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八 发型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308 2020.06.27 19:30

  正当两人准备启程回家的时候,一块熟悉的店招牌映入张晓晓的眼帘:二兵美发。

  说起二兵美发,故事可就多了去了,贯穿了张晓晓整个大学生活。她们一个宿舍的发型都交给了二兵美发,他们家收费也很公道,烫染加起来不超过一百块,要是普通理发,那就是几块钱的事情。

  张晓晓忽然想起去看下二兵的近况,因为离张晓晓家比较远,她毕业了就再没有来光顾过。之前读书的时候,二兵和她们宿舍几个熟得跟亲戚一样。

  进了店,张晓晓眼神搜寻了很久,才认出角落沙发上的胖子可能是二兵。之所以说是可能,是因为这个人比她熟悉的二兵胖了好几十斤,但是那张标志性的马脸依然很长。二兵见他们不说话,于是站起来招呼。

  “你们两个,谁要弄头发?”

  二兵一脸平淡,似乎并没有认出张晓晓。张晓晓有点失望,一回想,是不是自己变化太大了才认不出的?这么想,心里舒坦了点。

  “他,你给他设计个发型,时尚点的。”张晓晓手指着黄子轩对二兵说。

  黄子轩瞪大眼睛,显然没想到,人在旁边站,祸从天上降。

  “我,不.....不.....”他无力地抗争着。

  张晓晓过来摸了摸他的头发:“我都一直想跟你说的,我觉得你这发型太老气,太油腻了,哪有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梳你这种发型的?”

  黄子轩迟疑地问:“真的吗?”

  张晓晓肯定地点点头。

  二兵过来,推着黄子轩坐下:“兄弟,您对我的手艺放心,我二兵在淮清市理发界混了二十年,从来没翻过一次船。你的气质我有数,我一定给你设计一个最潮的发型。”

  张晓晓笑了笑摇摇头,二兵一开口,当年的味道就出来了。二兵的手艺也还凑合,但是最牛掰的是他的嘴,估计在淮清市,嘴巴最会讲的理发师就是他了。靠这张嘴巴,二兵当年也是这条街上生意最好的理发店。

  不过如今看来,这家理发店也落魄了。大概是因为年纪大了,在小姑娘群里不吃香了。颜值不在线,再油嘴滑舌过头了反而让人觉得有些猥琐。店里只有一个女客人在烫卷发,而正在忙活的发型师,是一个微胖的年轻女性,看不出年纪。

  张晓晓专注地看着这个女发型师,她衣着很随意,像是睡衣。如此看来,很可能是二兵的媳妇。而在张晓晓的记忆中,二兵的媳妇来店里很少,并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但是印象中似乎不应该这么年轻,十年前就三十来岁了,现在应该四十多了吧。

  女发型师脖颈处一个蛋黄大小的胎记引起了张晓晓注意,这太熟悉了。她正在困惑的时候,女发型师忽然回头看了她一眼,我去,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去不看那个女发型师。那个女发型师也是一愣,然后又开始烫头发。

  这不就是隔壁宿舍的如意吗?她一向是班级里的异类,单亲家庭长大,母亲也比较强势。她在大学的时候也总是跟社会上的人谈恋爱,但是也都是一些文艺青年。毕业不久,就跟同学们失联了,没想到.....

  张晓晓心里顿时很难过,二兵不是坏人,但是一个大自己十几岁的发型师,而且是一个油嘴滑舌相貌平平的发型师,对于淮清大学的大学生来说,真的不算是一个好的归宿。如意的家庭经济条件还不错,母亲是大学老师,而二兵理发十几年,看这破破烂烂的门面,也不像是一个赚到钱的人。

  “晓晓,晓晓,你过来。”黄子轩轻声唤她。

  张晓晓走到黄子轩旁边:“嗯?怎么了?”

  “你看我的发型!”

  张晓晓这才把注意力转到黄子轩身上,这一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二兵把黄子轩头发剪得极短,而此刻,黄子轩的表情也是生无可恋的样子。

  “你这是什么发型啊,这不就是板寸吗?”张晓晓无语地问。

  “这可不是板寸,这叫硬汉头。这个比板寸要短,但是技术要比板寸要求高多了!”

  张晓晓有些慌,说实话,黄子轩剪这个发型确实更有男人味,但是真心不好看,一点都不适合他儒雅的气质。都说剪头三天丑,这发型真是丑到让人吓一跳。

  张晓晓有点点生气,是自己主张黄子轩剪得头发,没想到二兵这么不靠谱,给剪砸了。

  “二兵,你剪这么大变化的发型,总要先说一声吧,你一声不吭得剪成这样,明天让人怎么上班?”张晓晓质问。

  二兵衣服很委屈的样子:“这个发型不比刚才那个样子好看吗?你看,很时尚啊。”

  女发型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说:“您要是不满意,我们可以不收钱。”

  张晓晓辩解:“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女发型师:“那我代表他跟您道歉。”

  看着她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张晓晓知道,如意认出了自己。即便是自己瘦了不少,但是在一起相处了四年,眉眼怎么可能想不起来?

  张晓晓按照墙上的定价付了钱,拉着黄子轩出去了。

  出了门,张晓晓还拉着黄子轩一路向前大步走,一直到车上坐下,心情沉重地看着理发店的方向。黄子轩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了,害怕啦?没事,有我呢,他们不敢怎么你!”

  张晓晓摇摇头:“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就是心里有点难受。”

  黄子轩苦笑:“难受的应该是我吧?我还从来没尝试过这样的发型,感觉都没勇气出来见人了!”

  张晓晓看了看他,脸上堆起笑容去安慰他:“我倒是觉得你现在很有男人味,配这个毛衣正好。你明天就穿这个,我觉得挺好的。”因为说得都是言不由衷的话,张晓晓有些辞穷,想了半天,只能说很好,再想不出其他的词来。

  黄子轩勉强地笑笑:“你觉得好就行,那你也开心点,别愁眉苦脸的了。”

  张晓晓撅起嘴巴,抱住黄子轩的胳膊,轻轻地靠在黄子轩的身上,忧伤地说:“轩哥,我心里特别难受。刚才那个理发店的老板娘,是我班同学,就住我隔壁宿舍。她家里条件挺好,自己条件也不错,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成这样?”

  黄子轩确实有些震惊,本来是在同一个起点的同学,现在却落差那么大,也难怪张晓晓心疼。可是,这就是命,也是人自己的选择,不能用当前的处境来界定一个人是否幸福。

  “只要心中有爱,跟谁在一起,做什么事情,都不重要是吧?”黄子轩安慰道。

  张晓晓激动地坐直身子:“重要啊,怎么不重要?十几年寒窗苦读,最后却去经营理发店,哪个女生会想要这样的生活?你看到她的眼睛了吗?她眼里有光吗?”

  黄子轩当然不懂这些,但是他对她的意见是赞同的。

  “轩哥。”张晓晓眼中噙泪看着黄子轩,“她也是单亲家庭长大,她母亲特别强势,所以她很叛逆。我也很害怕,自己会变成这样一个妈妈,耽误了孩子的成长。”

  黄子轩看她这样,心疼地搂住她。只听她低声说道:“如果有幸有你的陪伴,你一定要监督我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黄子轩想了想,坚定地说:“别担心,你做不好的,我来替你做就是了。”

  一大早,张晓晓正在边吃东西,边整理文件。忽然听到外面大办公室一片惊呼,一个人影从面前一闪而过,进入城市总办公室。她伸头向外望去,大办公室里好几个人已经站起身,向这边望过来。

  刘月一直捂着嘴蹦蹦跳跳,张晓晓这才想起昨晚发型的事情,她忍不住偷偷笑了。她对刘月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让她别太嘚瑟,毕竟她是最近刚犯下案底的人。刘月拼命扭动身体,示意不要,张晓晓无奈摇了摇头,继续坐下整理文件。

  不一会,刘月发来一条信息:啊,我的天,黄总今天丑帅丑帅的,好有男人味!

  张晓晓没有回信息,她既认同刘月的说法,又不想认同。索性她搬起文件,借机去黄子轩办公室再去看看,是如何丑帅丑帅的。

  进门第一眼,不对其实现在已经算是第N眼了,她仍然觉得这个发型有些辣眼睛,好在颜值在线,配上自己刚买的毛衣,不算突兀。忽然,她发现他今天穿了牛仔裤和休闲鞋,他可是从来没穿过这样的衣服。

  “黄半仙,你这牛仔裤和鞋子不会是昨晚自己出去买的吧?”

  “哦,别人送给我的,正好用来搭这个毛衣,怎么样,还行吧?”

  “谁送的?雷总吗?”

  “嗯?......嗯!”

  “你别说,雷总眼光不错,跟我眼光一样好。”

  这时候,有人敲门。张晓晓转身去泡咖啡。

  汤晶晶推门进来。她显然也被黄子轩的造型惊呆了,先是目瞪口呆,接着又是哭笑不得地绕着他转了一圈。

  “子轩,怎么想起来这个造型?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黄子轩没有接话。张晓晓递了一杯咖啡给汤晶晶:“汤主管,你觉得黄总变化怎么样?”

  汤晶晶摇摇头,感慨了一下:“真是一言难尽啊!说不出的感觉,就是感觉好像变化很大,但是依然有魅力!”

  张晓晓接道:“我举得汤主管的评价很到位。”

  汤晶晶忽然低下头看了看黄子轩的腿,然后试探性地问:“子轩,你的裤子和鞋是我送你的吗?真难得,今天派上用场了。你别说,真的挺适合你的!”

  裤子和鞋是汤晶晶送的?张晓晓酸了,更何况他刚才还骗她是雷雨送的。这算什么,用前女友的裤子配现女友的毛衣,他究竟还有多少秘密没有对她坦白?

  张晓晓说道:“黄总真是有心了,为了穿汤主管的裤子和鞋,还专门去配了毛衣和发型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