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全家最后一个穿越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有感觉吗?

全家最后一个穿越者 赤道偏北 2153 2018.09.15 06:10

  唐浩起初是拒绝的,不能你叫我试我就试,我得先考虑一下敌我智商,再决定是否采纳这个建议。

  不过当目前处于武力优势的周雅颂举起拳头,唐同学最终还是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

  而在闭目运转了一下本门功法之后,他特么也跟着惊了!

  “这不对啊…前天刚搬来那会儿还没这功能呢,怎么突然灵气变得这么浓郁活跃?”

  “我就说吧,肯定是服务器维护结束,版本正式更新了。”

  “你闭嘴。”

  唐浩揉了揉脑袋,感觉自己有点儿神经衰弱。

  “还是不对,虽然灵气条件改变,比之前运转功法时效果明显的多,但也不可能一夜之间进步这么多啊?”

  “我那会儿不是担心你双拳难敌四手吗?可能是激发了潜力?”

  “哪有那么容易…修行之事,没什么是能一蹴而就的,大多都是需要苦熬的水磨功夫,就算是魔功,你这进步也太快了。”

  “哎,纠结这个干什么,练得快是好事。”

  周公子摆了摆手,显然不太在意这种细枝末节——作为当事人,他自己既然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自然不可能有什么紧张感。

  再者他也是刚刚接触修行界这个陌生的领域,所以对于很多事的严重性了解的并不深入。

  不过也是因为相同的原因,作为“业内人士”的唐浩却对自己这位好友的现状愈加担忧了。

  他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如果我说,你不能再练这门功夫,而且要把现在修行的内气全都散掉,你愿意吗?”

  “啊?”

  “放心,事后我会传你药王一脉的修炼法门,凭你的天赋,用不了半年就能恢复现在的水准。”

  【我脑子坏了?干嘛自废武功?】

  周公子下意识地就要贫两句,但看着唐同学认真的目光却把将出口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这么严重的吗?”

  “就是这么严重。”

  唐浩点头点的坚决,而这也让周雅颂陷入了长考…

  作为二十多年来最好的朋友,周公子清楚唐浩不会害他,且他脑中记录的秘籍还有不少,就算转修其他法门将来也一定会有出路,不过对于习惯了一个人倔强生存的周雅颂来说,做出这种选择却多少有些别扭。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并不是十分固执的类型。

  自身力量的弱小让他很早就意识到妥协与世故的重要,所以在收到姐姐那封信之前,周公子一直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甚至因为比别人更加怕死,面对生活的为难,他可能表现的比一般人更加圆滑。

  但…那毕竟是昨天的事了。

  有了家人们的帮助,如今的周雅颂已经不再是那个无力对抗命运的弱者!

  不只是以普通人的标准,按照唐同学之前透露的说法,现在的他甚至比绝大部分修行者的实力更强!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畏首畏尾的活?

  “抱歉…也许没什么道理,但我不想转修其他功法。”

  周公子摇了摇头,一字一句都前所未有的郑重。

  “我会去紫金山附近租个小房子,要是以后有什么道门高足想要降妖伏魔,不会把你牵扯进来。”

  “呵,说得轻松,今晚带你回来,药王一脉就已经牵扯进去了!”

  “抱歉。”

  “道歉有什么用?药王一脉向来人丁单薄,到我这一辈儿更是三代单传,要是因为意外失了道统,我家这一脉就绝了!”

  “抱歉…”

  “魔功残虐,要是你有一天为祸苍生,你让我如何自处?是跟着那些道门弟子来杀你,还是跟着你一起陪葬!?”

  “抱歉!”

  “行了!别光抱歉了,给我到那张石床上躺好!”

  “抱…嘎?”

  唐同学的话题转弯太快,险些让周雅颂暴露了人类的本质。

  他疑惑地看了看唐浩,又看了看石床,

  看了看石床,又看了看唐浩。

  “看什么看?我试过说服你了,既然说不动那自然只能想办法解决问题。”

  唐浩自顾自地解下腰上的布包,从里面拿出了许多乱七八糟的小道具。

  “那咱好好解决问题就行了,别动手动脚的…你这又是针,又是火罐,又是小石子儿的,到底想干嘛?”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没听过医者六技:砭、针、灸、药、导引、按跷吗?”

  “你要给我治病?”周公子摸了摸后脑勺“我没病啊?”

  “我要治的,是你魔气升腾侵扰灵台的‘病’!”

  “原来能治啊?那你刚才说得那么严重!”

  “我只说治,但不一定治得好。”

  “没事我相信你!”

  周公子微笑,自觉地爬上石床躺好。

  “药王孙思邈的传承呢!这么大的招牌你不可能玩儿砸了。”

  唐浩见状也笑,不过他的笑里却隐含着几分医者对疑难杂症那种复杂的心绪。

  …一方面,他希望能够尽快找到办法,压制周雅颂体内磅礴的魔秽(不是魔穗,看错的自己去面壁)之气。

  但另一方面,唐同学也享受这种攻克难题的过程,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开拓前人没能涉足的道路!

  “那我先行针试试,在此期间,你体内的真气要是有任何异动,都要及时告诉我。”

  “没事!只要不疼,随便你怎么扎!兄弟我不晕针!”

  “废话,把上衣脱掉…这就来了!”

  布囊摊开,唐浩的手掌上也随之笼罩上一层迷蒙的青光。

  从周公子的角度看去,那两只手简直像是镀上了一层翡翠,神异飘渺几乎不似凡人。

  然而比那青绿色的光芒更神奇的,则是唐同学老练快捷的施针手法!

  周雅颂以前在医院里见过的医生就算针灸时先要认穴,再定位,然后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垂直刺入又或者捻转刺入。

  但到了唐浩这里,一切仿佛都变成了流水线操作,还不等周公子反应过来,小臂到胸口就插满了牛毛似的细针。

  “怎么样,有感觉吗?”

  “感觉…你这问题问的有点儿怪。”

  “不贫你能死吗?”

  “额…那就没什么感觉。”

  唐浩闻言微微思索了一会儿,接着将刚才扎好的部分细针取下,重新改换了穴道扎下。

  “现在呢?”

  “现在好像有点儿困。”

  除去下午被雷劈晕的那会儿功夫,周雅颂忙活了一天都没有合眼,眼下这么一放松,他是真的有点儿提不起精神…

  “哎,你还别说,这针扎的好像能催眠?”

  “…我看我还是毒死你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