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斗酒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719 2020.06.02 14:48

  星期一早上,张晓晓又起晚了。以前有孩子的时候,早上事情很多却从来不会担心迟到,反而是一个人的时候,总想着赖床,等实在不能再赖的时候才手忙脚乱起床。

  开车经过黄子轩所在小区,远远地看到路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张晓晓有那么一丝犹豫,到底要不要过去跟黄子轩打个招呼,心里想着算了吧,肯定是有人来接,他未必瞧得上自己的破车。再加上黄子轩性情孤僻,跟他在一起总是觉得气氛很尴尬,带着他,还得绞尽脑汁想着和他说什么。心里这么想,身体却很诚实,这毕竟是一个拍领导马屁的机会,一脚刹车,停在了黄子轩身边。

  “黄总,您没车上班吗,我带你啊?”

  黄子轩看了看她,没说话,打开后车门,却发现狭小的后排座位上全部是东西。张晓晓连忙把副驾驶上的包放到手刹上,“黄总,你坐前面,昨天的快递忘了拿上去了,不好意思,车子小,您将就一下!”黄子轩犹豫了一下,坐到副驾驶座上。

  果然,一路上,黄子轩目视前方,一言不发,正当张晓晓想着讲些什么,打破尴尬气氛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冯森。张晓晓愣住了,不知道该不该接,旁边坐着公司领导,她不想私事暴露,但是离婚后这是他第一次给她打电话,她怕错过了他就不会再打过来。

  按下接听键后,她瞬间意识到自己的电话蓝牙连接了车子的音箱,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张晓晓,我想问你,小乖为什么跟我说他不想去你那里了?你是不是打他了?你能不能对他有点耐心,你对我怎么样,我都能接受,但是你不能把对我的气撒在孩子身上!”

  张晓晓脑子有些眩晕,本想着冷静地挂断电话,她并不想当着公司领导的面原形毕露,再丢了这么重要的工作。但是,三个月来,他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就是对她进行无端的指责。胸中的怒火直窜,她努力地压抑,然后咬牙切齿地反击。

  张晓晓:“他当然不想来,在你家多舒服,天天打游戏看电视,都没人管的,你也不容易,日理万机还能想起来有个儿子在家。好啊,我以后也像你那样,让他想干嘛干嘛,我也不想做讨人厌的事情是吧?”

  冯森立马口气好了很多:“教还是得教,但是要注意方式,再说了,这么小,娱乐为主,也不能要求他学习那么多东西对吧?”

  张晓晓:“他学什么了,他在你家一个星期都没人问,兴趣班的老师找我要作业,我只能等周末两天孩子到我这里的时候再补给她,我一个做母亲的,总不能跟人家说我不管,找孩子爸爸去,这事情你干得出,我干不来!”

  冯森:“那你以后态度好一点是吧,你也知道你是当妈的,现在孩子都不愿意见你了,你看你失不失败!”

  张晓晓像被踩到了尾巴,是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刺激人的事情,连自己最爱的孩子,都不领她的好心,她愤怒地大吼:“嫌我态度差就别给我打电话,以后我不去接他了,你去给他找一个对他态度好的妈!”

  张晓晓狠狠地挂断电话,然后看了看旁边的黄子轩,黄子轩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张晓晓平息一下心情,假装若无其事地开着车。

  论理,冯森来解决事情,这个初衷没错,但是他这个人很神奇,总是可以三言两语就把她激怒。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大概说得就是他这种人,说起别人头头是道,自己从来不去做,就是很喜欢对她指手画脚。在他心中,她总是无理取闹的,其实,她怎么会舍得打自己的儿子,本来就觉得亏欠,补偿还来不及。最让她伤心的是她有些高估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地位,说起小孩子,最天真也是最无情,为了能打游戏,可以不见亲妈。但是如果真不去见他,也许过不了多久,孩子对她感情会渐渐淡漠,想到这里,她眼泪夺眶而出。

  黄子轩取了一张抽纸,递给她。他什么都没问她,也没有安慰她,也好,此时,安慰的话只会让她更尴尬,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他至少不是那种会到处乱说的人。

  晚上,张晓晓正在追剧,孙胖子又打电话来,让她去接黄子轩。张晓晓在酒店门口等了一会,没见到人下来,于是打电话给孙胖子。

  “孙总,我早到了,没看到你们人啊!”

  “哎张助,这边还要一会,要不你上来等?”

  张晓晓刚要回绝,就听到电话里有人起哄,让她上去。

  “那你赶紧上来,正好来认识下区里的几位领导。”

  张晓晓无奈只好上楼,里面坐着区里建设局的几位领导,公司里的人除了孙胖子,还有开发区项目总孙以达和黄子轩。张晓晓看了一眼局势,心里骂道:傻逼,这些肥差部门,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场酒局的历练,就算是一比一也未必是人家对手,居然还敢以少敌多,难怪总是喝多了,自己就没个数吗?

  总助的职位也就是总经理秘书,中国男人对秘书两个字总有无限遐想,即便是张晓晓不是那种妖艳打扮,也少不了那些油腻男人的调侃。上来自然就少不了被劝喝酒,张晓晓有心理准备,把包里的肠胃药掏出来,借口自己刚刚做了小手术,暂时还不能喝酒。于是,众人又开始劝黄子轩的酒。

  张晓晓看了看座位,正对门的杨局应该就是今晚最大的领导,他岿然不动,笑咪咪地看着大家劝酒。而对方的另外四个人也是笑意盈盈,也有七分醉的样子,如果对方以二敌一,那人数不够,以一敌一,那相当于自杀式袭击,按照策略,估计对方会在剩下来的时间,集中火力,攻击黄子轩,如果有剩余火力,会在两个孙总中间办一个人。而黄子轩也是七八分醉了,这样下去,难逃一醉。

  张晓晓笑眯眯地说:“不好意思啊,黄总待会儿还有一个视频会议,可不能再喝了。”

  “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会议,是两个人开的那种吗?”

  众人大笑。

  张晓晓端起小酒杯,对杨局说:“杨局,真的不好意思,还真有一个会议,我真的不想扫大家的兴,我们都是打工的,上头说什么就是什么。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敬您一杯酒,因为身体原因,一杯酒已经是我的极限,我的最大诚意。我干了,您随意!”张晓晓一饮而尽后,呛咳不止,面红耳赤。

  “美女敬我的酒,我怎么能随意呢,来,小陆,帮我把壶满上!”

  杨局端起壶,并没喝,看着张晓晓回过神后,笑眯眯地说:“你是女孩子,我也不能欺负你,但是啊,这一杯一杯喝,要喝到什么时候,耽误你和黄总开会了是吧?”

  众人又不怀好意地大笑。

  杨局接着说:“我已经喝了半斤了,你才喝一杯,咱俩再每人喝一壶,这公平吧?”

  张晓晓连忙指着自己的脸:“你看看我的脸,杨局,我一杯就醉。”

  大家看着张晓晓的脸,果然,已经是满面桃花。

  杨局手一挥:“那这样,我一壶,你半壶怎么样?”

  张晓晓和杨局你一眼我一语对弈了很久,眼看时机成熟,她一脸为难地站起来说:“杨局,您那么大领导,体谅我到这个份上,我再不喝就不懂事了,我喝了酒以后,能不能说个完整话都不一定,所以,我要把我想说的话先说完,今天见到您,我特别荣幸,以后啊还请您多多照顾!来,杨局,我敬您,干!”

  半壶喝下,张晓晓瘫软到椅背上。众人见状,又开始起哄黄子轩喝酒。黄子轩微笑着推辞,这和平时见到的黄子轩不一样,平时的黄子轩在公司不苟言笑,总是板着个脸,没想到在当官的面前,也竟有一丝谄媚的样子。

  张晓晓又端起酒壶,摇摇晃晃走到杨局跟前,替杨局把酒壶里倒得满满的,然后自己的酒壶也倒得满满的,杨局大惊:“你这是干什么啊,喝那么多干什么,你都喝成这样了!”张晓晓哆嗦着舌头说:“不不不,我要赶紧跟您喝,杨局,您要理解我的苦啊。我啊,难得跟您喝一次酒,特别荣幸,一定要给个机会给我!”张晓晓端起酒壶一饮而尽,然后端起杨局的酒壶,递到杨局嘴边,撒娇让他喝下,杨局迟疑地端起酒壶,艰难喝下。

  张晓晓又摇摇晃晃地要去拿酒瓶倒酒,黄子轩一把拉住她,让她别喝了。杨局一看形势不对,顺坡下驴说道:“美女喝多了,正好你们还有会开,我们就来个满堂红,结束好吧。”

  酒席散了以后,黄子轩把其他人送到门外,然后让孙胖子送他们下楼,扶起趴在桌上的张晓晓,准备离开。张晓晓推开黄子轩,稳稳起身,走出门去,黄子轩愣住了,等他追出门去,看到张晓晓半掩着身子,看着杨局一行已经下楼,回头对黄子轩说:“黄总,你先下去送他们吧,我来叫个代驾。”

  上车后,张晓晓从包里掏出几颗药丸,对黄子轩说:“这是我来之前刚买的解酒药,能保护肝脏,你吃两颗。”黄子轩这才确认,张晓晓真的是在装醉,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她演得一手好戏。

  到了楼下,张晓晓把黄子轩扶下车,发现他有些站不稳了,于是问他:“黄总,要不要送你上楼?”黄子轩摆摆手。张晓晓想了想说:“那我给雷总打电话,让他下来接你。”黄子轩一愣,疑惑地看着她:“他不和我住一起。”

  “那我扶你上去吧,咱们不能再像上次那样,是吧?你也别害怕,我没有任何企图,把你安顿好我就走。”

  把黄子轩扶进家门,张晓晓径直拖着他安顿到床上后,不顾黄子轩无力的挣扎和推让,替他脱了外套和鞋子,取下领带。顿了顿,张晓晓又替他松了松腰带,黄子轩一脸惊恐地睁大眼睛,张晓晓心里觉得好笑,无奈地白了他一眼:“看把你吓得!”

  张晓晓用温水洗了条毛巾替黄子轩擦一擦脸和手,给他倒了点温水扶起他喂他喝下。

  “我在客厅里坐一个小时,吃过解酒药一个小时大概就会好些,我把房门开着,有什么动静我可以听到,你不舒服也可以叫我,一个小时后没事我就先走了。”

  张晓晓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周围,房子虽然不大,装修却很奢华,不过整个基调很暗沉,这倒也符合黄子轩的气质。

  张晓晓一边不停地刷着手机,一边不时地起身,悄悄走到黄子轩房间门口,探头进去看一下。等到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她起身悄悄进入房间,看到他平躺着,脸色不错,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她走过去把他扶侧着睡,低声对他说:“以后喝完酒,记得侧着睡,不容易呛着。”

  随后,她关上门,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