同意啦?”

  张晓晓深深地吸一口气,坐直身子,微微理了下思路。

  “黄总,您知道咱俩谁大?”

  “一样大!”

  “不,我比您大几个月!”

  “这是问题吗?”

  “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虽然我年龄只比您大几个月,但是从人生阶段和心理年龄来说,我大概比您大了十岁。我没有一样条件是可以超越您,从而可以弥补其它差距。如果我现在跟您在一起,别人会怎么说,他们会说,我为了搭上您,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甚至会说,我抛弃了自己的家庭。”

  “你为什么总是在意别人怎么想呢?”

  “我们在同一个圈子,能脱离别人的眼光吗?”

  “那你要怎么样?”黄子轩反问。

  “就这样啊,挺好!”

  “我是说我们的关系,你打算怎么办?”

  “就是……上下级关系,如果您需要,还可以是朋友……普通朋友。”

  黄子轩没有回应,张晓晓从后视镜看去,他脸色极其难看。外面黑暗的路面上,路面标志灯光星星点点地闪烁,偶尔对面车道来车,会很刺眼。张晓晓有些担心黄子轩的情绪,无法好好开车。

  “黄总,这个事情您暂时不要多想,好好开车好吗?”

  “够了,如果你一开始就坚持这样的想法,为什么要送我回家?为什么要给我拥抱?你对其他领导也是这样无话不谈吗?我告诉你,不是谁都可以抱我,别说同事,朋友,好朋友也不行!最后再跟你说一次,私下里不要叫我黄总,我非常不喜欢你跟我讲话的时候,左一个您,又一个您!”

  很久没见到黄子轩对她发火了,而且,私下发火,这也是第一次。张晓晓咬住嘴唇,眼泪掉了下来,她抱住文文,向黄子轩正后方挪了挪,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泪水。毕竟,她的泪水并不是因为他的怒火,而是因为天上掉了馅饼,却因为自身能力问题,那种无法接住的无力感。

  “这是在高速上,你总不能让我在这里给你擦眼泪吧?”黄子轩语气缓和了许多。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她不知道说什么。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本来今天带你出来是想让你开心的,结果居然对你发了火,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勇气……”

  张晓晓说不下去了,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太自卑,因为受过伤,所以不敢勇敢地区接受新一段感情。

  “要不这样,咱们先私下相处看看,如果,我真的不符合你的标准,那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吗?”黄子轩试探性地问。

  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旦真恋爱,最终受伤的只能是她,她能做到什么都没发生,依旧在他身边做助理吗?可他的提议也是比较合理的,至少这样,可以不用顾及别人的目光。

  “没关系,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星期一早上之前你回复我就好了!”

  “我先睡会,你小心开车!”

  黄子轩听到张晓晓的回答,微微笑了笑,毕竟,没有强烈反对,也算是让步了。

  车从淮清下了高速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靠近高速的近郊,有淮清有名的餐饮一条街,很多市区的人都会顺路过来吃早点。虽然时候还早,早餐店已经是熙熙攘攘。黄子轩缓缓把车停下,回头看了看张晓晓。一夜奔波,张晓晓也早就饿了,但是把孩子放在车上,自己去吃饭,总归是不放心。

  黄子轩靠边停车,回头看着张晓晓征询意见。想到他一夜未眠,张晓晓有些不好意思。

  “黄总,您赶紧去吃一口吧,也辛苦一夜了,我等会回去和文文一起吃。”

  “你叫我什么?”黄子轩盯着她,目光炯炯。

  张晓晓讪讪地笑着,黄子轩表情这才缓和了一些,转身下车。过一会,拎着打包好的东西回来了。

  到家后,黄子轩让张晓晓拿着早餐,自己一手抱着文文,一手拎着文文的背包,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孩子其实已经醒了,但是仍然懒洋洋地趴在黄子轩的身上。张晓晓走在后面,心里暖暖的,似乎这才像一家三口。

  以前,他们一家三口也曾这样过,但是近几年,冯森渐渐缺席,而文文已经差不多五十斤了,张晓晓抱着他很吃力,根本走不了几步。每次孩子在车上睡着,都要先把孩子摇醒了,然后自己拎着大包小包牵着睡眼惺忪的孩子一起上楼。

  张晓晓带孩子洗完手,黄子轩已经把早饭摆好。看着一桌的汤汤水水,张晓晓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这碗没放香菜的是你的,这个没放辣椒的是文文的,这边还有粥,他愿意吃什么就吃什么。这个馒头是你的。”黄子轩一边熟练地分着餐食,一边嘴巴念叨着。

  张晓晓若有所思地吃着,一边不时地瞄几眼黄子轩。

  “怎么了?不合胃口啊!”黄子轩头也不抬地问。

  原来一切尽在他掌握。

  “我是在想,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我不吃香菜这个事情?”

  “你没和我说过,不过,我好像听到过。怎么了,你别多想了,我只是记性好而已。”

  张晓晓放下筷子,心情沉重,苦笑着说:“原来一切皆有定数!”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吗?”

  “不是。我结婚六七年了,为不吃香菜这个事情和婆家说过,应该说过好多次吧。直到最后我自己妥协了。他们家不吃辣,所以我做菜从不放辣。他不知道我爱吃什么菜,不知道我爱听什么歌,有很多事情我最想分享得人是他,结果,一直到离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都没找到机会和他分享。”张晓晓语气平淡,但是内心却很激愤。

  “都过去了。以前的事情我们都不要提了。”

  张晓晓一愣,迟疑地问:“我是不是像一个怨妇?”

  “不是,你还想着从前,我心里有些酸而已!”

  张晓晓闻言,忍不住笑意浮上嘴角。

  看着张晓晓心情大好的样子,黄子轩眉头也跟着舒展开来。

  “听说我吃醋,你那么开心,你确定你不在乎我吗?”

  张晓晓窘得一塌糊涂,却笑得合不拢嘴。心里暗暗着急,明明不是开心,想要否认,却又止不住要笑。

  “黄总,你能不能正经说话,就像我第一次看到你那样,爱理不理的,这样我比较习惯。你这样让我觉得好搞笑。”

  “有被撩到吗?”

  “孩子在呢,别瞎说!”

  文文听到说他,抬起头嘿嘿笑着,于是,两个大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