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章 拥抱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649 2020.06.11 19:30

  把文文安抚睡着后,张晓晓用笔记录下明天要去超市采购的东西。明天的日程已经安排满满当当的了,上午陪黄婷婷去美容诊所,下午带文文购物,晚上怎么也得带文文去吃顿好的,再去游乐场玩玩,后天就大年三十了,文文还得回冯森那边,不能再拖了。白天忙了一天,晚上随便动动脑子,就感觉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她放下东西,准备关灯睡觉,电话却意外响起来了,她拿起一看,是雷雨的电话。

  “晓晓,你好,没打扰你休息吧?”

  “雷总,你好,没呢。”

  “麻烦你一件事情,你能不能去找下黄总,我联系不上他了!”

  “他不是去英国了吗?”

  “还没去呢,是明天的飞机。”

  “哦,那黄总是不是早就休息了,所以……”

  “应该不是,他家里出了点事情,我担心他……我都打了一个多小时电话,也没人接。”

  “雷总,您不要太担心,能不能再等等,我觉得黄总一向特立独行,也许只是为了赶明天的飞机早点睡了。而且,家里就我和孩子,孩子已经睡了,我要看着他。要不,我肯定二话不说去了,雷总,您看呢?”

  “好吧,我再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吧,打扰了。”

  挂了电话,张晓晓开始坐立不安,到公司半年多,雷雨虽然没有实质性地帮过她什么,但是大小场合为她说过不少好话。况且,他也算是自己领导,从来没有开口让自己做过什么事情,第一次开口就被自己生硬拒绝,心里着实于心不忍,最后挂电话的那一刻,已经感觉到他其实有点不高兴。之前还想着年后好好工作,好好巴结下领导,争取晋升的机会,这表现的机会到眼面前了,居然被自己像傻子一样拒绝了。想了想,她拿起手机回了电话过去,对方占线,于是发个信息过去,让他把黄子轩门牌号发过来,说自己马上去。

  孩子是决不能一个人放在家里,虽然文文睡觉都是一夜到天亮,但是五六岁的孩子,万一醒来之后,发现家里没人,后果不堪设想。匆匆忙忙把衣服给他套上,拿起钥匙和手机,抱着孩子就下楼了。

  张晓晓大致能找到黄子轩家,到了门口,又掏出手机核对了下,确认没错后开始敲门,敲了半天没人理,又打电话,依然没人接,因为抱着孩子,早就累得满头大汗,她开始有些上火,敲门声音大了很多,见依然没人开门,愤怒的情绪开始夹杂着恐慌,她开始一边使劲敲门,一边大喊黄总,喊急了就喊黄子轩。忽然,门开了,张晓晓刚使尽吃奶力气把黄子轩三个字喊出口,五官依旧狰狞僵硬着。

  也顾不上尴尬了,因为黄子轩只是看了她一眼后,就歪歪扭扭地走到沙发前,瘫倒在沙发上。一肚子抱怨的话,看着这情形,也没办法说出口。虽然是满屋子的酒气,不过,除了茶几上有点乱,其它地方还是很干净整洁的。张晓晓把已经惊醒的文文带到沙发边,让他坐下。自己开始收拾茶几,烧了点开水,翻了翻冰箱,冰箱基本什么也没有,只好到厨房拿点醋,兑一点温开水,准备给黄子轩解酒。

  把黄子轩扶坐起来后,张晓晓示意文文把水杯端过来,文文把杯子端过来后,直接喂起黄子轩来,张晓晓忍不住笑了。黄子轩朦朦胧胧地看到文文,挣扎着自己坐直,端起水,喝了一口,皱起眉头。

  “这是醋泡的水,味道差一点,但是解酒效果很好。”

  “本来就要喝醉,解什么酒?”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黄子轩一饮而尽。

  “您怎么了,雷总很担心您,刚才他发信息跟我说,他明早会坐第一班车过来看您。我们给您打了很多电话,您都不接,你知不知道大家多担心你,你刚才要是再不开门,我就打110报警了,知道吗?”张晓晓说着说着,情绪激动起来,语气里带着苛责。

  “你担心我吗?”他用通红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最暧昧的那种意思吗?还是他喝多了,分不清自己是谁。她惊慌失措地看了看文文。

  “您到床上休息下吧,躺在这里睡哪里舒服。”她慌忙叉开这个尴尬的局面,然后,她没等他回应,就站起身去扶他。她感觉他是能自己走的,却仍乖乖地任她搀扶着,没有像以往一样甩开她。她扶着他躺下以后,替他盖好被子。

  “我得把孩子送回去睡觉,有什么事情,您可以给我打电话,但是您不要不接电话,要不然,下次我也不自己来了,我直接打110好了。”

  “晓晓,她已经走了,我还打算明天去看她,结果已经赶不上了。”

  张晓晓已经走到门边,听到黄子轩的话,她疑惑:走了?谁走了?她缓缓转过身,看到黄子轩已经坐起,哀伤的脸上,眼角低垂,泪水已经夺眶而出。她渐渐明白过来,如当头一棒,脑子嗡嗡作响,整个身体像灌注了什么东西一样,陡然沉重起来。张晓晓站在原地,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

  许久,张晓晓才下定决心,慢慢走到床边坐下。

  “我知道你心里特别后悔,特别难受,原来我也一直很担心,没想到真的成了遗憾。不过,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赶紧收拾东西,去见她最后一面啊。”

  “还有什么意义,现在去还有什么意义!”他低头沙哑着嗓子回答。

  她扶着他的肩膀,揽他入怀,右手摩挲着他的头发。他是她搂过的第二个男人。此刻,他像一个委屈的孩子,等待着别人给他安慰,这个拥抱没有其他意义,仅仅代表安慰。

  “你是她的孩子,理应送她最后一程。那些没说的话,你要讲出来,她都能够听到,她要是听到的话,她得多开心。”

  其实她是一个无神论者,人死了就是虚无,这些煽情的话,她只不过是安慰黄子轩,死了的人一了百了,但是活着的人必须卸下包袱,忘却忧伤。黄子轩本来就是因为这个心结,郁郁寡欢三十多年,如今却为了这样一个遗憾,现在几乎要崩溃了,如果最后再不去补救,怕是要忧伤下半辈子了。

  远远听到客厅里自己的手机铃声,张晓晓轻轻推开黄子轩,抽一张面纸替他擦了擦。然后去客厅里接电话。电话是雷雨打过来的,他居然订到了半个小时以后北京到省会的航班,如果航班准时到达,将会在黄子轩的航班起飞前两个小时到达。张晓晓告诉雷雨,自己会安排好黄子轩的行程,请他放心。挂了电话,她心里万般感慨:雷雨对黄子轩真是不遗余力的好,人家都说同性才是真爱,冯森但凡有雷雨十分之一用心,他们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你东西收拾好了没,雷总说,他会在你航班出发前两个小时到,他让我帮你收拾下。”

  “我没什么要收拾的。”

  张晓晓无奈地摇摇头,四处找了找,找到一个登机箱,开始替黄子轩收拾东西,发现黄子轩在看他,她笑了笑,努力地温柔说道:“你要不睡一会,要不去洗个澡换身衣服。”黄子轩愣了下,然后起身出去了。张晓晓清点了下大概够三四天的换洗衣服,又认真地叠好放到箱子里,防止自己的不讲究被嫌弃,然后又去洗手间拿了一些洗漱用品,到了洗手间这才意识到黄子轩并没有在洗澡。

  走到客厅一看,黄子轩坐在沙发上,怀里躺着睡着的文文,感觉到晓晓过来,他张开半眯着的双眼。两个人不说话,就这么互相看着。张晓晓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我把他抱过来睡吧。”张晓晓张开双臂,想要抱过文文。

  黄子轩站起身,抱着文文,走进自己的房间,把孩子放在床上后,替他脱去外套,轻轻地,小心地盖上被子。张晓晓跟在后面看着他安顿好孩子,然后拎着箱子来到客厅。

  “你看看有什么缺的,护照和身份证什么的记得带上,我现在给你做点饭,等你吃完就可以出发了,待会我开车送你去南京,你这里有咖啡吗,我冲一点,待会路上提提神。”

  黄子轩没回答,自己去厨房倒了杯水,坐到沙发上喝起来了。

  冰箱里没什么吃的,好不容易在下面冷冻层扒拉出一块牛排,加了一个鸡蛋,煎好后端到桌上。黄子轩用叉子扒拉了下被急火煎得有些卷起来的牛肉,叹了口气,切了一块,发现老得难以下咽,张晓晓心里知道自己厨艺不咋地,连忙转移注意力。

  “黄总,那个护照和身份证您拿了吧。还有手机您要调响铃,记得接雷总的电话哈。还有,您如果先到,就要先办登机手续,万一雷总赶不上,他一定想办法随后就到,您可以先去,您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了啊,要不然阿姨得多难过。”

  “你这......算是唠叨吗?”

  张晓晓讪讪地笑了笑,站起身:“你还洗澡吗,不洗的话,我现在去给孩子穿衣服,到机场要两个多小时呢,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黄子轩一把拉住她的手,低声说道“坐下!”稍顷,又接着说道:“你让孩子多睡一会吧,机场我自己去。”

  “不是,我怕你又临阵脱逃,到时候雷总得怪我了。”大实话从张晓晓口中脱口而出。

  黄子轩不说话,使劲地嚼着老得不像话的牛排。张晓晓想劝他不想吃就别吃了,转念一想,估计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吃上,心里一直难过着了吧。不过,刚才他是不是哭过?现在情绪平稳了,状态好了不少。她看着他的脸,忽然很想去摸摸刚才那满是泪痕的脸颊,随即,又被自己这猥琐的想法逗笑了,居然还轻轻地笑出声。黄子轩朝她翻了翻眼睛。

  “不要你去,其实你心里很开心吧?”黄子轩一针见血。

  “您太小看你手下员工的责任心了,我特别想为您做点事情,真的,黄总,如果不是有雷总陪您去,我都想陪您去。”

  “是吗,那就给你这个机会”

  “没问题啊,就怕雷总知道了得不高兴了。”张晓晓当然知道现在订机票来不及了,也知道黄子轩不过是想怼他,所以就放心大胆接招。

  黄子轩认真嚼完最后一块牛肉,轻轻放下刀叉,擦了擦嘴巴。然后专心地看着张晓晓。张晓晓心虚不已,端起盘子就想溜。黄子轩用手示意她坐下。

  “你是不是觉得我和雷雨之间有什么事儿?”他开始审问。

  张晓晓没接话,心中早已一万个问:难道没什么事儿?

  “还有你跟别人说话的时候,尤其是私人场合,能不能不要用您这个字。我听着特别刺耳。”他继续审问。

  经常用您这个词是在原来单位学的,以前单位是国企,她的领导比较讲究这些,但是在淮清话里,是没有N这个音的,所以讲话的时候倒是不用您,不过她每次给领导发信息的时候,一定要用您这个字,表示尊重。现在到了这家新京集团后,平时和同事交流用的是普通话,于是她与领导讲话也开始用您这个词。

  “不是吧,像您这种绅士,不是应该比较讲究这个吗?”张晓晓有些难以置信。

  黄子轩起身离开,丢下了一句话:“你大概是后宫戏看多了吧。”

  张晓晓替黄子轩在网上打了一部车,车很快就到了,走到门外的黄子轩又转身回屋,把房子的钥匙放在桌上,留给张晓晓。张晓晓把钥匙拿上,又还给他。他犹豫着把钥匙放到口袋,侧过脸,说了句:“今天谢谢你,你去休息一会吧,等孩子醒了再走,不要再吵了孩子睡觉。”

  快速行驶的出租车上,黄子轩的手机响了一声。黄子轩眯着眼,不为所动。半天,才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短信是张晓晓发来的:我在您邮箱里发了一个视频,有空的时候看看。

  黄子轩打开邮箱,点开视频。视频是那天张晓晓和母亲微信连线的视频。

  一眼看去,视频上的母亲苍老了许多,脸上没有化妆,独独涂了口红。头上裹着头巾,薄薄的头巾下没有不规则的隆起,像是化疗之后掉光了头发。

  “阿姨,我跟您说一件事儿,其实黄总今天本来没有会议,但是他因为不敢见您,临时加了一场会议,你说,他是不是胆小鬼?他还没做好和您见面的准备,你知道为什么吗?他不是不想见您,相反......您对他太重要了。他一直为他小时候最后一次见您跟您说的气话在后悔,也为您一直不去看他而难过,阿姨,您的儿子是不是很纯真很可爱?”

  听了张晓晓的话,黄子轩母亲控制不住抽泣了好一会,在身边人的安抚下,情绪才渐渐安定下来,一字一顿地说:“我这辈子,就是太要强了,我现在特别后悔,当初要是不管他爸爸爱不爱我,就是为了子轩留下来,陪在他身边,该有多好。离开他之后,我每天都是行尸走肉,却总是倔强不肯回头,我还跟一个孩子置气,你说我多糊涂。”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阿姨,你们以后一定会很幸福地团聚的。”

  “你帮我告诉子轩,我特别后悔离开他,你告诉他,妈妈爱他,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最爱。是我错了,他没有任何错,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好好爱他。我在英国等他,我真的好想他。”说着说着,黄子轩母亲又激动起来,旁边的男子抱歉地和张晓晓说了再见,建议她们下次再聊,便挂了电话。

  黄子轩闭上眼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