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六 旅途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5253 2020.06.18 19:30

  文文不过五周岁,已经学会自己洗澡了,就在离开自己半年的时间里学会的,他已经知道自己是男生,不能和妈妈这个女生洗澡。张晓晓站在洗澡间门外,看着玻璃门里小小的身影在忙碌着。

  她既欣喜于他的成长,又有一丝酸涩:他之所以会自己洗澡,是因为他爸爸刻意想让他学习一些生活技能,还是纯粹因为太懒所以放任不管,同一个事实,不同的解读,有不同的滋味。正当张晓晓心绪万般复杂之际,电话响了,她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还是黄子轩。犹豫了一下,才接通。

  “您好,黄总!”

  “你,真的……还好吗?”

  “呵呵,有什么不好的?您怎么想起来这么问?”

  “晓晓,什么时候你也能像我对你一样,对我敞开心扉呢?”

  张晓晓心头一丝酸楚,黄子轩已经很直白了,自己再也没办法打马虎眼。尽管黄子轩的关心并不是她最想要的那一份,但是在这个她最难的时候,能够对她讲出这样话,还是能让她感动不已。

  “都是一些不能改变的事实,讲出来不讲出来对我也没有多大改变,又何必为你徒增负担。”张晓晓艰难地说。

  “我还欠你一个拥抱呢,你不说出来,我什么时候能还给你?”

  张晓晓忍不住笑了,心情陡然间舒畅了很多。有多少年了,她没被这么撩过了。即便是在热恋时候,冯森也玩不出这种花样来,也或许他们认识的太仓促了,没有经历过那个过程就匆匆结了婚。不过,黄子轩平时是一本正经的,这时候能讲出这般话来,也是很用心了,这不得不让张晓晓很感动。

  不过,鉴于目前的状态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张晓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是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从而摆脱眼前的黑暗,还是用仅剩的理智继续保持矜持活在现实中?她纠结万分。这时候,文文在浴室里喊她:“妈妈,我洗好了。”“好的,那你赶紧擦擦穿衣服。”张晓晓忙不迭地回应。

  “行,那你去忙吧,待会我发信息给你!”黄子轩识趣地说。

  “嗯!”

  一大早,门铃就响个不停,张晓晓虽是一夜噩梦,但是此时却睡得很沉,被门铃吵醒后,半天才回到现实中。第一反应就是冯森来了,毕竟这个地址没有几个人知道。张晓晓冲向门口,又想着是不是收拾下自己狼狈的样子,停了两秒后,还是打开了门。门口站着黄子轩。

  张晓晓扭头冲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把头发梳了几下。站到卫生间门口刚要说话,突然意识到自己睡衣里面没穿内衣,于是扭头进了卧室,边关门边说:“不好意思,黄总,你等下。”穿好衣服,拿起手机,才发现黄子轩昨晚就给自己发了信息,问她今天要不要出去玩。早上也打了几个电话,可惜自己电话静音,没听到。

  出门之后,看到黄子轩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两人互相对视了下,气氛略尴尬,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半天,张晓晓率先开了口。

  “你是不是以为我想不开?”

  “不不不,没有……有那么一点。”

  张晓晓笑了笑,随即很认真地说了一句:“谢谢你!”

  这一句谢谢道出了一丝凄凉,在这个时候,竟然是一个外人在关心自己。也有一些感动,毕竟,还有人关心自己。

  “你今天是怎么安排的?”即便张晓晓并没有下定决心要跟黄子轩一起出去玩,但是,她心里暗暗决心,只要是比较合理的安排,自己一定要积极响应,不要白瞎了别人的一片好心好意。

  “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黄子轩迟疑地问。

  张晓晓认真地想了想,又认真地摇了摇头。

  “那我们随便转转,走到哪里是哪里,怎么样?”黄子轩笑着说完,一脸期待地看着张晓晓,似乎希望得到她的回应。

  黄子轩一向是个有计划有主张的人,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这么浪漫甚至有点二的想法。想到这里,张晓晓忍不住笑了。她看了看卧室,文文还在香甜地睡着。黄子轩立马识趣地说道:“要不待会问问文文有什么想法,好不好?”张晓晓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去把文文叫起来,我去买早饭。”

  “早饭昨晚就准备好了,热一下就行。”

  “我看你每天早上不是……”

  “孩子不在的时候,我就会在路上随便买点,孩子在的时候,我肯定是要做早饭的,这不能将就。”张晓晓当然知道黄子轩要怼她,所以她迅速接过话。一个人的时候做早餐太正式了,做多了就浪费了,还整得厨房乱七八糟,关键还要早起半小时。不如买点早餐到公司吃,所以,基本上每天黄子轩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是她像个土拨鼠一样在吃东西。

  热好东西后,张晓晓惊奇地发现文文已经起床了,黄子轩正看着他穿鞋,往日可要赖床赖很久,不知道黄子轩使了什么法子。

  “今天起床怎么这么快?”

  黄子轩哈哈一笑:“文文一睁眼看到是我,吓得一下子坐起来了。”

  说是随便走走,黄子轩的车却径直上了高速。张晓晓没有多问,她知道黄子轩已经有了想去的地方。跟他在一起,她有安全感,至少不用像个老妈子一样,问长问短,生怕出错。虽然生活上他们接触的并不多,但是,至少在工作上,他从来都是靠得住的。

  “你带着文文睡会吧,可能会很久。”

  “哦,不用,我看看风景,挺好的。”

  “对我不放心么?”黄子轩意味深长地笑着说。

  张晓晓忍不住笑了,但是没有反驳。当然不是,她对他一百个放心。人家一个根正苗红的高富帅,而她是一个凄惨的失婚妇女,就算有什么绯闻传出去,大概别人也是觉得是她靠心机上位,即便是她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

  “怕我动了邪念么?”黄子轩依然是坏笑着问她。

  “我怕你对我没有邪念!”张晓晓嘴贱地呛声。原来她只不过是随口想呛黄子轩,并没有仔细揣摩这句话意思,等脱口而出的时候,才意识到这句话的赤裸。纵然她平日脸皮再厚,也不由地脸庞微红。偷眼向前看去,前方驾驶座的黄子轩也红了耳根,张晓晓侧身搂着文文,佯装睡觉。

  就这么佯装着,却真的睡着了,虽然搂着孩子睡得并不舒服,朦朦胧胧间不时调整睡姿,但是懒得醒来。等到睁眼醒来,看看时间,已经过去近四个小时。看了看窗外,艳阳高照,地标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微微回过神,张晓晓警惕地抹了抹嘴角,嘴角干燥,确定自己没有流口水。吸了吸鼻子,鼻子是畅通的,那应该也没有因为呼吸不畅而打呼噜。这才放下心来,看了看前方,黄子轩正从车内后视镜中向她微笑。

  “不好意思,睡了那么久!到哪里了?”

  “你猜猜看呢!”

  张晓晓又仔细地看了看四周,场景依旧是似曾相识,一些破碎的记忆片段却已经在脑海里开始浮现。那是她第一次出远门,是为了去看一个人,那种奋不顾身的感觉,现在想起来,是一种嘲讽。想到这里,张晓晓黯然神伤。

  “到苏州了,我们下去吃个中饭吧!”

  “那您本来打算去哪里?”

  “唔……上海啊!”黄子轩说完后,从后视镜看了下张晓晓的反应。

  “那就直接去上海。”

  黄子轩愕然,又重新看了下张晓晓,确定她心情不是太好的样子。

  “怎么了?已经是12点多了,孩子也得饿了。”

  张晓晓意识到自己反应有些过激,勉强笑了笑:“就是觉得一上一下,要耽误不少时间。”

  “没关系,我们不赶时间啊,本来就是出来玩啊!”

  “可是我没去过上海,还是想直接去上海。”张晓晓编了一个貌似合理的借口。

  服务区的饭菜难吃是肯定的,不过经历了四个多小时,张晓晓确实饿了,吃起来并不觉得难以下咽。文文专门挑烤肠这些乱七八糟的食物吃,吃得就更加开心了。张晓晓吃完抬头看着黄子轩,他吃得很艰难。张晓晓心生内疚,不过嘴巴还是不饶人。

  “让您跟着我受罪了!”

  “呵呵,没,你也少吃点,到上海带你去好吃的。”

  “不早说,等我吃饱了才说!”

  文文一听,立马来了精神:“上海?我们是去上海?那我们是去迪士尼吗?”

  黄子轩和张晓晓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对于上海的行程,他们事先并未商量好,所以谁都不敢贸然表态。

  “去迪士尼也不错,一直说带他来的……”

  黄子轩面有难色。

  “也行,不过明天去行不行,今天晚上有演唱会。”

  “谁的演唱会?”

  “张信哲。”

  张晓晓不作声,内心却波澜起伏。自己喜欢张信哲的歌,只是跟黄子轩提过一次,他的有心让她感动。看着一边手舞足蹈的文文,张晓晓迟疑了。

  “票定了吗?如果没定的话……”

  “定不定无所谓的,你要是想去迪士尼就去迪士尼。”

  张晓晓开心地笑了,这种被体贴的感觉,真的很好。即便是她的理智一再提醒自己,自己和黄子轩之间隔着山峦重重,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眼前一切即便不是镜花水月,也有可能随着时间烟消云散,毕竟,再美好的感情逃脱不了时间的诅咒,自己越沉沦,摔得越重。但是情感仍然占了上风,他的一言一行就像是病入膏肓的她的止疼药。

  “那你就是已经买了?那就去演唱会吧,别浪费钱了。”张晓晓说完,转身对文文说:“我们不是约好和姐姐一起去迪士尼的吗,你看,我们今天买票进去,玩不了几个项目就关门了,我们等下次时间充足的时候,再去玩啊!”

  “那我们明早去啊!”

  “明天迪士尼不开门。”

  “啊?那我们今天去,玩不完就下次再来玩啊!”

  “迪士尼每个人只能去一次,去了下次就不可以再去了!”

  “啊?好吧,就不能早点来嘛。”

  黄子轩看着张晓晓熟练地骗着文文,心中忍不住想笑,心中有疑问,但是又不敢开口问,于是给张晓晓发了一个微信:明天去不行吗?

  张晓晓回了一个信息:明天下午就要把他送回奶奶家,回淮清还得要六个小时,来不及。

  到了上海,他们在演唱会场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一直待到离开场差不多半小时才进去,因为带着孩子,候场的时间会变得很煎熬。而这一切,和黄子轩待在一起,都会为她考虑周全。

  以前这些事情,都是张晓晓考虑,即便是这样,给张晓晓考虑的机会也并不多,冯森对此类活动从来都是消极参与,哪怕是吃顿饭,如果不是还有那么一丝是为孩子考虑的成分,冯森大概是绝不会参与的。

  场馆中荧光摇曳,歌迷尖叫阵阵。第一次到现场听阿哲的歌,果然和非现场听还是不一样,张晓晓开始有些理解什么叫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深情款款地一开口,就可以震颤每一个毛孔。很多歌自己已经记不得名字了,但是旋律一起,记忆深处的歌词一下子就跑到了嘴边。

  她四处看了下,阿哲的歌迷年纪都不小了,确定自己不算是老帮菜以后,她也跟其他歌迷一样,一边摇着荧光棒,一边跟唱。但是碍于身边的黄子轩,她控制自己没有大喊大叫。文文对台上的人不感兴趣,但是看着其他人摇着荧光棒和塑料巴掌大喊大叫,也跟着蹦啊跳啊,张晓晓也就势喊了几声。

  演唱会快结束了,酣畅淋漓之后是精疲力竭,张晓晓依然哑着嗓子跟唱。她知道自己唱歌都是不上调子的,也忘了许多歌词,好在场内人声嘈杂,谁都听不到,可以放肆这一回。这半年以来,内心的压抑隐忍仿佛都在歌中得到了释放,唱到动情处,眼泪几欲夺眶而出。回头看看身边,文文已经睡着,躺在黄子轩的怀中,而黄子轩安静地坐着,正视前方,察觉到张晓晓侧过身,他也向她看过来,轻轻地笑着。

  都说最好的幸福是她在闹,他在笑。张晓晓一直觉得这是个伪命题,她在闹,他却在笑,婚姻中最恐怖的不过如此,即便是声嘶力竭的控诉也得不到回应,或是不理不睬,或是一笑了之,或是轻描淡写:又怎么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的情境难道不恐怖吗?

  爱情中最美的样子应该是她在放飞自我,他在忍俊不禁。此刻便是。可是,他们有爱情吗?阿哲低头致谢,场内欢呼声想起,张晓晓眼泪夺眶而出,不知是难过还是幸福。

  演唱会结束,张晓晓坚持要回淮清。原因很复杂,两个人一起出去玩,住宿是一个暧昧的话题,即便是她知道他们之间不会有什么故事,但是传出去,总归说不清楚。不过这并不是主要的原因,在夜色中,两个人在车中这个密闭的空间独处,看不清彼此的脸,仿佛可以无话不谈,她竟有点迷恋这种感觉。

  张晓晓在梦幻和现实之间不停切换,梦幻中的自己徜徉在这暧昧的气氛中,幻想自己能够抓住黄子轩这根救命稻草,从而翻身扬眉吐气,过上让普通女人艳羡不已的生活。现实当中的自己也是有点骨气的,是感情至上的人,并且感情这种东西变幻莫测,今天就算是美好的,但是能支撑多久呢。更何况,今天的他是怎么想的呢,自己尚未可知。

  “现在心情怎么样了?好了一点没有。”

  “当然好很多,你是怎么想起要带我来演唱会的?”

  “你喜欢某一样事情,肯定是因为有相关美好回忆。我想……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张晓晓忍俊不禁,她以为黄子轩一本正经地会讲出什么大道理呢。

  “我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我喜欢听他的歌是在整个学业生涯最辛苦的高中阶段。有一次上完晚自习,我们低年级已经关灯,但我还是毫无睡意,有两个高三学姐在窗外一边洗衣服一边聊天,其中一个学姐清唱了一首《别怕我伤心》,在那个安静炎热的夏日晚上,整个宿舍外的小广场上回荡着她的歌声,那种感觉到现在我都清清楚楚都记得,歌怎么可以这么好听呢?”

  “这还不算美好的记忆吗?”

  “后来,我的同桌借了一盘磁带给我,我一直把它听到坏掉。没办法,根本没有别的娱乐,顶多周末去书店借点言情和武侠小说,但是那个书熄灯了也没法看啊。对了对了,我们还会听广播,开座谈会,想起来,还是蛮有意思的。”

  黄子轩看着张晓晓兴高采烈,说道:“这不是挺开心的回忆嘛?!”

  “我还有一个特别不美好的记忆,有一次我数学考了班级倒数,超级低的一个分数,我周末不敢回家,去了同学家。路上,巴士上一直播放任贤齐的歌,所以我到现在听到他的歌,都觉得很悲壮!”

  张晓晓说完,看着驾驶座的黄子轩没有说话,目视前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一番话,勾起了他的回忆。张晓晓侧脸看着窗外,高速两旁是不知道是哪一座城市,影影绰绰一闪而过。

  到底是哪一座城市?她想知道,转瞬间又失去了兴趣,因为这个世界未知太多,而自己拥有的太少,欲望那么多,又哪有这个能力去支撑呢?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以后的苟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