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九 迟到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321 2020.06.20 19:30

  绿灯亮起,张晓晓刚要启动车子,忽然发现自己的车子引擎盖冒烟了,知道后面还有很多车子在等,于是她抖抖索索地把车开过去,然后立即靠边停下熄火,拿起手机跑出车外,看了好半天,发现烟又不冒了。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谁可以求助。她第一个想起来的是黄子轩,但是转念一想,他也是被伺候的人,这种事他应该会安排雷雨来吧,而她可不想让雷雨过来帮忙,也名不正言不顺。犹豫间,一辆车开过来靠边停下。一看车上下来的人,原来是叶波。

  对下面项目的人,张晓晓认识的很少,因为黄婷婷乱点过鸳鸯谱,所以她对叶波印象比较深一点。叶波朝她笑笑,问:“怎么了?车坏了?”“前面冒烟了?”叶波掀起引擎盖,查看了一下,又走了回来。

  “没事,不是烧起来的,没有焦味,搞不好是蒸汽,不知道是不是冷却装置坏了。你叫人了吗?”

  “没有,不知道找谁。”

  “我认识一个,技术不错,收费也不贵,要不要帮你找?”

  “当然啦,谢谢你!”

  “好的,我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开走。没事,跟我关系不错!”

  张晓晓感激地冲着叶波笑笑。

  车子被拖走后,叶波执意要送张晓晓上班。他们并不顺路,甚至绕太多,张晓晓并不想麻烦他,不过叶波刚帮过她,而且现在这么热情邀请,如果执意拒绝,这样好像是急着和他撇清一样,不是很礼貌。

  一路上两个人聊了很多,叶波是城里人,但是家里条件很一般,经过他辛苦打拼,在淮清也有了自己房子,不过在这个三四线城市,有自己房子也很稀松平常。张晓晓并没有问他离婚的原因,一方面自己并不感兴趣,另一方面也无法跟叶波解释自己为什么会了解他的私生活。但是,看谈吐,叶波似乎是很厚道正直的人,给人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按道理,叶波愿意这么人情帮助她,应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张晓晓的职位。但是一路上,叶波并没有跟她打听公司的任何事情,反而是一个劲儿地跟她聊生活,从家住哪里到家里几口人。

  张晓晓客套而敷衍地回答着。张晓晓感觉到叶波是一个直男,似乎在她身边很紧张。估计跟她聊天也是为了避免尴尬吧。

  匆匆忙忙赶到公司,已经迟到了十几分钟。张晓晓抹着满头的汗,猫着身子悄悄向自己的办公桌前走去。

  “张晓晓同学,你已经迟到了整整15分钟!”宋寅猝不及防地大声说道。

  安静的格子间陡然间热闹起来,大家七嘴八舌。

  “宋主管,还真是认真负责。”

  “晓晓,家里有什么事儿吧,从来没见你迟到过呢。”

  “赶紧去补个流程,最近公司考勤查得严呢!”宋寅补充道。

  黄婷婷走过来,悄悄对张晓晓说:“不用补了,刘月帮你打过卡了!”

  “啊?她怎么打?”张晓晓不明所以。

  “这个!”黄婷婷比划着手指。

  张晓晓这才想起来,之前刘月从网上买了指模,硬给她和黄婷婷做了一个。至今为止,张晓晓和黄婷婷都没有用过,毕竟自己还坐在领导眼皮底下,糊弄得了机器,糊弄不了人。刚才发信息给黄婷婷说自己可能要迟到的时候,自己都没想起来这个事情,没想到这两个人想到了,张晓晓感激地和刘月对了个眼色。

  刚坐定,财务部吴薇拿着一叠费用单过来,让张晓晓递进去。放下费用单后,吴薇还笑着欲言又止地站在桌前,似乎在等着张晓晓发问。张晓晓诧异地看着吴薇,知道这般表情,大概没什么好事。虽然财务部一向与其他部门不怎么来往,但是吴薇和她们年纪相当,性子也比较活跃,也算是财务部里与张晓晓这一帮人最熟络的一个了。

  “干嘛,还有事儿啊?”

  “等你好久了,有重大事情要跟您汇报!”

  “公事还是私事?”

  “当然是八卦了,我能有什么公事?”

  张晓晓心虚地一激灵,汗毛都竖起来了。不会这么邪性吧?第一天就露馅了?她心里快速倒带,仔细检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吴薇原以为张晓晓会很有兴趣,本想着卖个关子,结果张晓晓表情木然,半天没说一句话,有些诧异。

  “你不会已经知道了吧?”

  吴薇这句话一说,张晓晓才确定她的八卦跟自己没关系,于是心稍稍放了下来。

  “我知道什么啊,不过领导说过不要一大早聚在一起八卦,上次我挨批的事情你没听说啊?”

  “好好好,我就问一句,马上走!”

  “嗯!”

  “我今天早上在车库,看到黄婷婷和郭总在吵架,你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

  “不知道啊!”

  “你不觉一个员工敢和领导争吵,这就很不一般吗?”

  “黄婷婷的性格你不知道啊?有什么好奇怪……对了,你听到他们吵什么?”

  “我远远地看到的,等我车开过去,他们就上楼了!”

  “你什么都没听到,跟我这瞎胡猜。”

  “不是,黄婷婷是什么性格我怎么不知道,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她在公司敢跟领导吵架!”

  “那是因为你们财务高高在上,对我们不够了解!好了好了,你赶紧回去吧,别乱传了。我还跟郭总争吵过呢,有什么好奇怪的!”

  “是吗?”吴薇半信半疑地嘀咕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张晓晓第一时间为黄婷婷作了掩护,只是单纯地为了保护自己的朋友。但是从内心而言,她根本不想保护这段恋情。甚至在见到了郭飞的妻子和孩子后,她希望黄婷婷为这段恋情早作个了断。早了断,对三个人都好。

  黄婷婷也还年轻,工作能力也还不错,凭她的条件,只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就可以生活得很好,没有必要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不过自己毕竟只是她的一个朋友,自己的话是否听得进去真的很难说,黄婷婷是一个执拗性子,自己也只能是尽自己作为一个朋友的职责。

  张晓晓心事重重地进了黄子轩办公室,放下费用,便要出去。

  “唉!今天怎么不给我倒杯咖啡?”

  “啊?哦!”

  “你不是说公私分开吗?我看你好像有点公私不分呢!”

  “刚才在想事情,没想起来,抱歉啊,黄总!”

  “又怎么了?好了,你过来坐吧,我来冲给你喝!”

  黄子轩扶着张晓晓的双臂推着她坐到办公桌对面的候客椅,张晓晓本能地推开黄子轩,挥挥手,示意他去坐,自己一边嘀咕一边去冲咖啡。

  “你也注意点,万一有人进来怎么说的清!”

  “呵呵,知道了,那你跟我说说你在想什么事情?”

  一大早到现在,一直乱糟糟的,其实张晓晓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这个事情。可是这个新男友不仅仅是知心人,还是自己的领导,这些事情哪里是能三言两语就跟他说清的,说出来也是麻烦。

  “没什么事情,就想着工作的事情。”

  “工作什么事情?”

  张晓晓眼睛吧嗒吧嗒盯着黄子轩,半天编不出个所以然。从星期五到现在,自己还没接触过工作呢,现编都没有素材。

  “今天怎么迟到了?”

  “黄总,您是不是太碎了,这种公司日常管理的事情有行政和人资两个部门给您盯着呢,您就抓点大局不行吗?”张晓晓不满地抱怨,带着一点嗲。

  “我是私人关心你啊!”

  “那请公司分明,黄总。”

  黄子轩笑了,欲言又止,却想不出好词来反击,索性投降,走过去拿起刚磨好的咖啡,细细品起来。一边喝,一边意味深长地看着张晓晓笑着。张晓晓猜不出他在笑什么,心虚地撇着嘴。

  “今天你是头一次迟到呢!”

  “你该不会觉得我是仗着有您,故意迟到的吧?”

  “不知道,要不然呢?”

  张晓晓急了,站到了黄子轩面前,一字一顿地说:“你可以质疑我工作的能力,但是你不能质疑我工作的态度!”

  黄子轩不说话,只是盯着她,身体微微向前倾,直到她闻到了他的气息,她才明白,此刻,她说什么并不重要,他不过是想撩她!她深情地看着他,在他快接近她的时候,她猛一转身,坏笑着走开。

  “我看你倒是得注意了,上班的时候,好像注意力不大集中啊!”

  黄子轩叹了口气:“哪里是注意力不集中,根本就无法工作了。”

  “嗯?”

  “晓晓,虽然咱们只隔一道门,但是只要看不见你,我就好像没办法静下心来。但是见到你了,好像更静不下来了。”

  “黄总,您这都跟谁学的,花言巧语一套套的。”

  黄子轩呵呵一笑,表情有点傻。

  “自己回味都觉得很肉麻,可是却是忍不住要说。”

  张晓晓无奈地说:”那可怎么办,你可别穿帮了啊?!”

  黄子轩道:“不瞒你说,我今天才真的感觉到什么事幸福到要爆炸的感觉,我看到谁我都想分享一下,简直跟疯了一样!”

  张晓晓有些目瞪口呆:“怎么感觉你这么纯情,你到底恋爱过没有?”

  “啊?有啊,不是跟你说过吗?”

  “那除了她呢,还有别人吗?”

  “啊?哦......”

  黄子轩慌里慌张的掉头回到办公桌,佯装认真工作。张晓晓一脸坏笑地趴到桌前,看着他。黄子轩忍住笑,想把张晓晓推开,张晓晓抓住他的手,然后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就这么直视着他。

  “你不会连什么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谈过吧?”

  黄子轩倔强着:“怎么可能?”

  张晓晓追问:“和谁,什么时候,发展到哪一步?”

  黄子轩挣脱开张晓晓的魔爪,站到门边:“你再这样,我要喊人了!”

  “好吧,今天放过你!”

  说完,张晓晓收起笑容,离开了老总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