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二章 年会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502 2020.06.06 19:30

  2018年的春节比较迟,到了2月中旬。通常其他企业都是元旦左右开年会,而地产企业的年会一般是看阴历,阴历腊月十五以后,项目上的农民工开始陆续放假回家,放假了,工程这一块的事情自然就少了起来。加上实行高周转的地产企业,几乎是全年高负荷运转,这个时候也应该要开始为期半个月的休整,工人一放假,后方就只剩下结尾款和销售的事情,年会这个时候举办刚刚好。

  有的企业把年会叫尾牙,张晓晓原来的单位更传统,把这叫作迎新春晚会,而且花样特别少,就是大家在一起吃吃饭,唱个歌,百年一次抽过一回奖,奖品还全部是牛奶之类的,就这个吃饭抽奖都是不常有的事情,因为每年过年之前的那段时间,几乎是她们最忙的时候。加上年后领导层在总部有自己的晚会,所以,原来单位的领导也就没有兴趣再去办这些活动。不过搞笑的是,每年公司领导都会承诺当年办一次给大家开心开心,结果一到日子领导就会习惯性地失忆。每当年前朋友圈开始晒年会照片的时候,面对别人家的单位,张晓晓艳羡不已。所以,在新京集团,关于年会的事情,张晓晓也是很期待。

  整个淮清城市公司,大概有近20个人可以参加,而公司总部的年会,其实是针对各集团老总的,只不过淮清城市公司比较特殊,因为新京集团一直在北方发展,几乎每个北方省份都有区域集团,所以下面的年会是按照区域来开展的,而淮清城市公司没有上属区域公司,无法参加区域公司的年会,加上淮清城市公司是第一个南方城市公司,在公司有重要的发展意义,所以被邀请参加总部的年会。

  淮清城市公司是第一个南方的城市公司,重要的发展意义在于:总部规划是拟将淮清作为南方的落脚点,慢慢向南延伸,当然,淮清也并不是新京集团南方战略的首选城市,只不过省会城市的开发门槛比较高,一直没拿到合适地块,总部一直在谈,如果谈下来的话,肯定是会在省会成立区域公司。这也是为什么太子爷会被安排到一个小的城市公司的原因,这里不过是他的一个台阶而已。

  大家也已经提前一个月开始预热,听说奖品特别丰盛,但是只有经理级别以上的人才可以参加,张晓晓和黄婷婷虽然岗位不是经理岗,手下也没人,但是级别上也算是经理级别,而刘月就没有机会参加了,所以,关于年会的事情,黄婷婷几乎都是从微信上和张晓晓沟通,怕影响刘月的情绪。本来黄婷婷是建议两个人搭高铁去北京,但是男同志们都想开车去,两个人要搭个顺风车并不难,在张晓晓的建议下,两人计划搭宋寅的顺风车去,当然,她们知道宋寅并不是大方的主,两人也决定分担些油费和过路费。

  年会的头天下午,整个公司空气中已经弥漫出一种过节的情绪,个个喜气洋洋的,就算是去不了的人,想着明后两天领导不在,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张晓晓在做着节前收尾的工作,眼看就要下班了,她决定进黄子轩办公室看看,有没有事情要安排。

  进去之后,黄子轩没有抬头,张晓晓走到咖啡机前,给他泡了一杯咖啡,还特意加了一点料。自从黄子轩把泡咖啡的权利转给她之后,她也花了点心思,开始研究起咖啡来,还专门去网上买了好些配料,按照网上的提示,精心调制了不同口味。不过对于黄子轩这种清心寡淡之人,她通常会把口味调淡一点。

  黄子轩抿了一口,幽幽说道:“我这哪里是喝咖啡,简直是在试毒。”

  张晓晓一愣:“不好喝吗,我刚刚尝过,还不错啊!”

  黄子轩抬头看了看她,一脸难以置信:“你喝过了?”

  张晓晓连忙解释:“不是,我用别的杯子试喝了下。”

  “你能不能固定一种口味?”

  “每天都可以尝试新口味不好吗,就好像是,每天都有期待不好吗?”

  “期待?”

  “那个奇趣蛋你听说没有,里面的巧克力也一般,不是很好吃,但是小孩子就特别喜欢,我儿子也特别喜欢,每次都要买,其实里面那个玩具都很LOW,巧克力也没有什么特别,但这些都不重要,他们喜欢的其实是,那种对未知礼物的期待。”

  “你对我的智商设定能不能跳出你儿子那个年龄段?”

  张晓晓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明天怎么去北京?我车上还有位置,你要不要……?”

  “哦,不用了黄总,我坐那个宋主管的车,我和黄婷婷一起。”

  黄子轩点点头:“待会下班你早点回去吧,收拾收拾。”

  淮清到北京的车程大概是十个多小时,即便是早早出发,时间也很赶。

  同车的还有夏小冬,夏小冬一向沉默寡言,但是为人彬彬有礼,和黄婷婷属于同一类人。而宋寅话就比较多了,但是三句不离刘月。刘月一向是看不上他的,不过,在张晓晓这个过来人看来,两个人倒是蛮适合,外表登对,性格互补,刘月任性,花钱大手大脚,而宋寅善于见风使舵,八面玲珑,比较节俭,他不仅能哄好刘月,还能开源节流,搞不好还能把老丈人的家业也操持得好。张晓晓虽然不怎么喜欢他的性格,但是觉得他不是什么坏人,如果真跟刘月走到一起也是不错的。

  张晓晓有喝完水就要上厕所的习惯,为了不耽误大家时间,除了中午在服务区的一顿中饭,索性她在车上不吃不喝,闷头大睡,张晓晓一向睡眠好,过了淮河,基本上是一路睡到北京。到了北京,离开场已经没什么时间了,张晓晓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找厕所,等从厕所出来,黄婷婷他们已经先进会场去了。

  张晓晓四处张望,看到黄子轩一行正向右侧一个门走去,她连忙跟了上去,正好看到郭飞也朝那个方向走去。

  “郭总,会场是这里吗?”

  “哦,不是,这里是寄存衣服的。”

  张晓晓停了下来,心想这衣服还要专门寄存啊,犹豫再三,要不自己把羽绒服也寄存了,要不放在位置旁边占地方。

  张晓晓也跟着进门找了个柜子,把羽绒服脱了放进去挂起来,刚想着要不要把包也放进去,却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她笑,郭飞笑得前仰后合:“张晓晓,这是男更衣室,门口牌子没看吗?”张晓晓不是脸皮薄的人,这时候却也难为情地红着脸,慌慌张张把羽绒服取出来,结果包又不小心掉地上了。

  雷雨走了过来说:“已经放好了还拿干吗,来,我帮你放好,你先出去吧。”

  郭飞不忘补刀:“也对,晓晓也算是一条汉子!”

  张晓晓匆忙出去,黄子轩也已经放好衣服跟了过来,两人相视一笑,是的,的确够尴尬的。黄子轩领着她朝会场走去。

  “你怎么不穿礼服?”

  “什么礼服,裙子吗,这天气这么冷,应该不会有人穿吧?”

  张晓晓不是没准备,今天是特意穿了一件白色慵懒风格的毛衣,毛衣长度到臀部以下,配个打底裤和靴子,整体看起来还是比较时尚的,加上白色特称皮肤,可以说,今天的形象应该有加分。

  进入会场,张晓晓停下脚,狠狠地咽了下口水。会场里男士都是清一色深色西装,也有个别是浅色的西装,配上油光锃亮的头发,形象气质好点的像是走秀的模特,形象差的像极了时尚沙龙的TONY。女士就更惊悚了,全是礼服,有长有短,到处是白白的细腿和性感的香肩,而自己,此刻的装扮就像是一个异类,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满眼都是莺飞燕舞,妖艳贱货。

  远远走过去,就看见城市公司的几个人看着自己说说笑笑。张晓晓坐下后,笑而不语,静等大家的嘲笑,雷雨几个人也过来坐下,张晓晓盯着郭飞,知道这货又要来者不善,果不其然,郭飞也忍着笑看着她,端起杯子水还没喝到嘴就已经绷不住笑了:“这毛衣不错,透气又保暖,在外面不会冷,在里面不会热。”黄婷婷不明所以地附和:“是的呢,还是晓晓明智,我穿裙子的确还是有点冷的。”张晓晓没好气地说:“冷不知道买几个暖宝宝贴着。”说完,斜眼看了看黄婷婷,所谓人靠衣装,黄婷婷今天穿着黑色礼服,虽然整体身材微胖,但是胸前有料,小腿纤细,黑色公主肩及膝短礼服,扬长避短,加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妆,看起来时尚不少。晓晓由衷地夸赞:“真好看!”

  “唉,晓晓,今儿个这么大场合,你那名牌包包怎么不背呢,这是多需要撑场面的时候啊!”郭飞不依不饶。

  张晓晓白了他一眼,笑眯眯地说:“都是自己人,不用装。”

  郭飞:“虽然你是汉子,但是毕竟也是女汉子,该装还是要装的。”

  “女人啊,生活还是要有仪式感的,不是给谁看,知道吧?”黄婷婷认真地说。

  张晓晓撇了撇嘴,忍不住笑了:“好吧好吧,是包坏了,掉皮了,行了吧!我要知道大几百也买这样的货,还不如就买一两百的呢!”

  “唉,你不是说,真货反倒是质量不大好,难不成是你遇到良心卖家,给你发了一个真货?”郭飞继续嘲弄她。

  众人大笑。

  在原来单位,晓晓也是那种该正经的时候比谁都正经,该开玩笑比谁都能开玩笑的人,所以,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人缘都是很不错的。虽然自己现在已经算是老大姐了,心里觉得不能再担任那种开心果的角色,但是关键时刻总是绷不住。

  这时候,雷雨也来添油加醋:“像晓晓这样优秀的员工,岗位比较特殊,可以考虑单位给配置一些包啊之类的行头,是不是黄总?”黄子轩看着张晓晓,半天才回应一句:“可以。”众人闻言起哄一片。雷雨扶着黄子轩的手臂对张晓晓说:“晓晓,你这个买包的经费我帮你跟进落实,你赶紧先挑个好包。”张晓晓半真半假地笑着说:“还是先把经费到位了我再考虑吧。”

  “假如,我是说假如,公司给张晓晓三万块的买包经费,你猜猜她会买什么样的包?”郭飞抵了抵宋寅,对着张晓晓挤眉弄眼地说。宋寅一本正经地想了想,然后认真地说:“我猜她会花千把块买一个A货,剩下的留着买房子。”郭飞立马指着他说:“错!他会买一个200块的包,然后剩下的留着买房子,她刚才不说了嘛,不如买一个一两百的,像晓晓这么聪明的人,还会上第二次当吗?”说完,两人靠在一起,笑出了猪叫。

  张晓晓并不反感他们这么开她玩笑,但是这个时候,她如果不反击,反倒是显得她介意了。她拿起酒,把二两五的酒壶倒得满满的,又把郭飞面前的酒壶倒得满满的,然后朝他笑笑:“待会,酒席开始的时候,一定要为我们的相识相知干杯!”

  那天晚上的事情,张晓晓记住了一半,她只记得自己和郭飞喝完第二壶的时候,汤晶晶上台唱了一首歌,是王菲的《笑忘书》,好听到爆,自己跟城市公司的同事一起,又是呐喊又是鼓掌,手都鼓疼了,那时候自己还是清醒的。后来同事又起哄她和宋寅喝酒,喝了两壶之后,她知道自己今天过量了,于是开始不停地喝水,希望通过喝水和上厕所,缓解自己醉酒。但是,她还是慢慢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恍惚,她倔强地坐在那里,残余的意志提醒自己要装着镇定,要不然自己就输了。后来,雷雨不准其他人再和她喝酒,她还努力故作轻松地向雷雨笑了笑,说来句谢谢。再后来,郭飞和宋寅跟其它同事喝了一会以后,就先后被同事架着回去了。

  张晓晓去了三遍厕所,每去一次,回来就发现桌上少了几个,最后一次去厕所,她觉得有点眩晕,坐在马桶上闭眼靠了一会,等她到宴会厅的时候,发现人家都在收场子了。她循着残存的记忆和理智,向更衣室走去。到了大厅,看到黄子轩和汤晶晶站在那里,安排大家互相护送。看到张晓晓过来,他们两个连忙迎过来问要不要搀扶,醉酒人最后的倔强,让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没事没事,我没醉,没问题。”说完,她歪歪扭扭地走到更衣室门口,想着这是男更衣室,她趴在更衣室门口,向里面偷偷看了看,发现里面没人,才蹑手蹑脚地进去了,她不知道,站在她身后的黄子轩和汤晶晶,已经忍不住被她的滑稽模样逗笑了。

  刚准备开柜子,黄子轩进来,麻利地帮她开柜取衣服,然后帮她穿上,要扶着她送回去。她歪歪扭扭地挣脱了她,然后笑着对他说:“这么晚了,哪好意思麻烦你们,你们赶紧回去吧,我自己回去好了。”说完,跑出了门外。到了门外,张晓晓忽然想起不知道该去哪里,她根本不知道酒店在哪里,她拿出手机,好不容易拨通了黄婷婷电话,打了几次都没人接,只好坐在花坛门口等回电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