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四章 连线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375 2020.06.08 19:30

  还有一个多礼拜就要放假了,办公室里紧张而欢乐,每个人都一边忙着收尾工作,一边计划自己的春节小长假。张晓晓也早早策划自己的春节假期,今年怕是要一个人过年了,儿子姓冯,肯定要去冯家过年,自己虽然很想他陪伴,但是觉得自己没必要较这个不懂事的真。想起自己没结婚的时候,每年都要出去旅游两次,自从结了婚以后,迁就冯森晕车的毛病,就哪儿也没去过。今年与其在家一个人孤孤单单,不如出去玩玩。

  一上午,张晓晓在网上看了几条线路,终究没下得了这个决心,一边想着也许冯森年前来找她,谈得拢的话,也许就不用孤孤单单过年了,又想着不能再这么糊涂了事,今年一定要自己一个人过年,表明自己宁缺毋滥的决心。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晓晓和黄婷婷、刘月三个人在讨论春节的安排,三人一拍即合,希望用旅游渡过这个短暂的假期。不过,三个人在旅游时间和旅游地点上发生了分歧。张晓晓不希望预算太高,五千块以内,并且她怕冷,泰国和越南是她优先考虑的地点;刘月去过的地方太多,家里条件又好,她计划去欧洲,顺便买一些奢侈品回来;而黄婷婷的预算和张晓晓接近,但是她想要除夕和初一在家陪着家人,初二再考虑出去。三个人各持己见,最终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在时间节点上,张晓晓不能迁就,她还希望在节后留几天陪儿子,所以,她不可能考虑年后出去,甚至希望请假两天提前出发。至于旅游地点,和刘月也可以再谈谈,也许可以有个地方,经济又好玩,刘月当然也希望有人陪,所以在地点上也可以退让一点。

  下午,张晓晓递文件到黄子轩办公室。刚进去的第一瞬间,张晓晓的反应就是黄子轩不在。朝前走了几步,才发现他独自坐在靠窗的沙发前。破天荒第一次,黄子轩在一个人的时候,没有坐在办公桌后面工作。张晓晓把文件放到办公桌上,转身准备出去,一抬头,却看到黄子轩一脸落寞地看着她。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站在那里也就这么看着他。

  好半天,张晓晓指指咖啡机:“喝吗?”

  黄子轩点点头。

  “黄总,春节打算怎么过?”张晓晓打破僵局。

  半响,黄子轩没搭话。张晓晓掉头看了看他,他心事重重地看着窗外,脸也不转地对张晓晓说:“你打算怎么过?”

  “出去玩啊,不过去哪里还没想好呢!”

  “要不要考虑去英国?”

  “不不不,成本太高了,在发展中国家挣钱,去发达国家花钱,太费了!”张晓晓一口拒绝。话音刚落,她忽然感觉黄子轩话中有话。“为什么要去英国......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那个朋友,他的母亲生病了,想见他一面,他在犹豫要不要去。”

  张晓晓端着咖啡,走过去递给黄子轩,看着沙发比较窄,自己也坐进去的话,和黄子轩就靠的太近了,于是,借着递咖啡的空隙,顺势坐到了沙发边的地毯上,然后开启热心老母亲模式。

  “你那个朋友不是在犹豫要不要去,而是在紧张见到面和妈妈讲些什么。”张晓晓想到朋友这个梗,有些控制不住想笑,看黄子轩没说话,只好又接着说:“她病得重吗?”

  黄子轩:“嗯......应该是晚期吧。”

  张晓晓:“啊?那你赶紧去看她啊,子欲养而亲不待你没听说吗?我现在给你订机票?”

  黄子轩:“那倒没这么急,反正还有几天放假了,我要把手头事情处理下。”

  张晓晓:“哦,也行,不过,你和她怎么联系上的?”

  黄子轩“她的朋友发了邮件给我。”

  张晓晓“你说外国人怎么干什么都用邮件,打个电话视个频不就行了?”

  黄子轩无语地看了她一下。

  “我帮你定机票吧,我得赶紧给你定好,你不会又想临阵脱逃吧?”

  “机票待会让雷总去定吧,出国手续你不一定懂。”

  张晓晓诡异一笑:“雷总也去啊?他去我就放心了。”

  “他不去,你要不要一起去,所有经费我出。”

  张晓晓笑眯眯地连连摇头:“还是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她转头看黄子轩,黄子轩正一脸郁闷地看着她。“我警告你......”黄子轩手指着她的脑门,咬牙切齿。张晓晓连忙一把握住黄子轩的手:“哎呀,开个玩笑!”忽然,电光火石,张晓晓和黄子轩看着两个人握住的手,脸同时红到耳根。张晓晓连忙松开手:“黄总,你把那个人电子邮箱给我,我先帮你联络下?”

  本来也就是为了打破尴尬,随口一说,谁知道黄子轩也是太慌张了,居然乖乖地去电脑跟前把邮箱地址抄给张晓晓。张晓晓拿着纸条,逃命一样快速走出去。

  第二天,黄子轩刚进办公室,张晓晓就风一样地跑了进来,一把把他推坐在沙发上,然后挨着他坐下。

  “哎黄总,你看下,这是你妈妈的微信,我昨天刚加的,我跟她约好今天下午四点多跟她视频,来来来,把你微信加一下!”

  黄子轩看着张晓晓,岿然不动。张晓晓急了,就差动手去翻他口袋了:“把你手机拿出来加一下啊,你不是还不想加吧?”

  “谁允许你加她微信了?你不会跟她微信聊过了吧,你跟她说什么了?你能代表我吗?”

  张晓晓一愣,这家伙不是想翻脸不认人吧?她冷静了一下,想到要先发制人。

  “呵呵,关我什么事,我就是加了微信,什么也没说,你要是不高兴,我删了就是。可惜我答应人家视频,也只能失约了,不过也不关我的事情。”

  “你删看看?”

  张晓晓睁大眼睛,哭笑不得:“那你把你手机拿过来,加微信啊!”

  “我没有微信!”

  “真的假的,那你平时跟朋友怎么联系?”张晓晓难以置信地问。

  “有事打电话,发邮件。”

  “不是吧,发微信多方便!”

  “这样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社交。”

  “没有啊,我觉得微信不仅联系起来方便,还可以通过朋友圈了解朋友的情况,很多朋友就算很久不联系,也不会觉得生疏,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关系。”

  “朋友圈还有几个是发自己动态的?不都是发广告吗?”

  “发广告也至少可以让人了解你最近在干什么是吧,......哎,不对,你没有微信怎么知道朋友圈都是广告?”

  黄子轩无语地白了她一眼,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张晓晓:“不信你自己看。”

  张晓晓撇撇嘴,忽然笑道:“你妈妈也是有心了,你看看她的朋友圈,她朋友圈第一条动态,就是昨天刚传的几张她的生活照片。我估计呀,她的微信就是专门为你申请的,我听说她们那边都不用微信,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儿子也不用微信,哈哈哈哈......”

  张晓晓把朋友圈照片打开,递给黄子轩看。黄子轩转头望着窗外,根本不看,张晓晓气急了,伸手把手机递到他眼前,他这才抬眼看着手机。黄子轩母亲今年五十多岁,保养得当,自然看上去年轻很多,气质更是没得说。黄子轩那双丹凤眼就遗传自母亲,这双眼睛,无论是长在男人脸上还是女人脸上,都是极有魅力。

  黄子轩向张晓晓隐瞒了一点,就是表姐曾经发过他母亲照片给他,所以,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黄子轩并没有特别感兴趣,反倒是转过头看着张晓晓,只见张晓晓饶有兴趣地看着照片,一边看,一边啧啧赞叹,对于张晓晓来说,自己五十岁时候的目标,就是能像她一样,美丽和优雅并存。

  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张晓晓皮肤并不是太好,有了粉的遮盖,也算是勉强过得去。不过眼睛很大,尤其近看的时候,眼睛为相貌增色不少。黄子轩看着她的眼睛,闻到她身上有一股香味,香味应该不是香水的味道,像是洗发水肥皂之类的香味,淡淡的味道,闻起来不能说是好闻,应该说是一种很亲切很舒服的味道。黄子轩忽然想起,有人说过,两个相互吸引的人,是循着味道到一起的,这么想着,他嘴角泛起了笑意。

  张晓晓忽然感觉到黄子轩在看他,她假装不知道,站起身对黄子轩说:“黄总,那我下午再来你办公室,帮你跟她视频好吗?约好是下午四点这样子。”未等黄子轩回话,她转身出了办公室。

  张晓晓坐在办公桌前,漫无目的地翻看旅游信息。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要答应黄子轩去英国的提议,这和刘月的提议也是一致的,自己还可以不花钱。但是,现在她静下来想了想,自己是肯定不能去了。她和黄子轩之间关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了一种说不清的变化。之前自己一直猜测黄子轩和雷雨之间是那种关系,所以她一直把自己定位为知心姐姐和热心老母亲。自从北京之行后,她开始认真度量自己和黄子轩交往的距离,防止过于暧昧,别让别人误以为自己想攀上枝头做凤凰。

  黄子轩对于自己来说,自然是优秀到高不可攀,自己当认清自己,不要搞得泥潭深陷,伤筋动骨。自己这一辈子,上了一个男人的当,就掉了半条命,剩下半条命,托付给自己儿子就好,其他就不要痴心妄想了。况且,黄子轩这种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自己怕是掏出心来,也不落一句他的好。

  整个下午,黄子轩一直坐在靠窗的沙发上,茫然地看着窗外。心口堵得厉害,从未有过的茫然失措的感觉,他想找个人倾诉下,为自己出个主意,但是诺大的办公室,空荡荡的,自从张晓晓走后,办公室没有来过一个人。从小到大,自己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场面,尤其是母亲刚走的那几年,每到失落无助的时候,他都希望:门打开,母亲笑着走进来,紧紧地抱住他,然后他放肆大哭,尽情倾诉。但是,最后的结果总是,自己孤独地抱成团,随着时间慢慢流逝,疼痛一点点自己消失。

  他并没有明确回复自己会去英国,一但决定去,就意味着自己和母亲的和解,意味着对自己过去所有因母亲而起的伤痛的背叛。而这一切,自己并没有完全接受这个结局,还处在艰难抉择中。张晓晓的积极斡旋,让这一切提早到来,黄子轩有点惊慌失措,内心的本能是拒绝。自己周边的亲朋好友和下属,都比较了解他的性格,只要他说不,或者是一个不悦的眼神,对方便适可而止,不再强求。而张晓晓热情又敏感,时而热情得像看不懂眼色的居委会大妈,时而敏感地像一个历经磨难的抑郁症者。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她,并且她可以看穿他心里的纠结,任何借口都说服不了她。

  外面的张晓晓也是如坐针毡,时刻盯着手机,防止视频电话打过来,以便第一时间冲进总经理办公室。都说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她这个人,对外人算是性子冷的人,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相处,但是对熟悉的人,也是出奇地热心。从理智上来说,她觉得黄子轩应该及早和母亲和解,毕竟这是他这么多年的症结所在,与过去和解,不为他人,其实为了自己,让他自己早日能够放下。况且他母亲已经生病,要是失去这个机会,那就是终身遗憾了。正在思绪万千的时候,张晓晓看到黄子轩拿着本子,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张晓晓没有多想,一心一意地守着手机。

  越洋视频过来的时候,张晓晓兴奋地到处找黄子轩,寻到会议室门口,推门看到一屋子人开会,她冲着黄子轩指指自己的手机,黄子轩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眼,然后继续开会。张晓晓愣住了,随即明白了:他根本不想接这个电话!这个会议根本就没在今天的日程表上,今天也没有什么突发的事件,而且,很早之前,黄子轩就开始让她负责张罗开会的准备工作,但是今天,他却越过她不声不响地开起了会议,这表明,他根本就不想接这个视频,会议不过就是挡箭牌,她心里冷笑,笑自己一厢情愿,笑他大费周折,直接跟她说个不想不就好了,费那么多事情干吗。张晓晓默默地关上会议室的门,回到自己座位上。

  一直到下班,张晓晓都一动不动地坐在自己位置上,即便是会议不到五点就结束了,她也没进黄子轩的办公室。她像一个被辜负了的怨妇一样,失落而愤怒地鼓着一肚子的怨气。眼看到了五点半,她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郭飞从黄子轩办公室出来叫住了她:“晚上一起吃饭去,黄总请客!”张晓晓掉头勉强笑了笑,冲着郭飞摆了摆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