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寒轩春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章 礼物

寒轩春晓 浅浅寒樱 4175 2020.06.13 19:30

  假期一晃就过去了,已经坐到办公桌前的张晓晓,还不太能适应上班的状态。第一天上班,事情并不多,都是春节期间积攒的一些杂事。

  黄子轩还没来,来不来也不一定,毕竟他家里的事情处理完没有尚未可知,想到这里,张晓晓有些开心,只要城市总不来,作为城市总助理肯定也没什么事情。不过也有一些好奇,不知道黄子轩怎么样了。其实作为下属兼朋友,黄子轩母亲去世,应该关心一下他的。但是他身居要职,最不缺少的就是别人的关心,怕是关心多到成为负担的地步吧!

  把积累的一些杂事干完,忽然想起黄婷婷来。在张晓晓坐的位置,站起身弯着腰朝前够一点,就可以模模糊糊地看见黄婷婷,远远地看过去,黄婷婷大变样了。按照张晓晓这个狗头军师的指导,黄婷婷用粗眼线画在稍肿的眼皮上,******,两侧的长发盖住因为吸脂而留下淤青的脸颊,光看轮廓,就美得很,张晓晓开心地笑了,就像是看到一个自己特别满意的作品。

  等到张晓晓觉得这个姿势不是很舒服,想调整下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站了一个人,吓得她连忙坐下,抬头一看,是黄子轩,连忙问:“黄总,您有事吗?”黄子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又顺着她刚才的视线范围看了看:“看见谁这么开心?”张晓晓连忙回道:“一个假期没见了,都看看,都看看。”黄子轩疑惑地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等黄子轩走了以后,张晓晓忽然发现自己电脑后面多了一个袋子,拿过来打开一看,是一个H开头的奢侈品牌包包。一种异样的感觉笼上心头:不会是黄子轩送的吧?年会的时候他当着众人面,许诺公司会送张晓晓一个包。这不过是个玩笑话,张晓晓都快忘了这个玩笑,难不成他会当真?

  她连忙偷偷把包放到自己里侧地上,四处看看没人,又把包拿过来放到腿上,用手打开看看里称,又摸了摸皮质,喃喃自语:“还真是和几百块的包不一样哈!”

  这个包一定价格不菲!虽然她不研究包,但是知道这个牌子的包就没有便宜的,无论是多一个零还是少一个零,都不重要,反正起步价就是消费不起。看目前这个情形,这个包应该是黄子轩拿过来的,这个包无论是多一个零还是少一个零,对他来说都是小意思。但问题是,张晓晓并不想要这个包,因为这个包在她这里并不能发挥价值。她用这个包,也没人相信是真的,她总不能到处讲:包是真的,是黄子轩送的。既不能发挥价值,还要承这么大的人情,对她来说,横竖不划算。

  一个男人送包,总有种暧昧的感觉。而且,在他们之间,张晓晓已经嗅到危险的气味了。那天晚上的拥抱,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是在暗示吧?毕竟,一个男人会无缘无故送一个女人东西吗?

  张晓晓把包打包好,背着玻璃外的一众眼睛,悄悄进了黄子轩办公室。张晓晓站在黄子轩面前,摇摇晃晃半天,他却一直专心工作,没有抬头。于是张晓晓把包袋子放到黄子轩桌上。

  “这个包是您给我的吗?”张晓晓试探地问。

  “这个包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见黄子轩没说话,张晓晓接着说。

  黄子轩放下文件,向后一靠,挑起下巴:“你不会认为这个包是我个人送给你,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吧?”

  这个包不是黄子轩送的?还是这个包是他送的,但是不是送给她张晓晓的?无论是哪一种,场面都是极度尴尬。

  “那是谁……送的,送给……谁的?”张晓晓支支吾吾地问。

  “之前年会我代表公司答应给你一个的,我还记得。正好候机的时候看到有,就买了一个!”黄子轩轻描淡写。

  代表公司的送的?呵呵,他会去报销吗?可以报销吗?有钱人还真是任性。张晓晓心里在想,年会的事情不过是个借口,如果不是那种暧昧的意思,那黄子轩十有八九是为了感谢自己周旋他和他母亲的事情。而自己如果收下,显得一切好像别有用心。关键是,这个包性价比太低,自己要来也没有什么用。

  “哪有员工给配包的说法,当时我们都是在开玩笑。下次要有配房配车的好事,倒是可以考虑我一下。”张晓晓说完,掉头准备出去。

  “张晓晓!”

  黄子轩一声吼,张晓晓吓了一跳,听出了声音里夹杂着不满。她慌忙回头,看到黄子轩低头看着桌角,白皙修长的手指快速地转着手中的笔。他显然是在苦思冥想,但是好半天也没想出说什么话,于是用笔指指墙角的咖啡机。张晓晓走过去,想起咖啡机好久没用了,就把咖啡机搬到里侧的卫生间拆开配件,细细擦拭。

  “过年的时候,我给你发信息怎么不回?”黄子轩跟过来,倚在卫生间门口问道。

  “没收到啊,什么时候?”张晓晓脑中飞速旋转,依然一片空白。

  “新年祝福的那个。”黄子轩接着说。

  张晓晓忍不住笑了:“群发的信息您还看谁回谁没回呢啊?”

  “什么群发的!”黄子轩不满。

  “新年祝福信息不都是……,难不成你就发我一个啊?”

  黄子轩掉头回到自己位置,半天才甩过一句话:“不是有人说我没什么朋友嘛!”

  张晓晓掉头看了看黄子轩的背影,忍不住要笑:他在工作上倒是很有大将风范,但是生活中偶尔也挺幼稚的,居然那么记仇。泡好咖啡,给黄子轩递过去,张晓晓忍不住嘴贱,调侃了他一句:“那我以后和黄总讲话可要慎言慎行了,黄总记性这么好呢。”黄子轩没有抬头,但是张晓晓隐隐约约看到他翻了个白眼。

  张晓晓刚要出去,突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人资已经发过来转正申请,按照道理这只有个例行公事的流程,只要在实习期不犯什么大错,领导不会不批的。但是作为自己的顶头上司,提前打个招呼是最起码的尊重,这一点,张晓晓是从原来单位学到的。

  “黄总,我待会要提交转正申请给您,麻烦您到时候看一下。”

  黄子轩抬起头,看了看张晓晓,又轻轻地转了几圈笔。

  “你还没转正?你来公司才6个月?怎么感觉好久了。”

  “刚过6个月,所以该提交转正申请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黄子轩笑了笑,眼睛朝包挑了挑:“把包拿去!”

  张晓晓迟疑了一下,立马回道:“我哪里能要。您作为公司城市总,给手下女助理买包,这要是传出去,多难听。再说了,我一身地摊货,背这个包也不像啊。”

  黄子轩:“你这还没转正呢,训起我来,思路倒是很清晰啊。这要是转正了,那还真是大有可为啊!”

  张晓晓笑了:“黄总,您就是不给我转正,我也不能收啊。”

  黄子轩叹了口气,认真地说:“张晓晓,这个是我私人给你的,算是你为我和……我母亲之间努力的回报,谢谢你录的那个视频,也谢谢你为我说的那些话。你不用害怕,我对你暂时没什么其他想法,送个包而已。”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晓晓只有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拿起包,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嘴硬:“谢谢黄总,等我将来有钱了,这个人情一定会还!”刚说完,自己就在心里骂:真不要脸,你什么时候才能有钱?!

  出去时候,和一个人撞了满怀,本来右手拿着包,因为怕外面人看到,所以两只手背在身后,于是,零距离趴到了来人怀里。张晓晓回头一看,是雷雨,纵然是张晓晓平时大大咧咧,脸颊贴到了雷雨怀里,这么亲密地接触,让她此刻也羞红了脸。而雷雨看到张晓晓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笑意盈盈。

  这一幕,被正对门坐着的黄子轩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张晓晓满面娇羞的样子刺激到了他,想起上次她在酒馆说欣赏雷雨的言论,此刻来看,并不是台面话。而她这个样子,自己从未见到,心里不由得酸酸的。

  “这么开心呢?”黄子轩幽幽地对雷雨说。

  雷雨一愣,感觉来者不善,随即似乎又恍然大悟,笑着对黄子轩说:“我这是为你开心啊!”

  黄子轩:“我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雷雨:“喏,包不是送出去了。”

  黄子轩霎那间红了耳根:“我送她包是感谢她,你不要多想。”

  雷雨:“我是多想了,我在想,只要不是晶晶……她背这个包,谁背对我都是一样!”

  黄子轩:“你还是不相信我?”

  雷雨:“我当然相信你,我只是随口一说。”

  黄子轩:“这么着吧,等区域公司一成立,我就走,留你们两个在这里。”

  雷雨:“别,其实我更舍不得和你分开。”

  黄子轩:“得了吧。”

  雷雨:“真的,真的。”

  黄子轩叹了口气,盯着雷雨:“雷子,我觉得你还是要积极点,你有些太被动了,这样不是办法。”

  雷雨:“想过若干种方法,若干种可能,只是,怕连朋友都没得做啊。”

  黄子轩:“实在不行,就换一个,我不想看你就这么耽误下去。”

  雷雨笑了:“你倒是不耽误,不耽误你找一个给我看看。哎,你不会真对外面那个有什么想法吧,人家可是有老公有孩子的。”

  黄子轩白了雷雨一眼,没说话。

  雷雨:“包这个东西可不能随便送,太暧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想,你买包干什么,我这个傻哥们是不是开窍了,现在看来啊,空欢喜一场。”

  黄子轩不满地说:“要是没事的话,多去项目上转转,我没空陪你聊天。”

  雷雨嘿嘿一笑:“我来跟您汇报工作的,好吧!”

  门外的张晓晓一边在电脑上查着这个包包价格,一边回味刚才那一撞,心里莫名其妙很开心,这么优秀的男人,自然是想都不敢想,不过能揩点油也是不错的,而且不是刻意而为之,是老天爷给的机会。对了,还有这个包包,国内暂时还没有卖的,看看同类型的包包,价格都是10万以上。想到这里,忽然冒出一个猥琐的想法,不如把它卖了,只可惜黄子轩并没有把单据放在里面,不过心中的小正义暂时占了上风,张晓晓决定还是先把包带回家收藏起来再说。

  忽然看到电脑上的微信在跳动,是黄婷婷发过来的:请看雷总办公室外面。张晓晓抬头远远望去,雷雨办公室门外,一个年轻人在来回踱步,身形瘦高,面部五官立体,但是看不是很清楚。

  张晓晓八卦心起:咋啦?

  黄婷婷:这是新城项目的工程经理叶波。

  张晓晓:咋啦?

  黄婷婷:离婚了,要不要考虑下。

  张晓晓想也没想,回了一个字:滚。

  虽然张晓晓离婚已经半年多了,但是总觉得自己还是已婚的状态,从未考虑过再找之类的。今天黄婷婷给她发这个信息,忽然让她心里有点凉凉的:在其他人眼里,自己的婚姻俨然已经不存在了,那在冯森眼里呢,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那他是不是也有人介绍?是不是已经开始新一段恋情?再想起离婚这么久,除了上次找过她一次,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过多的联系。想到这里,张晓晓心里有点发慌。

  她心情开始低落,琢磨了半天,才下定决心给冯森发了一条信息:这周五我下班比较迟,你能把文文递过来吗?直到下班,冯森才回了两个字:好的。张晓晓说不清开心还是难过,开心是因为他同意了自己的提议,难过是因为他依旧是这么久才回信息,还只回了两个字,似乎对她的信息并不是很在乎一样。

  雷雨出了总经理室,转过脸看了下张晓晓,在他看来,张晓晓也不像是有心机的人,至于相貌,只能算是中等。这种条件,没理由能吸引黄子轩。性格是比较讨喜,但是男人哪里能是光看性格的动物呢?

  张晓晓发觉雷雨在看她,于是对雷雨微笑了一下。雷雨也笑着冲她摆摆手。雷雨的笑真的是特别有感染力,加上刚才亲密一撞,张晓晓顿时心花怒放。等雷雨走远了,她才回过神来,轻轻地骂了自己一句:花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