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笑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

遗笑江湖 小刚板 3698 2020.11.19 13:33

  赵灵瞥见山下一处灯火明亮,道:“三九弟,那儿有一处家人,我们去看看师兄在不在。”几个踩踏,二人已轻轻落在客栈门前,见雪地里马蹄印记清晰可辨,赵灵笑道:“师兄一定在里面了。”大踏步迈进店门,只见中堂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好几条醉汉,翻来寻去却独独不见岳硅,心中疑虑重重。史思明醉梦里听得“叮咚”酒坛碰撞之声,立马跳起正身四顾,见两人正自翻看部下面容,道:“休得无礼。”赵灵回身看时,也是一惊,说话的正是昨日傍晚相遇骑青骢马之人,地上沉醉未醒的也刚好是他的部下。诧异凝视之间,赵灵恍然想起夺簪杀人一事,道:“好哇,原来你们在这里。”李三九轻盈凑上前问道:“大哥,什么事?”赵灵并不理踩,只要史思明交出玉簪。史思明微微一笑,道:“这位少侠想是认错人了吧,在下实在不知你说的什么玉簪,当然,更不可能为了区区一支玉簪杀人害命呐。”赵灵道:“这支玉簪对我至关重要,你还是还给我吧,免得大家动手伤了和气。”

  二人僵持不下,一个只要玉簪,另一个只道没有。赵灵拔剑在手,史思明也持刀横栏,李三九却是拍手称妙、要看好戏,白头老翁见状死死躲进后堂不敢再出。赵灵挺身虚刺一剑,使一招“白鹤亮翅”向史思明腰间平削,步法灵动,剑风潇潇,李三九大喝一声“好”。史思明见剑尖逼近,只得纵身后移,同时斜划钢刀去格挡来剑。“当”一声,刀剑全力相击,二人虎口都是一阵剧痛,也惊醒了伏地而睡的几人。猪仙客大叫一声:“休伤我主。”挥动银月弯刀欺近二人。李三九脸显不悦,重重哼一声,道:“二打一,不要脸。”足底一蹬,绕到猪仙客身左,与他交起手来。猪仙客弯刀一横一竖专照李三九光头招呼,招招皆是惊心动魄,可每一刀却又都偏差分毫。李三九矮小,极其灵动,加之内功修为浑厚,赤手空拳竟是半分不惧,不落下风。史思明武功差一些,被赵灵虚虚实实的剑法相欺得紧。赵灵剑缩回身蓄势,史思明却以为他暂避锋芒,便抡刀挺进斜劈,人群中急急传来一声“主公不可”,却是为时已晚,赵灵“嘭”一脚早已踢中他胸口,并且手中长剑也已回圆砍到。眼看史思明人头不保,赵灵心念一动:“为了一支玉簪,要不得命的。”势收剑缓。竹仙客眼见主公有性命之忧,双脚一蹬有如弹簧,登时压至史思明身侧,一柄红缨银枪随身而出,直击赵灵剑尖,只听“咔嚓”、“噔啷”前后两声,史思明站立不定,腰盘撞在一只空酒桌上,桌身登时一分为三,而枪剑相击,二人都是往后踉跄几步才稳稳立住。

  猪仙客刀锋到处,“喀拉拉”一声,木屑飞扬,尘洒土降。李三九东一晃,西一窜,只叫猪仙客摸不清头脑,明明看着刀落肩头,不妨李三九变戏法似的却从身后送来一掌。猪仙客恼羞成怒,将弯刀紧紧握在掌中,逼一口真气,于左右前后挽起刀花,变化之快,叫人眼花缭乱,史思明捂着胸口,也忍不住叫了一声“耍的好”。李三九也是暗自一惊,心想:“此人刀法好生了得,刀花耍得毫无破绽,要想取胜却也极难。”只这思量之间,猪仙客已挪步近前,刀花将李三九逼得退无可退,攻不可攻。情急之下,李三九见身后地下有一地窖,心道:“窖底漆黑,不如先引他下去,再慢慢寻找机会以内功胜他。”上身一软,“通”一声翻滚进窖,同时送出一言:“有本事下来打。”练武之人大多受不得激将法,猪仙客斗得兴起,更是不假思索,身子一挺跟入窖中。只听“嗒嗒嗒”数声,猪仙客踩碎十几个酒坛,竹叶青有如溪水流到窖底,登时酒香四溢,窖里窖外香气一片,白发老翁心疼道:“我的酒啊。”只是不敢走出半步。猪仙客眼前一抹黑,只看不见人影,左右乱砍一刀,“嘭”“嘭”却砍中了左右两只大瓮,竹叶青“哗哗”往外翻涌,就如喷泉一般,酒水慢慢上涨,淹至盆骨,依旧不见李三九身影,道:“出来受死,别躲躲藏藏。”起手又是一刀,还是虚劈未中。李三九身轻脚快,伏在一只大瓮盖顶,缩成一团,不出任何生息,只等他近前。

  众人不顾堂中赵、竹二人斗枪耍剑,却趴在窖口不住朝里窥探黑处二人动静,都叹息道:“可惜呀可惜,白白糟蹋了这么好的酒。”史思明怕猪仙客受骗丧命,冲窖中喊道:“老猪,出来吧,给他些银两便是。”赵灵满脸愤怒,用力一格,挡去竹仙客枪头,道:“谁要你的银两,快把玉簪还我。”

  三国赵子龙将一柄龙胆亮银枪使得出神入化,后人便开始纷纷钻研、效仿,枪法花样层出不穷,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隋唐名将罗成所使的“罗家枪法”。追根溯源,“罗家枪法”是罗艺娶了姜族女子姜桂芝之后,将“姜家枪法”里前七十二式衍变过去的,只因后三十六式是姜族秘诀,永不外传,故而罗艺并未习得。这姜桂芝正是三国蜀汉大将姜维后人,这套“姜家枪法”的鼻祖便是姜维。就凭借这并不完善的七十二式,罗氏一族便已足够席卷北方大漠,并赢得“大漠银枪”这一响亮称号。

  竹仙客年幼时曾于罗平交好,此人是罗艺玄孙、罗松之孙、八宝玲珑枪罗焕之子。竹仙客打小便师承罗焕,与罗平一起练习枪法,到十五六岁时一杆长枪就已经耍得虎虎生风,如今又过八九年,手中银枪更是所向披靡,曾三枪刺死漠北苍狼,顿时威名大振,后与史思明结为朋党,唯一不足之处在于他身形越来越长,进退左右不大灵动,银枪挥动起来没了青年时的那般秀雅。

  赵灵初时依仗新增内功与竹仙客交手还勉强可以招架一二,枪剑“砰砰”相击之间,也还有余地去担忧地窖里猪、李二人的胜败。再斗过二三十招,即开始捉襟见肘,竹仙客所使花枪的确游刃有余,刺、拉、拔、转、挑样样灵动变通。银枪枪头夺目一闪,照他心窝刺来,赵灵不及惊讶举剑抵挡,谁料竹仙客右臂一抖,枪杆抡个大圆,枪尖反势弹向赵灵膝处。赵灵眼见左腿不保暗叫糟糕,晃身后移一步,只听“喀嚓”一声,众人将目光一起从地窖口转向堂中二人,见赵灵左侧衣裤豁个大口,皆“哈哈”大笑,只有竹、赵二人依旧严肃紧张对敌,丝毫不敢分心。股股凉意由下身袭来,赵灵一个机灵瞬间清醒异常,足底使劲向后跃开五步,退出店门。竹仙客像是粘在赵灵身上一般,同步离店出门,期间二人手中依然“铿铿”对练不停。

  雪住风起,月明云稀。赵灵暗自揣测:“此人枪法纯熟毫无破绽,若是拉开距离,我必吃亏,不如贴身近打,趁他回枪不及之时,便一剑降伏了他。”抢上一步,斗剑平出,向竹仙客腰盘劈去。竹仙客身长,矮身不便,只得右闪一步,也暗暗一想:“不如趁机诈败,好给他来个猝不及防。”神色突变,张开大口、呲牙咧嘴,一副被欺得落花流水的模样,提枪踏雪朝酒肆墙角逃去。赵灵心中一喜,见近身搏斗之法立即奏效,岂肯轻言放弃?三步并作两步眼看追上逃敌,照他背心直挺挺一剑。竹仙客情知紧急、却不躲避,心道:“是了。”突然脚踏墙垣,飞身回旋,一招回马枪冷森森向赵灵当顶压去。事变突然,二人距离又十分相近,赵灵根本不及反应躲闪,竟眼睁睁看着枪尖逼来却无法格挡。罗氏一族虽然分为罗成与罗松两派,但枝叶子孙皆系隋唐忠烈,其中八宝玲珑枪罗焕是死于薛丁山西征救驾之战。他生前仗义疏财、侠义胸怀,竹仙客自幼耳濡目染,不免也有浅浅几分侠肝义胆。眼见赵灵即将毙命于此,忽地横过枪杆,收势减力,“咔咔”巨响之处,枪杆实实在在撞中赵灵肩头。二人怔怔互相凝视,竹仙客道:“小子,住手吧。”赵灵只是呆立不动。竹仙客举枪防御,轻轻起脚一踢,“咣当”“当啷”两声赵灵与手中长剑先后躺在白雪之中。

  窖底酒浆“淌淌”直流,猪、李二人于外面之事半点不知。猪仙客在酒中穿来走去,却不见李三九人影,手中弯刀紧紧横在胸前,只等敌手出现,立刻上去一刀毙命。李三九于黑暗之中运气调息,不露任何踪迹形影,更不发出衣裤摩擦之声,却在瓮顶之上穿梭自如,听得酒水被猪仙客搅动“咕嘟,咕嘟”不止,捂嘴暗暗想笑,心道:“难得我兴致不俗,那就陪这头肥猪玩儿玩儿。”猪仙客举步缓缓穿过李三九所栖之瓮朝里继续走去,忽然背后传来一声脚踩酒面之音,稍纵即逝,有如蜻蜓点水一般轻盈迅捷,连忙回身一削,却是扑了个空,反而将酒水激起数朵浪花。正当猪仙客疑虑踌躇,趁着波纹未息之际,李三九足尖那么轻轻一点,宛如沉塘鸿雁捉虾捞月,便已白虹贯日、身跨窖顶,同时双手左右狠狠一扇,早就又藏身在了另一端瓮顶。只听猪仙客“啊”一声大叫,两个胖嘟嘟的脸蛋上竟各挨了李三九一巴掌,登时疼痛难当。窖口众人齐道:“老猪,赶紧上来吧,别吃了那贼猴儿的大当。”

  猪仙客性犟如牛,众人面前没一刀砍死李三九已觉气恼,现下又白白挨了两巴掌,更是不愿就此罢手,喊道:“有种的出来明刀明枪地打,别老鼠似的东躲西藏,出来,出来。”又是空劈三四刀,才觉气头渐平。李三九嘿嘿一笑,道:“我又不会使刀使枪,只能跟你黑拳黑掌,嘻嘻。”地窖狭小,回音隆隆,声音竟像是来自四面八方,猪仙客气极,举刀乱砍乱削,“劈里啪啦”又打坏三四只酒瓮,不一刻竹叶青已没在了胸腹之间,呼吸略加沉重、粗粝。李三九侧耳细听,店外跑进一客道:“那小子已被我打晕在地。”他很是吃了一惊,心道:“该死,只顾着嬉耍,竟把大哥给忘记了。”转念一想:“临走让你喝个够。”听得酒水流淌之音渐渐逼近,运气于掌,朝酒波中央猛地推出。猪仙客“哇”一声惨叫,捂着双眼仰面跌倒在酒水之中了,“咕噜咕噜”饱饱喝了个够。李三九四肢在瓮顶强力一撑,顺着翁口飞身而出,将趴在翁口朝里张望的众人吓了一条,像是撞见鬼怪一般。李三九足下几个踩踏,抱起赵灵向东远远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