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武之乱世之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 章垂垂老矣

侠武之乱世之主 一指禅法 2581 2018.11.09 12:47

  金三枪,手握镔铁棍,才显真身本色,不动如山。棍法劲道刚猛,且套路严谨紧密。

  五个蒙面人,各自都用着雪花镔铁刀。招数精奇,不以力碰力,其绵绵之中似亦有阴阳之道,有阴有阳,有刚猛亦有柔和。

  一时间风雨中两方人马杀得天昏地暗。

  “今日不杀尔等,难消我金三枪心头之恨,今夜叫你们见识金爷爷的厉害。”金三枪心急辎重,倒不是粮草值了多少钱,只是这月以后,将会大雪封路。北原多是沼泽,其中凶险可想而知。而对方今日明显只为自己而来。有所保留,恐怕饮恨于此。

  “如有本事尽管使来。”领头之人狂笑道。

  久攻不下,说完刀法忽变,五人改用刀阵。三人主攻,二人偷袭。

  本来金三枪,仗着力大,棍法劲道刚猛,一力降十会,可如今三人主攻,一起用刀劈砍,刀法一致,一刀胜似一刀,打的镔铁棍火星四射,手臂酸麻。另外二人更是一人地躺功夫,专攻腿脚。另外一个轻功步伐飘逸,转挑后背暗下杀手。

  棍法套路严谨紧密,可渐渐落下风。一招不慎,大腿和后背更是受了两刀。血肉翻卷,步伐开始不稳。

  “金老爷你嘴上功夫了得,不是跟你青楼领回家的小妾学的吧,可今夜注定要你饮恨于此了。汝之妻妾,吾养子如何?”

  “哈哈哈,口舌之快,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宵小之辈,只会以多胜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金老爷真是老的糊涂了,我等单个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单个对打不是送死一般,即为杀手还要什么江湖道义。你金老爷又做过几件江湖道义的事情,自己还不清楚吗?有何脸面谈道义。”

  “老三休要废话,杀了这老狗,赶快去帮老七他们。”

  嘴上言语,可刀法更加连绵。

  金三枪心想。“这主攻三人看似,以力碰力,刀口都豁口了,其中竟含道家阴阳之道。实为消耗我的体力,如此终会力歇为他人所杀。可这几人不愿与我硬战,看来要动用杀招。”

  “噗,嚓。”稍一失神,身上又添新红,鲜血直流。

  “我金三爷,怎能受困于此。”

  “秦王鞭石,杀杀杀”

  只是金三枪,身材矮胖,那'秦王鞭石'一招使得有点愚笨。蒙面人看的真切。

  “金三爷你这狗急跳墙了吗”

  因为身型原因,使得确实不精。

  反观金三枪招式越发凌厉开始疲于应付。

  “大鹏展翅,叫你死。”金三爷身材矮胖这一招更显破招。众人心领神会,杀招更胜以往。

  身后主攻之人心中暗笑,抓住时机,一招“穿手藏刀”直捣背后心口而来,

  金三爷感觉破风之声。心想:“断其一臂,各个击破。”

  暗用内力于棍上,顿时棍从里上削为剃,从外向下削为滚。剃开主攻三人,削开地下一人,棍法转而为枪,直奔身后一人。

  金三爷一喝:“打翦急进凿,给我死。”棍法大巧若拙,有开碑裂石之能,伏虎降龙之妙。

  “老三。”蒙面人众人看的真切,可刀式已尽,无法拯救。

  这一式中了,老三恐怕要捅出个窟窿来。

  老三心中一怔,也知道这一招有去无回。当刀为剑,对着金三爷心口泼命扑来。

  然而棍长抢先一步。凿在蒙面人心口。

  “喀嚓”骨头断裂之声,传的很远。

  一口血气喷洒而出,蒙人滚落地上,犁出一条深痕,脑袋一歪,恐怕命不久矣。

  金三枪看着胸口被对方刀劲划开的软甲,露出皮肤,心中也是一惊。幸好自己武器长了一截。

  “今日叫你全部身死。”金三枪气势如虹。

  众人护着老三,可人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啊...”这时候远处山林更是一声惨叫。

  黑衣人眼神互换。“老八的声音。”

  “大哥。”一声急道。看来老八他们也有不测了。

  领头之人,深深看了金三枪一眼。

  “金老狗,来日方长,血债血还。这一笔血债记下了。”

  说完其中一人背着尸体,奔入山林,转眼不见。其余三人则追赶队伍。

  金三枪有心无力,今日确实不易久战,对方如果拼死一博,恐怕自己也难活命,只能紧紧跟着三人。

  众人你追我赶,循着杀伐声响,追去马队。

  “这不是主路?这里何时多了一条岔路,自己走了这么多遭,竟然不知道。”

  “啊”又是一声惨叫,看着枝繁叶茂,高大粗壮的树木,这哪里有道路啊?金三爷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走进去。

  林中更是黑暗,只能凭着武觉寻路。

  “心中坎坷,辎重看来无望了,不知道众人会不会落入悬崖峭壁。”

  你追我敢,前面竟然有火把亮光,林中本来树木粗壮,高耸入云,感到此处连细雨也避开了。

  金三爷加紧步伐。几个跳跃。落入战局。

  管家受了伤,腿部挨了一刀,众人点起了火把,拿着刀剑,车马护在身后。

  管家看着金老爷无事,很是激动,眼圈微红。

  “老爷。”

  金老爷看着众人无碍,只是不见小妾芷儿,不知道是不是在马车之内。只是当务之急,没有解决敌人,还不能放松下来。

  忙看相战局。不由得一怔。

  “咦。”对战之人竟然是那个独眼、腿瘸、驼背的老卒。本来自己无心救他,可后面终究在小妾面前动了恻隐之心,让人叫他放在车马之上。

  只见老卒依然依垂垂老矣,骨头散架,一副随时摔倒的样子。一手握枪,一手持刀,面无表情,一动不动,枪上刀上滴落着鲜血。

  金三枪心想:“本来留着对方三人追赶马队,自己也不是很担忧,必定自己也有百来个好手,不过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这三人才是他们八人之中的高手。”

  现如今一人已死,心脏的位置一个莫大窟窿,血汩汩的不停的往外冒。一人肩膀被平整整的砍了下来,生死不知。最后一人竟然惊恐不敢上前。

  他明明一副快死不活的样子,内力全无,怎么杀死的对方?而且看此情景都是一招制敌。

  蒙面八人。追赶这百人队伍的三人,才是八人之中武力最好的。这也是围杀金三枪的几人,听到惨叫,就立马撤退的原因。针对金三枪一行,也是做了不少功夫。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蒙面八人现在二死一伤,一人背着尸体已经败走,场中几人对持一番,也无心恋战。

  “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老人依然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也不进攻,也不让步。

  知道行动无果,蒙面人如狼群一般,舔舐伤口,一步一步退入黑暗之中。

  众人深吸一口气,放松下来。

  “多谢前辈。”

  老卒不语,找个雨水滴落较少的树下,一瘸一拐的走过去,背靠大树坐下来,费力的甩了甩刀上的残血,然后又用衣服擦了擦,放在刀鞘里。

  金三枪也不觉的尴尬,必定江湖上能人义士不胜其多,对方出手也是感谢当初的照顾之恩。

  既然对方不愿搭理,自己也不问,以免话多失言。只是态度很是恭敬。

  对方败走,金三枪这才有心看下周遭,不免心惊,这里竟然是用大理石铺设一个演武场。这难道隐藏着一个山门?

  细点马匹辎重,少了七八车粮食,人员更是死了十多个好手,再加李承十多人。自己今日一夜,就少了三四十个手下。

  “如果没有这老卒出手,依照对方的实力,今夜真的难逃身死。这人有时候真的相信天命啊,阿弥陀佛。”

  “老爷,不远处有灯光?”管家一脸谨慎的走来低语道。

  众人一颗心如过山车一般,又紧绷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