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金甲道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真水灭真火

金甲道尸 神棍书生 1935 2019.01.12 13:47

  “《西游记》里的三昧真火?”小刀瞪大着眼睛道:“那可是太上老君的独门看家法术,孙猴子都怕那玩意,你们道家有三昧真火?”

  “没那么玄乎,那是小说,”张守一笑道:“所谓的三昧真火是一种道家内功修习法门,这种修习法术我们门中原先就有记载。人体内有三种火:一叫目光之火;二叫意念之火;三叫气动之火。古人称为“三昧真火”。

  这三种火合在一起,意念加重,注视不离,叫做武火;意念轻松,似有似无,叫做文火。

  过去道士们炼丹多是用这种火,其实是一张符起的作用,这张符叫作真火符,以自己的三火作为催动引燃炉火进行炼丹。但是前面我说了,这个郑武的魄居然还在,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施法者把他的身体当作了炼丹炉,以三昧真火强行灼烧逼出他的魂和魄,目的是练化他的魂。

  这种法术我曾经看到过记载,是一种禁术,但凡能够催动三昧真火的人其道行一定是不会低的,修道到了那个层次已经可谓是大有所成。古籍中记载,南宋末年曾经有个道士就发明了一种禁术,利用人的魂魄炼化成丹加以服用,据说可以长生不死,这种法术极其恶毒。

  但是炼化的过程又不能让他死,必须要留住他的魄,否则人死了魂也就先飞了,留不在身体上,身体也就没法被当做是炉子。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方武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被真火灼烧炼化,他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烧死的,却不能做任何反抗,他的魂被炼化后极有可能还再人世,否则他的魄也不会还是完整的。

  生前已经遭受了这般的折磨,死后若是连魂都没了,他来世是无法投胎做人的,需要历经三世的畜生道,每世一魂方可重新为人。我在想,难不成最近这附近出了什么邪门歪道之辈,以这种残忍的办法。”

  “不会吧,”小刀道:“现在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三哥您可知道咱都已经社会主义国家了,那一套玩意别说有人会,就算是会可也是犯法的啊,杀人偿命,我看这事儿咱还是交给警察叔叔来办吧!”

  “先走一步看一步,”张守一道:“据我所知,这种禁术已经消失了几百年了,要真是有此番恶毒的人出现,我也想去会一会,当年师父给我取名守一便是想我守正为道,此种败类是被人所不齿的。再者我说的那一套东西,你去报告政府,你觉得他们能相信嘛?”

  “不能,”小刀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道:“那现在呢?”

  “道有道的规矩,江湖上的事儿有江湖上的解决办法,无论这时代怎么变,正邪也始终是不两立的。我先给他衣服穿上,无论怎样,这郑武都应该走的体面一些,蛮子给我搭把手和小刀两人用这被褥在下方托着,他这皮肤容易碎裂。”说着他便从那乾坤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然后在那方武的身上轻轻撒了一些下去道:“真火只能用真水灭,虽说从外表上看他这身上的火已经灭了,实则不然,他的灵魂依旧在受着真火的煎熬,我得先把这火给灭了。”

  小刀是不会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的,虽然张守一从未答应过要收他为徒,“什么是真水啊?”

  “水分真水和客水,简而言之,真水就是从天而降未触及大地经过循环的水。”

  “那就是雨水!”

  “非也,”叶天行道:“雨水其实是客水,真正的真水是经五行之力自然形成,比如雾气。我这真水是极为讲究的,每年只取白露前后三日柳树叶片积攒起来的那一点雾水,这样的水具有明目清神的作用,也是克制真火的不二选择。”他好似不舍得,只在躯干和四肢上各洒了三点,当最后一滴洒下的时候,那尸体竟然毫无征兆的“嗖”得一下就坐了起来……

  “啊!”小刀吓得连忙就四处准备逃窜,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张守一心中是有准备的,他一把拉住小刀的胳膊道:“镇定点,这说明真火起了作用,”说罢他拿出一道符来对着那尸体念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天师之命,以我之名,躺!”说罢右手夹着那符绕着那方武的额头就绕了一圈,也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符一下就烧了起来,随手往空中一撒,随着那符火慢慢落地,那尸体竟也是跟着就又软踏踏的重新躺了下去。

  “好了,可以给他穿衣服了,去给我帮忙。”

  “真没事了?”小刀还有些顾忌,蛮子倒是还好,脸色略微有些难看,想必刚才那一下确实是让人难以接受。

  “哎,没事了!”说罢张守一一边摇头一边苦笑着先抓着那郑武的胳膊,见他都带头了,那两人自然也只好硬着头皮上。

  “身体好像比之前要软和一些了,”小刀一边尽力屏住呼吸一边抬高那人的胳膊,蛮子则负责托着他的后背,张守一一边给他穿衣服,一边捏着他的手背,要说这事儿还真不是一般人敢干的。做道士有一条就是不能怕死人,这门功夫靠的不是那些经文法器撑腰,而是要实打实的练出来的,过去有义庄,做徒弟的就得在义庄里过夜。

  现在义庄是没了,可像他们这门派里头有个规矩,比如接下来他要对郑一做的就是去墓地里过夜,刚开始是一夜,他在外面守着,而慢慢的就会连续,一直到对方习惯了那种死亡的气息。干道士的心可比干法医的,面对生死对于他们而言不过是自然规律罢了,死尸就和外面的枯死的树木一样,只不过里面要涉及的东西还会更多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