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章 夜谈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3244 2020.06.07 19:30

  十三夜谈

  一辆车在她门前慢慢停下,缓缓下降的后窗,露出黄子轩的脸。张晓晓讪讪地笑着:“黄总,麻烦您带我回去好吗,黄婷婷电话打不通呢。”黄子轩看了看她,面无表情地说:“不是说不好意思麻烦我们吗?”张晓晓傻笑了下。黄子轩开门下车,把她扶上了后座。张晓晓上车后,四处张望:“哎,汤主管呢?”黄子轩斜了她一眼:“操的心挺多!”

  是的,这时候她根本没能力操心了,头眩晕得厉害,她闭上眼,意识渐渐模糊。她还有些微意识,知道不能在车上睡着,会麻烦别人。又依稀觉得,车上的人是信得过的,是可以麻烦的人,于是,她沉沉睡去。

  半夜醒来,张晓晓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她想起身,却发现浑身酸痛,似乎是卡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她第一反应是不是被绑架了,猛得一个激灵,坐起了身,外面也是漆黑的,手摸到侧面的玻璃,她才意识到这可能是在车里。听到她的动静,前面有个人打开了车内灯。回头看向他。

  “是黄总啊,我怎么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车库。”

  “我不是应该在酒店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你说要我带你回来的。”

  “我是想跟你的车回酒店的。”

  “住宿的酒店就在宴会大厅隔壁,自己走过去就好了,你主动要上我的车,还说要我带你回去,所以,我误以为你对我有什么暗示。”

  张晓晓无言以对,这些话算是调戏吗?而这些调戏的话居然是从黄子轩嘴巴里说出来的,让她略显尴尬。她想了一会,结结巴巴地说:“那你直接把我放车里好了,你回去睡觉啊,这大半夜的,让你也跟着坐车里,太不好意思了!”

  “要是你半夜醒来,看不到人,或者你不舒服怎么办?”

  “谢谢您,真是麻烦您了!”

  “你也照顾过我,我也从来没有这么客气过,所以是我没有礼貌吗?”

  “对不起,当我没说!”

  “现在是凌晨四点,还可以休息一会儿,你要回酒店还是去我家?”

  张晓晓脑子快速运转,这么尴尬的局面,她当然巴不得赶快回酒店,不过,回酒店之后,要么吵醒黄婷婷,要么重新开个房间,而重新开个房间的钱,要是由自己承担就不得了了。但是去人家家里总是不好的,实在不行就在酒店大厅待会。不好,尿意汹涌而至,张晓晓瞬间投降。

  “我想上去上个厕所,然后我回酒店,会不会打扰你家人?”她一向是喝水就要上厕所,自己暗暗庆幸喝醉了没有尿到裤子里,真是万幸。

  黄子轩没说话,下车向楼梯口走去,张晓晓下车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想着这可能是从黄子轩家里拿过来的,于是又转身把被子抱着,跟着黄子轩上了楼梯。

  上完厕所出来,张晓晓发现黄子轩远远地靠墙站着看着她。

  “我给你煮了点粥,你去洗个澡出来就能吃了。也就还有两三个小时时间,你现在去酒店有点早了。”没等她回答,黄子轩又接着说:“对面卧室有卫生间,你就去那里吧,我刚才看了,东西是齐全的。我自己去楼上洗了。”说完,转身上了楼。张晓晓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她知道黄子轩让她洗澡是真的就让她洗澡那么简单,但是她还是觉得洗澡那么私密的事情,在别人家里不太好,并且还是一个异性家里。

  她远远看着窗外,窗外是一个不大的院子,即便是冬天,院中的常青绿植仍然生机盎然。房子单层户型并不像一般别墅那么宽敞,在屋中也看不出来到底有几层,只是从落地窗边能看到别人家院子,依稀辨别出这是一个联排别墅,即便是别墅不大,地段不明,只要它是在北京,那价格绝对就是自己这类人所不敢想象的。

  正靠在沙发上半睡半醒地浮想联翩,张晓晓依稀听到下楼的脚步声,等她克服重重睡意睁开眼,黄子轩已经把粥盛好放到桌上。他似乎已经觉察到张晓晓没有洗澡,几次看着她,似乎欲言又止。张晓晓觉得有必要解释下。

  “我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在宋寅车上,没办法洗澡。”

  “哦。不是因为害怕就好。”

  这句话换成别人,张晓晓会觉得是调侃,但是到黄子轩这种平时不苟言笑的人这里,就有了认真的意味,关键是他说这句话之前,似乎还轻蔑地笑了笑。张晓晓瞬间有点玻璃心了,她知道自己和黄子轩之间的差距,但是她自己也从未有过自以为是的想法,他黄子轩哪有权利这么轻视她?她努力压抑着心中慢慢燃烧的愤怒小火苗,绞尽脑汁想着有力而不失礼貌的回击,但是大脑已经失去控制。

  “当然不害怕了,我知道黄总一向对女人没兴趣。”

  黄子轩停住了拿着勺子喝粥的手,诧异地看着她。张晓晓话一出口,就后悔万分,她对同性恋情向来没有偏见,但是这也是个人隐私,公开说出来,似乎对别人是极不尊重的,想到这里,她心虚地躲开他的目光。黄子轩放下碗,用力地向后倚去,两眼向前茫然失神,好一会,才转过头对张晓晓开了口:“昨晚,我想把你抱到床上休息,不过实在是抱不动。看着不胖,没想到还挺重的。”

  张晓晓一愣,本来已经做好挨喷的准备,没想到他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几句,稍顷,她又急忙为自己辩解:“我才九十多斤,喝醉了以后,人没有了意识,就显得重,俗语说的烂醉如泥就是这么来的。”她不过是比九十多斤多十几斤而已,男人对体重没有什么概念,随她怎么瞎说八道都行。果然,黄子轩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觉得我和谁的关系最亲近?”

  “当然是雷总!”

  黄子轩猝不及防地发问,张晓晓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他静静看着她,她也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有的时候,他会好奇自己在她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当他从她身上感觉到温暖的时候,他会想,她是不是和其她对他有好感的女人一样,有着什么想法,想到这个,他会有拒绝她关心的冲动。今天,他有了答案,他对她而言,竟然不算是一个有发生感情可能的异性。他有些失望,更感觉到深深的挫败感。他竟然会失望,这种感觉最让他害怕,他期待什么?他期待她以异性的角色去欣赏他?

  而张晓晓此刻心中也是七上八下,黄子轩太聪明了,没有正面问她,就这么随口一问,自己就交待了。关键是,他也不再多问,自己也找不到契机,去表达自己对同性恋情的包容和祝福,毕竟,是自己的领导,得罪不起。正想着,黄婷婷来电话了。

  黄子轩执意要送张晓晓,张晓晓借口怕早晨查酒驾,要自己打车回酒店。到了酒店,她已经想好借口,跟黄婷婷说就在附近的一个简陋的小宾馆对付了一晚,澡都没敢洗,现在要洗澡。淋浴的时候,张晓晓习惯性地把沐浴露拿过来研究了一下,公司安排的是旗下高档酒店,一般这种星级宾馆会有品牌定制的洗漱用品,她想着要是好的话,没用完可以带回去用。这一研究,她感觉到了蹊跷,沐浴露和洗发水居然还没开封,再向四周一看,浴巾也都是叠放整齐,忽然她又想起,刚才去拿一次性拖鞋的时候,两双拖鞋都没开封,她慢慢走到马桶旁,向废纸篓里一看,果然,只有一块用过的卫生纸。

  张晓晓心里犯了嘀咕,如果黄婷婷有什么正当的借口没回来,应该会和她坦白。但是,显然她什么没打算说。那她会去哪里呢?她看上去心情还不错,应该不是遇到什么倒霉的事情。若真是有男朋友,都是男未婚女未嫁,已经走到住在一起的地步,不可能到现在都没有蛛丝马迹。

  洗完澡出来,张晓晓从走廊镜中看到黄婷婷心事重重地坐在床上,她余光扫了扫,床上和茶水台都很干净整洁。发觉到张晓晓出来后,黄婷婷走了过来,一个劲跟她道歉,说是自己昨晚也喝了点酒,睡着了没听到电话,小宾馆的钱由她来承担。张晓晓当然不能答应,毕竟住宾馆的事情也是自己瞎扯的。于是二人各怀心事,就这么推来推去一番后,谈妥以黄婷婷请吃一顿饭了结。

  回去的路上,张晓晓开始特别注意黄婷婷,黄婷婷也一直在刷着手机,似乎在等什么消息,可是一直都没见有什么消息。因为酒喝多了,头痛欲裂,也根本睡不着觉,于是张晓晓开始跟夏小冬搭话,两个人聊起孩子和家庭,倒是蛮投机的,夏小冬也一扫之前的沉默形象,侃侃而谈。

  夏小冬也是从国企出来的,之前在原来单位也是招采负责人。招采虽然是是个肥缺,但是夏小冬这个人很有原则,他坦言比起眼前的利益,他更看重长远的发展,而且,他觉得经济犯罪是一道红线,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原则,毕竟家里还有老婆孩子。

  比起工作中的一丝不苟,夏小冬很懂得经营家庭,教育孩子和哄老婆开心都很在行,他还不忘给宋寅传输经验,逗得一车人哈哈大笑。张晓晓对夏小冬的刻板印象有了很大的改变,也让她很感慨:能不能经营好家庭不是艺术,也不靠技术,是靠用心,而这个有心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碰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