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章 姐姐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357 2020.06.29 11:30

  门刚开,张大静就一脸焦躁地闯了进来:“叫你开个门怎么那么久?我手里拎着东西站累死了。”她边说边往里面走,找个空闲地方把东西放下。

  “鸡蛋和蔬菜都是从乡下带过来的,你看看能放冰箱就放进冰箱。这些水果给文文的,他不是明天过来嘛。这都是当季水果,你少给孩子吃那些乱七八糟的零食。”清点完东西,张大静掉头准备出去:“我要走了,你姐夫还在楼下等我呢,待会还得接孩子下补习班。”

  看着张大静已经走到门口,张晓晓心微微放了下来。忽然张大静猛一回头,走到桌边,“张晓晓,你这大晚上吃什么方便面?你就不会吃点正经的饭?你自己吃就算了,还给......,张晓晓,这谁的碗?文文回来了?”

  看着张大静一脸狐疑,张晓晓推着张大静赶紧出去:“面太烫,我分两碗吃不行啊?”张大静一把推开张晓晓:“什么情况啊?家里还有人藏着啊,我来看看。”张晓晓拽住张大静使劲往门外推:“瞎说什么东西,神神叨叨的,哎呀,你赶紧走吧。”

  张大静忽然一脸惊讶看着屋内,张晓晓回头一看,黄子轩已经从屋里出来了,满脸尴尬地站在餐桌旁。

  “来......来客人了。”黄子轩先打破了沉默。

  张晓晓满脸通红地看着张大静,而张大静像看怪物一样上下打量着黄子轩。

  “你是晓晓朋友是吧?”张大静问。

  “嗯?嗯。”

  “同事。”张晓晓补充道。

  张大静像刚睡醒一样:“哦哦,你们忙,我得走了,你姐夫还在楼下等我呢。我走了,帅哥。”说完,又拉一把张晓晓:“晓晓,你送送我。”

  张大静拉着张晓晓到电梯口,低声地对张晓晓说:“张晓晓,你比我想象得能耐啊,我以为你完蛋了呢,没想到那么快就找好下家了,可以啊你!”

  张晓晓抵赖道:“八字没一撇呢,现在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就带回家了,看这情形应该已经过上了啊!”

  “瞎说八道什么东西,就是来吃顿饭,第一次来。”

  “那你这是什么策略,忆苦思甜啊?第一次来就让人家吃方便面,你骗谁呢!”

  张大静恼怒地指着张晓晓的脑袋接着说:“你别想骗我!你先告诉我这个人什么条件?”

  “哎呀,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别废话,这人结过婚没?”

  “没!”

  “多大?”

  “跟我一样大!”

  “你同事啊?多少钱一月?”

  “嗯,不知道多少钱,反正比我多。”

  “哪里人?父母是干什么?”

  “北京的,他爸爸好像是公司高层。”

  张大静听完之后,来回踱步了好一会。然后严肃地问:“你确定他没骗你,他条件那么好?”

  张晓晓耐心解释道:“都是一个公司同事,这些骗不了啊!”

  张大静追问:“你确定他没有成家啊?”

  张晓晓叹了口气:“我确定,这么跟你说吧,这些事情都不是从他嘴里知道的,都是其他同事告诉我的。咱们公司里还有两个人,差不多算他发小呢。”

  张大静还是难以置信:“那脑子没问题吧?你说说,这么好条件怎么会看上你,我还是不相信。”

  张晓晓不满地说:“有你这么糟践自己的亲妹妹的吗?”

  张大静一脸认真地说:“张晓晓,我觉得这件事情不靠谱。他那么好的条件,三十多还没结婚,正好就看上你了,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张晓晓气得不想搭理她。

  张大静又想了一会,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会不会是想骗婚吧?他会不会性取向有问题?你们那个......你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别想太多了,我们还没到那一步呢,我们在一起才一个星期。”

  “反正你给我长点心,姐姐不看好他,你看他那个发型不像好人,跟二流子一样。”

  “什么二流子,那个发型是我带他去剪的。”

  张大静电话忽然响起来,她看了看,挂掉了。“你姐夫催了。我告诉你,你吃过一次亏,这次你眼睛要雪亮的。这种人,你最好不要考虑,受伤的最终还是你自己。你看看你自己的条件,这样的男人你拿得住吗?”

  看张晓晓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张大静着急了:“我说话你听没听见?别跟他来往了,我看他就是想占你便宜!”

  张晓晓无奈地说:“办不到,他是我领导,不来往的话,就只能下岗了。”

  张大静下巴都要惊掉了:“你领导?就那个老总?”

  张晓晓点点头。

  张大静想了想,说道:“我有点乱,今天没时间给你分析了。这种高富帅你别碰,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怎么看,咱家也没有豪门相。待会吃完饭,赶紧让他回去,你俩要是没到那一步很好,免得受伤。你啊,找个你姐夫这样踏踏实实的就很好。”说完,按了下电梯。

  回头看了下张晓晓正低头沉思,气得大吼一声:“你听见没有?”

  张晓晓翻了下白眼,不耐烦地说:“哎呀,你赶紧走吧。”

  张晓晓回到家里,看到黄子轩还是以刚才的姿势站在那里,张晓晓笑了笑,招呼他:“赶紧吃饭吧,站着干嘛呀!”

  “这是你姐姐?”黄子轩用筷子拨弄着面条,假装漫不经心地问。

  “嗯,我姐姐张大静。”

  “你叫张晓晓,她叫张大静?”

  “她大名叫张静静,我们都叫她张大静。”

  “哦......她看上去挺热情的。”

  “是挺凶吧,她什么都风风火火的,不过对我很好。我们是属于那种,只有我能打她的那种关系,你懂吧?”

  黄子轩看了看她,没说懂也没说不懂,只是依旧心事重重地低着头。

  “怎么,不好吃啊?那要不我给你点个外卖?”

  “你姐姐对我还满意吗?”

  黄子轩答非所问,这是他最关注的问题。今天这个局面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的。如果两个人要走下去,终究要面对他们的家人。他并没有做好面对她家人的准备,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应付。

  张大静的反对,张晓晓知道这很麻烦,但是不在她的考虑之列。而且张大静只是关心她,希望她过得好,这与张晓晓的初衷是一致的,时间终究会证明一切。这些事情自己都可以解决,她不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推给黄子轩。

  “她觉得你条件很好,挺替我高兴的。”

  “是吗?那接下来是不是要拜见你的父母?”

  “没有,哪有这么快?”

  “你姐姐不会跟你父母说吗?”

  张晓晓惊得把筷子一放,这个自己怎么没想到!张大静这个大嘴巴要是告诉爸妈,那自己又得解释应付一番。自己跟黄子轩还没怎么的呢,万一要是这事情没成,七大姑八大姨全部知道了,那真是没脸见人了。她迅速跑到阳台,拨通张大静的电话。

  “张大静,我的事情你可别跟爸妈说,我不想让他们瞎操心。”

  “什么叫瞎操心,现在你的事情是我们全家的大事!”

  “张大静,你要是敢说,我就把你上次被骗几千块钱的事情告诉姐夫。”

  “张晓晓,你连我都信不过啊?我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吗?好了,你放心好好吃饭吧,我和你姐夫还有事情。”

  张晓晓挂了电话,得意一笑。其实张大静被骗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有一次她被一个同事带到一家酒店听课,被一伙骗老头老太太的骗子骗去几千块钱买了两套碗,钱不多,但是对方手段比较低级,比如用这个碗喝水可以健康之类的。张大静当时脑子抽抽了居然相信了,她在她老公面前一向是自诩高智商,这个事情对她而言是奇耻大辱,当然不能让她老公知道。

  本来这件事情张大静也不会告诉张晓晓,只不过张大静当时还打算发展张晓晓作为下线,被张晓晓提醒后,再找那帮骗子,已经找不到人了。于是,这件事情就成了张晓晓手里的把柄,随时会被她拿来取笑。

  “你还没打算让我见你父母是吗?”黄子轩的声音忽然响起。

  张晓晓吓了一跳,有些慌乱。她不知道该如何对黄子轩讲她的想法,她当然愿意和最亲近的人分享她的幸福,但是生活不总是幸福,她已经给自己的亲人很多伤心和难过以及担忧,她不想让父母为她担心,况且,伤痛并不会因为多一个人分担就会减轻。

  “等我们有一天觉得可以......”张晓晓不知道如何形容才贴切。“到那时候再告诉他们也不迟,你知道,父母总会担心一些不该担心的东西。”

  黄子轩点点头,然后说道:“对于我,只要你对我满意就好。我的家庭你不用担心太多,如果你愿意见就见,不愿意见可以不见。”

  张晓晓瞪大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黄子轩:“他们的意见对我而言不重要,或者说,我怎么样,对他不重要。”

  张晓晓猜测黄子轩说的“他”应该指的是他的父亲。离异家庭应该有很多故事,她没有过多打听他和他父亲的故事,但是据目前来看,他们关系似乎并不好。张晓晓曾经的担忧稍稍少了一点,如果家庭真的不是牵绊,那他们之间的阻碍应该会少一点。

  “轩哥,其实父亲和儿子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能够说得清的。父亲的爱都是比较深沉的,我相信他是爱你的。就像文文和他爸爸,我虽然恨他爸爸,但是我希望他和他父亲能够好好相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拥有尽量完整的父爱,感受不到父爱的孩子,人生不完整。”

  这已经成了张晓晓一个习惯:讲不正经话的时候她喊他半仙,要深沉发声的时候就喊轩哥。不过空有一肚子的话,今天却辞穷了,她不知道怎么样劝说黄子轩,她讲了言不由衷的话,她恨冯森是真的,但是她也觉得冯森并不是一个够格的父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