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我真没想拯救世界啊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 移动绿洲,回归盛京

我真没想拯救世界啊 激萌小青椒 2025 2019.11.01 12:10

  江离急速的奔跑,但风的范围实在太大,他根本跑不出去,更让他惊恐的是,这风好像会跟人,纵黄沙弥漫,那风中的白马离他却越来越近,那双雪白透亮的双眼,每当他回望的时候总能四目相对。

  “呼!呼!”

  终于,江离不跑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轻浮,那是身体即将离地的征召,但终究是没有。

  他奇迹般的一动不动的穿越了风沙,来到了移动过来了绿洲里。

  风停了,沙没了。

  他结结实实的站在了草地上,宛如梦境。

  正在散步的麋鹿,正在喝水啄毛的仙鹤纷纷抬起了头与白马一起看向了江离。

  这种感觉实在太怪异,这不该是海市蜃楼吗?

  就在江离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白马欢快的跑了过来,用脑袋蹭着江离的腰间,显得很是亲昵。

  这种触碰到实物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奇特,虽然奇特,但江离也不至于惊慌失措,毕竟他都能是玉帝,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

  江离小心的伸出手,触碰到了白马,它的皮毛有种说不出的顺滑之感。

  “你认得我?”

  听到声音,白马抬起了头,白亮的双眼有些迷茫显得有些可爱。

  过了片刻,见江离只是静静的看着它,它又欢喜的低下头蹭着江离的腰间。

  举目四顾,麋鹿跟仙鹤们都回到了自顾自的生活,仿佛刚才他们齐看的一幕只是错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江离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风中的海市蜃楼会成真,又为什么确实存在的绿洲会移动,但他知道,他赚大了。

  白马一点也不抗拒他骑在他的身上,虽然没有马鞍与缰绳,但坐在白马的背上比有马鞍的小红马还要舒服的多,白马走动时身体也不会换,只要坐在马背上,就有一种莫名的力量避免江离跌落,除非江离自己想下马。

  (这是天马吧,难道是天宫御马监遗留下来的马?)

  也许只有这么个解释才能说明这一切吧。

  不过这终究是没有答案的猜测。

  神话中的天宫早已不见踪影,大罗天仙,天兵天将们也不知道去了何方,只有他这个玉帝流落民间。

  身为一个玉帝,居然身无分文,这不是丢他江离的脸,这是丢天庭的脸!

  “我要走了。”

  在绿洲里呆了一天,江离颇为不舍的抚摸着白马的额头。

  绿洲已经不知不觉的移动到了沙漠的边缘,现在不走,又不知道要耽误到什么时候。

  他试过带着白马尝试着走出绿洲的范围,但绿洲的边缘有一堵无形的墙阻止着这种情况的发生。

  江离不可能永远呆在绿洲,回复了精力与体力后,终究是选择了离开。

  嘶!

  白马仰天长嘶。

  走出绿洲的江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马随着风沙快速远处。

  “终于走出沙漠了。”

  又过了两天,江离终于回到了人类城市。

  看着稀疏的人群在街上走的城市,江离有种做梦的感觉。

  他脱离人群,脱离城市的时间实在是太久太久了。

  接下来要做什么?

  回盛京?抑或是去布达拉宫?

  盛京有一笔巨款在等着他去占有,布达拉宫有一个姑娘在等着他的爱情。

  只是布达拉宫,他能去吗?

  挂在脖子间的香囊以无可置疑的事实告诉他他的心已经是不纯粹的了,而且他的小号籍莫的身份证也丢了。

  籍莫确有其人,他在旅游区做兼职的时候捡到了这个人的身份证,找不到失主,想到对方可以补办,就没继续找自己留着,因为其人的身份证与自己有八成像,慢慢的就变成了自己的小号。

  即便身份证不丢,但骗了终究是骗了,谎言终有被发现的一天,积压的越久,伤的越深,倒不如在浅时就舔好伤口。

  身份证在当地补办好,找了个临时的工作赚了一百多块钱后,江离就搭上了回盛京的火车。

  这趟藏地之旅实在太刻苦铭心,回望火车经过的山道,江离的眼前总会时不时的浮现那难以忘怀的人和事。

  …………

  一座豪华别墅的露天泳池边。

  一朵出水芙蓉甩去秀发上的水渍,拿起梯子边的毛巾轻轻擦拭:“小月月,水温正好,不下来试试?”

  “算了,和风暖日,躺在椅子上舒服的嗮太阳很好,有点懒得动了。”

  “小月月,你在这么躺着都要变成宅女了,我妈正好给我物色相亲对象,说是一周最少要见一个,要不,也给你介绍介绍?要是成了,可以躺着做既不用动又舒服的有氧运动哦。”

  “舒红,你个污妖王,你再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啊,我好怕怕怕哦,嫣儿,快用你的大xiong顶住。”

  舒红的话听得两人一阵无语,真是有点服了舒红这污妖王了。

  这妮子在外人面前是个端庄得体的大家闺秀,在闺蜜间却是个让人头痛的污妖王,封月有时都怀疑舒红会不会有天精神分类。

  对付这种人,只能以污治污,被扒开毛巾顶在舒红与封月中间的慕容嫣伸出了安禄山之爪抓向了舒红。

  没想到污道有崖,舒红无涯,这厮居然喘着粗气道:“亚麻跌,用力,不要因为我是娇花就怜惜我。”

  听的慕容嫣当即缴械投降,封月笑的花枝乱颤。

  三女又玩闹了片刻,喝着果汁的慕容嫣随口道:“你们说小骗子还活着么?”

  “应该死了吧,我远在千里之外的电脑都炸了,他一个当事人会没事?”

  “也是,只是可惜了你的电脑,里面可是存着震惊整个世界的发现,但是现在证据都报销了,说出去也没人信。”

  “要不,我们找几个专业的探险家去羌塘找找吧?小骗子那半吊子都能找到,没道理专业人事找不到啊?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十个,也是乐子吧。”

  “污红说的有道理。对了小月月,你是在哪找到小骗子的?我们去小骗子家看看,也许他家还留有宝藏的线索。”

  “有道理,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走,现在就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