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醉酒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226 2020.05.31 16:47

  周一早上,张晓晓差一点迟到。由于周日带孩子出去玩,她老骨头都快累散了,早上好不容易才爬起来,加上她磨叽的性格,要迟到也在情理之中。迟归迟,她也舍不得虐待自己,眼看还剩几分钟,在楼下买好几鸡蛋饼才上来。

  她一边吃鸡蛋饼,一边把系统里的流程打开看起来。感觉到面前来了人,她抬头一看,是黄子轩,可是已经迟了,嘴巴已经咬了满满一口,她吃也不是,吐也不是,于是含着食物,看着黄子轩,等他吩咐。黄子轩看她这个样子,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白了她一眼,转头回办公室了。

  张晓晓连忙把嘴巴里食物咽下去,跟了过去。老总室里,郭飞和雷雨都在。

  “黄总,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把桌上的这些文件拿去归类,分发给各部门,下面几个项目的文件,交给宋寅,让他想办法转达。”

  “好的,黄总!”

  “能不能对你提点要求?”

  “嗯?”

  “早饭的话,尽量不要在工作的时候解决!”

  “没有,黄总,难得一次,今天是因为有特殊事情,有点迟了。”

  黄子轩撇了撇嘴,难以言喻的表情。郭飞却出来捣乱:“不是吧,张晓晓,您是昨天没吃还是前天没吃,怎么叫难得一次?”

  雷雨笑了笑,扯了张面纸,走过来递给张晓晓:“嘴巴上有点东西。”回身坐下来又补充道:“早饭不吃肯定不行,适当早点,尽量不要影响工作就行!”

  “谢谢,雷总,还是雷总您最体贴。”张晓晓一语双关。

  郭飞不满地嘘声:“呦呦呦,小丫头嘴巴挺厉害啊!我们也只是说说,谁还能不给你吃饭啊?”

  “不能在上班时间吃东西,我记得公司的规章制度里有。要真是爱惜自己的身体,早起半小时就好了。”黄子轩冷冷地补刀。

  张晓晓咬咬牙,她也不是个任性的人,知道带着情绪和领导说话终究是不对的,于是堆起笑容对几位老总说:“我不太会说话呢,我就是单纯地想感谢下雷总的。黄总说得很对啊,以后我尽量早点起。”

  回到自己座位,张晓晓郁闷地把鸡蛋饼扔进垃圾桶。工作一会之后,又觉得自己肚子还是很饿,眼看着垃圾桶,又不能再去捡回来,于是恨恨地把垃圾桶踢到墙角,让那股香味尽量离自己远一点。

  没有加班的日子过得似乎快多了,张晓晓努力地让自己下班后的时间充实点,做做饭,偶尔出去吃吃爱吃的小吃,去公园散散步,再追追剧。有的时候停下来,会有那么一瞬间泪流满面,所以她尽量让自己在很困的时候再躺到床上,关灯闭眼就能睡着,什么都不去想。

  这天,她正在追剧,看看时间不早了,准备再看完这一集就睡觉,忽然电话响起来了,她抄起电话,有那么一些期待,但是却看到屏幕显示的是孙胖子,孙胖子是城北项目的老总,是城市公司领导层中为数不多的胖子,而下面项目两个孙总,为了区分,张晓晓就把他存为孙胖子。

  “哎呀不好意思张助,这么晚给你打电话,那个黄总喝多了,找代驾不太放心,您看看能不能安排人来接下。”

  “哦,你们在什么地方?”

  “就在你住的小区南门口这家饭店,叫盛宴。你知道吧?”

  张晓晓脑子高速运转:孙胖子怎么知道自己住这里?自己和他接触并不多,这个电话十有八九是孙胖子给某位城市公司总部领导打电话后,再转到自己这里来的,说是让自己安排,其实就是叫自己去送黄子轩回家。本来自己也可以打电话让宋寅去接,他一定求之不得,但转念一想这对自己而言也是个机会。

  入职近一个月,她与黄子轩没讲几句话,感觉自己也没留什么好印象给他,而自己在所谓的虚职上,没有任何发挥的机会,这样下去,6个月的试用期能不能过很难说。凭借自己在国企多年的经验,如果能够在8小时后的时间和黄子轩接触,哪怕自己只做一件事情,让黄子轩有了不错的印象,比起认真工作要事半功倍。

  见到黄子轩的时候,他已经站不稳了,眼皮耷拉着,孙胖子一伙人好不容易把他扶上车,张晓晓心想有孙胖子在,自己不过是做个司机,要不然这个状态,自己一个人真没办法把他送上楼。

  车辆打火后,孙胖子他们却下车让张晓晓先走,指了指客户,说还要送客户回家。张晓晓看了看不远处的几个人,一个个精神抖擞看着这边,心里有数了:估计又去开始下一场男人专属的精彩节目了。她心里冷笑了下,识趣地离开了。

  把车开进小区,好不容找着个地方停下,张晓晓既不知道他具体住哪一栋楼,也发愁怎么给黄子轩弄上楼去。于是,她试探地问了声:“黄总,到了,您看......”黄子轩头也不抬,摇晃着开了车门就下去了。张晓晓连忙下车追了过去。

  黄子轩甩开张晓晓的搀扶,“你回去吧,我自己上去。”

  “黄总,我扶你上去,你都走不稳了。”

  “我说了,不用!”黄子轩一字一顿。

  那眼神那态度,嚣张到张晓晓想拿板砖拍死他。她强压心中怒火,也一字一顿地说:“那麻烦黄总先抬头确认一下自己的楼号,然后回家后发个信息给我报个平安,孙总把您交给我,我要对您的安全负责,谢谢。”

  黄子轩果真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向后面摇摇晃晃走去。张晓晓把车钥匙塞到他的口袋,也掉头打车回了家。

  洗完澡,张晓晓忽然想起黄子轩,查看了下手机却没有任何信息,她犹豫了下,不回信息也是黄子轩的风格,但是今天看黄子轩的状态,的确不是很好。其实每个人喝酒以后的状态都不一样,有的人喝醉了会打人,有人喜欢哭,还有的人会稳稳地回家但思想却会断片,有的人身体会失控但是意识却很清醒。张晓晓对黄子轩的酒品一无所知,为了安全起见,她决定还是打个电话问下。电话很久才接通。

  “哎,黄总您好,请问您到家了吗?”

  “那个,我是小区的保安,这个人喝多了躺在电梯口,刚才业主来找我们,你跟他什么关系,方不方便把他接回去?”

  张晓晓匆匆忙忙穿好衣服赶了过去,到了那里,她看到黄子轩躺在冰凉的地上,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心疼,连忙上前把他扶坐起来,保安问要不要帮一起扶上去,张晓晓看了看黄子轩,只见他脸色煞白,凭经验,这已经是深度醉酒,即便是回去睡一觉就可以恢复,也需要人整夜看守,以防意外,不如直接给他送医院打个点滴,图个安心。

  等120的时间里,张晓晓仔细端详着黄子轩的脸,没了那欠揍的眼神,这张精致的脸还是相当帅的,自己真的想用手去......对,想用手去扇他两巴掌,这太解恨了。想着想着,张晓晓被自己的这个幼稚的想法逗笑了。

  挂到最后一瓶水的时候,黄子轩醒了,意识到当前的情形后,他略显尴尬,然后执意让张晓晓先回去,说自己没问题。看着他固执地坚持,张晓晓有些上火,拿着手机怼他:“黄总,现在是夜里两点,您安心地挂完最后一瓶水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之后我就可以安心地回去睡觉了。您千万不要觉得有心理负担,觉得我在这陪您,是想讨好您,是对您有什么其它想法。您多虑了,我在以前的单位是搞销售的,经常有同事喝醉,同事之间互相照顾一下很正常,再说了,我也是拿着工资的,干点事情不觉得亏。从现在开始咱谁也别说话,水一挂完就走人。”

  黄子轩看着她,哑口无言,他是绝对没有想到张晓晓平时唯唯诺诺,今天居然敢在他面前大发雷霆,着实摸不清她的套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只有闭上眼睛假装休息。张晓晓心里说不出的爽,一个月了,终于发泄了心中的怨气,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既不得罪领导,又能震慑一下他,可谓一石二鸟!

  张晓晓走到床前,取下盐水瓶放在手里,拍了拍黄子轩:“走,带你上厕所去。”

  黄子轩一脸惊恐。

  “两瓶水挂完,您肯定想上厕所了,上完回来赶紧喝水,多喝水多上厕所,这样酒精对身体的伤害小一些。”

  黄子轩被搀扶着往厕所走去,与其说是搀扶,不如说是被拖着去。走到厕所门口,张晓晓并未停下,朝厕所里面冲去,黄子轩被吓得停在隔间门口,张晓晓把盐水瓶挂在隔间的挂钩上,回头带上厕所大门出去了。

  回到床上,喝着张晓晓倒的水,黄子轩心里有一些温暖的感觉。眼前这个女人似乎不太一样,对自己热心但不热情,不太说话但是一出口不会拖泥带水,直接击中要害,不管话中听不中听,但是总让自己无法反驳。

  “你对这里好像很熟悉?”

  “嗯。”

  “是经常在这里照顾同事?”

  “不是,我儿子每次生病都在这里挂水。”

  “哦,就是觉得你挺会照顾人的。”

  “怎么,感受到母爱了?”

  黄子轩被噎个半死,看着张晓晓若无其事地玩着手机,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是什么玩笑都敢开,算了,自己还是闭嘴好了。

  到了小区楼下,黄子轩下车没走,回头看着车,似乎想要讲什么,张晓晓不稀罕听那些客套话,直接开车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