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五 处分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117 2020.06.25 11:30

  张晓晓坐在刘月的大宝马上,一遍又一遍地偷偷把黄子轩电话掐掉,刚想给他回信息,他就又打电话过来,她郁闷极了。她刚才已经从化妆镜里看了自己的尊容,被烫的地方红血丝暴露出来了,而且由于脸部的粉被冲刷掉,导致原来红血丝问题看上去更加明显。想到自己刚才在众人面前的狼狈样,她有些生无可恋。

  回到家,张晓晓把衣服换掉,又细细补了妆,准备返回公司。刘月却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不肯动。

  “走啦,赶得上上班!”

  “别啊,你受伤了,得在家休息一下!”

  “我没事,你赶紧走,别迟到了。”

  刘月撅着嘴,不悦地说:“我不去,我可是受了委屈,全公司都知道,那碗汤本来是泼我的,要不是你挡着,就泼在我身上了。我要是去上班,再受伤怎么办?”

  张晓晓有些怒其不争:“小月月,你大概还搞不清状况吧?今天的事情你可脱不了干系,公司领导要是真的处分,你也跑不了!”

  刘月一脸不服地坐起身:“凭什么啊?我都没有动手!”

  张晓晓:“你就没有过错吗?人家背什么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非要当那么多人面揭穿人家干什么,你都没有情商的吗?”

  刘月讪讪道:“本来就是假包,还非要嘚瑟,我反正看不惯。”

  张晓晓叹口气,耐心地说:“如果咱俩今天下午不去,公司领导注意到这个事情,处分了吴薇,这不是伤了和气嘛。撇开今天这个事情,吴薇和我们的关系都是不错的,你就忍心吗?”

  刘月甩开张晓晓,站起身:“她要是像你这么想,她就不会来泼我了!”嘴巴上虽硬,但是刘月已经打开房门要走。

  张晓晓哭笑不得:“死样,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城市公司大办公室。

  张晓晓和刘月刚进办公室,黄婷婷就过来让刘月去郭飞办公室。张晓晓和刘月疑惑地互相看了一眼。

  张晓晓回到自己位置上,她还没来得及回黄子轩的信息,心里想着是直接进他办公室,还是回他信息。犹豫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决定直接去办公室。

  刚进黄子轩办公室,他一下子冲过来,把门咣得一声关上,张晓晓吓了一大跳,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过来用双手紧紧抓住张晓晓的肩膀,责问:“你怎么了,打电话怎么也不接,你知不知道我很着急!”

  “我和刘月在一起,不方便接你的电话!”

  “那你不能回个信息吗?”

  “你一直打,我哪有空回啊?”

  “好吧,那你现在怎么样?”

  “哎呀,没什么。不过,你现在这样,让我感觉喘不过气来!”

  黄子轩先是一愣:自己不过是扶着她的肩膀,她怎么回喘不过气?很快,他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那要不要我给你做一个人工呼吸?”

  张晓晓听闻后,有一些羞涩。她抬头看了下黄子轩俊俏的面容,想起他刚才担心的模样,心里不禁大为所动。她双手抬起,轻轻搂住黄子轩的脖颈,踮起脚轻轻地吻住黄子轩因为坏笑而微微上翘的嘴唇。

  浅尝辄止。她迅速松开自己的双手,推开已经身躯僵硬脸色通红的黄子轩,俏皮一笑:“谢谢你的人工呼吸!”

  说完,看着黄子轩的窘迫模样,她又忍不住调侃:“黄总还挺纯情的嘛?不会还是初吻吧?”

  黄子轩忙不迭地结结巴巴否认:“没没没......没有,怎么可能?我就是......不喜欢太主动的女人!”嘴上说不喜欢,身体却很诚实,不仅手忙脚乱,而且是一脸又害羞又幸福的样子,可爱极了。

  张晓晓看看手机,已经到了上班时间,于是有些不舍地离开总经理办公室。门一开,迎面走来汤晶晶,于是她礼貌地向汤晶晶笑笑:“汤主管好!”汤晶晶似乎心情不太好,面无表情地也向她点点头,就进了黄子轩办公室。

  下午,新城项目销售人员向张晓晓发来催款信息。尽管孟丽丽曾经跟她承诺可拖延半年,但是象征性地催款还是免不了。张晓晓脸皮薄,想着是不是要上支付宝之类的去借一点,或者去姐姐借借看。

  前思后想了好一会,张晓晓还是决定到支付宝借一点,这个钱,紧吧一点的话,大概半年多就可以还了,自己如今这个境地,还是不要去麻烦姐姐。毕竟,钱不是姐姐一个人的,她生怕自己去借钱,影响姐姐家庭关系。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黄婷婷发了一份截图过来。张晓晓打开一看,是一份处分决定书,公司决定把刘月和吴薇调到北方一个城市公司。张晓晓心里一惊:表面上是调离,实质上就是开除!

  刘月和吴薇都不是经理级,工资大概不到一万,年终奖也要低一点。这个薪水,在淮清市算是不错的,但是如果去北方,拿这么多钱虽然也不算少,但是要背井离乡,对年纪比较小的女孩子来说,就不一定愿意去了。租房子加上来回的路费开销,也有不少钱。

  张晓晓连忙发了一个信息过去:什么情况?黄婷婷回复:本来黄总和汤主管对这个事情就比较反感,结果下午郭总和宋主管找她们谈话的时候,居然两个人又吵起来,还怼了汤主管,汤主管非常生气。

  张晓晓恨不得把自己的大腿拍肿,其实在路上的时候,自己有过那么一丝念头,想跟刘月好好说说,万一公司追究起来,好好认个错。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关键还是看领导怎么想。万一城市公司把这个事情报上去,那毫无悬念,这个结果肯定改不了了!

  张晓晓连忙问:这个事情报上去了吗?黄婷婷回复:汤主管让我先起草文件,她自己去跟黄总汇报了。张晓晓这才明白,下午汤晶晶为什么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了。她站起身,看了看黄子轩办公室的门,这个时候,她唯一能求助的人只有黄子轩了,但是汤晶晶在里面,显然不是最佳时机。

  但是万一黄子轩答应处分刘月她们,自己再去开口求他,那不是为难他吗?让一个老总出尔反尔,似乎不太好。犹豫再三,刚准备去推门,忽然想起:为什么不先发个信息过去呢?

  千万不能处分刘月她们,求求你了,等我有空的时候我再跟你解释!

  发完信息,张晓晓出去找宋寅,宋寅一直很喜欢刘月,他肯定是愿意替刘月说话的。自己一个人在黄子轩面前替刘月她们说情,这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想要服众,必须拉几个领导过来替她们说话。

  宋寅不在,刘月本来是趴在桌上,听到张晓晓的声音,泪水涟涟地抬起头看着张晓晓。张晓晓看着她,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白了她一眼,并不去安慰她。到这个社会上来,就必须要学会成长,自己不成长,就会有人逼着你成长。今天这一课,还是让她自己慢慢体会比较好。

  在郭飞办公室,郭飞和宋寅都在。一进门,张晓晓也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说:“自己手下的员工,不知道替说两句话啊?”郭飞并没有像往日那样嘻嘻哈哈,而是面无表情地说:“自己不争气,怪谁呢?”“那至少帮着说两句吧?”郭飞冷笑了下:“咱们公司叫新京控股,等哪天成了东北控股再说吧!”

  张晓晓感觉到了郭飞的不高兴:郭飞虽然在公司和雷雨一样,属于二把手,但是显然,北京派在淮清城市公司才是当家人。郭飞也不是什么勾心斗角的人,但是刘月刚和吴薇同属于他麾下的人,而且东北人讲哥们义气,如果自己手下人,自己说了都不算,保护不了,心里估计应该很憋屈。

  张晓晓意识到,郭飞其实是跟她站在同一阵线上的。于是,她又转头问宋寅:“宋主管呢,你心爱的女孩出事了,是你表忠心的时候了!”宋寅呵呵笑了笑:“公归公,私归私,不能混为一谈!”这个回答很狡猾,既很坦诚,又拒绝表态。

  张晓晓当然不是那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她直言不讳地说:“你就表个态吧,愿不愿意去汤主管那里帮忙求个情?”宋寅又尴尬地笑了笑:“晓晓,我和郭总下午坐在这里干什么的?还不是想替她说说话的?关键她自己不争气,还在汤主管面前发脾气。我们也是打工的,领导都表态了,我再硬去逼宫,这不是找死吗?”

  宋寅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人和人之间是讲究感情的,哪里能单纯光讲道理。平时他一口一个小月月的,这时候却讲出这样的话来,不免太现实了。张晓晓本来想喷他几句,转念一想,如果这是他的心里话,为什么要强求他呢?

  这时候,张彩霞推了推眼镜进来了。大家都看着她,平时她也很少把郭总放眼里,从来不会过来汇报工作,这个时候忽然过来,不知道要干什么。

  “那个吴薇的事情,我想能不能请领导重新考虑下?”张彩霞慢条斯理地开口了。

  郭飞笑了:“张主管爱才惜才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们已经尽力了,你可能不知道,就刚才我们调解的时候,两个人又骂起来了,关键是还把汤主管给得罪了。”

  张彩霞看上去并不知情,听完明显一愣,稍傾,又缓缓开口:“爱才谈不上,这孩子工作能力倒是一般,也比较贪玩。但是平时对大家都很客气,也不像是坏孩子。有些情况你们可能不知道,这孩子经济状况虽然不算特别差,但是母亲身体不好,父亲又在外地工作,平时家里的事情,都是她在打理,要是调到外地,她肯定是去不了。你说找别的单位,又哪里去找这么高工资的?就丢工作这个事情,她都不敢回家开口。”

  宋寅叹了口气:“就这条件还去买LV,都不知道有些女孩子可以虚荣到什么程度!”

  郭飞忍俊不禁:“所以买假的嘛,这孩子还算是明白人,没糟蹋钱!”

  张晓晓:“你们别瞎说啊,她可能是被假代购给骗了。”

  张彩霞接着又说:“我觉得吧,处分也得有个考察期,毕竟也没造成太严重的后果,就是口角之争,总得给年轻人机会啊是不是?”

  宋寅笑着对张彩霞说:“张主管,我和郭总都去求过情了,接下来该您了,或许,女人和女人之间更好沟通一点,你说呢?”

  张彩霞疑惑地看了看在座的各位,郭飞连忙补充:“是的呢,你再去说说看,本来汤主管就有点动摇了,你一去,说不定能改变主意。”

  张彩霞对郭飞的话是深信不疑,笑了笑,转头真去汤主管办公室了。

  张晓晓这个时候开始对张彩霞刮目相看了。这个人虽然平时很教条,也不是很热情,但是关键时刻,还是挺仁义的。或许女人都一样,比起前途,更看重感情。而男人,则更看重自己的前途,偶尔的讲究感情,也是结合自己的前途进行博弈的结果。

  张晓晓对郭飞和宋寅翻了个白眼,跟着张彩霞一起出去了。

  “张主管,宋主管正在黄总办公室汇报这个事情呢,要不我们就去黄总那边直接汇报一下吧?”

  张彩霞停下脚步,迟疑地说:“这样好吗?”

  张晓晓笑了笑,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我也去呢!”

  城市总办公室。汤晶晶和黄子轩正僵持着。

  本来黄子轩已经答应要处分刘月和吴薇,但是又忽然改口说要再征求大家意见。汤晶晶其实也并不是非要处分她们,本来也只是黄子轩提议要处分,她不过是遵旨办事。即便是后来吴薇和刘月顶撞了她,那点气也消差不多了。

  但是当她主张处分的时候,黄子轩却又不同意,而且是当着她的面先答应再改了口,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在她说完自己被顶撞之后,黄子轩就改了口,这让她心里很生气。黄子轩如此不尊重她的态度,就好像他反对也是针对她一样。汤晶晶于是就僵持着,与其说是非要处分吴薇她们,不如说是为自己讨一个说法。

  这个时候,张彩霞和张晓晓进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